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日药业被敲诈2000比特币案

(2018-11-07 19:50:27)
分类: 案例
@荣大一姐 2018-11-7
这两天报道的那个比特币敲诈案太有意思了。首先故事就很离奇:一个初中毕业的类无业人员,14年年底,无意间“在搜索引擎上”发现了一家叫“红日药业”的上市公司的送礼清单,于是动了歪心思,又通过互联网找到公司董秘的邮箱,发了一封威胁信。
上市公司最开始没当回事儿,敲诈者怒而将送礼清单截图到天涯论坛,上市公司才决定同意被“敲诈”。同意被敲诈也就罢了,还按照敲诈者的要求,没有直接支付现金,而是在敲诈者一封又一封的邮件指导下,学习了如何购买和支付比特币,最后按要求支付给敲诈者当时价值300万左右的比特币2099个。可惜敲诈者手里的2099个比特币没拿住,早早脱手,只得了自己当初要求的300多万,错失了当亿万富翁的机会。
不过整件事情里,最神奇的还是那个上市公司:
为什么饱含敏感信息的送礼清单居然在互联网简单的用搜索引擎就能发现?而且这么简单就能被发现的送礼清单,居然仍然具备威胁能量,让上市公司怂的连付款方式都要听敲诈者指挥。
更神奇的是,上市公司这么憋屈的被敲诈后,居然一直没想过要报案,就这么吃下了这碗窝囊饭。这个案子被发现还是从查别的案子那里查到的。
查了下,这家叫做“红日药业”的上市公司在夏天长生疫苗被炒翻天的时候,也受到“连带伤害”被报道过,标题就是:“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8倍,公司一半以上员工都是销售人员”。报道还隐晦的提到这家公司曾经通过跟广东省卫计委搞好关系,让公司旗下一款叫“血必净”的中药注射剂进了基药增补目录,因此卷入了之前广东基药目录增补腐败案。
所以,饱含高敏感信息的送礼清单能够随意的漂浮在互联网上,大概是这么一家以销售驱动的医药公司,从根子上,在内部就从来没有把这种事情当作一件“羞耻的、需要被保密”的事情来对待。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敲诈者第一次上门威胁的时候,公司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完全把把敲诈者当空气。
而被敲诈后一直没报案,当然首先是因为那份名单的真实性不用怀疑,而且涉及到的行贿对象可能社会影响比较大。红日药业证券部在这次案发后回应“为什么不报案”时说:涉及到企业安全。其次也可能是公司家大业大,对于被敲诈300万根本没有当回事儿。
最近有关这家上市公司的新闻,除了这个敲诈案,就是大股东控制权之争了。这家奇葩公司,持股最多的自然人不是实际控制人也就罢了,后面真正的控制人“大通系”的股权之复杂,也是让人目瞪口呆。而这次要进行的股权转让,牵涉到的资本派系更是多如牛毛:泰达系,紫光系,海尔系,还有泛海和信中利,每一个都赫赫有名。
反正,理了一遍,就觉得,这真是一家标准的医药类上市公司啊。
@哈神爱蓝军:然鹅大通系老板李占通刚刚参加了民企座谈会并入选改开40年百位优秀民营企业家。魔幻现实主义!
