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筆尖的軌跡
筆尖的軌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35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2014-11-08 08:33:24)
标签:

acg

经典

科幻

分类: 推薦
*嚴重劇透!請看完原作再看喔!點我正版觀看

看本篇前,請先看上兩篇: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四話劇情結構分析



一樣防劇透,劇照鎮樓!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到第五話,有些感慨,就讓我在這裡廢話一下吧XD。
科幻跟反烏拓邦一直都是十分棒的題材,在歐美非常火,但是華語圈卻少見出名的作品(除了《三體》吧?我記得我小時候看滅亡三部曲也挺好看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有幾篇文寫得挺好的:《说说我对如今科幻的看法》试着回答几个科幻现状问题(請點擊觀看!),而我個人覺得最重要的不是新點子、新設定,而是回歸人性與故事,更多對人性的洞察與關懷,更多有趣深刻的故事,只是這樣而已。
而我寫這些廢話,目的也只有一個,讚嘆這是一個好故事!



第五話【無法禁止的遊戲】

開頭接續等待鹿矛圍的酒酒井,在之前槍殺手下、被監禁、挖眼,犯罪指數還不斷升高的絕望之下,酒酒井開始依賴在封閉環境中唯一示好的鹿矛圍,有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可以看出鹿矛圍對酒酒井使用不少藥物。

並且當鹿矛圍舉起主宰者,想測量酒酒井的心靈指數時,不僅酒酒井僅剩的左眼亮了。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鹿矛圍把酒酒井的右眼移植到自己身上,所以可以看得到主宰者傳來的數據。

鹿矛圍擁有兩把主宰者:酒酒井與被殺的執行者的,而且鹿矛圍得到了酒酒井的右眼,因此也可以使用主宰者制裁潛在犯,包含執行官。
當酒酒井說完自己什麼都願意為鹿矛圍做時,鹿矛圍則說了:先知系統,離制裁你的日子……不遠了。
此處也製造了懸念,讓人好奇反派之後會怎麼做?

回到案發現場,朱妹一行人正在現場調查,東金看著忍不住去廁所嘔吐的霜月,與冷靜地看著血跡的朱妹,默默地舉起主宰者測量朱妹的心靈指數。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東金感嘆朱妹的指數很清澈,而這舉動也被從廁所回來的霜月看到了。
這裡又利用霜月的疑惑點出懸念:東金到底想做什麼?對朱妹有什麼目的?

之後教授與朱妹討論案情時,也藉教授之口點出朱妹的異常:才經過一晚就恢復冷靜,真的是人類嗎?
朱妹平靜地回答,會震驚,但責任感更強烈,並請教授去審問極度冷靜的議員。
教授則表明早想到議員可能是個陷阱。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裡是很典型的一個轉折,省略推理過程,就說出推論結果,直接翻轉觀眾的認知,製造轉折,並讓觀眾好奇是什麼陷阱,會怎麼發展。

透過議員之前的對話紀錄,發現鹿矛圍可能的藏身地點。
這是一個陽謀,不管真的假的,是圈套還是陷阱,都必須派人偵查,不得不入甕。
並且讓兩人比較鹿矛圍與上一季的BOSS白毛,都是在塑造緊張感與神祕感。

這時插入了局長跟先知系統很陰謀論的談話,被調入一系的前二系執行官,還有宜野座跟治療師。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當然也有可能是故佈疑陣,但到目前為止,只有這位治療師總是故意讓面孔處在陰影中,不得不讓人懷疑製作組的用意,跟他的真實身分。
並接著宜野座對青柳的情感,霜月與彌生的談話,坦露霜月內心的軟弱,並霜月對東金的警惕。

而局長神秘的自言自語,也堆疊懸念。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結合前面有關損失的談話,很有可能現在接管局長,負責這事件的大腦,曾經做了什麼,製造或幫助了鹿矛圍。所以接下來才會說,只能有效利用,為了我們的進化等等。進化一詞結合上一季的訊息,多半是想吸收鹿矛圍進入先知系統吧?
而且先知系統也很好奇鹿矛圍對朱妹的影響。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如果按照前後語境來猜測,「那東西」就是指鹿矛圍。我們知道先知系統都是一些免罪體質的大腦,很有可能有瘋狂人體實驗科學家,咳咳,因此鹿矛圍多半不是「一個人」,並加上空難來猜測,鹿矛圍可能是義體人、機器人,甚至是改造人、組合人之類的……咳咳。

朱妹連同三系趕到了鹿矛圍可能藏身的廢棄無人海港,也是軍用多隆(機器人)的實驗地。並在介紹任務同時,也藉由跟霜月的對話產生衝突,霜月認為交給機器人調查即可,朱妹認為必須親眼去搜查。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厚生省要求釋放色相恢復的議員,面對上層的壓力,審問議員的時間不多了。
這裡提升緊張感,已對之後一段海港與、軍用多隆研究基地,還有二系執行官曾是這裡職員的介紹。

此時三系的監視官認為沒什麼異狀,打算都交給一系,認為朱妹是局長眼前的大紅人。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因為觀眾知道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一定有陷阱,而三系的鬆懈就會提升焦慮感,擔心會出大事。

