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忆游红月-
-忆游红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自微博】宇芽之后,蒋劲夫再爆“家暴”:女性打破沉默,平均要经历35次家暴

(2019-12-05 11:49:50)
分类: 转载

11月25日,是“世界消除对妇女暴力日”(International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就在这一天,美妆博主宇芽发布了遭受家暴的视频,直指前男友的家暴行为。昨天晚间,著名演员蒋劲夫再爆家暴,当热搜再次登顶,吃瓜网友惊叹自己莫不是穿越了?去年蒋劲夫因家暴女友而入狱的消息似乎还在眼前,转眼他不仅出狱、回到上海交上了新女友,并再度陷入家暴丑闻。新女友在社交网络上提到,蒋劲夫为让其怀孕,曾捏她的脖子,对她拳打脚踢,甚至威胁要“杀”了她。


美妆博主宇芽在微博爆曾遭受家暴美妆博主宇芽在微博爆曾遭受家暴


蒋劲夫现女友控诉遭家暴。蒋劲夫现女友控诉遭家暴。


宇芽视频带来的冲击余温未过,蒋劲夫又为这场家暴讨论添了一把新火。蒋劲夫的女友忍受了两个月的家暴,宇芽在曝光前忍受了5次家暴,而在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会不断增长。有人在家暴面前长期保持沉默,忍耐达几十年之久。据相关数据,中国女性在报警之前,平均要经历35次家庭暴力。

 

亲密关系中的暴力,到底为什么能如此顽固地钉住女性?


撰文 |榕小崧


01


一场事先预谋的“车祸”,

一则因勇气而发布的视频

 

1960年11月25日,拉丁美洲多米尼加的街头发生了一场事先预谋的“车祸”。曾参加过刺杀拉斐尔·特鲁希略的米拉贝尔三姐妹,被凶手残杀于乱棍之下。但官方则对公众宣称,她们死于车祸和坠海。

 

预谋这一切的特鲁希略,是一名以残暴和好色著称的独裁者。他坚持占有每一个部长的妻子,据说是为了让她们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主人”。三姐妹中的米娜瓦不幸被他看中,她冒着生命危险在公开场合拒绝了特鲁希略的求舞。后来经历多重波折,人称“蝴蝶姐妹”的米拉贝尔三姐妹成为了反抗者的精神领袖,并参与组织了特鲁希略刺杀行动,可惜行动以失败告终。当时已经陷入内外交困局面的独裁者,将升腾的恨意指向了反抗他的女性。

 

三姐妹的悲剧催化了激愤的情绪,半年后特鲁希略被不知名人士暗杀。“蝴蝶姐妹”遇难的11月25日,在1981年被拉美女权主义者定为“反暴力日”;1999年,被联合国正式确立为“世界消除对妇女暴力日”(International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这里的“暴力”泛指一切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包括亲密伴侣的暴力、性暴力、性骚扰、人口贩卖、童婚和切割女性生殖器。

 

今年,联合国为反暴力日确立的主题是“橙色世界:世代平等反抗强奸”(Orange the World: Generation Equality Stands Against Rape),世界各地将举行为期16天的集会活动,但活动从11月23日开始,便在全球范围开展——意大利蒙特西托里奥宫被打上红色的光,巴黎女性手举紫色标牌上街游行抗议暴力,布鲁塞尔的街头摆着象征女性侵害的红色高跟鞋装置,厄瓜多尔女性在面部画上鲜红的十字……


图片来自美联社,拍摄者:DOLORESOCHOA图片来自美联社,拍摄者:DOLORESOCHOA

图片来自美联社,拍摄者:FRANCISCOSECO图片来自美联社,拍摄者:FRANCISCOSECO

 

在中国,2019年的11月25日,则因为一条视频而变得不再寻常。仿妆博主宇芽发布视频揭发前男友@沱沱的风魔教 多次家暴,声泪俱下的控诉让嘈杂网络中的过客陷入了12分钟的灰色和沉寂。无论你打开视频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是出于对议题的关心还是对热搜的好奇,都无法对那几秒钟的电梯监控视频保持淡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会将自己的女友以如此残暴的方式拖出电梯。电梯关闭后显示的“欢迎业主回家”,巧合之下成为具有电影感的讽刺,而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那位被指控的施暴者,那位在社交媒体上营造热爱生活、喜爱小动物的艺术家人设的绘本作者,竟然在视频引发全网震怒之后,仍然跟宇芽视频中截取的录音一样毫无悔过之意,难道暴力对他而言,是一种标榜自我的“特立独行”?


