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研专稿]2017年8月国际观察

(2017-09-12 10:41:38)
标签:

经济学

分类: 国研专稿

20178月国际观察

 

2017-09-11

 

北美自贸协定重谈开启首轮谈判

参加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代表816日齐聚华盛顿,开启修改这一23年前生效的区域自贸协定的首轮谈判,但三方意见分歧令谈判前景阴云密布。

墨西哥和加拿大代表均肯定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成功,希望对这一协定进行一些修改和改进,但美国却坚持对该协定进行大规模更新。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谈判开始前表示,美国贸易逆差和工作岗位流失是美国在谈判中的重大关切。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不久前发布的谈判目标报告也说,减少美国对墨加两国的贸易逆差,是特朗普政府重谈北美自贸协定的优先目标。

莱特希泽在首轮谈判的开幕式上表示,他非常赞同特朗普总统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谈方面的立场,特朗普并不是希望只修改协定中的某些条款,或只是更新若干章节。莱特希泽表示,很多美国人并没有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受益,需要对其进行重大改进。

强调保护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特朗普曾多次表达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反感。特朗普之前曾表示要退出该贸易协定,但最终态度有所缓和,决定与加墨重谈该协定。

对于美国颇具保护主义意味的谈判姿态,墨西哥则希望能继续加强北美地区竞争力、促进地区贸易包容性、推动北美地区贸易投资等。参与此次谈判的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方索·瓜哈尔多表示,北美自由贸易谈判对于美加墨三方来说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推翻那些有效的措施绝不是改进协定的方式。近期民调显示,大多数墨西哥人希望保留这一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政府希望能够保留对美国和加拿大的出口优惠待遇,墨西哥约85%的出口都去往美国和加拿大。

参加首轮磋商的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表示,贸易并不是一场“零和游戏”,不应用贸易逆差来否定一项自由贸易协定的成功;加拿大的目标是促进那些有效的措施,并进行改进以使协定取得更大成功。加拿大政府谈判前公布了重谈的主要诉求,包括更严格的劳工保障和环境标准、更多开放政府采购市场、促进专业技术人才流动、保护加拿大奶业和家禽业、保留规范的反倾销流程等。

820日,美、加、墨三国结束了为期5天的重谈北美自贸协定首轮谈判。之后三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声明称,三国就北美自贸协定范围内的问题做出了详细的概念介绍,并开始商谈一些具体协定文本;谈判团队同意在未来两周内拿出更多的文本和意见或替代方案。但声明未披露涉及的具体议题。

根据目前的时间表安排,下一轮谈判将于91-5日在墨西哥进行,随后在9月下旬在加拿大举行第三轮谈判,10月在美国举行第四轮。三国希望在2018年初墨西哥大选前完成谈判。

有参与谈判的官员称,未来几个月内有大量工作要做,以便实现三国承诺的加快和深化谈判进程。虽然各谈判小组被指示要求加快工作,但不会因为追求速度而牺牲协议的实质性内容。但也有贸易专家认为,考虑到各方在关键问题上的分歧,目前的谈判时间表过于乐观。

点评:美加墨三国缔结的北美自贸协定1994年生效,降低或消除了大部分商品关税,并催生了全球最大自由贸易区之一。这一协定在促进三国贸易和投资、促进国际产业分工等方面具有积极意义。不过,这一协定也面临升级需求,因为三国经济在过去20多年里发生巨大变化,很多全新领域如数字经济、服务业、知识产权、劳工保护等都需被纳入新协议。与此同时,三方在美国贸易逆差、争端解决机制、原产地规则等问题上也存在较为严重的分歧。

欧元区经济加快复苏下行风险减弱

欧盟统计局8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欧元区经济环比增长0.6%,同比增长2.1%,增速分别高于第一季度的0.5%1.9%

内需是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能源价格低位徘徊以及欧洲央行超低利率政策对欧元区内需形成支撑。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5月,欧元区商品零售额环比增长0.4%,增幅高于前一个月的0.1%;同比增长2.6%,增幅与前一个月持平。另据欧盟委员会统计,6月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创16年新高。

消费增长受到失业率下降支撑。目前,欧元区就业形势持续好转,失业率已降至欧洲债务危机前水平。数据显示,今年6月,欧元区19国失业率从5月的9.2%降至9.1%,低于去年6月的10.1%,为20092月以来最低水平。欧洲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较为严重的几个国家失业率虽仍处于高位,但近几个月呈现大幅下降态势。例如,西班牙的失业率在一年内下降了近2.5个百分点,葡萄牙和塞浦路斯等国家的失业率也正处于下降区间。

