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飒飒就是宋晓杰
飒飒就是宋晓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770
  • 关注人气:1,6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寂寞烟花(组章)

(2015-01-26 08:31:43)
分类: 发表作品存档

寂寞烟花(组章)

 

宋晓杰

 

1.坐在阳光里

 

       少有的宁静与安稳。

       坐在阳光里,坐在冥想里……

       那些雨水的眼泪被拭净了,还有风掠过的翅膀、流萤的耳语,也都被拭净了。

 

       我的心窗也变得澄澈,仿佛注入一万盏灯的温室,明且暖。

       清除心灵的疲劳,竟是这么简单——只需要疲劳,本质意义上的疲劳。

       而多数的时候,缺少的不是所要付出的体能,而是欣赏的智能。

       有一双慧眼,在庸常中被关闭了,不肯轻意打开。

       坐在明亮的阳光里,幸福是质感的,有脉胳、有纹理、有体温,也有气味。

       多么纯净的幸福!哪怕呼吸,都会嚣扰它的宁静。

       真想就那么静静地坐——化。

 

      一粒尘埃,欢呼着奔赴尘世。

 

2.听汽笛长鸣

 

       1.是对谁的催促和呼唤,像绵细的玻璃丝,不绝如缕,闪着凌厉的忧伤。

 

       2.依靠。幸福的心酸。甜蜜的欺骗。我还没来得及把迷路的黑夜送回家,一场清晨的太阳雨还没来得及下……

 

       3.把激荡的情怀安置在哪里,才不至于决堤;

            把放纵的泪水安置在哪里,才不至于模糊风景;

            把没有讲完的故事安置在哪里,才不至于零落成隔世的黄花;

         把没有应验的誓言安置在哪里,才不至于风化在通往坟墓的路上。

 

       4.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场虚拟的分别。

            但是,它当然合理。

            每时每刻,我们就生活在离别的身边。

            该如何评说这逝去的、也许正在发生、或者即将到来的一切?

            我惴惴不安地等待。

 

       5.不分别能怎样?

            分别又会如何?

 

       6.彳亍在空空的月台上,我企求把我的躯壳留下,其余的,尽管带走。带走我最真实的一面,带走我最惨痛的一面吧。否则,在无人的风口,我将不能独自承受过多的重负。

 

       7.清晨的叫卖声中,我翻过失修的路基,翻过横七竖八的枕木——它们安然地躺在大地上,像我安然地枕着玄想,躺在醒与梦的边缘……

            这是若干年前一个薄雾的清晨。

            如今,一切都不曾发生。

                                                                                                                     

3.悖 论

 

       1.一朵花幽闭了,必定以另一种方式绽放;

            一束光消逝了,必定以另一种方式呈现;

            一滴雨融化了,必定以另一种方式存活;

            而我,放弃了你,必定以另一种方式紧紧握牢。

 

       2.是什么引领着静悄悄的嬗变?

 

       3.那些交汇的锋芒、闪烁的火光,那些泥泞的通途、黑暗的黎明,那些温情的冰霜、快乐的忧伤,注定是合理的背离。

            不远处,一道转折的门正仄仄地开启。

 

       4.犹如我凭吊荣誉的灰烬、痛苦的生。

 

4.那棵棕榈树生来就孤孤单单

 

       沙滩上,一棵棕榈树,沉默缄言,是你吗?

       危崖边,一株木棉,热烈奔放,是你吗?

       曲巷里,一丛芭蕉,弹拨着夜雨,是你吗?

 

       我不说我是一条藤,以缠绵的方式与你相依相守;

       我也不是同样的一棵树,以趋近的形象与你站在一起;

       我是一块土块,接纳风,接纳雨,接纳春种与秋收,接纳繁华与寂寞,接纳蓬勃与苍凉。

       可是,最想接纳的,是你绿色的生长,生生不息――我的热带植物!

 

       我一贯钟情于孤单的植物,钟情于离群索居、孤立无援,钟情于善良的劝诫、疏朗的宽慰,钟情于智力的支持、精神的扶助。

       遥遥地瞭望。

       穿越时空。

       然而,多么艰难。

 

       只在一闪念间,我就看清:那棵棕榈树,生来就孤孤单单。

       ——不管是群居,还是独处,它孤单的品质不变!

       我提着目光的灯盏,一言不发,蜗居于黑暗,而意志和愿望的脚步却在不停地漂移。

       日里。

       夜里……

 

    【发表于2014年5期《秦都》】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