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iangshanqiangu
jiangshanqiang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5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到镇江看望阿姨

(2020-10-12 09:52:46)
标签:

杂谈

我到镇江看望阿姨

我到镇江看望阿姨

我到镇江看望阿姨

我到镇江看望阿姨

2020年10月10号是“双十节”,掐指一算辛亥革命已经发生109年了。这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早饭后孙女上了学,于是我打算去镇江看望我小学的同学孟小平的母亲。

五六十年代我父亲和小平的父亲都在沈阳东大营的沈阳高级炮校工作,我和小平是一个班的同学,因此可以称作名符其实的“发小”。

1960年沈阳高级炮校完成了其历史使命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科学技术研究院 ”,我父亲和小平的父亲都在宣传部工作。1965年夏该部门交于国家第五机械工业部 管理,小平的父亲去了五机部隶属的北京二十院工作,我父亲去了该部所属的沈阳工业学院工作。

上 初中时我在沈阳35中, 小平在沈阳26中。上高中时我仍35中,小平的高中则是在北京工业学院附中上的。北京工业学院也是五机部的所属院校,现在叫北京理工大学,是一所211学校。

由于有着前辈的关系,因此我和小平几十年一直联系不断。

文革结束后小平考上了东北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东北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也到五级部系统工作,改革开放后他被派驻深圳工作,直到退休。他们北京和深圳都有房屋,愿意去那住都方便。

1992年我到广东出发,曾到深圳见过小平。小平热情的接待我,带我去了他家,见到了他爱人方玉兰女士 ,方玉兰和小平是大学同学,大连普兰店人。

退休后小平一家住在北京,他母亲一直跟着他。老人家生于1925年农历11月27,至今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生活不但自理还能帮着孩子干活。

老人都有怀旧的心理 ,老人家姊妹七八个基本上都在镇江生活,为了满足老人的心愿,小平带着他回到镇江已经住了二年多了。大家都公认小平特孝顺。

为了照看孙女,我和老伴在南京住了十多年。由于我母亲已经年迈,因此2016年我们回到山东老家。我知道小平带着老人回镇江居住的信息后就一直想来看望阿姨,今年又遇到疫情,因此一拖再拖。

10月10日我下定决心,立马去镇江看望老人家,免得一块心病总之挂在心头。

八十年代小平他们家在北京车道沟十号二十院时我去过一次,那时阿姨才五十来岁。九十年代初小平带着他父母去济南山东经济学院看望马黎明叔叔时我又见到阿姨,那时她已经是快七十了。

那次是小平带他父母来山东旅游,小平和我约好在马叔叔家见面。马叔叔是淄博人 ,也是我们父母的战友,他们都在沈阳高级炮校工作过。马叔叔的父亲,大伯和弟弟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来宝贵的生命,为了教育后代缅怀先烈,头几年国家拍了一部电视连续剧《一马三司令》就是他家的历史。

淄博有一座“一马三司令”纪念馆和陵园,就是国家专门为缅怀这三位烈士而建的,题词人为迟浩田上将。

阿姨对我的到来,十分开心。叫小平赶紧煮上她昨天做的糯米肉菜团给我吃 ,您别说老太太做的这肉菜团清爽滑口有滋有味,的确不错。我伸出大拇指给她点赞,老太太十分开心。临走时老人家一再嘱咐我再来,我满口答应。

有缘千里来相会,说来也巧我来看阿姨,恰逢小平的高中同学高华和贾克星夫妇也在镇江,中午小平做东招待我们。然后又一块到小平一个亲戚的农庄转转,我们都是老三届,又有着几乎一样的经历,因此谈的十分投机。文革时高华当了兵,小平进了工厂,贾克星下乡到山西运城 ,我下到辽宁盘锦的新兴农场。

潘树平就是小平的那个亲戚,退休之前在抚顺政府部门工作,在东北成的家,夫人是新宾人,这两口子特热情 ,临走时给我拔上他种的红萝卜捞上他自己腌制的茶鸡蛋,当然是自己养鸡下的蛋。潘老弟留我在他的庄园里住几天再走,我告诉他:我必须今天傍晚六点前回到南京的家给孙女做晚饭呢!老潘听了哈哈大笑。

下午三点多我们离开老潘的庄园,小平送我去镇江高铁南站,五点我就到了南京南站。

这次去镇江心中打算是在镇江站下车,结果是稀里糊汤的在镇江南站下车。吃亏长见识,下次再到镇江买车票时一定看好这趟车是停靠那个站才好。

再一个就是出了镇江南站南出口的西边是“镇江南徐汽车站”,为何 此处叫 “南徐”呢?告诉你镇江历史上名字真不少~京口、润州、宜邑、丹徒、朱力、南徐等,镇江的长江大桥就叫“润扬长江大桥”。润指的是润州,扬指的是扬州,润扬长江大桥把长江南北两岸两个中国名城紧密的连到了一起,结束了“京口瓜州一水间”的历史。

我写完这篇日记高华夫妇乘坐的Z282次绿皮车快进北京站了,睡了一个晚上,是不是又有了1966年大串联的感受?当然那时谁也捞不着有个铺躺着。

1966年11月10我从上海去北京,车上人多的动都没法动,我的右脚感染了,在无可奈何的情景下,最后我躲进厕所里干脆就不出来,在厕所里那个舒服滋味就甭提有多美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