加载中…
个人资料
Hell_Organist
Hell_Organis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25
  • 关注人气: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第四章 出发之日

(2017-06-26 21:21:11)
标签:

小马

同人

翻译

未曾发生

分类: 长篇 未曾发生后传
【翻译】【长篇】未曾发生:后传 <wbr>第四章 <wbr>出发之日

作者:Zeg

译者:地狱风琴手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41342/4/what-didnt-happen-after/departure

我有话说:高考结束,旅行结束,先更一发来证明我还活着

       要被章节名弄死了

——————————————

Departure

出发之日




  “鞍袋……带了。”


          拽紧最后一根带子,用魔法拿过淡蓝色的小包,暮暮在自言自语中浮过一支羽毛笔,在办公桌上的一张羊皮纸上打了个勾。

 

  “日志……带了。”

 

          暮暮的魔法又举起两本日志。第一本的封面是浅褐色,上面写着漂亮的金色字,暮暮好好地看了看它,之后小心翼翼地将其掖进鞍袋里。她又瞥了一眼那边那本什么都没写的、深棕色的日志,却重重地叹了口气,一把抓起这本日志,揣进鞍袋的另一个口袋。与此同时,那羽毛笔又在羊皮纸上划出一个勾。

 

  “幽暮……”暮暮的独角一闪,幽暮就出现在了面前。举着这根没有做好的魔杖,再次思考了一下,暮暮又把它放了回去。“带了。”

 

          于是羊皮纸上又一个勾。

 

          暮暮走到桌子前,看着她列的旅行必需品清单。上面只写了半打东西,都是她很容易就能想到的东西,但她依旧觉得还是写下来更好——尽管用纸、笔和墨来写字已经是相当的落伍了。

 

          她望向一面椭圆形的银框镜子,又从旁边的珍珠白梳妆台上取来两样东西——银项链和金头冠。把项链扣在脖子上,再把头冠戴在头上,之后仔细地照了照镜子。

 

  “项链跟王冠……带了、带了。”

 

          又打上两个勾。

 

  “嗯!”暮暮趴在桌子上,“差不多齐了。”

 

          身后的门突然轻轻地响了起来。暮暮还以为是什么噪音,只是抬了下耳朵,并没在意。结果第二下敲门声又来了,暮暮赶紧回身应门。

 

  “请进?”门应声而启,进来的是她的秘书。“珠丽?怎么了?”

 

          珠丽深吸一口气,低着头开口说:“真的很抱歉打扰您了,但是有一位来客坚持要来见您,而且我不觉得我能把他拒绝掉。”

 

          暮暮闭上眼,微微地摇了下头,之后看回珠丽。“斯派克来了,是吧。”这句话并不是个问题,而是个陈述,不过珠丽还是点点头作为回答。“好吧,我去看看。”说着,暮暮走出门去。

 

          珠丽让出路来,然后跟在暮暮后面,满眼都是恳求。“再次道歉。”

 

  “没事,”暮暮说着,声音里带着点笑意,回身把一只蹄子放在珠丽的肩上。“我知道他来干嘛的。”

 

  “诶,您知道啊?”珠丽的耳朵稍微抬起来了一些,而暮暮的笑容和点头让她更松了一口气。“噢噢,我还以为,我自己处理不了他,您会很失望。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交给您吧。”

 

  “别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暮暮最后拍了拍珠丽肩膀,走向城堡的大门。越走近门口,她的笑意就越弱,嘴巴的弧线成了直线。这时候,一阵争吵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又怎么样了吧!就因为你是个龙,还恰巧跟公主很熟,你就能随随便便钻进城堡里面?她忙着呢!”这个被气坏了的家伙是悍石(Stalwart),城堡的看门马。暮暮已经想象出那边是个什么场景了——穿着银盔的雄驹用矛指着一只不怎么开心的大龙。

 

          暮暮走到了门口,发现门口跟她预料的是一副样子。看门马攥着长矛,以一种威吓的姿势和高他十倍的斯派克僵持。斯派克高得快能顶到城堡的穹顶了,这样的块头可以吓跑大多数小马——显然悍石是个例外。

 

  “听着,”斯派克相当严肃地抬爪指着悍石,“你再拿你那破玩意指着我,我就拿它把你穿串。”

 

  “斯派克!”暮暮的一声喊让吵架的两位都回了头。暮暮一边走近,一边严厉地瞪着斯派克。“你来干什么?”

