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坛那条鱼》第12章(1)鱼儿漫游满眼酸

(2014-04-28 08:34:12)
标签:

高尔夫

亲子关系

青少年高尔夫

情感

文化

第12章 圈外尘土落花亭(1)鱼儿漫游满眼酸

 

 

【本节内容提要】桂雨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身材高挑,也算是这个球会的一枝花,却在美女如云的贵族大学里排不上号。不过,才一年的功夫,杜杜发现,这个小女孩比自己活得滋润多了。

 

人生总有很多无奈的事情,任何人都有被一种无力感充斥的时候。

“小金鱼”金杜杜叹了口气,坐在电脑前打开QQ,浏览空间,看到梦俞的帖子:寻觅一个家,不需要有多好,只需有安宁;不需要有多大,只要有温暖……进了梦俞的空间,看见她发了一组照片,那抱着女儿在她的小店前的一张,她女儿笑得好灿烂,一派无忧无虑的天真,但她的笑容里,分明有一丝无奈。

 

“小金鱼”本来无奈的心灵又有了一丝伤感的累加,在梦俞的空间里留言:生活在女儿纯真的笑容里,总有安宁和温暖吧?

“小金鱼”是负责赛事组织公关工作的,跟高尔夫媒体圈很多记者关系很好。小鱼、莎莎、梦俞几个,都是她相交很深的朋友。此刻,她心里想着的是梦俞离去的伤感:梦俞是一名不错的记者,对她的工作很支持,帮忙写了不少出色的报道。

 

梦俞在北京安家了,老公是北京人,孩子有北京户口,有一套市内的大房子,生活优裕,为何会离开北京,就此离开高尔夫圈子呢?

杜杜沉思着,继续浏览空间,发现另一个好友云桂雨也发了一组新照片,打开进入她的空间。这是一组在新加坡游玩的照片,还有在圣淘沙挥杆的靓影……小金鱼一张一张翻过去,眼里带着羡慕嫉妒恨的光芒。

桂雨是她的学妹。那所号称“贵族学校”的大学,实际上是一所民办大学,学术上没什么成就,但学生有一半以上非富即贵,漂亮的校园中不时会看见一辆炫目的跑车。如果追上去看个清楚,你会发现驾车者是一名学生。另外一小半大都是帅哥靓女,在校园里更是招眼。

 

学校的课程,最有名的是社交礼仪;因为美女如云,学校历年涌现了最多的选美大赛种子选手、环球小姐、亚洲小姐、中国小姐的前三甲选手,是好几个著名模特公司的人才基地,还有众多车模、这个球那个球的宝贝。另外,这所学校开设了高尔夫课程。那些无法在选美或模特甄选中脱颖而出者,到高尔夫球场任职成了一条不错的出路。

桂雨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身材高挑,却在美女如云的贵族大学里排不上号。去年毕业后,她进了一家球会做会籍销售,还是金杜杜这位学姐介绍的。她虽然脸蛋儿不是很漂亮,但个儿高挑,细腰丰胸,曾经做过模特,在这个球会算得上一枝花,颇有淑女范儿又不失活泼,善于交际,口才很好,很受男士们追捧。

 

才一年的功夫,杜杜发现,这个小女孩比自己活得滋润多了。她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啊,头脑太灵活了,自己快跟不上时代了!

她男友凑过来,憨憨的笑道:“这是谁啊,长得挺漂亮的!”

“她是我的小师妹,才23岁,命真好,不时去这里旅游那里旅游。这不,她去了新加坡玩,还在新淘沙打球,了不得啊。”小金鱼懒懒的答道。

“看来她挺有钱,是富二代吗?”