四川男子敲诈红日药业2099个比特币 获刑13年罚款5万
新浪财经 2018-11-07 
 11月7日,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红日公司)“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被四川简阳男子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发现,并通过互联网渠道散发向红日公司索要了价值人民币300万元的比特币的违法行为,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红日药业被敲诈 却未主动报案
原判认定,2014年底,被告人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红日公司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并全部下载至硬盘。2014年12月,被告人杜兵通过互联网找到红日公司董事会秘书郑某的邮箱,并用u88×××@mail.com邮箱向其发送邮件,以曝光红日公司上述信息为由索要钱财,该公司未理会,随后杜兵在天涯论坛发帖并附一张该公司商业往来费用清单的截图。该公司发现天涯论坛的帖子后,经研究决定,由郑某联系杜兵,称愿花30万元解决此事。杜兵提出需要300万元解决,并要求以比特币支付。红日公司经评估后,被迫同意被告人杜兵的要求。后杜兵通过邮件多次与郑某联系,并教郑某如何购买、支付比特币。红日公司于2015年1月9日将人民币30万元存入其员工王某的银行账户,同年5月13日转账人民币2700500元至王某账户。郑某使用王某个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花费2999981余元购买了2101.209个比特币并将其中的2099.7个比特币转入杜兵提供的纸钱包地址内,经“融币”后转入火币网杜兵A0949X@GMAIL.COM账号内。杜兵将该2099.7个比特币变卖提现至其建设银行(6.970, -0.03, -0.43%)卡(尾号3854)和农业银行(3.780, -0.01,-0.26%)卡(尾号9374)内,得款200余万元。被告人杜兵将上述款项中的300612元用于支付购买位于本市天府新区的房屋首付款,其余款项用于购买宝马X5汽车(川A×××××)、存定期、归还个人债务和个人消费等。
原审判定被告人构成敲诈勒索罪 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罚金五万元
原判认为,被告人杜兵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红日公司的敏感资料,并以此相威胁迫使红日公司使用人民币2999981.7元购买比特币2099.7个向其支付,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被告人杜兵及其辩护人提出杜兵未使用过u88×××@mail.com邮箱、无敲诈勒索的主观故意、不能证明杜兵收取红日公司300万元,原判认为,从杜兵所持有的笔记本电脑内查获的红日公司的相关资料和杜兵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同时杜兵的有罪供述详细的说明了其犯罪所得资金的去向,均能够查证属实,其后期的供述和当庭辩称改变侦查初期的供述没有合理的理由,结合其在侦查阶段供述的录音录像,应当采信其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关于辩护人提出的无证据证明红日公司支付300万元给杜兵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信。本案中,比特币只是红日公司向杜兵支付财产的手段,比特币是否有财产属性,不是本案关注的重点,故辩护人辩称比特币不受刑法保护的意见不予评价。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杜兵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扣押在案的笔记本电脑、硬盘、手机等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收缴;将扣押在案的宝马X5汽车、冻结在中国银行(3.660, 0.00, 0.00%)成都新南支行银行账户上的人民币40余万元发还被害单位;查封在案的位于本市天府新区万安镇麓山大道二段1201号8栋1单元18楼01号房屋变现后扣除银行债权,剩余部分发回被害人单位;继续追缴被告人杜兵犯罪所得,返还被害单位红日公司,不足部分,责令退赔。
被告人提请上诉 请求改判无罪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杜兵不服,以原判认定事实所适用的证据严重不足、认定事实之间不存在关联性为由提出上诉,请求改判上诉人杜兵无罪。上诉人杜兵及其辩护人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为:1.上诉人的口供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上诉人在侦查阶段的口供极不稳定,其因担心登录外网被国安部门追责而将网上的其他事情予以杜撰。2.原判错误认定上诉人使用u88×××@mail.com邮箱与受害人联系,该邮箱发出的邮件均无上诉人签名,且公安部门未提交该邮箱发出邮件时登录电脑的IP地址,不能证实登录的电脑的IP地址为杜兵的电脑的IP地址及发出邮件电脑的IP地址为四川区域。3.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向上诉人比特币账户上有过转账行为。4.上诉人主观上无敲诈勒索受害人的故意,客观上也无威胁或要挟的行为,只是将红日公司的信息告知其董事会秘书,受害人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内也未报案。5.在案证据不能证实上诉人收到了受害人支付的300万元人民币的财物,比特币属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属于我国刑法保护的财产,并有相应的司法实践,且仅凭上诉人的供述和汽车、住房登记在杜兵名下就认定其将所得赃款用于个人消费于法无据。6.受害人不能对上诉人做任何指认,不能证明上诉人与其存在关联性。
