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筆尖的軌跡
筆尖的軌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87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2014-11-07 13:34:47)
标签:

acg

经典

科幻

分类: 推薦
*嚴重劇透!請看完原作再看喔!點我正版觀看

前言:我自不量力地來作死了,因為《Psycho-Pass》第二季(以下簡稱PP)的劇本太好了,讓我超級佩服沖方丁!(如果寫《攻殼arise》也這麼強勁就好了,淚)因此,想力搏網上各種劇情/設定黑,來說一下為什麼PP是一個優秀的劇本!



防劇透,第二季劇照鎮樓!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順便增加簡略人物介紹:(由左至右,不分前後)
宜野座伸元(暱稱警花):第一季人物,前監視官,在第一季結尾犯罪指數升高,變成執行官。
雛河翔:第二季新人物,執行官,似乎特別擅長全息投影。(因為聲優跟上一季的BOSS白毛一樣,所以常常有人陰謀論他……)
雜賀讓二(暱稱教授):第一季人物,心理學教授,上一季的男主考哥好友,因為幫助考哥逃亡才而自首。似乎跟他說話就會導致犯罪指數升高。
常守朱(暱稱朱妹):第一季人物,唯一得知先知系統真相(百腦匯)的人物,本季主角,受上一季主角考哥影響很大。
唐之杜志恩:第一季人物,分析室技術後援。
霜月美佳:第一季是事件關係人(簡稱路人),目睹好友被獵奇殺害,第一季結尾加入公安局,成為監視官。
六合塚彌生:第一季人物,百合執行官,跟唐之杜志恩有一腿,也是霜月美佳的憧憬對象,咳咳。
東金朔夜:第二季新人物,執行官,據說是使上犯罪指數最高的男人,而且是超級朱妹控。



*以下是劇情結構分析,可能會有點無趣,而且很多劇情與設定不解釋,希望能看完原作後觀看,呃,我努力分析。

第一話【正義的天平】

開頭利用一個廣告介紹世界觀,即最核心的心靈指數(Psycho-Pass,色相、犯罪指數都是心靈指數的一部份),這個世界不是依據你有沒有實際犯罪來逮捕你,而是你的心理狀態有沒有可能犯罪,如果心理狀態過差,就會成為可能犯罪的潛在犯,被抓去「治療」。(有點類似《關鍵報告》,笑)
同樣警察之所以可以不經審判,就逮捕或射殺潛在犯,也是因為這套系統,只要你的心理有問題,你遲早都會犯罪,所以可以事先阻止。
並且丟出一個重要設定,即有控制色相不會混濁的藥物「Lacouse」。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然而在路上分發試用藥物的吉祥物,卻突然遠離人群,解除全息影像,並且上面綁滿炸彈爆炸了。開頭就顯示出這個社會的衝突。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網路上的犯罪聲明同時也是在回顧設定,否定先知系統,否定「這是一個讓每個人幸福的系統」,帶出了這一季反派角色們的主要思想。

就像縱火犯喜歡在現場看自己的「傑作」,這一集的犯罪者也因為留在現場,色相急速惡化,所以馬上被逮到,於是就有出動+執行官上場抓人的戲碼。劇本一開始不能馬上就進入主角群無力解決的狀況,而需要花一些時間去介紹角色,讓觀眾建立對角色的認同,例如《喰靈零》開頭也花了很多時間建立主角群的帥氣度,讓觀眾認同角色,對角色有期待,才逐漸增加怪物難度。(因為跟PP無關就不放圖了,不過很推薦這動畫,結構也是沒話說的好)

因此第一話的事件往往是小事件,可以一話內解決,一面讓主角群耍帥,一面讓讀者認識角色跟世界觀,但又要帶出主線的謎團、疑點,跟反派角色的主要思想。

這段也同時丟了一個重要設定,主宰者(Dominator,即下圖中的那把槍)是便攜式的心理診斷,即可以單獨作業診斷,並判斷使用者身分。(甚至可能無需連網,有內建掃瞄系統,因為是黑科技所以不深究)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裡同樣有一個重要設定,一主宰者會掃描使用者,二主宰者的資料是直接傳回雙眼,主宰者並沒有發出光芒。很有可能公安局的監視官、執行官雙眼都被植入晶片,可以直接感應晶片確認身分。(當然都是黑科技,咳咳)