“她出身跟我差不多,普通工薪家庭,听说妈妈还没工作。但人家聪明啊,长得又漂亮,有人出钱给她旅游。”小金鱼既有些羡慕,又有些酸溜。她的相貌很普通,微胖,比起云桂雨的身材样貌,颇有一点差距。

 

其实,她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只想在北京五环内能有一套不算太挤的房子,80平方米就够了,安个家,没有太大的压力生活,就很满足了。

她男友听她失落的话语,有些黯然,过了一会儿才说:“杜杜,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的,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对不起,我没有多少钱,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不过,听说,我们单位能帮符合条件的职员申请限价房,我尽量争取一个指标;万一不行,我们俩好好的再努力两三年,也能挣个商品房首付了。我们现在是穷一点,但我工作还算稳定,你工作能力也不错,有了房子,以后压力轻一些时,我们就每年出去旅游几次。”

 

“真的能申请限价房吗?”小金鱼终于有了一点儿兴奋,站起来转身握住男友的手,颇有一点而激动。

“这件事我还只是听同事说起,这两天我找机会到人力资源部证实一下。你知道,我部门的老大还是挺器重我的,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一定会给我。”他话语中充满憧憬。

 

他忠厚而一心一意的爱着,是金杜杜不愿意离开他的主要原因:不管在外面怎样玩,不管怎样羡慕别人“钓到金龟婿”,都只有他能给她一个家的安全感。她紧握住他的手,高兴的说:“你好好办这件事,如果成了,我们最少要少奋斗5年。只要我们有了房子,旅不旅游都只是小问题。”

他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尽力办这件事情。”

 

元旦,金杜杜按照公司安排组织了一场球友会联谊赛。冬季封场的日子,也不能下场,这场联谊赛只是在练习场分别以铁杆、木杆比个最远距离,评个最美挥杆,吃喝玩乐,噱头还是请了两名影视明星跟球友互动联谊,拍卖几支明星用过的球杆。

联谊赛在HLCB球会的练习场举行,正是云桂雨任职的球会。杜杜先到球会安排,等候助手带宾客过来。桂雨看见她很亲热,“杜杜姐,这一向少见啊,很忙吗?”

“也不太忙。你知道,封场期间,公司难得清闲一些,除了去南方组织赛事,也就是在北京举办几场这样的小活动了。”杜杜淡然一笑。

 

场地清出来,安排好球杆和球会教练,也就没什么事了,她跟着桂雨去了球会大堂闲聊。

“也是!你们还好点儿,可以到南方办比赛;我是被定在球会,封场之际,也就是接待接待练习场的客人。这不,早些天我轮休了,无聊得发慌,就去东南亚玩了一趟。”

“我看到你空间里的新照片了。这一次,是哪位帅哥请你旅游?”

 

桂雨笑笑,“哪是什么帅哥,就我一大哥,人很好,做红木家具发了财,喜欢打高尔夫,想把生意做到高尔夫球会来。”

“你呀,大哥太多,干爹一打,让人眼花缭乱的。”杜杜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莫不要哪一天大哥们撞车了,打起来怎么办?”

桂雨并不计较这个对自己有恩的姐姐话语中带着一丝嘲讽,挽着她胳膊笑着说:“杜杜姐,你就不要笑话我了。实话跟你说吧,这些大哥干爹,也就是逢场作戏罢了。天下的男人,都一个德行,难道还能动真格的?我呀,还要谢谢你帮我弄得这个球会上班。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能结识不少大人物。”

 

杜杜一副大姐的模样告诫她,“你可悠着一点儿玩;出入这里的人物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当心别玩出火来。”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噢,杜杜姐,你知道吗,跟你同一届的唐宁,就是那个校花,曾经最火的足球宝贝,现在也打高尔夫,今年到我们球场打了几场球。我想让她办个会员卡,但她不愿意办,说一年有一半时间不在北京,游走于香港澳门东南亚。现在,她混得可风光啦,开一奔驰跑车,另还有一辆豪华揽胜,听说在东四环内的豪宅区金湾别府有一套300多平米的大房子。她经常在港澳新加坡等地待着,说是做一些大型贸易项目,赚大把大把的钞票,住豪华五星级宾馆,出入的都是高端社交场所……”

 

杜杜摇摇头,“噢,还真是厉害。我跟她没有联系;你不提起,我都忘了她了。”

