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歌月刊下半月
诗歌月刊下半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577
  • 关注人气:1,2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思敬:诗歌,心灵中永远的瞩望

(2013-10-31 16:39:06)
标签:

诗歌月刊(下半月)

文化

分类: 诗人专访

                吴思敬:诗歌,心灵中永远的瞩望

撰文/周芷含  摄影/孟昭东

 

    “在当下环境当中写诗是寂寞的事业,搞诗歌评论是加倍寂寞的事业,搞诗歌史料更是加倍加倍寂寞的事业。”这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吴思敬对记者说出的一席话,这位年逾古稀的学者,自1978年于《光明日报》上发表第一篇诗歌评论《读〈天上的歌〉兼谈儿童诗的幻想》至今的三十余年中,一直孜孜不倦地坚守在诗歌阵地上,并致力于中国新诗理论研究与中国当代诗歌批评,他不仅创立了自己的诗学体系,开创了中国现代诗学的新生面,还追踪诗潮的演变和诗人创作走向,针对一些热点现象予以剖析和透视。

     同时,作为诗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他还培养了一大批活跃在诗界、评论界的中青年才俊,面对诗歌界的种种评价,这位老者只是谦逊地说:“诗人邵燕祥在他的《赠给18岁的诗人》一书中引用过这样一句话,每一个18岁的青年都是诗人。诗歌是与青春相连的,诗歌是与梦想相连的,作为一名诗评人,我要永葆一颗童心,只有这样才能够与中青年诗人心灵相通,才能够在与他们的对话过程中,碰撞出更精彩的火花,从而让彼此对诗歌的理解和认识,进一步地升华,这也是我在不断学习和进步的过程。”

 

当代诗歌一直在默默地繁荣

 

     在中国文学的各种文体中,诗歌是历代最重要的文体,源远流长。我国是诗歌大国,自古至今产生过浩如瀚海的诗作,历代都涌现过无数的诗人。谈及对于诗歌的理解,吴思敬说:“诗歌,是诗人心灵的外化,是诗人自我的实现,每首诗都是一个新的世界,每首诗都是一个自由的生命。伟大的诗篇中总展示着诗人博大的胸怀,体现着人的本质的丰富性,每个读者都可以从中照见自己的影子,用诗人的生命之光去洞彻自己的灵魂,用诗人的燃烧的火炬去点燃自己前行的灯塔,进而以自己的生命去接近艺术的生命,在自我与诗人心灵的交融与碰撞中,不断地扬弃旧我,获得自由的新我。”

     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界不仅出现了很多新诗人与新诗作,还涌现了大量新现象、新潮流,许多学者对此进行了认真地梳理与讨论,从纷繁复杂的诗坛表象背后发掘出若干需要严肃对待的基本问题,吴思敬围绕这些问题及由此显露的中国新诗的希望与困境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世纪初的中国诗歌并没有枯萎、凋零,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随着人们对精神需求的日趋强劲,随着网络传播媒介的迅猛发展与网络诗人的成批涌现,一轮不温不火的诗歌热正在中国大陆悄然兴起。多元共生,众声喧哗是这些年诗坛的基本态势。一方面是消解深度、消解难度的快餐写作,听任欲望宣泄的低俗写作,浮泛地宣扬主流话语的跟风写作;另一方面是在寂寞中坚守的诗人在本真的、自然的、个性化声音中展现的新的姿态。这种姿态沿着两个方向展开:向上——  仰望天空;向下——  俯视大地。仰望天空强调对现实的超越,强调在更深广、更终极意义上对生活的认识;俯视大地强调对现实的关怀,对世俗人生的贴近。二者的指向虽有不同,但都是基于深刻的人性关怀。”

    提及诗歌的边缘化现象,他说,诗的边缘化,在某种意义上,是诗回到了它应有的位置上,进入新世纪以后,诗人们看清了这个群体在社会中所处的位置。他们虽然知道诗人头上的光环已不再耀眼,也很难像舒婷、北岛一样成为众人偶像,辛辛苦苦也可能最终无名无利,但依然无怨无悔地去圆心中的诗歌梦。

    “写诗本就是寂寞的事业,寂寞是对优秀诗人处境的准确概括。诗人们坚持写作,就往往是发自内心的需要。他们追求心灵的自由,心甘情愿充当文坛的寂寞守望者;他们仰望星空,追求精神的高度;他们怀着赤子之心,关注社会底层;他们栖居在语言的家园中,视语言为诗意的存在。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与心境的双重寂寞中,诗人们才更有可能写出好作品。中国诗人在寂寞当中坚持,当代诗歌在踏踏实实中前进,我们不必为它过分地忧虑,也不应该急于改变这种状态,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诗歌在自由的环境中自然地成长。”

 

其实,我们一直热爱着诗歌

 

    年轻时的吴思敬酷爱古典诗词,进入研究领域后,却把目光投向新诗,并从1978年开始介入诗歌批评至今,依次参与20世纪80年代初的“朦胧诗”论争、80年代中后期的“第三代诗歌”运动评价、90年代后期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纷争、21世纪初新诗有无传统的商榷以及由“新世纪文学”课题引发的“诗歌伦理”讨论,可以说每一次论争对于中国新诗发展都有不可忽视的文学史意义。

    在吴思敬心中,新诗是自由的精灵,因为热爱,他以其笔耕不辍的勤勉建构了庞大、丰富而深刻的诗学体系,而对新诗的自由精神的注重则是贯穿其诗学体系的一条主线,“‘自由’两个字,在我看来,应当说是对新诗品质的最准确的概括。这是因为诗人只有葆有一颗向往自由之心,听从自由信念的召唤,才能弃绝奴性,超越宿命,才能在宽阔的心理时空中自由驰骋,才能不受权威、传统、习俗或社会偏见的束缚,才能结出具有高度独创性的艺术思维之花。”

