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莲香喜玉D382
莲香喜玉D38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2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唐代的香薰时尚

(2015-01-08 22:32:28)
标签:

情感

历史

文化

健康

唐代的香薰时尚

当今社会,“香薰”一词差不多可以特指某种护肤养颜的美容方法,再不然就是一类空气清新剂的代指。但上溯到大唐帝国时代,香薰是纠结万千的一个文化意象,犹如一朵华美繁丽的奇葩,每片花瓣都耐得细细端详。

 

唐人喜爱芬芳的气息,便总要设法令自身和周遭环境充满芳香。采香的原料十分丰富,大略而言,可分为“花香”与“料香”两大类。

 

花香自然是来自鲜花。在种植业非常发达的文明古国,香花芳草数不胜数,春桃夏莲秋菊冬梅,各具媚妍之外,更各有其独特香气,赏心悦目兼沁人心脾,唐人焉得不爱,是以着力培养,一年四季,芳菲不断,其中不乏以香驰名的花木,如桂、兰、玫瑰、郁金等等,还有“花开时节动京城”的花中之王牡丹,更是诗人咏、画家写、美人簪,无人不赏,无人不赞的一时之盛。唐人爱牡丹,一取其华丽鲜艳,二取其香气氤氲。“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压枝金蕊香如扑,逐朵檀心巧胜裁”“照地初开锦绣段,当风不结兰麝囊”等等,都是真实写照。


要取得花香,可采得鲜花佩簪于身,亦可在室内室外种植摆设,前者尤其是妙龄女子的专利。从周昉《簪花仕女图》中可见,当时的奢华富丽之风,便是发际花朵也不免受到影响,画中女子所簪所戴的,有牡丹、荷花、栀子等等,均为朵大而华丽的花,用来饰发,不小心很容易陷入俗艳境地,只有在真正的奢华氛围里,才显示着说不出的妩媚风流。

 

及至文人说话做事无不得小心翼翼,只欣赏小脚女子摇摇步态的时候,便再也难接受这种富丽华美。明末清初的李渔,就在《闲情偶寄》中旗帜鲜明地反对女子以红花为饰,甚至不能接受鲜艳的红裙:“花之色,白为上,黄次之,淡红次之,最忌大红。尤忌木红”“予尝读旧诗,见‘飘扬血色裙拖地’‘红裙妒杀石榴花’等句,颇笑前人之笨。”所幸,终究有一个唐代,在那样博大、宽容、张扬、浪漫的文化氛围里,人们才可尽情不羁地欣赏牡丹花的极致香艳。

 

鲜花虽芬芳扑鼻,惜乎花期太短,当“东风有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的时节来临,花容无踪香散尽,怎一个惆怅失落了得。

 

从取香的角度来说,虽有“从此不知兰麝贵,夜来新染桂枝香”之诗语,但世人生活中最多的还要利用香料,亦即前文所言之“料香”也。从唐代常见的香料看,较重要的有檀香、麝香、芸香、沉香、降香,以及椒、郁金等等;以用途计,则有熏香、防蠹、辟邪、祈祥等等功能,犹如今之香水、空气清新剂、驱虫剂、护身符等等,当然,不同的香,其用途也有所区别与侧重。

 

檀香原料是属于檀香科的植物旃檀(一作“栴檀”)。与取作建筑、家具木材之用的“檀”,如豆科的紫檀、黄檀、榆科的青檀等不完全相同,因木料极香,唐人多用来雕刻佛像,进而“旃檀”、“檀”便常带有寺院色彩,如“旃檀晓阁金舆度,鹦鹉晴林采眊分”、“赋诗旃檀阁,纵酒鹦鹉洲”、“科斗书空古,栴檀钵自香”、“旃檀刻像今犹少,白石镌经古未曾”、“万里独行无弟子,惟赍筇竹与檀龛”、“北方部落檀香塑,西国文书贝叶写”、“十地严宫礼竺皇,栴檀楼阁半天香”等等,都是描写寺院环境或僧侣生活的诗句。

 

也可取旃檀木屑、树油制香,就是“檀香”。使用时点燃,既烟雾缭绕,又香气蒙蒙,给予视觉与嗅觉双重满足,为皇室王府、庙宇坛寺常见的风景。《郊庙歌辞·汉宗庙乐舞辞·显仁舞》中,便提到“霭霭沉檀雾,锵锵环佩风”,还有温庭筠《访知玄上人遇暴经因有赠》:“风飏檀烟销篆印,日移松影过禅床”、韦庄《使院黄葵花》:“乍开檀炷疑闻语,试与云和必解吹”;李中《宫词》:“金波寒透水精帘,烧尽沈檀手自添”、齐己《自贻》:“时添瀑布新瓶水,旋换旃檀旧印灰”……均属此类。

