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陌雪寒
紫陌雪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8,783
  • 关注人气:2,9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自选诗26首

(2019-01-02 08:29:26)
2018自选诗26首

2018自选诗26首
           文//紫陌雪寒

半朵花
  
你说你要去很远的地方
你说你的微笑不属于春天
你的语气明显没有了严冬的凛俊、精气
眼睛里只有安静的湖水
没有泥石流和雾霾

我理解你那颗貌似冰冷的心
忘不了你许给严冬的诺言,就算飘着雪花
也无关风月,只能砸疼你伤痕累累的
影子,时光混混沌沌,此刻
却一眼千年

我只能低着头,省略不舍
省略拥抱,省略一切叮咛,我把你小心地
揣进内心,久久凝视你的背影
你消隐的足迹里
有着比我视线还长的思念


天空下
    
天那么蓝,那么平整
看久了它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不可企及,我突然想起你
想起你笔下的大漠荒城
善良的你,会不会沿着蓝天下荒芜的
土路来寻我?并喊出我的名字

天气渐渐温暖,一切又回来了
包括屋外的那棵四季桂
在雪溶之后活过来,露出米粒大小的花苞
几片薄薄的云,在空中闲游
风吹过来又吹过去
它们看我的姿势,比摇晃的
树木复杂,还是简单


春思无邪
   
各种花朵在穿梭,奔跑于前方
巨大的树冠聚满了绿色
那是风的前生
我想用透明的三月,搭出亭台楼榭
台阶自下而上,镜面折射出
无限的湖泊,在它上面
可以看见往昔的任何面孔

时间与预感错位
你寄来的影子让我抱残守缺
假想如星辰一样挂在远处
春风天南地北的吹着
相互的惦念思绪与岁月无关
与野香无关,明亮的地平线上
春雨遍野,春花遍地


掀开灰色
   
灯光在杯口扑朔迷离
我躲在屋里,被灰色欺负
“啪”的一声,我和电脑都哆嗦了一下
所有的东西都黑下来

静默,是一种尴尬也是一种死寂
我开始揣测,揣测那颗
因悬挂而静止的心
这让我深有感触
哪一条时光之路,不是空空如也

过往的人,终将被灰色淹没
那个背道而驰永远看不见的背影
是否藏匿在顾影的镜中

我的痼疾就是不断想象未知的东西
并以此赢得高出常人的赞美
在虚空的享乐中,我将
悲苦修炼得炉火纯青


入暮时分

站在清秀的诗句上
对着黄昏,把自己瘦成黄花的模样
太阳一斜就变成夕光
炊烟站在屋顶,伸着懒腰
铁锅里翻炒的美味
是冬日里最温暖的切入点

小城的傍晚太亲切
鸟儿在瓦檐下整整齐齐,细声细语的
喊了几声谁,还有一些鸟
离天空很近,和仓促的
人间烟火发生碰撞

小路上踏雪而来的人,遥不可及
夕阳落下,晚风微斜
书桌上的百合花
开了几次,又谢了几次


斑斓
  
生活就像一面墙
我们总是在墙上不断地进出
有时进去了越走越远,有时却怎么也
出不来,墙里墙外就如一座迷宫
唯有进入,才能意会

尘世间车水马龙,我们居然如此真实地
进入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天空洁净而寂辽,充斥着安全感
万物构筑起一瞬间的繁华