    回顾起与新诗的“初识”,是在1978年12月的一个寒冷的星期天,在北京朝内大街路南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围墙外边,一场心灵的地震,在当时任教于北京师范学院的吴思敬身上悄然发生了,“当时的围墙上粘贴的是油印的文学刊物《今天》,在那些印刷品上,我首次接触到后来被称为‘朦胧诗人’的舒婷、北岛、芒克等人的诗作,这些诗作以其大胆的艺术创新,强烈地冲击着我固有的文艺观念。”

    此后,吴思敬相继结识了青年诗人一平、江河、顾城、杨炼、林莽等,在不久以后的关于“朦胧诗”的论争中,吴思敬先生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青年诗人的一边,成为“朦胧诗”的主要辩手之一,“我最早与朦胧诗人交往是由一平来搭桥的,一平是诗人,待人真诚,思想敏锐,和我很谈得来。他参加过《今天》的活动,也与许多《今天》诗人有联系,他给我介绍的第一个《今天》的朋友就是江河。尽管我属于‘文革’前的大学生,他们是‘老三届’,但是我与他们的年龄相差也不过七八岁,即使有‘代沟’,也还较易沟通。应当说,同这些青年诗人的交往,对他们生存状态、思想状态与创作状态的感性了解,这也是在‘朦胧诗’论争当中,我能站在朦胧诗人一边,坚定地支持他们的原因之一吧。”

    围绕朦胧诗的论争中,吴思敬先后发表了《要允许“不好懂”的诗存在》、《说“朦胧”》、《新诗讨论与诗歌的批评标准》等文章,其中《说“朦胧”》较早地引入了“模糊论”的某些理论来解释文学现象,在诗歌理论界开了用自然科学的某些方法研究诗歌现象的先河。

    在朦胧诗”的论争退潮以后,当别人转心他向或博涉兼通、无暇专事诗歌研究的时候,吴思敬却把主要的精力投注到了诗学研究这块寂寞的领地之中,他的诗歌理论与批评工作大致循着两条途径:一条是就新诗理论的某些基本问题进行探讨,另一条是继续追踪诗歌发展潮流,对诗人予以批评。循着前一条途径,他先后完成了《写作心理能力的培养》、《诗歌基本原理》、《诗歌鉴赏心理》和《心理诗学》等专著。循着后一条道路,他完成了《冲撞中的精灵》和《诗学沉思录》等对诗人的创作进行研究和批评的精彩之作。此外,作为《诗探索》的主编,他还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为刊物的生存到处奔走。因为喜爱,所以坚守信念,吴思敬在诗学理论建设和诗歌批评领域,不断地变换角色,不断地交叉换位,这就是他30多年来所走过的道路。

 

用诗歌为梦想增添色彩

 

    在吴思敬看来,对于诗歌的探索不仅是对过去诗歌史的总结,也包括那些被历史埋没的优秀诗人进行重新认识,从诗歌的本体论到诗歌功能再到诗歌的现代化,艺术风格、语言都作了探讨。

    “我认为世纪初的中国诗坛并不如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死气沉沉一团漆黑,而是朝气蓬勃地向前发展着,既有总体上的自我寻找和灵魂深处的拷问,也有同传统古典诗词的自动衔接,还有对现实生活中人们生存境况的深刻反映,诗歌刊物也办得更为生动活泼。谢冕老师也曾说过,诗歌就是做梦的事业。梦实际上就是基于在一定社会条件下,在现实中不能实现,就把它放在梦中,从而构成一种憧憬、一种理想。诗歌先天就和这种梦与理想存在渊源的,因此就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诗的憧憬、诗的理想就是一种梦想。诗人把自己的真实的内心世界,用更高潮的艺术手段描绘出来,实际上也是为中国梦来增添色彩。”

     如今,随着电子传媒的高度发达,出现了网络诗歌、手机短信诗歌等新的形式。这些诗歌传播新媒体的出现,是诗歌传播史上一次深刻的变革,它在改变诗歌传播方式的同时,也在改变着诗人书写与思维的方式,并直接与间接地改变着当代诗歌的形态。网络时代的诗人,尤其是青年诗人,他们是伴随着电视、录像、互联网、手机屏幕等声光影像而成长的。他们的思维方式、情感表达、审美趣味等,很大程度上是与声、光、色联系在一起的。在新媒体的介入下,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更加快速化、丰富化和感性化,知觉的延伸能力与联通能力也不断地加强。我一直非常关注青年诗人这个创作团体,可以说,要写好诗很难,诗人必须是一个语言的天才,但又不仅仅是语言的天才,他还必须面对自己的时代、社会和历史。那些正在写诗的,或者喜欢诗的年轻人,不仅要学会观察生活,从生活中捕捉诗意,还要善于调动人的潜思维,就是把潜意识中冒出来的有些东西,把它及时捕捉住,这样对创作本身才有利。”

 

手记》》

 

     优秀的诗篇总是有一种沉思的品格,它不仅诉诸读者的情感,而且诉诸读者的理智,不仅给人一种感情的激荡,而且给人以绵长的回味。在与吴思敬老先生畅谈的过程中,正是有如此的感悟,他就如同耐人寻味的诗篇,让你在交谈过后,内心深处久久地回荡,并回味着他的过往故事与真知灼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