从成员国来看,已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法国、西班牙、奥地利和比利时等国经济均实现稳健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欧元区今明两年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上调0.20.1个百分点至1.9%1.7%

政治风险是近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的重要不确定因素。但是,随着法国、荷兰等主要成员国大选尘埃落定,民粹主义纷纷失利,欧元区经济增长面临的政治风险正在逐步消退。

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德国将于9月举行大选。由于与选举相关不确定性减弱,德国经济呈现出稳健增长态势。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受到投资和出口双引擎支撑,德国经济今年第一季度环比增长0.6%,为过去一年以来最大增幅。

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尽管进展有限且关键议题未获突破,但谈判已步入正轨,市场也正在逐步消化“脱欧”带来的不利影响。有欧洲媒体分析,英国“脱欧”后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加强欧盟内部团结,并推动欧洲一体化继续前行。

此外,希腊形势也在不断好转。725日,希腊宣布发行新的5年期债券,这标志着希腊在脱离债券市场3年后重返国际债市。该批债券认购额达30亿欧元,债券利率明显低于2014年上一次发行债券时的利率。希腊以更低成本重返债券市场释放出积极信号,表明救助计划下的紧缩措施和相关改革取得成效,投资者对希腊债券的兴趣将为希腊经济赢得更多信心。

点评:上半年,在内需复苏和希腊等国债务危机缓解的背景下,欧元区失业率下降,经济实现了小幅增长,但仍受到英国脱欧、难民等问题困扰。下半年,随着欧洲政治风险减弱以及希腊逐渐走出债务危机,欧元区经济将加快复苏,下行风险减弱,增长势头将更强劲。

法国对外贸易逆差持续增大

法国海关8月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7月份至20176月份,法国对外贸易赤字上涨了约50%。今年上半年,法国商品与服务领域进出口贸易逆差为343亿欧元,达到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这一数字在2016年上半年为230亿欧元。

法国欧洲与外交部长勒德里昂7月份曾表示,法国当前的对外贸易极其令人担忧。法国《世界报》指出,尽管当前法国经济有所改善并逐渐步入缓慢复苏通道,失业率有所下降,私营领域发展整体向好,但外贸领域逆差持续增大,折射出法国在外贸领域竞争力不足。在与欧洲其他国家尤其是有外贸盈余的德国对比后,法国在外贸领域的劣势显得尤为突出。

法经济学家帕里克·阿尔图认为,造成近年贸易逆差持续扩大的原因,一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法国在外贸领域由于缺少核心竞争力始终处于相对弱势,没有抓住世界经济持续复苏的良好时机,致使法国在世界市场中的份额逐年降低。今年上半年,尽管法国奢侈品与红酒等产品出口表现较为抢眼,但出口总额仅增长了1.3%,这在与法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德国的互动中尤为明显。法国经济部曾指出,与法国相比,德国充分调动了与新兴欧盟成员国的贸易交往,法国在这方面则明显不足。二是当前法国国内制造业无法满足国内市场日益上升的各类需求。面对“法国制造”的产品缺失,法国市场更多地选择了外国商品,如德国的机械、日本的机器人、韩国的手机等。据统计,法国的进口额在一年内上涨了约4.4%

面对贸易逆差,法国私营企业协会经济学家奥利维尔·施米拉认为,当前法国经济正逐步复苏,制造业、私营领域等活力也在持续增强。法政府应抓住当前经济复苏这一难得的窗口期,扭转法国在外贸领域的被动局面。施米拉认为,外贸领域的投资与扩张都是呈周期性的,只不过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上一个贸易周期比法国收益得更多。未来,法国政府需要尽快展开经济领域的结构性改革,通过积极的刺激政策,一方面继续保持国内消费的增长,进一步提高国内消费对经济与就业领域的贡献;另一方面,法国亟须重振“法国制造”的吸引力,以开放的态度重构法国行业产业链条与竞争力,使法国能够在国际高端市场实现自身的产品价值,找到一条连贯且可持续的良性发展道路。