可以看出來這裡丟設定的方式十分巧妙,在帥氣的出動場景中自然地丟設定。

之後並沒有馬上突擊,而是藉由對話點出事件疑點,即犯罪者的色相居然在準備炸彈、策畫犯罪時沒有惡化,但看到爆炸後急速惡化,所以他不是免罪體質(第一季的BOSS,就算犯罪,數值也是個位數或0),可是有維持色相清澈的手段(這裡有上一季的設定:大多數人只要犯罪指數掉到潛在犯就回不來了,你有膽犯罪,就不可能變回沒膽,之後也可能再犯,因此沒有特殊手法,卻像這集犯罪者可以維持清澈幾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這裡也介紹的「區域壓力」的設定,即人們的心理指數會互相影響,也會受到周圍的環境影響,甚至會在壓力巨大的情況下變成潛在犯。

而在出擊後,設計了三個佯攻,達到:一、分散人手,二、顯示女主的明智,三、展示主宰者的威力,四、並且可以製造大量的打鬥戲。不過這種手法大量切換視角,可能比較不適用於小說。
同時也提出疑點,犯人的爆炸並沒有傷到一般民眾,目的可能是為了引出警察。

這裡的對話與每一段,都有顯示角色不同的性格,並讓角色不同的反應、價值觀產生衝突,例如二系的監視官青柳是行動派;霜月很保守,認為危險的事交給執行官做就可以;並顯示女主朱妹先謀而後動,以身犯險,很關心執行官等等。

隨即又一個轉折,犯人釋放人質,並且調查後發現人質不存在,是全息投影,這一切都是圈套。然而這圈套的目的是什麼?跟之前一樣炸死警察?這又是一個疑點。

而當犯人翻車後,女主發現犯人的犯罪指數已經超過300,這時開槍,犯人會被直接抹殺。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時朱妹做出了跟上一季第一集一樣的選擇:想等犯人的犯罪指數下降,希望拯救犯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對比,上一季很多人看到第一集就開黑,認為朱妹不懂事、天真幼稚等等,而如今經過白毛事件,見過先知系統真相的朱妹,依然如此選擇,產生明顯對照。

而與之對應,霜月則無比信任先知系統,認為什麼事情都照規矩辦就好了,認為朱妹是違反規矩。
只有經過上一季的宜野座理解朱妹,還有對朱妹超感興趣的東金站在朱妹這邊,但很諷刺,這兩人都是潛在犯。而二系的青柳,同事霜月都不能理解。

面對被逼到絕境,走到屋頂邊緣,準備自爆的犯人,朱妹說出這一季的核心思想。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意思也很簡單,別在怪什麼都是世界社會的錯,社會是人組成的,自己先以身作則行得正再說。

以價值觀的衝突作為高潮,上一季是朱妹舉槍對準考哥,不讓考哥開槍,最後趕來的宜野座開了槍。而這一季則是二系的執行官對準犯人,宜野座對準執行官,青柳對準宜野座,也滿有對應的感覺。

最後霜月與朱妹的對話,也顯示朱妹不信任系統,而霜月完全不認同朱妹,認為她錯了。以價值觀的衝突作為這事件的結尾。

而ED後接到趕去追捕人質的二系監視官酒酒井,發現所有的炸彈都是投影,又逆轉了前面的推論,製造了巨大的懸念:犯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原本應該沒有任何人存在的全息投影下,這季的BOSS出現了。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一圖可以明顯的看出,他確實無法被掃瞄到心靈指數。這世界的警察多半如同霜月,習慣依賴先知系統的判斷,而掃描不到心靈指數,也就慣性地相信底下沒人。

BOSS就從這一切不存在之中,現身而出。
他真正的目的是:挾持監視官!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為什麼一旁的執行官眼睜睜地看著監視官被挾持呢?因為這世界的人已經習慣先知系統,而警察合法的武器只有主宰者,而執行官守上的主宰者卻只掃描得到監視官,完全無法瞄準透明的BOSS,執行官只能無力地舉著主宰者,最後被BOSS抓住手的監視官射殺。

最後牆上只留下一句:WC?

這裡完全逆轉前面營造的主角群勝利,製造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懸念,也塑造這一季BOSS的氣場。

第一集十分緊湊,完全沒有廢話,每一段都有新資訊,有塑造角色,有衝突,而且不斷逆轉。
(光寫第一集就累死我了TAT,而且好像還寫得好爛喔。)



第二話【臨近的虛實】

開頭緊接上一話,朱妹到了現場,看到現場遺留的「WC?」感到疑惑。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時候還沒有人會聯想到監視官被挾持,只以為被抓的酒酒井自己殺了執行官,然後單獨去執行機密任務。