被告人上诉及辩护意见 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认定的事实及采信的证据一致,二审法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杜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获取红日公司敏感资料,迫使该公司使用人民币2999981.7元购买比特币2099.7个转移至其指定地址,其后将该比特币变卖提现得款20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扣押在案的笔记本电脑、硬盘、手机等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收缴。
对于辩护人关于上诉人的口供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的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从杜兵所持有的笔记本电脑内查获的红日公司的相关资料和杜兵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同时杜兵的有罪供述详细的说明了其犯罪所得资金的去向,均能查证属实,结合其在侦查阶段供述的录音录像,应当采信杜兵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上诉人口供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针对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杜兵未使用u88×××@mail.com邮箱与受害人联系的上诉及辩护理由。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上诉人杜兵在接受成都市国家安全局询问时供述其使用u88×××@mail.com邮箱与红日公司的董事会秘书郑某多次联系,其在接受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公安分局询问时亦供述其使用该邮箱与郑某联系,其供述的与郑某邮件往来的内容与从郑某处提取的邮件内容、证人郑某证言相互印证,且与公安机关从杜兵处扣押的移动硬盘中查获的红日公司的相关资料相印证。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前述上诉及辩护理由,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向上诉人比特币账户上有过转账行为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被害人系按照上诉人杜兵的要求通过开立比特币账户、购买比特币并转移至杜兵指定的比特币纸钱包地址,该事实有证人郑某的证言、郑某与杜兵往来邮件内容、提现钱包地址的确认邮件、北京乐酷网络公司的证明文件等予以证实,且杜兵亦供述其通过Lockrac网站融币,目的就是不让人发现比特币的来源和去向,其将融好的比特币转移到他的硬件钱包地址上后,就可以进行比特币和人民币的交易。上诉人供述获取比特币金额、数量与证人郑某的证言、郑某所使用的账号内容一致,与其事后转移到火币网上的比特币数量基本一致。虽无法收集杜兵硬件钱包地址上的比特币来源,但这是比特币转移支付的隐蔽性这一客观原因造成的,同时也是杜兵选取比特币作为支付对价方式的原因,其目的是更好地掩饰其犯罪行为。且红日公司确实是按杜兵的要求支付了约300万元用于购买比特币,并将比特币转移至杜兵指定地址,杜兵亦取得了相应的钱款并用于购买汽车、房产等。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向上诉人比特币账户上有过转账行为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上诉人主观上无敲诈勒索的故意、客观上也无威胁或要挟的行为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根据已查明事实,上诉人杜兵获取红日公司敏感资料后与红日公司董事会秘书郑某取得联系,以曝光红日公司上述信息为由索要钱财,该公司未理会,上诉人随即在天涯论坛发帖并附一张该公司商业往来费用清单的截图,该公司经研究决定由郑某联系杜兵,称愿花30万元解决此事。杜兵提出需要300万元解决,并要求以比特币支付。该公司经评估后,被迫同意被告人杜兵的要求。红日公司未及时报案是基于涉及其公司敏感信息,这也正是上诉人要挟受害人之所在。故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前述上诉及辩解明显与事实不符,对其上诉及辩解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关于比特币不是财物,上诉人未获取所谓的公私财物,也未将所谓赃款用于购买汽车、住房等的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承前所述,且红日公司确实是按杜兵的要求支付了约300万元用于购买比特币,并将比特币转移至按杜兵指定地址,杜兵亦取得了相应的钱款并用于购买汽车、房产等。上诉人的有罪供述详细的说明了其犯罪所得资金的去向,均能查证属实,结合其在侦查阶段供述的录音录像,应当采信杜兵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本案中比特币只是红日公司向杜兵支付财产的手段,比特币是否有财产属性,不是本案关注的重点。对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前述上诉及辩护意见,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对于辩护人关于受害人不能证明上诉人与其存在关联性的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根据已查明事实,上诉人杜兵使用邮箱与红日公司的董事会秘书郑某联系欲勒索红日公司,该公司经研究决定由郑某联系杜兵,后杜兵通过邮件多次与郑某联系,并教郑某如何购买、支付比特币。红日公司于2015年1月9日将人民币30万元存入其员工王某的银行账户,同年5月13日转账人民币2700500元至王某账户。郑某使用王某个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花费2999981余元购买了2101.209个比特币并将其中的2099.7个比特币转入杜兵提供的纸钱包地址内,经“融币”后转入火币网杜兵A0949X@GMAIL.COM账号内。前述事实有红日公司银行交易明细、王某银行卡交易记录、转账凭条,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出具的资料、证明文件,电子邮件内容截图,证人郑某、王某、蓝某、张某、牟某证言,被告人杜兵供述与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故对于辩护人的前述辩护意见,二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综上所述,原审审判程序合法,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红日药业被敲诈2000比特币案
