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临终前的那一年,赛金花对媒体说了什么

(2019-03-07 20:57:37)
标签:

赛金花

北京城

陶然亭

庚子之变

紫竹林

      1936年12月4日,赛金花病逝。就在她去世前,满族人颜仪民以北平亚东新闻社社长的身份,对她进行了一次采访,这次访谈,几乎涉及到庚子之变时坊间有关她的所有传闻,而相比于刘半农,颜的提问更清晰具体,赛金花回答得也简明扼要。
         颜仪民原名景毅,叶赫颜扎氏,世居北京。在任新闻社社长之前,他在西什库市民第一小学任教,并在《民强报》任编辑,后以新闻记者的身份进入北平民国大学新闻系做旁听生。1936年从南京政府领取到社长执照后,便在这年冬天,带着副社长王宗明前往赛氏所居的天桥居仁里采访,据颜在后来写的《赛金花与紫禁城》一文称,对他们的到访,赛氏是欢迎的,“相依为命的女仆顾妈,热情地把我们迎了进去”。此时的赛氏“已然卧病在床,但她虽年逾花甲,而风韵犹存”。随后,他们被让到床头坐下,吃着顾妈端上了茶和苏州瓜子,在床前曲蜷着的、一只黑白花的哈巴狗的注视下,展开了访谈——
颜问:您在庚子事变年间,对保护北京老百姓和保护皇官内院,还是有一定的功绩啊,您能把当时的情形,回忆一下吗?
(颜在文中说,“她听了我的话,像是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立刻精神振作,笑容满面,露出了整齐白玉般的牙齿。我没好意思问一问是真牙,还是镶的假牙;后来王先生(王宗明)告诉我,从赛金花白嫩面庞看,几乎看不到皱纹,那牙齿,肯定是真的)
     赛答:八国联军攻北京城,我还在天津。听说八国联军统帅是瓦德西,我根本不认识他。我陪同文卿(洪钧)出使德国时,我叫傅彩云。那时在德国我是交际场中的风云人物,所以上层人物我多半相识。瓦德西到了北京,还是汉奸们为了逢迎他,把我的情形告诉了瓦德西。瓦德西知道后很吃惊。由汉奸指引,才把我召到北京来,就陪同瓦德西住在中南海仪鸾段。.1    
颜问:您会说德语吗?
赛答:我一个没有文化的人。我16岁起陪同文卿到了几个国家,我是学话不学文。
首先请人教我外国话。我的记忆很强,所以每到一个国家,很快地就能说他们的话了。可我只能说,因文字我认识得不多,连外文报纸都看不下来。
       颜问:听老北京的清朝遗老们说,您对北京城做了不少功德,把当时的情形略述一二?
       赛答:八国联军刚一进北京城,烧杀淫掳,无所不为,留在北官的和议大臣像李鸿章、庆王爷等,都托宫女向我求情,说不要杀老百姓,要保护紫禁城,不要让联军进去等等,我便劝瓦德西。他真下了命令,不准杀无辜的黎民百姓。有时我还不敢心,抽时间我就和瓦德西骑马走街串巷。那时八国联军占据北京城,八国军队分驻四九城,所以各占领区我们都要巡查,几条繁荣的大街,客商照常公买公卖。老北京人是有目共睹的。就是荣禄也写信偷偷叫宫女转给我来求情。
       颜问:您怎么认识荣禄?
       赛答:我在天津挂牌时,荣禄知道我到了天津,他就闻风而至。后来他又把我接到他的公馆去住。那时候我认识了袁世凯,他们密议要请西太后和光绪皇上到天津阅兵,想搞假兵变,谋害光绪皇上,我全知道。袁世凯也约我去紫竹林跳舞,他们的秘密全不背着我。
       颜问:那时兴跳舞吗?
       赛答:天津是各国丛聚的地方,紫竹林舞场在光绪年间就有。
颜问:您做过钦差夫人,为什么还操旧业?