日本经济“小步慢跑”后劲不足

日本内阁府8月发布的今年二季度经济速报,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日本GDP实际环比增加1%,折算年增长率达到4%,实现连续6个季度增长。同期,日经快客公司统计的民间预测平均值为二季度增长0.6%,年化增长率2.4%。在近一年来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本季度消费和设备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效果显著。但是,这一势头能否持续备受关注。

从官方统计数字看,本季度消费增加0.9%,实现连续6个季度增长,增幅达到2014年增税前一季度消费水平。就消费周期而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日本环保补贴政策刺激销售的空调、减税优惠期购买的汽车等耐用消费品进入淘汰更新期,新型汽车也促进了消费的增加。设备投资增加2.4%,一是由于世界经济复苏,出口增加带动日本制造业开始增加设备扩大产能。二是为应对劳动人口减少造成的劳动力紧张,制造业开始投资替代人力的机器人等自动化生产设备,特别是半导体、汽车等领域设备投资增加明显。公共投资增加5.1%,主要得益于去年秋季的经济对策等3.2万亿日元补充预算投入。

从日本经济发展看,连续6个季度实现经济增长在日本战后并不多见,日本媒体称其为第三个长周期。但此次经济恢复速度明显低于上世纪60年代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和上世纪80年代的泡沫经济时期。代表日本实际经济增长能力的潜在增长率也只有1%。过去每三四个季度增长后就会有一个调整期,目前的低增长使调整间隔也适当拉长。用“小步慢跑”形容日本目前的经济发展状态似乎更为合适。

从世界经济环境看,美国经济仍处于扩张期,欧洲经济在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中基本保持了平稳运行,二季度美欧GDP增长均超过2%。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市场去年下半年以来呈现稳步增长势头,中国保持6.9%的增速,仍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引擎。国际整体大环境有利于日本出口,过去5个季度日本出口一直保持着增长势头。同时,国际原油、天然气等能源价格仍处于低位,这对于能源资源基本依靠进口的日本来说,可谓天赐良机。但进出口良好表现能否持续,还要依赖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的持续复苏。

日本经济现状并非高枕无忧。日生基础研究所研究员斋藤太郎指出,家庭收入中刨除税金、社保后的可支配收入并不乐观,2017年度日本职业薪酬虽然比上一年度增长1.1%,但社保费用的增加,挤压了家庭可支配收入,后者仅增长0.5%,因此很难指望消费大幅度增加。另外,日本就业形势好转,在岗位多、就职者少的环境下,本应提高工资,但一些制造业企业却投资了自动化生产设备,减缓了加薪的压力。一些大型企业虽然近几年利润丰厚,却将利润转为内部留存。据报道,除金融、保险之外的大企业如今躺在账面的内部留存资金达近400万亿日元,日本政府一直鼓励企业加大投资支出,但效果不佳。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日本经济增长肯定会后劲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京都议会选举和仙台市长选举失利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8月初改组了内阁并提出“经济最优先”方针。迄今,日本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幌子下展开了一系列政治运作,包括扩大对美集体自卫权、在国会制定新安全法、强行通过防恐怖法等,甚至提出修改宪法。这些举措被在野党批评为“选举时讲经济,执政后搞政治”。安倍政府的政策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GDP600万亿日元,为此需要达到3%的年增长率。下一步安倍如何抓经济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

通胀舒缓打开巴西央行降息空间

8月,巴西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100个基点至9.25%,这是自去年10月以来连续第七次降息。巴西央行表示,货币政策委员会将在9月初举行的会议上继续下调基准利率,届时巴西基准利率将迎来八连降。

2013年以来,巴西的基准利率一直保持在两位数水平。但从2016年底开始,为提振经济,巴西央行加速放宽货币政策,基准利率开始踏上连降之路。20161019日,巴西启动四年来首次降息,将基准利率由14.25%降至14%,同年1130日又降至13.75%。今年111日、222日、412日、531日,保持几乎每月一降的步伐,一步步降至13%12.25%11.25%10.25%726日的第七次下降,进一步降至9.25%,这是2013年年底以来巴西基准利率首次低于10%。至此巴西降息幅度已达5个百分点。

基准利率七连降后,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在脸书上发表了对近期一系列经济指标的看法。米歇尔·特梅尔表示,政府正在改善经济,可以看到通货膨胀率已经下降到3%,基准利率降至9.25%,这是2013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些好结果会激励我们继续为巴西努力工作。随着利率降至10%以下,巴西与印度、南非、俄罗斯等大国一同将借贷成本控制在了一位数的水平。