 

          斯派克双爪抱胸,鼻孔喷烟,“你肯定知道。”

 

  “拜托了,公主,”悍石朝公主踏了一步,“交给我吧,您有其他要务在身。”

 

          暮暮只是瞥了他一眼,“不,悍石,此事我必须亲自处理。”

 

          悍石杵在原地,蹄子跺地,“不,这是我发过誓要履行的职责,来保卫您的城堡不被任何侵——”悍石被暮暮瞪地突然就没了底气,“咳,如果您坚持的话——”

 

  “我坚持。”

 

  “啊,好吧。”悍石笑了一下,后退几步,“我这就回我的岗位。”他旋过身子向门口走去,经过斯派克的时候对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斯派克则从一个鼻孔喷出烟,喷了悍石一身。

 

  “斯派克!”暮暮怒斥道。

 

  “干嘛,他起的头!”他指着悍石,之后抱着胸,一直瞪着悍石,直到他消失。“举着根小破棍子,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话音刚落,斯派克差点倒在地上——暮暮用魔法揪住了他的耳朵,拖着他一路往城堡里面走。“哎呦!哎呦!行了行了!”他大声抱怨着。

 

          一路把他拖到了王座厅,暮暮才松开他,转而用魔法把大门关上。“你俩一碰面就这样。”她嘟囔着。斯派克立起身子,揉着耳朵,却差点被突然飞到鼻子前面的暮暮吓一跟头,“告诉我,你干嘛来的?”她语气很严厉。

 

          斯派克一抱胸,“我要跟你去。”斯派克的语气则平平淡淡。

 

  “斯派克,你不能去。”

 

  “凭啥!”斯派克举起爪子指着暮暮,“我上次就跟你去了!”

 

  “因为上次你还没开始带自己的龙群。”暮暮一只蹄子指回斯派克。

 

  “不行。太不公平了,你的小马镇该怎么办——”

 

  “别的公主会帮我处理的——”

 

  “那我也留个别的谁帮我处理——”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暮暮大喊一声,举起蹄子示意斯派克不要再说了。斯派克狠狠地叹了口气,恼火地攥着拳头,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暮暮走到他跟前,深呼吸几次平复了情绪,然后说:“好了,让我解释一下,行吗?”斯派克示意她继续,“上次我们的那个时间穿越魔法是不一样的。”

 

  “于是怎么着?这次这个不能给龙用吗?”斯派克满腔讽刺。

 

  “不是,你听我讲,”暮暮抬了下蹄子。斯派克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耸了耸肩,趴在了地上。“我上次用的是时间隧道魔法,它可以连接两条时间线上不同的点,然后造出一条隧道以供通行。但是这两个时间点的距离不能超过两百五十年,否则就不管用了。这次两个时间点已经相差了六百年,而且这两条平行时间线之间的距离也拉长了。总之,太远了。”

 

          暮暮用魔法拿过鞍袋,拿出褐色的日志给斯派克看。“这个日志里面记载的法术就不一样了,能穿越到很远很远。之前的法术是连接两个时间点,而这个法术会产生能量弧,让你从这里跳跃到那里,就像骑着闪电过去。”她看见斯派克扮了个鬼脸,大概是觉着骑闪电很好笑。“对,听起来很好玩。未来的那个我对我使用过这个法术,你应该还记得吧,就是我穿越到过去,你们都以为我回不来了,可是之后我又被送回来了的那次。”

 

          斯派克肩膀一耸,“那又咋地,我还是要去。”

 

          暮暮摇摇头,“你去不了的。”

 

          斯派克恼火地咕噜起来,“为什么啊?”

