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儿童文学写作是一种责任——兼谈宋晓杰中华二十四节气儿童诗《四季的韵脚》

(2017-02-05 16:29:36)
分类: 我的评论、访谈、讲座及消息

儿童文学写作是一种责任

——兼谈宋晓杰中华二十四节气儿童诗四季的韵脚


刘亚明

 

纵观文学史,大凡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作家的责任意识密切相关

儿童文学受众特殊性客观上要求作家更要有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秉持道德和良知写作,心地纯正的写作操守作为一种责任,自觉地去遵守、实践,为孩子们提供品位质量的精神食粮对此,宋晓杰也颇有见地,她说:“归根结底,写作者就是靠一种责任、一种类似信仰的东西,在日夜点灯熬油为难自己。也许,正是出于对儿童文学的关注与热爱宋晓杰儿童文学写作责任得到了体现近年来,从事大量成人诗歌、散文等写作的同时,写出了中华二十四节气儿童诗《四季的韵脚》一批儿童文学作品。


之一:担当意识核心价值的坚守


关心儿童文学就是关心社会,关心未来,也是关心我们自己

任何文学作品一经发表,会有自己的读者群,就不可避免地进入大众领域事实证明,文学的力量是无穷的,对于一个人、一代人或几代人的人生走向都可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

儿童文学的潜移默化作用不可小觑。如果我们把儿童文学作为一个人成长的基石的话,那么这种基石一定是质地坚硬没有任何侵蚀的。不容忽视的是,一个时期以来,随着商业大潮的侵蚀人们价值观、利益观发生了变化,儿童文学一度远离了童真、善良的正常轨道。一些写作者昧着良心写作,伴有低级趣味、暴力恐怖,给儿童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或祸根儿童时期是长身体长知识时期,因为他们年纪小,自我约束与分辨能力的不足,更容易造成错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儿童文学要关注儿童的人格成长,弘扬真、善、美以及公平、正义、爱心、勇敢、团结、勤劳等等正面价值。这已经成为儿童文学作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儿童文学的写作责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人说,儿童文学凝结着一个民族和社会的梦想与希望,它给儿童打下精神的底子,养成未来的民族性格。儿童的健康成长需要呵护,需要责任的担当,需要永远地坚守任何时候,我们怎样强调儿童文学写作责任都不过分。儿童文学的写作责任,也是坚守儿童文学的写作方向明白无误地传递出儿童写作的时代性和紧迫感。宋晓杰坦言,“《四季的韵脚》的出版,旨在培养青少年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喜爱,加强青少年(特别是中、小学生)爱国主义精神教育,更是以诗歌的形式向他们展示生活的幸福和美好。”我想,这部书的写作绝非冠冕堂皇或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一种责任力量的驱使,让孩子们二十四节气的诗歌引领下,爱祖国、爱土地、爱自然,修养身心,锤炼意志

儿童文学心存满腔热忱的爱。一个没有责任意识儿童作家,是没有出路的。与医生、教师的职业相比,儿童文学作家手中的笔并不比他们的手术刀、教案粉笔轻。一个真诚而有良知的儿童作家,万万不能丢弃了自己的责任。如果说儿童作家是在通过写作活动满足自己精神探索与表达的话还不如说为了完成使命,通过这种文字的经验写作,不遗余力地展示一种美的胸怀视野境界,给人以生命的启迪二十四节气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独创的文化遗产,是劳动人民长期生产生活的经验积累和智慧结晶。可以说,面对祖国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宋晓杰主动作为,把二十四节气的“诗意解读”作为引导孩子们爱家乡爱祖国的切入点具有鲜明的关注现实、直面生活的特色表现出其写作视野的不断拓宽写作方向的把握与责任担当。

宋晓杰这部书主要表现为引领孩子们爱祖国、爱土地、爱自然,修养身心,锤炼意志和一种知识的普及呈现出个体经验表达具有强烈的大众性特点这种“寓教于乐”的书籍,把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用儿童诗的形式反映出来,实现了宋晓杰“要为孩子们做点儿什么”的愿望实现了教育和审美的双重功效


之二:贴近生活与儿童精神成长


上世纪末开始,中国儿童文学曾面临着读者大面积减退的困境。我认为,在社会层面,人们对儿童文学关注度还不够,一些儿童文学作家“缺失”了对孩子们的爱。主要有两大“短板”或缺陷:一方面是写作人才的匮乏或断层。有人统计,在中国作协注册的专业儿童文学作家900多位,同时各省作协也都有数量不一的儿童文学作者这其中老作家居多,专业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青年作家人数很少。另一方面儿童文学作品的杂乱不堪不良儿童文学读物的生存空间仍然存在利益的驱动,让一些出版社和写作者责任意识不强,导向意识薄弱一些内容低俗、质量低劣的少儿出版物,严重影响了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

儿童文学隐含着精神教养。从实践上看,只有以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占领市场,才能挤压乃至消除不良作品的影响,还孩子们纯净美好的阅读空间。《四季的韵脚》中,每一节气所对应的儿童诗,无论题目还是诗歌内容都生活很近,用儿童的视角、思维和语言写出。譬如,围绕第一个节气《立春》,宋晓杰写出了《小草最急性》题目,一语道破了小草的“露头”反映春天的生机。她的诗歌孩子的天性十足:“春风轻轻地吹,/唤醒记忆;/春天缓缓地流,/荡起涟漪。/听说,春天就等在门外,/快打开门窗迎接美丽。”“喂!小草小草,你别急/和春姑娘捉迷藏,/你总是先暴露自己。”出神入化地描绘出了春天万物复苏的崭新气象,这里的小草分明与孩子们盼春的心境是一样的。如此来源于生活的诗句,满含对儿童成长的关注。在人生的旅途中当你的思想观念与时代精神相契合,那么你怀抱着充沛的创作激情追求自己的文学理想,倾心于儿童健康成长,也是一件高尚而伟大的事情当然,儿童文学关注的是少年儿童的精神成长,贴近儿童,重要的是贴近他们的内心世界,而不应该仅仅流于表面。