红日药业被敲诈2000比特币背后:销售费用十倍于研发 内部资料成谜
2018-11-07 文|田牧
11月6日,一份发布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杜兵敲诈勒索二审刑事裁定书》,将红日药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4年底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红日公司)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并全部下载至硬盘。随后,杜兵以曝光企业“敏感信息”为由,于2014年底向红日药业索要300万并以比特币支付。2015年5月,时任红日药业董事会秘书郑丹将2099.7个比特币转给杜兵。
有自媒体在文章中指出,“1个比特币在2017年最高时接近2万美元,如果杜兵不动的话,最高时套现可以拿到约2.6亿元。”
记者打通红日药业证券部的电话后向其核实是否存在所谓“内部资料”,对方回应称不太清楚。记者向红日药业董事会秘书蓝武军、证券部部长商晓梅发送邮件问询,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红日药业被敲诈2000比特币案
销售人员数倍于研发人员
记者梳理发现,红日药业重销售、轻研发,销售人员数倍于研发人员。近三年来,公司销售费用合计10倍于同期的研发费用。
上市公司被敲诈后迟迟未报案
刑事裁定书中显示,2014年底,被告人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了红日药业的“敏感信息”,以曝光此信息为由找到时任红日药业董事会秘书郑丹,向其索要钱财。
但起初红日药业并未理会杜兵的要求。
为了逼迫红日药业就范,杜兵将一张附有红日药业商业往来费用清单的截图发到天涯论坛后,红日药业才决定花30万了事。但杜兵提出了300万元,并以比特币支付的要求。
“红日公司经评估后,被迫同意被告人杜兵的要求。”裁定书显示。
红日公司于2015年1月9日将人民币30万元存入其员工王某的银行账户,同年5月13日转账人民币2700500元至王某账户。郑某使用王某个人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花费2999981余元购买了2101.209个比特币并将其中的2099.7个比特币转入杜兵提供的纸钱包地址内,经“融币”后转入火币网杜兵账号内。
随后,杜兵将该2099.7个比特币变卖提现至其建设银行卡(尾号3854)和农业银行卡(尾号9374)内,得款200余万元。被告人杜兵将上述款项中的300612元用于支付购买位于本市天府新区的房屋首付款,其余款项用于购买宝马X5汽车、存定期、归还个人债务和个人消费等。
值得注意的是,杜兵在上诉中辩称,“受害人(红日药业)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内也未报案。”事发一年多以后,2016年8月22日,杜兵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刑事拘留。
对此,红日药业解释称,未及时报案是基于涉及其公司敏感信息,这也正是杜兵要挟受害人之所在。
“内部资料”真假成谜
在一份由西南证券在2015年3月27日出具的《关于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 年度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的核查意见》中显示,“公司信息披露工作保密机制完善,至今未发生泄露事件或发现内幕交易行为。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可能产生重大影响、对公司股价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公司均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规定,进行了信息披露。”
红日药业被敲诈是否属于信息披露范畴?对此,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向记者表示,被敲诈金额占净资产等比例较小,不属于强制信息披露范畴。
此前在杜兵案时与之接触的郑丹,在2017年6月辞任董事会秘书一职,继续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
红日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郑丹辞任公司董秘与杜兵案没有关系。同时,对方表示,案件已经终审,如有需要公司会进行配合。如果有不实报道对公司产生负面影响,公司董事会会根据需要适时的发布澄清公告。
杜兵获得的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文件等内部资料等信息是否属实?对此,工作人员称,目前证券部获取的资料与外界同步,并不清楚相关情况。
记者在天涯论坛以“红日药业”搜索,没有出现相关帖子。
销售费用远高于研发费用
公开资料显示,红日药业主营业务为中成药以及西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虽然公司将研发放在了首位,不过,公司的研发费用远远比不上销售费用。
数据显示,红日药业2015年至2017年研发费用分别为1.15亿元、1.64元和1.66亿元,合计为4.45亿元。
而同期公司销售费用为18.04亿元、17.17亿元和13.39亿元,合计为48.6亿元,是同期研发费用的10.92倍。
而在员工构成方面,公司销售人员一直占据最大比例。2015年至2017年,公司销售人员分别有2698人、3184人和2806人,而同期研发人员仅565人、672人和592人,均不到研发人员的1/4。
在公司重销售、轻研发的模式下,公司2017年度出现业绩重大下滑。公司2017年实现净利润4.51亿元,同比大降31.56%,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4.63亿元,6323.28,同比微涨2.73%,低于2016年同期净利润4.76亿元。
  案中有没有案?