@沱沱的风魔教 绘本作品@沱沱的风魔教 绘本作品


视频中呈现了多位相关人士的证词,家暴事实是否成立,答案自在人心。它显然经过了事先策划,有意在“世界消除对妇女暴力日”这一天发布。59年前,一场预先谋划的伪装“车祸”夺走了反抗独裁的三姐妹的生命;59年后,一名具备一定表达能力的视频从业女性,需要积累足够的勇气,才敢走出被家暴的沉默。因11月25日而产生联系的两起事件,虽然施暴的主体不可完全画等号,但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女性趋同的命运。


02

一名中国女性打破沉默,

平均要经历35次家庭暴力

 

就在视频发布的前一天,韩国女星具荷拉身亡于公寓的消息扩散全网。人们在联想到韩国女星自杀现象之余,也联想到亲密关系中的暴力。生前,具荷拉曾被男友打到子宫内出血,却因为对方手握自己的隐私照片而不敢发声。在视频发布的第二天,蒋劲夫出狱后交往的新女友再爆其家暴行径,称与他交往的日子像住在监狱里。

 

“子宫出血”四个字仅仅说明了结果,真实暴力的可怕,克制的新闻文字难以准确地传达。在一些家暴案件的法庭审理记录中,或许能看到更直接的描述。2009年,26岁的北京女性董珊珊,被丈夫王光宇家暴致死。在审理过程中,王光宇这样描述家暴场景:“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从卧室门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都打、哪都踢,直到她倒到床上为止,也不知道踢了她多少脚……”

 

宇芽的视频中,也提到了家暴的具体细节。她被男友重重地摔在地上,尾椎着地,下半身瞬间失去知觉。当她瘫倒在地面无法动弹之时,男友仍高声吼她:你装啊,你继续装啊……而殴打的起因,往往是无法预料的生活中的鸡毛蒜皮。我们中或许很多人都曾在童年阶段目睹过家庭暴力,在一扇被关起的卧室门这边,听到那头的打骂和哭泣。但只要没有亲身经历过,就无法感受与随时随地威胁自己生命安全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很多人只会根据自己解决纠纷的体验而提出质疑,而这句质疑,对向外界求助的受害人来说,与不知何时能停止的暴力一样令人绝望:为什么不分手?为什么不离婚?为什么还愿意和那个打你的他(或者她)在一起?此类的问题,还有类似的变形:他(她)到底哪里好?为什么非得看上他(她)?


《女人无名》作者: 艾米莉·温斯洛 译者: 徐晓丽 版本: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9年4月《女人无名》作者: 艾米莉·温斯洛 译者: 徐晓丽 版本: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9年4月

 

看似关心的背后,实质是共情的缺失,是在质疑受害人的判断力,仿佛一切伤害的源头,是受害人的愚蠢的“恋爱脑”。与强奸、性骚扰等暴力事件中指责受害人不够检点的评论类似,还是有人在用审视的目光看待受害人,受害人必须没有丝毫的“过错”。就像美国作家艾米莉·温斯洛在回忆录《女人无名》回溯自己年轻时被性侵的案件受理过程中写到:“很明显,假如他们要给我的案子定罪,就得要求我成为一个完美的、内心破碎的小公主。”而在新的时代,在家暴面前保持沉默,也成为了受害者的缺点。

 

那么离开一个家暴者,到底有多难?对于这个问题,数据或许能更直观地回答你。据美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全美每分钟大概有20个人正在遭受亲密关系里的肢体暴力。据美国国家防家暴热线的统计数据,一个遭遇家暴的美国女性平均需要尝试7次,才能够彻底离开加害者。而据全国妇联第三次调查统计数据,在婚姻过程中遭受伴侣辱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经济控制、强迫性行为等不同程度家庭暴力的女性,占到了总调查比例的24.7%,而受害人在选择报警之前,平均要遭受35次家暴侵害。

 

看到这些数据令人不免疑惑,家庭暴力,究竟为何能在一段亲密关系中,钉住女性?


03

以“爱”命名的陷阱,

以“操纵”为底色的侵害

 

在“你为什么不离开他”的责问背后,藏着一种社会隐藏认知:被家暴的女性,往往懦弱且缺乏主见。但事实并非如此。真实的家庭暴力,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

 

美国作家Leslie Morgan Steiner,就是一名非典型家暴受害者。她毕业于哈佛,手握沃顿商学院的MBA学位。结婚前她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为世界500强公司工作,强势有主见,但却在被未婚夫用手掐住脖子带着头往墙上一次又一次、脖子上的掐痕刚刚褪去的五天后,Steiner穿上她妈妈的婚纱,嫁给了这个在未来两年多的婚姻生活中,每周都有1-2次家暴行为的“灵魂伴侣”康纳。

 

Steiner为什么不主动结束这段关系?在《疯狂爱情》一书中,她给出了令人意外的答案:“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了虐待,因为我是这段情感关系中强势的一方。”那段不幸的婚姻,是一场以“爱”命名的陷阱。他们在纽约的地铁上相识,康纳穿着深蓝色的羊绒大衣,一头浓密的金发,带着农场大男孩式的笑容,他在华尔街的投行工作,在日后的交往中不断对Steiner表达崇拜。他甚至向她透露了自己的秘密——小时候他曾因为被继父家暴导致辍学。