写作实际上就是写生活。儿童文学写作既需要“说孩子们的话”“想孩子们的事”,还要语言优美情感真挚构思巧妙看得出,宋晓杰对每一首诗的题目都动了不少脑筋。从这些题目上,我们可以找到许多童年生活的影子。她写《立夏》对应以《露天电影》,写《立秋》对应以《云朵中的小火车》,写《冬至》对应以《“幸运”饺子》,将民间习俗大自然的更迭、每个节气的特征都设置成让孩子们急于知道的悬念或以生活的面貌呈现,包括用诗歌语言情境为下文做铺垫,紧扣中心,精心选材,巧妙过渡,一波三折,环环相扣,很接地气

真正感动人心的作品能够触摸到人的心灵。《四季的韵脚》诗歌清新明快,音韵和谐,具有可读性、文学性、知识性、趣味性。其中,一些心理描写景物描写带着生活的原汁原味,渲染季节气氛,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在写到《秋分》节气时,宋晓杰以《拼图游戏》为题多角度描写秋色,进一步深化秋天的主题,增添文采,抒情议论,留下韵味蕴涵着一些道理或哲理阴和阳,加起来/就是我们居住的星球;/白天和夜晚,加起来,/就是旋转的宇宙。”“不用看拼图,我就知道,/下一站的名字叫——丰收!”这样的诗句通俗易懂感情真挚,有“动情点,创设出浓郁的情境氛围,抒发出真情实感在至真至美的情感中,具有生活动人旋律因为这些来自于我们正在行进中的生活,因此,这些诗歌还留有生活的体温,是那么真切、深挚。

宋晓杰在创作谈《最慢的,最美的》当中,对她以诗歌的形式描写二十四节气做了进一步的说明:我始终觉得,一个孩子如果没有帮过蚯蚓松土,没有听过百灵鸣叫,没有见过燕子垒窝,没有掏过鸡蛋窝,没有淘过鱼、爬过树、上过房、跳过墙、下过河……都不是完整的童年。就是这样,宋晓杰借助那些雨水、墒情、花鸟鱼虫和乡土的味道,让现在的孩子找到父辈的出处,找到生活的来龙去脉——其实,这就是中华民族生命之河的源头。如此释义,把对关心儿童成长的心境袒露给了我们。


之三:创新精神艺术空间不断拓展


进入新世纪,人们一直在思考在市场化、网络化、外国卡通和引进版图书的冲击下,儿童文学应该如何发展。为此,儿童文学作家们转而更加注重作品的趣味性、可读性,增强作品的幽默、幻想、游戏品格

打破惯性思维,拓宽写作思路在老生常谈、乏善可陈的素材里,如何写出新意尤其是在二十四节气方面,能够儿童的目光吸引,让他们心动,这是具有一定难度的《四季的韵脚》以24节气为序,每个节气前有一小段关于该节气的简要介绍和说明,配上与该节气相关的一首诗(通篇为24首,每首20行左右,每首诗配有相应的一幅水墨画拓展艺术创造空间。事实上,这也是宋晓杰以新眼光、新观念对社会、对人生及大世界发表自己独到的看法,巧妙地将有关知识串联表达出来,向中华深厚的文化底蕴掘进, 表现出独特的见识和写作风格

引导学生接触诗歌多角度地体会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诚然,责任写作并不是给儿童作家套上了枷锁。宋晓杰提出儿童也要多接触诗歌并固执地认为爱诗的孩子更聪明,更纯净,更有持久的“孩子气”——不管你是红花少年,还是古稀老人,只要有一个“爱诗的孩子”常驻在你的心中,那么,你的一生将永远充满诗意;那么,你就比别人多了一个甚至几个“人生”。儿童应该多读诗——不只是儿童,大人也是一样。在《暖暖的星星索》获得“2009冰心儿童图书奖”、入选“2010年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之后,中华二十四节气儿童诗《四季的韵脚》一书,成为宋晓杰奉献给孩子们的又一力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不论是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还是关乎文字,只要是自己在意的事情,总希望把自己所能胜任的“最美”或“最佳”呈现出来。

共建多元共生的儿童文学新格局儿童文学作家创新都有着自觉、清醒的意识,并充满了热情,显示他们广阔的视野、良好的知识结构和值得期待的创作潜力。宋晓杰的儿童文学创作,正是遵循着儿童文学发展的这样一条主脉络,在坚守中变革,在变革中前行,在前行中反思,在反思中超越《四季的韵脚》独具一格,不仅有优美的诗歌和二十四节气简介,还有乡土味十足的农民画,这样的配合具有新意据悉,这部诗集的画江西永丰县的两位农民所画。永丰农民画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中国梦”和“中国风”的显著特点,二十四节气正好也是农耕文明的一个符号这种完美的结合是一个特殊创意的范例,值得儿童文学写作圈和出版界借鉴、探讨。这种对题材、体裁和创作手法的开拓,以及超越自我浑然天成的组合,起到了互相帮衬、互相成全的作用,达到了更好的演绎效果艺术高度。

儿童文学写作关乎良知,关乎是非,关乎世道人心我们必须积极地应对,不可掉以轻心直面现实生活,儿童文学需要最大限度地去采撷,以更多的精品回报社会儿童作家也要克服浮躁的心态,潜心创作运用多种多样的艺术形式,不断拓展作品的社会生活容量和思想艺术深度,依然是今后的儿童文学写作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