另一邊朱妹與東金的討論,簡述了海港的安全漏洞:過度依賴掃描。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東金也在人流稀少的道路盡頭,發現結構上不需要的牆壁,找到了全息投影。
對應前面三系的負面,這裡找到鹿矛圍的掩飾,為正面轉折,製造不同的劇情起伏。

隨後切到霜月對局長打小報告,認為朱妹有嚴重的問題:現場主義、偏執、對執行官的態度等等,很危險。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沒想到局長毫不在乎,懶得理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霜月不肯輕易放棄,她深覺朱妹不考慮身為潛在犯的執行官的危險性,總有一天會釀成大禍。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Flag,之後東金一定會出事(逃亡,加入鹿矛圍,或射殺執行官監視官等),而朱妹多半要扛起責任,孤身面對艱難的處境。

回到東金跟朱妹潛入全息投影的假牆後,卻發現各種移植器官。(除了肝臟以外,還有眼睛)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朱妹這時問了一句:好奇怪,為什麼要使用這種東西?
很有可能鹿矛圍根本不存在,可能是空難後失憶、面容全毀,身分不明,只能移植其他人器官的幽靈,或著是不同人拼組起來的組合人,或著如攻殼的素子,只剩一個義體等等。
這裡又製造了懸念。

切到分析室的教授,看著議員的演講說了一句:真是意想不到的把戲。
接連兩個問句釣起觀眾的好奇心。
教授藉由分析議員的演講語氣,發現現在的議員跟當選前的根本就是不同的人,現在的議員只是在模仿之前的議員。並問出關鍵問題:你是誰?而議員露出詭異的笑容。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之後轉到在車上待命的三系,監視官開心地玩起新發布的手機遊戲,但沒想到這不只是遊戲。
隨著監視官的操作,讓遊戲畫面的小雞打怪物,軍用多隆也跟著開始射擊,殺死研究人員。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東金與朱妹走到深處發現了更多肢體,和巨大的「WC?」,就連他們發現這裡也在鹿矛圍的預料之中。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鹿矛圍會使用空難者作為全息投影,並引導朱妹發現這些軀體,很有可能就是要藉由朱妹的調查揭發當年局長那大腦對空難者做的啥奇怪實驗。
而這調查也很有可能會把朱妹逼到絕境。

另一邊教授審問議員,同時也向觀眾總結事件:議員故意被逮捕,是為了誘導公安局。並提出疑點:目的是什麼?
然而觀眾已經明瞭了,為了用軍用多隆製造更大的屠殺!

軍用多隆被入侵,無法停止地屠殺所有研究人員,甚至隨著遊戲在網路上發布,更多少年少女開始玩起遊戲,操作軍用多隆。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是一個更大的諷刺,隨著少年的一聲「Lucky」殺掉了所有的研究員。

上一集質問的是:到底是扣下板機的警察,還是標定誰是潛在犯的先知系統殺死無辜的人?誰才是真正的罪人?
這集則質問:是在遊戲中操作小雞殺死怪物的少年少女,還是被入侵的軍用多隆擁有殺意?笑著說「雜碎」「去死」「怎麼能讓你逃」的監視官殺了研究員?到底是誰的殺意?
遊戲真的只是遊戲嗎?虐殺遊戲怪物的我們,到底是什麼顏色?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切到與局長談話完的霜月,因著對東金的不信任,進入他的房內搜查,發現了東金的秘密。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滿滿朱妹的照片與錄音,還有各種標註,並一張神秘的照片。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五話劇情結構分析
多半是東金與他背後製藥公司的母親?也很有可能就是接管局長的大腦?或是製造鹿矛圍這透明人的瘋狂科學家?
每解開一個懸念,就會在丟一個,不斷讓觀眾覺得有新東西。

寫過文的人就會知道,最容易寫悶的地方就是丟設定、解說跟推理,這也是很多科幻作品容易撲街,為了設定的嚴謹性,過程的合理性,常常會有很大段讀者不想聽或沒興趣的訊息跟設定很難處裡。
而這季卻很巧妙地運用案情討論展示推理跟訊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讓角色整理線索,小節劇情發展,避免觀眾看不懂,並且每次討論都是以兩人為主,最多三人,不讓訊息量太大。同時每一段討論都會讓討論的角色立場對立,製造衝突與戲劇效果,並且有十分多的轉折,就算是在平靜的討論或是談心,也都會加入情緒轉折,或是丟新訊息,讓劇情顯得十分緊湊。

節奏上則是開頭利用鹿矛圍或主要事件(如爆炸、青柳被揍)製造懸念與緊張感,中期則是各線展開,搜索、角色討論等等丟訊息,並舖陳尾段逆轉需要的訊息,營造觀眾對後續的期待,尾段則會快速切換視角,收所有的線索,交疊爆發出高潮,並在最後讓鹿矛圍補上一句,或丟出新線索製造懸念。

可以說整個劇本完全沒有廢話跟拖戲!十分精采!只希望後面能保持水準,坐等沖方丁大神把整個劇本圓起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