树叶在风中肆意舒展
墙外议论纷纷,众口之箭锋利过人
反复无常的人心,有情无情的
困扰,都一点一滴氤氲在枝头斑斓的芬芳中


旷野
  
听见鸟鸣在某处
一声接着一声,至少有两种声音
在瞬间经过我面前,旷野上
一种声音辽阔,一种声音苍茫

风吹过,将我与天空贴的很近
头顶上白皮肤的云坐在一边
满目的娇艳,连同春天的背影
都变成一轮明亮的上弦月

我在一朵花的心中停留
直到长出翅膀,看一次傍晚的太阳
挂在河面上,人间的美
原来这样简单,这样令人眷恋


春天的哲学

阳光打在窗户上
让我有瞬间的恍惚
刺眼的明亮像一把锋利的匕首
睁眼闭眼之间,把枯叶切成碎片
令树干更加饱满

那么多带着农具的人
在春暖花开时,进行田野的调查
他们每个人都美丽善良
充满向往,有人说那是内心的幸福
最美妙的表情,莫过于此

太阳的羽片在轰鸣
发光的词语在心中涌动互相摩擦、敲响
我的身体有了诗的明亮
照在生命的开阔地,每个器官
都争相上前,大声诵读


种春风
   
金色春风簌簌而下
踏着新芽狂奔,咬住你的年轮
珍贵的阳光之口,赠予无穷的倾诉
很多时候,如被岁月折断舌头

时辰一到,一条路分两边
左边是你的背影不见了,右边是我想回家
或许爱情依然长眠,它们为你
闭上眼睛,合上耳朵,像我们从不认识

我需要趁着春光正好
把我们的故事种在土里,这样等到秋天
捎点果实给你,你喜欢带酸味的
不靠阳光的那一面正好


风存在的地方
   
有风在吹的脸庞
必然有一颗快乐的心灵
跟着风,找到想要的幸福
蓝天、白云,安然地落在清澈湖水里

我惊叹于湖的镇定自若
沉着地与风对视
微笑的眼神,宠溺、温柔而包容
我用爱挖掘一眼往日的清泉

风吹进我的眼里,交出我的所有
我把骨植下,我把心种下
等明天,开满落落野花
我的心园,已为你备下一个春天


错觉

一只蝴蝶栖居在花蕊中
或者一个人的背后,随着光影晃动
没有人留意它的存在
它触角前的寂寞,也是这样的
灰色,没有一点声响

透过多重的光
渴望,没有丢弃所有的努力
过往的云,知道,风把话传给树叶
甚至一场雨,也会把它拥入怀抱
有一天,夜来了,它将随空气蒸发

穿越苦难与时空的慕墙
那折断翅膀的人,仿佛已经死去
一段清寂的旋律
或者一段苦涩的恋情
藏于黑暗的树影,诞生出颤抖的美


若惦念,请来寻我

矮过枝桠的夕阳
光柱在樱花林里构成斜斜的栅栏
风景和喜悦徐徐展开
挡不住的花果朵
此时,因季节的灿烂,打开满怀的芬芳

假如目光可以构思一场重逢
我要用怎样的按捺
才能淋漓尽致花红草绿,而又不泛滥成灾

内心的炙热,化作诗情画意的柳絮
衣袂飘飘,以一种烂漫的
姿势旋转,你若惦念请来寻我
明媚的爱像一颗胀蜜的果实
内心充满了阳光和甜


鸟鸣掉落在窗前
     
窗前,树上的鸟鸣伴着朝霞
从庭院里升起,这清脆的声音
把人们从城市的喧嚣中唤出
湿漉漉的亮,泛着晨光

鸟鸣铺满整个春天,所有灰色的
背景开始退却,浓密的绿
无法分清叶子的脉纹
风一吹,叫醒无数细碎的花朵
包括那些爱过的和没爱过的事物

从漏下的光线中伸出手
总想抓住点什么,这些无根的景象
就像根本来不及辨认的鸟鸣
轻易从手掌溜走,鸟鸣掉落在窗前
开始,被某些人躬身捡拾


风中的微蓝

我想写下迷茫,写下伤痛
写下一生和宿命
天外的太阳迟迟不肯出现
岸上的我只好停留在心事里
浮满污垢的河在流动

零碎的脚步拍打在河岸
我的影子一次次闪开
暴雨一次次来过,栅栏一次次缺口
我该怎样对你说出对爱情的疑惑
流水渐渐远去,记忆渐渐远去

一颗陨落的石头,它的心脏
藏着五百年前的咳嗽和风寒
没有药物可以治愈,我只能抱着你无声的
爱,在山坡上等下一个春天
下一个风中的微蓝


怦然心动
   
大地上的事物,它们不是我的
亲人,但一样让我心跳
让我以身相许
阳光浸透的胸膛,埋下一个冲动
走在千街万巷,我需要一点点酒

柳絮如沉沉的羽毛
落在我唇边
在一个隐隐的思念上闪动
我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气息
是温暖,是氤氲在心底的感动

这份感动来自朝夕相处的你
你在时光的背后,做着我想做的一切
美丽的神话落入凡尘
在夜空暧昧的俯视下演绎
我们共享着这亮晶晶的心跳和呼吸


恰到好处的幸福

懒懒散散的阳光偏西了
那条河好像安静了些
小草沉默着,在大地上写下一首
没有尽头的长诗
然后被风抹去

生活就在这里,洞穿
昨日的味道,什么景色不美丽
什么心情不快乐
一路上有你,有我
有他们的结伴,还有什么想不通

恰到好处的幸福莫过于此
今夜,月亮解冻星星的思想
夜空通透明亮,那个孜孜不倦的影子
那么长,那么熟悉
时间因幸福而静止


春色尽
  
晨光散开
一粒露珠在两片花瓣间
凝结,闪着微光
一些事物悄然远行
暗暗散发着时光的热度

叶片已穿过弃置的昨天
省略了某些风和星光
两棵树之间的晾衣绳松弛悬垂
一定有一种生活被放弃
绚丽和衰落进行了置换

阳光透过窗户
漂浮的粉尘依然看得见
我闭上眼睛,身体里的青春缭绕
沿着一条光滑的轨道,穿过
厅堂,以光的速度,没了声息


沉默的枷锁
    
泛黄的纸上,没有精神
那时光的阴影在萎缩
葱郁的树叶在凋零
“执着”两个字陪伴呼啸而过的十年
单纯的迷恋伤害了自己
一声叹息是最无望的爱意
最深切的表白
这些年,我们都等待跃跃欲试
却不肯交出自己
交出我们拥有的色彩
如今,视觉已模糊
已没有更多的时间走向慢
春天拒绝回来的脚步
我们无从躲避,重蹈别人的覆辙
迷恋着这种痛,这种痛
证明我们还爱着
有时候就是这样,爱着比活着
更需要血液和心跳