 

《疯狂爱情》(Crazy Love)书影《疯狂爱情》(Crazy Love)书影

 

Steiner对自己的工作和人生足够自信,却对家暴模式和发展一无所知。她以为自己依然是主导方,依然能够帮助伴侣走出童年创伤,却陷入了对方布下的陷阱。先是被幻象蒙蔽,接纳自己在关系中的“强大”;接着被施暴者引诱,离开熟悉的环境,隔离受害人。康纳说纽约有太多不美好的回忆,辞掉了工作要Steiner和他去另外一个城市,Steiner虽然不想离开纽约但还是答应了。暴力便在新的环境中,肆无忌惮地发生了。每当家暴之后,康纳都会解释自己是受童年创伤影响,一切都是偶发的,只有Steiner能拯救他。

 

宇芽的故事,与Steiner截然相反。她在亲密关系中是弱势的一方,起初被施暴者吸引,带有盲目的崇拜之情。但两个人的故事,都带有“操纵”的底色。Steiner被虚假的强势感所操纵,宇芽则被对方施加的“自我矮化”所操纵。

 

家暴研究者们,一直在探索这种“操纵”背后的机制。20世纪70年代,创立了美国家庭暴力研究所的心理学家蕾诺尔·沃克提出了“受虐妇女综合征”理论。在采访了1500名受害人的基础上,她总结出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行为存在包含四个阶段的暴力周期: 


构建紧张压力(Tension Building):因日常生活冲突导致矛盾,施暴者开始生气;

急性暴力(AcuteViolence):施暴者开始控制受害者,出现暴力行为;

和解/蜜月(Reconciliation/honeymoon):施暴者开始后悔,惧怕伴侣离开或者报警;受害人会感到屈辱困惑,有的甚至认为自己应该为暴力事件负责;

冷静(Calm):双方平复,等待下个周期来临。


这四个阶段的划分在后来的研究者看来过于简单,而且蕾诺尔·沃克当年所做的访谈不具备最广泛的代表性。不过她用来解释暴力周期为什么会存在的“习得性无助”理论,至今依然广泛地被流行解读采纳——家暴受害人在经历过无数次暴力之后,意识到自己无力阻止施暴者,在心理上越来越被动,越来越无助。“习得性无助”是建立在“隔离”的基础之上,施暴者出于害怕自己的罪行在外人面前暴露的心理,将受害人进一步推向孤立无援的处境。长此以往受害人可能会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施暴者偶尔施予的善意面前迷失自我判断,陷入爱意中丧失理智。

《呐喊:中国女性反家庭暴力报告》作者: 陈敏 版本: 人民出版社 2007年5月《呐喊:中国女性反家庭暴力报告》作者: 陈敏 版本: 人民出版社 2007年5月

 

还有研究者关注到家暴受害人的自责模式。在《呐喊:中国女性反家庭暴力报告》一书中,作者在分析具体案例时提出,施暴者会不断指责受害人,放大受害人的“过错”,如果不是受害人做了什么,他永远不会动手。这是一种自我防御的心理机制,通过否定受害人而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

 

心理学的分析,似乎过于重视个体案例。为了解释复杂的家暴事实,与更广阔的文化环境相结合,研究者们提出了更多的理论。研究者黄列在《家庭暴力:从国际到国内的应对》一文中对相关研究进行了梳理:


“暴力循环理论”关注家庭代际间的暴力传递,幼年目睹暴力情境的个人,长大后更容易成为施暴者,在这一理论的指导之下,断绝暴力传递,需要将孩子从暴力家庭中带走;

“家庭结构论”关注特定的家庭结构如何导致暴力的下降或升级。日益疏离的当代家庭环境,增加了制约暴力的成本,家庭愈发增长的私密性,也增加了家暴发生的可能性;

“社会-结构因素论”关心社会不平等因素对贫困家庭和中产家庭带来的影响。英国社会工作者研究指出无望的社会现实可能会助长家庭暴力;

女权理论关心性别背后隐藏的结构性暴力,男性对女性的暴力是被文化所默许的,传统文化中女性作为男性附属的地位在当代社会并没有完全绝迹……


无论何种理论,都挑明家暴并不是简单的情绪发泄,它是一种社会性的暴力,反抗家暴,不应只是女性和受害人的人生命题。


04

大众对家暴的谅解空间在缩小,

家暴成本低廉的难题依旧存在

 

无论中外,都曾一度对家庭暴力予以轻视,中国古代社会完全视妾如财产,视妻为附属;英国18世纪的法律规定丈夫需要对妻子的行为负责,有权在妻子有错之时予以惩戒。法律对家庭暴力的容忍,在文学作品中也有所反映。