赛答:自打文卿死后,洪家容不下我,逼我“上梁山”。我到上海挂牌,上海的许多仕绅都和洪家有关系。他们认为上海离苏州近,有辱洪家门风,故尔我才到天津,改名赛金花。我一到天津,天津报纸就宣传开了,幸而荣大臣把我接出去。那时从早到晚,嫖客盈门,我真是应接不暇了。
        颜问:您在北京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赛答:那就是克林德的石头牌坊。听说清兵和义和团打死了德国公使克林德,我在德国时就认识克林德大人。自打克林德被打死,庆王爷也托官女向我求情,因为瓦德西不答应,德皇威廉二世也不答应,清朝廷着了慌,要给克林德设坛祭奠,然后把灵柩运回德国,派大臣再设坛追悼。瓦德西是不依不饶。我给出了个主意,叫朝廷给立一个像东四牌楼一样的大牌楼来做纪念,可以永垂不朽。后来怎么改石头牌坊,详细情形我就不知道了。今天移在中山公园那座牌坊,可跟从前崇文门大街西总布胡同西口的原石头牌坊不完全一样。记得是平行三个自石座。牌坊建立,朝延与联军订立了丧权辱国的条约之后,八国联军便撤走了。
        颜问:您跟瓦德西感情不错,他们撒走时,对您一定留恋吧!
赛答:您说的,我对他们是逢场做戏。就瓦德西本人来说,他在中国苦恼极了,他一时也不愿留在中国。
        颜问:为什么?
        赛答:您想,做一个八国联军统帅,日子并不好过。各国都为了各自利益,互相明争暗斗。在朝廷协议时,各持已见,互不相让。俄国暗自与朝廷勾结,反对英国提议;俄国又向瓦德西反映说英国暗自与李鸿章交涉。一次俄国一位将军跑来说英国污辱他们的国族,非叫英国赔礼道歉不可。瓦德西虽然名义上是“统帅",实际一点也统帅不了。
        颜问:您在仪銮殿住了多久?您分得财宝不少吧?
        赛答:我在中南海住了半年,可以说是“两袖清风”。我要是想发财,我跟文卿出使外国早就发财了。我住仪銮殿时,遇了一场大火,又跟瓦德西搬进丰泽园颐年殿小住,直到光绪二十七年七八月间,瓦德西离开中国,我留在北京。
         颜问:瓦德西离开中国以后,您在北京做什么?
         赛答:光绪二十七年十月,西太后自西安回到北京,进了皇宫内院,她哪里知道是谁保护了皇官。李鸿章可以做证,可是他已死了。北京总算平安了,许多王公大臣几乎把我包围了。他们都想在我身上找点便宜。这一段时间,我回一趟苏州,可我到苏州,还是呆不下去, 于光绪二十八年冬,我又回到了北京。 一些王公贵族,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的劝我开班子,后来就在前门铁西巷组织了妓班,重操旧业, 麻烦也就来了。有一天,户部有位陆老爷约定在班子里请客吃饭,因为一个姑娘慢待客人,我责备地重了些,她服毒自杀了。地方上把我解送到刑部衙门审问, 因为部里上下都是熟人,虽然把我押进狱中,关在一个洁净的单间,每天有鱼肉。没有几天叫我具结把我释放了。我把姑娘们都解散了。我非常后悔,我过去做了许多蠢事,今日落得如此地步。
        采访结束时,颜仪民对赛氏说,“您过去是因家境贫寒才被父母送进‘火坑’的,几十年当中,虽然也做了许多蠢事但是有一点是应当肯定的,您在庚子年间,您不但没有趁火打劫,助村为店,反面保护了许多老百始,保护了索禁城。设想您在庚子事交中,趁火打劫,助纣为虐,紫禁城很唯说不是圆明园的第二?今天虽落此地步,北平城不是还有许多慷慨之士,解囊相助,他们不是都具有一片赤诚的同情之心么?”——这样的话,应该算是十分的中肯了。
临终前的那一年,赛金花对媒体说了什么
(文图无关,笔者昔年摄于渭河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