巴西央行表示,货币政策委员会将在9月初举行的会议上继续下调基准利率,但调整的节奏还要根据经济活动、风险评估、新的通胀期望值等因素来决定。目前来看,通胀率的持续下降给利率留出了下调空间,到目前为止经济条件仍然比较宽松。巴西经济学家和金融机构预测,巴西基准利率今年年底可能会降到8%,而且这一水平将维持到2021年。

纵向来看,巴西的基准利率已经降至四年来最低,但值得注意的是,实际利率(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仍高居全球第三。资产管理公司Infinity Asset Management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中,俄罗斯排在第一,土耳其排名第二,巴西则位列第三,巴西的实际利率远高于中国、印度、南非等国家。

点评:为抑制通胀,近年来巴西利率水平一直处于高位,但高利率也抑制了巴西的消费和投资,阻碍了经济发展,同时也给政府的公共债务带来巨大压力。目前来看,利率的下调为疲软的巴西经济注入了生机,将对已经出现复苏迹象的经济起到推动作用。

东南亚多国二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

二季度东南亚多国经济增速超过市场预期,整体发展态势令人欣喜。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的最大外部不确定因素仍是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举措和美联储加息节奏。此外,市场也高度关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对东南亚诸国的影响。

根据各国近期发布的数据,2017年二季度东南亚多国经济增速超过市场预期,整体发展态势令人欣喜。

在东南亚国家中,菲律宾经济增长最为亮眼,达到6.5%,在亚洲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中国。据菲律宾国家统计局介绍,在公共支出基建项目大规模上马和农业领域快速反弹的双重刺激下,二季度经济增速比一季度又提高了0.1%,高于市场预期。菲律宾国家统计局负责经济规划事务的高级官员裴妮亚表示,全年有望达到7.5%的经济增长,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任期内经济增速达到8%的目标也有望实现。例如,出口累计增长了14%,消费增长接近6%,基建领域增长从一季度的1.9%一跃升至二季度的13.9%,不少开发商毛利润增幅接近两成。由此可见,一切都在正轨之上,菲律宾经济增长仍将处于亚洲第一梯队。

二季度,马来西亚经济增速达到了5.8%,高于市场此前预期的5.4%,也创下了两年多来新高。据此,马来西亚央行将全年经济增速预期值调高至4.8%,此前的预期增速仅为4.3%。据分析,马来西亚经济快速反弹的原因主要是内需走强及出口提速,建筑、制造、服务等多个行业增速均显著提高,经常账户顺差较上季度增长了81.3%,至22.4亿美元,资本账户由上季度净流出转为本季度净流入,通货膨胀率降到了相对温和的4%,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上半年较美元累计升值4.5%。由于二季度经济增速强劲和政府控制赤字能力增强,惠誉评级给予马来西亚的最新主权信用评级是A-,投资前景展望为稳定。对此,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在其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发文说:“这是国际市场对马来西亚宏观调控能力的又一肯定。”

泰国经济增速也达到了3.7%,创4年多来新高,远高于市场此前预期的3.2%。有别于其他国家刺激内需的做法,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泰国的经济增长主要归功于强劲的出口势头、快速发展的旅游业和稳步走强的泰铢。据此,泰国政府判断经济复苏势头已然稳固,逐步走出了2014年政局动荡造成的发展困局。在外需趋旺、货币政策放宽、财政政策刺激等多因素作用下,今年后两个季度泰国经济仍将保持强劲增长。例如,泰铢今年已较美元累计升值7.8%,但并未影响泰国出口态势,所以全年经济增速有望达到4%;其中,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超过三分之二,增速将高达5.7%

点评:虽然东南亚诸国经济表现亮眼,但未来发展也面临着诸多内部的不确定性因素。首先,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的最大外部不确定因素仍是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举措和美联储加息节奏。其次,内需不振长期掣肘泰国、印尼等东南亚主要经济体,延缓了东南亚经济的复苏进程。最后,东南亚多国都面临内政不稳的风险。如泰国处于国丧期,菲律宾政府针对贩毒集团和恐怖集团的军事打击仍在继续,马来西亚则面临大选等,这些不稳定因素将会对投资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作者: 国研网宏观经济研究部  来源: 国研网《宏观经济》月度分析报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