唐宁比她小一岁,当年在那所美女如云的大学里成为不二的校花,可真是美貌天成,无可匹敌,又是出了名的交际花,加上聪明而有手段,在名利场游刃自如,把那些自命风流的阔少大碗男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不会吧?她天生的条件太好了!听说她现在都不屑于在时尚娱乐圈混了,真正步入了商界上流社会。”桂雨的神色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眼神里流露出一点儿自怜。

 

杜杜似乎也被她勾出了许多记忆,或者确切的说,是伤感,幽幽一叹,“她性感狐媚,确实有倾国倾城之貌,无论是脸容、身材、肤色,都无可挑剔,至今,我还没看见比她更美的女人,不仅是足球宝贝,还做过模特,参加过模特大赛,获得好几个冠军。那时候,几个女孩不对她羡慕嫉妒恨?”

杜杜怎能不记得这么一个人物呢?一下子,就被勾起了回忆。

 

当时,许多人在背后骂她,传了她虚虚实实许多事情。她们刚进大学不到半年,就有传闻她跟院长有一腿,不久,由院长介绍认识了一个大款,在一次选秀活动中将她捧红了;后来又在一次比基尼模特大赛夺冠;再后来,她接拍了两单广告……从此,她跟许多大佬级的人物往来密切,关系不清不白,毕业后,又有传闻说她跟了一个香港大老板两年,约定期满就出来了,在那香港老头身上老了不少好处。毕业5年时光,她像是拥有了一切。

“是啊,她不仅是漂亮,还很有头脑,建立了自己的交际圈,游走于那些达官贵人之间,游刃自如,风光无限。”桂雨也听说这个“传奇女神”许多传说,提及之际,眼里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

 

杜杜看了她一眼,心想她也是想走这条路吧。她的姿色虽然不错,但比起唐宁来,可差远了,不过,如果舍得,也不是不能做到唐宁那样。即使自己相貌平平,如果愿意舍得,也能勾搭上一些有钱人。但她觉得这样的事儿是无法接受的,希望像才女小鱼一样,凭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有一所自己的房子,有一辆代步车,就满足了,再进一步,也就像梦俞那样,找个工作不错、家底尚可的老公,就是最幸运的了。

还好,她的男友工作还算可以,又有北京户口,只是家底稍微薄了一点儿。梦俞找了一个本地人,却回到了老家,恐怕也是出了大问题。自己的男友,却老实忠厚,对自己很好,也算一种安慰吧!

 

桂雨似乎明白她的眼神带了一点鄙视,并不介意,摇摇头,“我没有唐宁聪明,做不了那些事。那些大佬们,哪个不是鬼精鬼精的,想要他们放血,太难了。”

杜杜似笑非笑的说:“你也不差啊,不是经常有大哥请你旅游吗?”

桂雨摇头一叹,“哪有什么意思,也没有真正的实惠。我有些腻烦,好想找个人结婚。”

 

“你想结婚?”杜杜惊诧不已,“不是开玩笑吧?”

“真的!想想,过了年,就到我的本命年了,也老大不小了。杜杜姐,最近,我处了个男友,是一家杂志社的主编,年轻有为,很有才情……我们今晚去酒吧怎么样?我请客,你帮我看看那男人怎么样。”说到这里,桂雨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去酒吧?我很久没去,都有些不太适应那里的喧嚣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感觉自己就要变老了。”杜杜颇为感慨,心想,一个杂志主编能有多少收入,能够满足这位娇娇小姐的消费需求吗?

“去吧,去吧,正好给我参考参考!放心,有人买单,我们纵情吃喝玩乐就是。”桂雨带着一点撒娇,拉着师姐的胳膊请求。

“好吧,好吧!看你,差点把我摇得腰都闪了。”杜杜禁不住这位小妹的诚恳,答应今晚依约去工体的酒吧。

 

(本文作者楚桐,著有高尔夫小说《绿毒绿赌》,目前第二部高尔夫小说《高坛那条鱼》正在微信、新浪等平台同步连载中,敬请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