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78中学老三届
天津78中学老三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4,478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指使,李鑫

(2020-07-22 19:09:12)
标签:

天津78中学

指使

祖父

分类: 珍贵记忆

 使

 

按常理,领导“指使”下属去处理某些事情,很正常。长辈“指使”晚辈去干一些事情也是人之常情的事。一般情况下,长辈:“你帮我干点什么什么事去。”指令式的。这就使得晚辈无可奈何地接受,去干长辈指使的活。有时晚辈还带有一定的情绪,不愿意,时间长了,抵触,何必呢。我祖父从来没有“已长辈身份”“指使”我去帮助他做事。总是和我提出问题、探讨、分析、商量,“转弯抹角”地让你“心甘情愿”地主动提出“我去办”。

七十年代末,有一天,祖父问我:“甘肃来的火车,一般几点到东站?”“我也不知道。”“你甘肃的表弟考上大学了,过两天不是到天津上学吗?”“我知道,还得几天到天津。”“你不还得接站去吗?”“我去接站。”“你们哥俩也没见过面,我已经写信告诉他,你们哥俩都举着‘语录本’,这样好认。”“我知道了。”“别错时间,错时间就接不着了。”“时间是多少?”“嗨,不就是去趟东站,看看列车时刻表,几点到。”“不、不、不,别专专去一趟,有时间路过看看。”因为我放暑假,在家呆着没事。我就主动说,我现在就去看看几点到。“好、好、好,你现在就去,好。早知道几点就踏实了。”我推上自行车就要走。祖父又说:“等会儿,带上五毛钱。”“带钱干嘛?”“到东站不得存车吗?”“嗨,存车二分钱。别管啦,我有钱。”“你那都是大票,不好找。带点零钱方便。”(捧你)“那也用不了。”“天这么热,买根冰棍。”“嗨,冰棍才五分钱。”“带着,万一碰见同学,自己吃不合适,再给同学买一根呢。带着、带着。”(给你跑道钱)这下可好,看趟列车时刻表,还给钱。多不情愿也得去了。

有一年,放暑假,天津下了一场大雨我和祖父在屋里,望着倾盆大雨,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大雨,又有人家遭殃啦。”“这么大雨,民主剧场建国道就得这么深”他用手比划。“小白楼也得这么深。”“百货公司多伦道也浅不了。”“1939年那年天津闹大水,多伦道房子上还镶嵌一块标志砖。那就是当年水的深度。”他讲起那年闹大水的情景,租界、南市都泡了。好多店铺都进水了,货物都泡了。损失大了。马路都撑船啦。“这场雨可不小,我估摸比1939年下的大。不知情景怎样?苦了他们啦。”我说:“不至于那么大吧?”“要么我去看看?”“你行吗?”“行,这有嘛啦。”我穿上雨衣,骑车就走。“太深就别过去啦!”

先到建国道民主剧场前,几个小孩冒雨在积水中玩耍。骑车到了多伦道,自行车轱辘都没了,只得淌水推着走。到甘肃路可以骑上,到胜利路(现南京路)上也有水,新盖的友谊宾馆,还没有“开张”,几台抽水机从地下室向外排水。到了小白楼,起士林门前没过自行车的中轴,免强还能骑行。到了解放路没有存水的情况。一直过了解放桥就没有存水。顺着建国道、新货场、津塘支路,到了娘娘庙回家了。一个多小时。

一进门,祖父急切地就让我先歇歇,把湿裤衩和背心都换一换。稍息片刻,汇报这一圈情况。“和您预料的差不多。雨不小,但是解放以后,政府修了不少排水系统,排泄较快。百货大楼几个门都搭埝,没进水。多伦道有几家搭的埝不行,进水了。起士林也搭埝,没有进水。开封道,没过去,反正也有水。解放路没有水,货场大街以东建国道没有水,以西洼兜存水。确实不小,还没到灾情程度。”

实则就想指使我去看看,但是用话把我带进去,主动提出去,就不会有情绪,不抱怨。他的目的也达到。这也是一种用人之道。

       我想:当初他的伙计得让他指使得溜溜转。不是用“威”而是用“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