在雨中

我并不害怕这倾斜的风
和垂直坠落的雨滴
路边的风景树直挺挺的站在
街道的两侧,拼命接受
风、雨和养分的输入

终于迎来酷暑中最清凉的时刻
我决定从现在起拼命杨花
给每一朵在骄阳下
枯萎的花足够的营养,让她们
认真地再开放一次

欣喜于这样的完美
我忍不住微笑,爱雨天胜过
爱周围所有的人,我爱的不仅仅是
一份清凉,还有万尘归一的心


之后
 
时光退回原初
那时我爱着蝴蝶的翅膀
爱着蜜蜂的刺,爱着它们在暴雨
之后,吐出的一滴清露

阳光堆满窗台,我靠着阳光
阳光靠着蓝天,我爱着滋养我土地和空气
爱着经过我的玫瑰、情人和烟云
爱着身上慢慢老去的光芒

岁月的眼眸,云朵般无尘
收藏起凌乱的春色,将那些忧郁的诗句
触摸过的野花,统统留给你
之后,用剩下的时间换取十万亩田地
种下山水,种下余生
种下你的名字


不谈悲喜
   
玫瑰花沉默的夜晚
碾碎的照片和花瓣是你留给我最后的浪漫
爱与恨都是必然,就像生与死一样
对着甜言蜜语我依旧淡定
骨子里自有天地
那一丝丝爱的色彩,执着地张扬着
日子溜得太匆匆,太无情
摘下你挂在枝头的云儿
梦里凋零的花瓣击痛流水的柔情
多年的等待,只一个转身,我独自握住
不在意光阴的打磨,透心的
风轻云淡直落心底,不用十分,一分足够
余下的九分都给你,请梦吧


瀑布
   
自上而下的水流
自下而上的岩石
水与石厮守的壮美定格于画面

我有流水之心,却始终
不能像瀑布一样跳跃、轰鸣
就算有千万次的心碎
也无法模仿

时光携带水声
从脚下流过,身边的树叶一直在动
它一定是想说些什么
我应该记一下,像叶子一样
抖动轻盈的裙裾

我总是找不到新的起点
只有顺着明亮的水线
一望再望,用深浅不一的脚印
替代一片遥远的水声


为谁落花
    
那朵花慢慢卸下心中一千吨雨水
获得坠落,秋寒袭人
慢慢来到身上,花瓣低垂
一千朵灵魂等着去挣扎
一千种香气,在空气中流浪

由远而近的风越过枝头
吹拂我柔软的发际,远处的阳光
已将我遗弃,像所有内心澄明的人一样
面对秋之外,所有的赞美都无动于衷

我是个情绪敏感的人
每次看到低垂的花朵,总害怕有眼泪
滴下来,花朵的呼吸正在变弱
薄凉的秋霜里,让我们顺从它
打开死亡的通道,和秋天众多的陷阱


与宁静一起生长
        
通过这首诗,走向宁静
而此时,正下着雪
世界空茫,作为陈述者
那只春天的蝴蝶
比我的语言,更为单纯更为直接地
深入黄昏

一朵有毒的花,散发着罂粟的气味
使人在幻觉中得到
虚脱般的平静,爱的种子
被隐瞒,成为细小的秘密
只有黑夜,能抚动
它梦幻般的触须

好在维护的久了,也就形成了习惯
空枝朗月上呈现出情感的
黑色标志,当它指明方向
冬季摇着尾巴,跟随我离开


觅缘
   
银河岸边,我们牵手
任一朵纤云轻柔而恍惚
月光铺展开来,澄明的芬芳
足以填满所以寂静的沟壑

倚一缕清辉,待光影淡去
今夕何夕?可有隙月自影间漾出
于我焦灼等待的抚慰
你青衣素影,静置于时光
留下明媚的微笑

只听,银河传来阵阵穹音
云层撕开,一座鹊桥闪亮
没有错过佳期,我们扔掉不归路
只为一段未了缘,云雾散出
皓月千里,明朗而又饱满


冬雪盛开
      
以飞天的舞姿穿越时光的荒漠
正真的美重返枝头
生动而单纯,那曾经的恐惧
喧哗而来,在黑夜里闪烁波澜

冰花盛开不败,寒冷的脚步
整齐的心跳,思想依旧在飞舞
岂不知哪一处会有寒风再起
除了嘶喊,它们没有声音

如今她还在飘,精彩如昨
素静如初,苍穹下
一枚雪全天候开放明净、单纯
像一个剔透的梦,覆盖整个城池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