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名作欣赏杂志社
名作欣赏杂志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772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仲义:诗一旦与说话没有区别,就是诗的末日

(2016-07-13 14:50:18)
标签:

文化时评

文学

文化

来源:《名作欣赏上旬刊》2016年7期

原文标题:《现代诗接受的品级梯度——有关“经典”“好诗”“废话”“变体”的接受辨识(下)》

 

至于“梨花体”“乌青体”,以及将来肯定还会继续出现的“××体”,无视诗的边界,当应清洗出诗歌的行列。有人曾嘲讽这种回车键的“成名”捷径:随便找来一篇文章,抽取一句话,拆开来,分成行;记录一个四岁小孩的话,按照他说话的断句罗列;如果一个人有口吃,他的话就是一首绝妙的梨花诗;一个汉语不流利的外国人,也是一个天生的梨花体诗人。


2014年一次颁奖晚会,笔者遇见赵丽华。女诗人依然底气十足地坚持她的“梨花体”,看来还得再做一次辨析不可。应该说,赵丽华是一个有灵性的艺术家,她的才情、孜孜追求,以及绘画上的另起炉灶,促成她没有“倒下”。然而,不能因为曾经有过出色写作而掩盖某些实验的失败,不能因为粉丝们的力挺(有些力挺的理由十分可疑),就可化解此前的失误,也不能因为绘画上的市场成功,便把绘画艺术的某些做法当作诗法。绘画与诗歌毕竟是两种判然有别的艺术门类。下面重新检视作者的三首代表作。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赵丽华曾为此辩护说:该诗是对违反公德的抗议,尝试让这样的题材也能入诗,采用粗俗的方式,不再讲究什么意境含蓄。i她还用英国启蒙主义诗人蒲柏的名言暗暗给自己加油:“内容虽然众所周知,表达却是绝后。”用意蛮好,却失之千里。诗歌恰恰要从众所周知中写出“不知”的那一部分,但赵丽华没有做到,充其量只是张贴了一条标语口号。至于表达形式,同类型的,人家比她强多了,不是吗?“往前小一步/文明大一步”“禁止随地小便/违者没收工具”“尿不到池里/说明你短/尿到池外/说明你软”。其实,这样分行的标语口号诗,和口号诗的分行,自普罗运动到抗战街头诗,到处都是,为什么女诗人那么容易健忘诗歌史而津津于发明权呢?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蚂蚁。”为了替自己辩护,赵丽华特地搬来美国先锋女作家格特鲁特·斯坦因的“名句”:“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人家是如此照耀四方,而自己却被批得“体无完肤”!0,姑且不论人家是在怎样的语境下进行言说,这种复沓的肯定句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发明(鲁迅的“两棵枣树”大家耳熟能详)。我们认可赵诗善于在题目与内容之间布局,也认可此诗有一个递进关系,但是从玫瑰到蚂蚁,从三个全称判断的“演绎”中,我们看到的是后现代艺术中蚂蚁步玫瑰的后尘而已。作者的文本意图是要“阐释我们视野的局限性”,留给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结果这种简单、平涂的现象学方法,无论打扮得多么高深,我们只能说它并没有走出常识范围。

《一个人来到田奈西》:“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美国诗人史蒂文森在一首名诗中,刻意把小小的不起眼的“坛子”埋在偌大的田奈西洲,制造了某种隐喻。毫无疑问,赵丽华是企图通过日常一次烹调行为,对所指中的承担、教益、承载进行一次嬉戏性消解。问题是,后现代有许多深度消解模式,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赵丽华偏偏不干,而是采用极其平面、简单、直接、随意的方式,进行低、浅、俗、易的口舌操作。在遭到全民恶搞后,竟充满挽回式地庆幸:“我奇怪地发现这首诗的实用、娱乐、互动以及无限复制功能。你可以用这个句式写一万首诗,比如把馅饼改成红烧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