 

  “因为这个法术有别的限制。”暮暮翻开日志,“要让某物穿越时间,这个物体质量越大,所需能量就会越多,而且呈立方倍增长。”

 

          她抬起头,看到斯派克已经坐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敲着爪子尖,“所以你是说我超重了?”

 

          暮暮欲言又止,琢磨了半天该怎么说这话。她敲了敲头,“我没这么说。”

 

          斯派克看向一边,挠着胸口,“可你是这个意思。”

 

  “斯派克,你可是龙!”暮暮指着他,“你比小马大一些,这是正常的,但这就意味着我没办法把你带过去,我只能传送我自己。”

 

          斯派克皱起眉头,挠挠下巴,似乎是来了主意,“让其他公主帮你来呗?”

 

          暮暮把头摇,“那还是不够,而且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几个小时之后我就要走了,她们也赶不过来。”

 

          斯派克磨着牙齿,爪子举到眼前,食指和拇指分开,“那你能不能把我,呃,压缩一下?”

 

          暮暮叹了口气,揉着额头。“斯派克,你也知道,压缩并不改变质量。”

 

          斯派克鼓脸。“好吧,那就是不可能的意思了。”

 

  “我知道,你肯定不乐意。”她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说真的,我想让你跟我一起。”

 

          斯派克又趴了下来。等暮暮退后几步,斯派克的脑袋刚好跟她一个高度。“我也真的不想让你自己去。”

 

  “我不会孤单一马的。”暮暮笑了笑,“那条时间线,距我离开刚刚过了三年,其他的公主都在那里,她们会帮我的。”

 

          斯派克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似乎在想什么,喉咙里面咕噜噜地响着。好半天,他才说:“那我们的老朋友也在那里咯。”

 

  “你一定也想去看看她们。”暮暮把蹄子搭在了斯派克的爪子上,斯派克则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握住暮暮的蹄子。他们就这样沉默着。

 

  “我当然想了。”斯派克终于说道。“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我实在不能不去想上次的事情。”他眉头皱起来了,爪子也握得紧了一些,“你差点死了。”

 

  “我会平安回来的。”

 

          斯派克长叹了一声。“是啊,我真的很想相信,你会没事的——但是我止不住担心。”

 

  “相信吧。”暮暮退后一步,举起日志,翻开的那页对着斯派克,“看见没?未来的我把这个写在了我的日志上,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那这个是怎么写上去的?”

 

          斯派克在地板上敲着爪子尖,“你说的有道理。”

 

  “是吧?而且我绝对不会傻到再把我自己送到什么危险的情境里面了。”

 

  “别乌鸦嘴。”斯派克的眼神像是在说“你说了算,聪明鬼”。“那好吧,你最明白不过了,”斯派克四腿着地,站了起来,“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马上就动身去无尽之森,东西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暮暮把日志放了回去,“还有一件事要做,之后就要行动了。”

 

  “我能帮你啥?”斯派克低下头。

 

  “我要去谐律之树上取下谐律精华,然后就从那里出发。”

 

  “那我陪你去。”斯派克露齿一笑。

 

          暮暮也笑了,“那就太好了。”

 

——————

 

          午后的阳光穿过头顶的树冠,投下一道长长的光柱。暮暮和斯派克一马一龙站在悬崖顶上,望着下方的阶梯和谐律之树生长着的洞窟。

 

  “很久没来了,”暮暮若有所思,走到悬崖边,飞到空中,翅膀展开着,滑翔而下,轻轻地落了地,之后抬头向崖顶望去。

 

          斯派克趴在崖边,向下望去。“呼”地一下,大龙展开了他巨大的翅膀,向下飞去。他飞得比暮暮稍快一些,接近地面以后,他猛地向下一扇翅,减速着陆,引起一阵骤风走石。

 

          暮暮走进小洞窟,找到了那颗谐律之树。它静静地站在那里,散发着柔和的蓝光,坚硬的水晶树干,无数的切面反射着稍黯淡的阳光。“跟我上次看到的一模一样,什么都没变。”

 

