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歌东北风
诗歌东北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056
  • 关注人气: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二期:(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2015-12-01 20:13:56)
标签:

诗歌东北风

文化

分类: 【侠客行】

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二期:(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本期侠客: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栏目主持:光风 http://blog.sina.com.cn/xiaohewoaiwojia

“侠客”辛泊平,70年代生,河北省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现居秦皇岛市。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文艺报》等海内外百余家报刊发表作品,并入选多种选本,曾获河北省文艺评论奖,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等奖项。喜欢辛泊平的诗,在不温不火的淳朴中,蕴含着对生命的冷静思考,以及热爱生活的真性情。 

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二期:(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证 词》

 

我已听不到那响亮的号声

置身旷野,大风从耳边吹过

 

我看见满天冰冷的星光

看到我先人辽阔的孤单

 

孩子慢慢长大,他问我

为什么孙悟空打不过如来佛?

 

万物有定,你瞧那些植物

你说的苦难它们都是见证者

 

我已走不出自己的影子

沉重的肉体,和破碎的记忆

 

他们都已走远,武威的方阵

似乎能踏碎自身的卑怯与死亡

 

只是,还有什么必将到来

无名的坟墓,最终相见的方式?

 

《你》

 

你瞧,还没有准备好纸张

雪就这样落了下来

 

而你还沉溺在落叶里

为那只冻死的蚂蚁悲伤

 

你已走不出一行文字

漫天大雪,掩盖了所有的足迹

 

你握着空空的酒杯

无法自持,也无法沉醉

 

《上弦月》

 

夜色正好,适于一个人走出屋子

北方的冬天,无风,有月

空气清冽而干爽

 

信步走,街上堆满落叶

白天走过的街道变得柔软

落雪是迟早的事情

 

多么宁静,月下的树影一如记忆

乡下的静物让人伤感,时代的暗疾

从文字里走出来需要勇气

 

你瞧,没有流浪汉和粘稠的人群

只有一个无用也无害的过客

可以靠近,也可以忽略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xinboping74

 

 

“侠客”高小雅,陕西临潼人,70后白羊座,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现居西安,供职于三秦都市报,策展“首届女诗人画展”。作品见于众多诗歌刊物。获2014 《诗人文摘》年度十大女诗人奖。喜欢小雅的诗,象一幅幅精致的素描,没有任何多余的晕染,线条简单,语言平实,却给读者留下空阔的想象空间,读后令人感觉意犹未尽

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二期:(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我没有叶子》

 

不想写字
不想说话
不想吃东西
我活着
像一根木头
没有叶子

 

雨水来了也没有办法
我喝不进去
不想吸收

 

不知道你来了能怎么样
如果你手里有把刻刀
也许我还有点用处
干脆变个木雕算了

 

《幸 运》

 

重复一句话,再重复

反复重复,不断地重复

直到

哭出来

 

直到伤口打开

直到

重愈合

 

你涕泪滂沱,泣不成声

没有人嘲笑你

 

上帝说:

孩子,哭吧

这是幸运

 

《下午,女艺术家和向日葵》

 

终于,她们都安静地坐下

专注于一组

雨中的向日葵

在这个下午,白雨哗哗落下

向日葵背后,长出玉米

玉米叶遮挡住隔壁的院子

那么多浓密的绿,使我胆怯

 

我不知该如何处理

她们都安静地坐着

爱眼前的向日葵,胜过

爱自己的孩子

 

这些女人们,痴迷于这个下午

她们坐着,专注于向日葵

忘却了

生活里的一切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630534441

 

 

“侠客”红枫林,河南省国税局文学协会理事,《庄周文艺》杂志执行编委,《庄周文艺.诗周刊》主编。著有文集《枫林心雨》,作品散见《中国税务》《河南诗人》《文化河南》《中国作家网》等。与前两位诗侠风格不同,红枫林的诗往往不惜重墨,通过大量的铺陈和描述,表达“我只是一个柔弱的乡间女子”,有一点小芬芳、一点小温柔,有时也不泛豪迈之气。

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二期:(辛泊平、高小雅、红枫林)

《雪落黄河》

 

冬天的黄河,似乎减少了几分锐气,平添了几分肃静

水中央,几只野鸭子不胜寒冷的侵袭,蜷缩在母亲的怀抱

一丛残荷,抱紧最后一点信念,端坐在冰雪世界

河岸边,一排掉光了叶子的白杨静静地立在旁边

恰似,忠诚的卫士默默地守卫在母亲的身旁

 

大雪弥漫,车过黄河

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了那么多的玉蝴蝶煽动着白羽,倾巢而出

宛若天使般飘飘洒洒,从天而降

而一眨眼的功夫就淹没在一片苍茫里,不见了踪影

这些爱唱宋词的歌手,他们究竟去了哪儿?

 

待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节

桃花红了,梨花白了

春风染绿了江的南岸

一帘杏花烟雨淋湿了墙东相思的眼眸

原野变成了金黄色的油菜花的海洋

 

那些身穿彩衣的蝴蝶

会不会一路唱着化蝶的传说,乘着庄周的梦幻,栩栩然

从唐诗宋词的诗韵里

从黄河之水天上来的万顷碧波里飞出来

舞出一江春水,舞醉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

 

《风,继续吹》

 

风,继续吹

乱花飞舞

亿万只蝴蝶倾巢而下

城市与乡村隐藏在一片苍茫之中

路的尽头,天地相连

苍穹之下,一尘不染

 

万木头顶一团团洁白

收敛起了内心的青葱

众鸟归巢,屋檐下悬挂起了一串串水晶

松竹梅高举起一身的傲骨,吟诗作赋,摇落千堆雪

红叶,遥望一座座远山,内心似乎更加坚定

而此时,唯有小草与麦苗脸上挂满了或悲或喜的眼泪

 

风中走动着一抹抹炫黄

那不是一枚枚飘零的落叶

迷蒙之中,我看到一个个身影在缓缓地缓缓地挪动

时而弯腰,时而打扫

所有的尘埃被一锹锹除掉

一声声问候,融化了寒风中的坚硬与冰冷

 

那是我辛苦操劳的父亲母亲呀

那是为了我们而不畏风吹雨打的环卫工

风雪中,到处走动着一抹抹金黄

宛若,一团团火焰,在雪中舞雪中情

风,继续吹

那是他们在洁白的幕布上写下的最美最温暖的诗行

 

《一棵开花的树》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胸怀天下的人

不是女强人,也不是女汉子

我只是一个柔弱的乡间女子

就像,散落在秋日山野间的一朵小野菊

只能,芬芳三尺以内的泥土与根脉

 

晨昏中期待,风雨中成长

努力地把自己想象成为一棵会开花的树

只要有一枚叶片,一抹绿色

也要努力地向上,向上

为爱撑起一片绿意葱茏的天空

 

多少次,在梦里

我梦见自己破土而出,逆风成长

寒风折断了筋骨,雷电拷打着意志

终于,长成了一棵开花的树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殷切的希望

 

而当我突然从梦中惊醒,才发现

其实,这些年,我是多么愧疚

我想开出鲜艳的花朵,芬芳母亲的微笑

我想结出饱满的果实,喂养亲人的心灵

蓦然回首,才发觉母亲早已弃我而去

而我,却长成了一株荻花,孤独地染白母亲的山头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hefengpiaoxian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