 

麝香是另一种贵重香料,采自麝科动物之雄麝脐部的香腺。成品呈颗粒状、红棕色,香气浓郁,燃烧时更是芳香四溢,熏室熏衣均可,遂有“添炉欲爇熏衣麝”、“博山微暖麝微曛”、“金凤罗衣湿麝薰”、“浓麝薰人兽吐香”、“炉面试香添麝炷”、“美香焚湿麝,名果赐干萄”、“炉烟凝麝气,酒色注鹅黄”、“麝炷腾清燎,鲛纱覆绿蒙”等诗句。

 

唐人以“麝”入诗入文的例子非常多,不过不必篇篇坐实,因为麝香的贵重与著名,使得“麝”字时有泛指之意,尤其是“兰”、“麝”并称时,几乎就纯粹成为“芳香”、“香料”甚至“香囊”的代称。如“绝世三五爱红妆,冶袖长裾兰麝香”、“燕姬彩帐芙蓉色,秦子金炉兰麝香”、“美人芙蓉姿,狭室兰麝气”、 “泪滴杯盘何所恨,烬飘兰麝暗和香”、“氛氲兰麝香初减,零落云霞色渐干”、“解佩时时歇歌管,芙蓉帐里兰麝满”等等。

 

唐诗中可以见到“降真”、“降真香”的称谓,如“尽日窗间更无事,唯烧一炷降真香”、“垂露额题精思院,博山炉袅降真香”、“红露想倾延命酒,素烟思爇降真香”、“烧尽降真无一事,开门迎得毕将军”等,指的是用芸香科植物降香树树干、树根等处的芯质制成的香,焚燃时烟柱直上,传说可以降神,因而得名,又名“降香”。降真香也是一种药材,可用来浸酒。药用之外,也可用在祭祀场合。

 

郁金,属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一种著名香草,块根有浓烈香气(注意,此“郁金”,与荷兰国花“郁金香”完全是两种植物)。早在商代,人们就用它和黑黍酿成的高级香酒专作祭祀降神之用,赋其专称“鬯”,还要盛放在专门的容器中,因此甲骨文中有“鬯一卣”的记载,《左传》中也有“鬯一卣”,“卣”,就是专用来盛秬鬯等高级香酒的。及到唐代,诗中的“鬯”字几乎与国朝太庙结下了不解之缘,凡提及,不是国祭歌辞就是对天应制。可见其不凡的象征意义:“烝烝我后,享献惟夤。躬酌郁鬯,跪奠明神”(《封泰山乐章•寿和》)、“阳开幽蛰,躬奉郁鬯。礼备节应,震来灵降”(包佶《郊庙歌辞•祀雨师乐章•迎俎酌献》)……

 

郁金的花朵呈正黄、粉红等色,十分美丽,也可以制香,即如《一切经音义》云:“郁金,此是树名。出罽宾国。其花黄色,取花安置一处,待烂,压取汁,以物和之为香。花粕犹有香气,亦用为香也”,所以也成为花园庭院的极好点缀,园中佳人采来薰香斗草,别有意趣。诗人云: “水中芹叶土中花,拾得还将避众家。总待别人般数尽,袖中拈出郁金芽”。

 

再说建筑上对香料的使用,除了椒泥涂壁,极尽奢华者当属杨国忠的“四香阁”,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国忠又用沉香为阁,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筛土和为泥饰阁壁。每于春时,木芍药盛开之际,聚宾友於此阁上赏花焉,禁中沉香之亭远不侔此壮丽也”。而“禁中沉香之亭”就是李白名作《清平调》中“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提到的“沉香亭”。

 

以沉香造亭,早在唐代之前就有,《陈书·张贵妃传》记载陈后主的奢华糜烂,云:“至德二年,乃于光照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丈,并数十间,其窗牖、壁带、悬楣、栏槛之类,并以沉檀香木为之,又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外施珠帘,内有宝床、宝帐,其服玩之属,瑰奇珍丽,近古所未有。每微风暂至,香闻数里,朝日初照,光映后庭”;唐玄宗之后,也依然有以沉香造亭的记载,而且《旧唐书·本纪第十七敬宗》还记录了材料的来源:“九月丙午朔。丁未,波斯大商李苏沙进沉香亭子材”,《册府元龟》并提到李苏沙此次所献沉香亭子材的价值:“长庆四年九月,波斯大贾李苏沙进沉香亭子材,以钱一千贯文、绢一千匹赐之”。

 