  杜兵勒索红日药业的2099个比特币,在2017年底比特币价格最高峰时,2099个比特币最高价值近2.5亿元人民币。就算后来回落,现在价值也超过9000万元。
  红日药业官网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创建于1996年,坐落于天津市武清开发区,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横跨现代中药、化学合成药、生物技术药、药用辅料和原料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及基因检测等诸多领域,集投融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医药健康产业集团。
  数据显示,红日药业2015年归属净利润为5.3亿元,2017年归属净利润4.51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4.63亿元。有网友说,如果红日药业在2015年买入比特币,已经翻了几十倍,那利润要井喷,当然,这是玩笑话,实际上上市公司不会有这种投资,也不允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杜兵对比特币很有“研究”,当然,这也是调侃,别当真。
  我们其实对这个案子有两个疑问,具体如下:
  第一、杜兵利用翻墙软件在搜索引擎上发现的红日药业商务往来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文件等内部资料,这些是什么内容?为什么红日药业最终答应拿出300万元来“摆平”这件事?
  我们知道300万元在2015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放在今天也是如此,在北京首付一套房子都足够。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送礼的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文件很要命,一旦曝光,红日药业可能会面临非常严重的法律问题,甚至上升到刑法层面。
  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红日药业营收为33亿元,净利润为5.3亿元,而销售费用却高达18亿元,其中:学术推广费4.88亿元,市场调研费8.9亿元,会议费8500万元,业务招待费3100万元。
  (数据来源:红日药业2015年年报)
  而杜兵在天涯论坛发帖并附一张红日药业商业往来费用清单的截图,这些内容我们没有找到,估计已被删除。
  因此,这个案子中,送礼清单和不正当商业行为的具体内容就显得非常在重要了,是否涉及行贿等法律问题,我们不下定论,但是其中猫腻是一定有的,这点在法院的裁定书中没有透露,只能等红日药业自己发公告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查阅下刑法,里面对单位行贿罪有具体规定。
  可以肯定的是,红日药业巨额的学术推广费、市场调研费、会议费和业务招待费如果来一个详细的披露,比如请了哪些人开会,出场费多少,招待了哪些人,都什么招待标准,一定很有意思。
  第二、杜兵敲诈红日药业发生在2014年12月,为什么红日药业没有第一时间报案?
  从时间轴来看,杜兵于2014年12月利用翻墙获得的红日药业“内部资料”开始敲诈后者,后者于2015年5月开始买入比特币,2016年8月杜兵被公安机关抓获。显然,这中间有1年半的时间,为什么红日药业没有第一时间报案,而要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想起来报案呢?
  这的确令人疑惑。
  从红日药业在那段时间离任的高管名单上看,2015年1月1日,副董事长吴玢、总经理孙长海辞职;2015年3月27日副总经理张广明辞职;2015年8月14日副总经理李勇辞职;2016年4月12日监事会主席刘强辞职。有一种可能性是,他们辞职后,继任者决定报案,但这一切都不得而知,这也只能等红日药业自己发公告了。
  红日药业被敲诈案后续会不会更精彩?等着吧。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