          斯派克低下头,跟着暮暮钻进洞里。洞有点小,他委委屈着身子,不然就要碰到洞顶了。“多久之前来着?”他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敲了敲洞壁的一颗紫色水晶。

 

  “太久了。”暮暮说着,回忆起来。很久以前,她来这里归还了魔法元素,那就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里了。而且她最多只是自己拿走一个精华,而从没有一次借走过六个。

 

          暮暮走到树前,伸出一只蹄子,放在了谐律之树的树干上。响应了她的触碰,树发出了更强的光。“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她望向树顶,“我会归还谐律,我发誓。”

 

          一时间,谐律之树没有什么反应。但紧接着,一道光闪过树干,一种石头在地上挪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六颗谐律精华应声显露了出来。暮暮用魔法取过五颗副晶,每一颗都完美地镶嵌到了她的项链上;魔法元素则被放入了头冠的插槽中。

 

  “谢谢你。”暮暮微微一低头。

 

  “你知道不,”斯派克突然开口,“我一直好奇你拿这些要干什么。”

 

  “实话实说,我不知道。”暮暮走进他,“天角兽倒是可以自己使用六个谐律,但是我从来没有用过。上次我使用魔力元素的时候,有我的朋友在旁边借给我力量。”暮暮坐在斯派克面前,一只蹄子摸了摸那项链,“真的是很久以前了。”

 

          斯派克趴了下来,“你回去的话,她们就会帮你的。”

 

  “也许吧,但是让我带着谐律精华也有点说不通,”暮暮皱着眉头,“那个小马国又不是没有自己的谐律和使用者,她们为什么需要另一套呢?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同时用两套。”独角一闪,暮暮又唤来幽暮,“还有,我也不知道带上这个要干什么。就现在来说,它不必其他的哪根老法杖更强。”

 

          斯派克盯着法杖一端的那个单个水晶,“所以说你肯定很好奇为什么未来的你不把原因写上去。”

 

  “不,我知道。”暮暮翻了个白眼,“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儿,如果你知道你明天要干的事情肯定干不成,你还去试吗?”

 

          斯派克想反驳点什么,犹豫再三发现无言可对,只好耸肩。

 

  “不过我知道,无论我要去做什么,能不能做成,幽暮和谐律精华肯定都有用处。”暮暮叹了口气,“只是现在不清楚罢了。”

 

          斯派克露齿一笑,“你一定快疯啦。”

 

          暮暮微微一笑,“你可不知道…”暮暮有些沉默,盯着幽暮那个空荡荡的水晶托。最终,她用魔法收起幽暮,然后说,“我差不多该走了。”

 

          斯派克点点头,展开臂膀给了暮暮一个拥抱。他低头用下巴摩挲着暮暮的鬃毛,庞大的身躯几乎把暮暮都包在了里面。

 

  “你自己要小心。”斯派克说着,暮暮感受着他低沉的嗓音,以及语气中的那份不情愿。他终于放开了暮暮,继续说,“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想办法告诉我,”他满眼笃定,“再多的不可能挡在我面前,我也会去找你。”

 

          暮暮微微一笑,拿出日志,翻了开来,幽暮拿在一边,对着日志上的第一组坐标开始了施法。一个闪闪的光球离开了她的角尖,飘到了谐律之树前。暮暮小步跑到光球前面,背对着谐律之树,望着洞口的斯派克,说:“祝我好运。”

 

          斯派克点点头,“祝你好运。”

 

          暮暮又看了看日志,最后一遍把法术记在心里。幽暮拿在蹄中,她将它垂直地插在了光球上。

 

          闭上眼睛,她把所有的力量都倾注进法术中。鬃毛开始闪闪发光,好像有风吹过一般开始飘动。暮暮的眼睛缓缓睁开,发出刺眼的魔光,幽暮的单边水晶也一同闪耀起来。

 

          当所有的力量积蓄到了顶峰的那一刻,一道闪电袭向她站立的位置。轰鸣的雷电声在树林里回响着。一边的斯派克被光照得睁不开眼,当他能看清的时候,暮暮已经和那耀眼的光一同消失不见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