 

据戴明《维多利亚小说中的家暴问题》一文分析,狄更斯小说中无论中产阶层还是劳工阶层、还是在街头谋生的无业者,女性都在家暴面前选择忍耐和哭泣,宁愿忠于伴侣也不向法律求助:短篇小说《医院中的病人》中年轻的女性被家暴伤到要害,坚持称自己是意外导致受伤,即使警方警告她伪证也救不了凶手,她依旧为男友的清白辩护,直至过世。不过狄更斯发现了家庭暴力与自己坚持的人道主义背道而驰,在描写时带着同情和悲悯。与之相比,女性作家如安妮·勃朗特则敢于对家暴说“不”。小说《女房客》中的海伦,带着孩子离开了丈夫,成为一名独立女性。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电视剧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电视剧照。

 

在今天,大众对“家暴”的谅解空间日益缩小。讲述家暴问题的早期影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成为互联网常见的话题,大热影视作品《大小谎言》《致命女人》中的家暴话题,总能触动大众心中紧绷的弦,《致命女人》最后让“家暴男”自相残杀的戏码,直戳观众“爽”点。而去年因家暴成为舆论热点的“阳光男孩”蒋劲夫,昨日再度因家暴登上微博热搜,粉丝这下再也无法为其洗白。“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句话的流行,也反映了大众对家暴的心态。

 

然而互联网只能代表中国部分人的看法,在更广袤的土地上,依然隐藏着许多不可见的家庭暴力。少数网友的评论中能一窥中国的边缘:在法律意识淡漠的地带,仍然有男性对女性举刀相向;仍然有离婚后的女性不堪前夫家暴骚扰;仍然有女性忍受丈夫长达几十年的虐待。

 

法制类新闻评论撰稿人陈晟,在名为《家庭暴力:清官难断家务事?》的TED演讲中,谈到了司法介入家暴事件的困境。李燕遭遇家暴报警7次无果,最终在一次争吵中情绪爆发杀害丈夫;董珊珊婚后10个月内因家暴而死,生前报警8次无果。当时家庭暴力的违法成本较为低廉,没有造成实质伤害的家庭暴力通常不予受理,有时候即便有伤,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以“家庭纠纷,双方互殴,予以调解”作结。司法介入家暴存在一定难题,家庭事务纠纷中有时受害者会不许司法机关拘留加害者,不然自己可能会失去经济来源;受害人没有及时保留证据,导致无法清晰划分责任;即使司法机关决定干预,取证时有时无法得到家属乃至受害人的配合;法律用虐待罪来定义家暴,因此家暴行为再恶劣,最高也只判处有期徒刑7年。


美剧《致命女人》中被家暴的女邻居。美剧《致命女人》中被家暴的女邻居。

 

在反家暴人身保护令施行之前,家暴受害人还要提防施暴者的报复。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女性不敢离开施暴者——她们害怕离开后,会面临更可怕的暴力。

 

2016年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最突出的内容就是设置了反家暴人身保护令。“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应当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有关组织。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执行,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应当协助执行。”然而人身保护令该如何申请,对很多受害人来说仍属于知识盲区。

 

但愿宇芽事件,能成为一次普法契机。所有正在遭受家暴侵害的中国女性,你们不必像1960年的“蝴蝶三姐妹”一样,成为暴力的牺牲品。根据《反家庭暴力法》,你们有权得到隐私保护、有权申请临时庇护和安置、有权申请更换监护人、有权要求警方出具告诫书、有权要求警方协助就医鉴定伤情,有权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

 

Tips

 

1.律师@遇见吴杰臻 在微博文章中建议家暴受害人:在遭遇家暴之后,你们需要及时报案就医,要求警方协助、保留就诊记录,最好同时开手机保存录音。留意现场监控,要求警方调取。当家暴严重到一定程度必须拒绝接受调解(容忍只会默许下一次家暴的发生),若警方不愿受理,则要求其开具不受案、不处理的书面说明。若警方处理后决定不予处罚,则要求警方出具告诫书,告诫书可算家庭暴力的证据。证据完整之后,即可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要求对方搬走。对方搬走以后,要在家门口安上摄像头,当对方出现在家门口200米范围之内,向法院申请拘留。法律事务较为繁琐,有能力的话最好聘请专业律师受理。

 

2.政府和民间的法律援助机构会提供相关的免费法律服务,也可向妇联求助。24小时法律援助热线:12348


3.报警电话:110

发短信报警:12110

不出警、处理不规范举报电话:12389 

【转自微博】宇芽之后,蒋劲夫再爆“家暴”:女性打破沉默,平均要经历35次家暴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采写:榕小崧 ;编辑:走走;校对:薛京宁。题图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剧照。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