沉香是著名香木,木材坚黑芳香,树脂亦香,密度很大,入水即沉,故名。其树成材极慢,长成可建亭阁的材料,树龄至少以千年计——想象一下,秦始皇时代的树苗,经两汉、六朝、隋,延宕至唐,被伐作亭子建材,实在是奢侈。

 

唐诗中,还有一种建筑“香”有盛名,即芸香阁,这是与“书”有关的地方。

 

芸香,来自芸香科一种根部为木质的多年生草本植物芸香树,其叶、茎均有强烈香气,可用来制香避蠹,古人常在存书处放置用以驱虫,所以与书本文献打交道的官署如秘书省等便得了“芸香阁”、“芸香署”、“芸署”、“芸台”等雅号,其中任职的官员,则被称为“芸香吏”,读书人家也因此得一“书香门第”的美名。如此雅称,自然是诗人极爱,多有例证:“杨叶频推中,芸香早拜官”、“正字芸香阁,幽人竹素园”、 “一作芸香吏,三见牡丹开”、 “野人性僻穷深僻,芸署官闲不似官”、“芸台四部添新学,秘殿三年学老郎”……

 

和很多香料一样,芸香也可以燃烧取香。涉及到燃香器,常见的有博山炉、鸭形薰、香囊等等。

 

博山炉是集实用、象征、审美功能于一体的典型器物。炉身像个高足盘,盘身较深,利于盛放香料,炉盖高耸,作成山岭状,象征海上仙山,并以云气瑞雾、飞禽走兽等雕镂装饰,盖上留有孔隙,便于香料燃烧时烟气散出,炉座呈盘形,用以贮水以助蒸香气。古人相信海上仙山的存在,也相信燃香有驱魔降神的作用,博山炉遂成为历代香器中很有代表性的造型。也成为诗人笔下典型意象:“博山吐香五云散”、“博山炉中沉香火” “博山烟暖玉楼春”……是一派安适飘然的风景;而“沉水烟销金博山”、“博山沉燎绝馀香”就显得寂寥荒疏。

 

香器可作得十分精致,李商隐诗“金蟾啮锁烧香入”之“金蟾啮锁”,似是器物造型,又似装饰图案,还可能是香器部件,但不管哪样,都值得细观把玩;将盛香燃香的器皿作成鸭形,则为又一流行风尚,而且鸭之圆腹、矮脚、短颈,憨态可掬,观之可爱可亲,堪称形式美与功能性的高度统一。在诗中,鸭形薰与博山炉的意象不同,无论香燃香灭,咏“暖”吟“冷”,都有强烈的生活质感,而且多有闺阁气象:“舞鸾镜匣收残黛,睡鸭香炉换夕熏。归去定知还向月,梦来何处更为云”、 “金鸭香消欲断魂,梨花春雨掩重门。欲知别后相思意,回看罗衣积泪痕”……

 

唐代首都长安,即今陕西西安一带,已有若干金属球形香囊出土。其形制多为上下两半,以合叶与子母扣连接,可以开合。下半设有两个同心圆环构成的万向支架,架中一个小托盘用以盛香焚香,无论香囊如何转动,托盘都可保持水平,使香料香灰不洒漏于外。这种设计显然是为了宜于熏制衣物与随身携带。既取其香,又是衣饰。


香囊也可以是纺织品作的精致小袋,内盛各种香料。悬在室内或者佩戴于身,除了熏香与装饰,还有辟邪、传情等含义。唐诗中,“香囊火死香气少,向帷合眼何时晓”、“香囊盛烟绣结络,翠羽拂案青琉璃”所言,定为金属材质,才可能与“烟”、“火”打交道; “凿落满斟判酩酊,香囊高挂任氤氲”,这是香囊装饰室内的写照;“郗家子弟谢家郎,乌巾白袷紫香囊”,为衣物装饰。

 

香囊也是情感纠结的见证。武公业的小妾步非烟,因与邻家子赵象私通被笞死。《全唐诗》收有她四首诗,其一《寄赠蝉锦香囊》曰:“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赢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活灵活现地刻画出一多情少妇;而杨贵妃的故事到最后,也有香囊为伴,当安史之乱终于被平定,唐玄宗从四川返回长安,密令为贵妃改葬,却发现“初瘗时以紫褥裹之,肌肤已坏,而香囊仍在。内官以献,上皇视之凄惋,乃令图其形于别殿,朝夕视之……”(《旧唐书·后妃传上》),张祜正因此而赋诗《太真香囊子》:“蹙金妃子小花囊,销耗胸前结旧香。谁为君王重解得,一生遗恨系心肠”——人已去,香犹存,真有触目惊心之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