然後接續上一集結尾霜月與朱妹的衝突,霜月想要舉報朱妹,而宜野座為朱妹說話,但霜月完全不想聽,直接說:「我才沒問你這執行官的意見。」直接加劇霜月與所有執行官的衝突,同時也帶出彌生是霜月唯一的緩衝,但就算彌生來圓場,霜月也毫不退步,仍然與宜野座僵持不下。

這時,朱妹面對自己的後輩當眾批評自己,完全不給自己情面,卻笑著說: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並且將宜野座的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自己扛起一切責任,輕而易舉地揭過了此事。這事件特別突顯了朱妹的人格魅力:大氣、不計較、關心屬下、有擔當等等。

隨後就轉去審問上一集的犯人,而犯人卻丟出了更多謎團:有人幫助他維持色相清澈,全息影像是別人所為,有不存在的共犯等等,藉由犯人的瘋狂表現BOSS的神祕與強大。

而這時候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有共犯,因為掃描不到,只有朱妹一人懷疑著另有蹊蹺。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時GPS還追蹤得到被綁架的酒酒井,也就是說這一切在先知系統的默許之下,這對公安局的所有人都很合理,只有上帝視角的觀眾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這資訊落差就醞釀了觀眾的緊張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發展,並期待主角群發現真相。

同時由青柳說出執行官可能是因為想逃,所以被酒酒井射殺,而酒酒井可能要秘密行動,藉由兩人的討論將整個事件合理化。這裡同時表現了青柳與朱妹的性格差異,也展現朱妹與公安局其他眾人的想法衝突。

接著就是討論留下來的訊息「WC?」是什麼意思,而且霜月還吐槽了廁所很久XD。(這裡很清楚地告訴我們,怕被吐槽就要自己先吐槽!誤)
隨後又丟了東金與朱妹的談話,刷好感度,加上丟出東金的背景:最初受襲的OW製藥背後就是東金財團,與東金曾是治療師。也丟了雛河的背景:曾是全息設計師。
順便表現了東金對朱妹特別興趣,跟他與其他人不同,是唯一相信朱妹,支持朱妹的人。

緊接則是全息影像的疑點:十分精細,如果只是要騙過人眼不需要疊這麼多層,並且需要模特兒。厚生省的資料中卻找不到可能的模特兒,卻在死者中找到,結果居然是十五年前空難去世的小女孩。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少女去世時才八歲,投影卻是死者的成人版,可以說花了非常多功夫,勢必這小女孩對BOSS有特殊意義。

此刻疑點剛出,犯人的犯罪指數就史無前例地降回正常標準了,這時犯人又說:那個人來見我了,讓我的色相澄清了,更增加共犯的疑點。然而調查面談紀錄,卻只發現公安局的治療師一人,而這治療師與宜野座十分熟識(似乎就是宜野座的治療師),也很關心朱妹,甚至知道朱妹吸二手菸。(這裡多半有伏筆,結合後面朱妹家被入侵,這治療師多半就是BOSS,或是跟BOSS有關)

因為對心理指數正常的犯人沒輒,只好照程序轉送至一般醫療機構。轉送的過程是最後審訊犯人的機會,這時朱妹卻毫不爭取,反而聽治療師的提早下班休息,回到家卻發現房中有異狀,而這時後輩打來電話:犯人逃了!

朱妹的房間牆上也寫著:「WC?」

沒想到犯人居然趁著二系詢問的時候,取出藏在犯罪地點的小刀刺殺監視官,並帶著準備好的炸彈逃亡。所有的人都沒想到色相清澈的人居然能犯罪。
這時犯人逃到上鎖的下水道出口,霜月不相信犯人能從那裏逃走,因為附近有監視器,如果有人事先接近打開鎖會被偵測到。這時只有觀眾才知道:BOSS就是不會掃描到的透明人!
又再度藉由資訊差製造緊張感,並增強共犯的可能性。

朱妹已經看穿了犯人的逃亡路線,攔截住了犯人,這時犯人又再度用爆炸威脅,炸死了附近的警察,並且諷刺地對之前救了自己的朱妹大喊: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時犯人終於說出了BOSS的名字:鹿矛圍。然而謎團還沒結束,犯人毫不回答朱妹的質問,只說:告訴我,我現在是什麼顏色啊?

這時朱妹終於明白「WC?」的意思——「什麼顏色?」

朱妹還來不及回答,犯人就被趕上的二系監視官青柳一槍擊殺。

最後BOSS孤單等待人的身影,並用悲痛的語氣流淚說出更多謎團:他明明可以重歸清澈的,明明還是有救的。常守朱,我還期待你是能理解這些的。
比對著上一集朱妹救人的理念,更諷刺地表明BOSS扭曲的想法居然與朱妹不謀而合,朱妹想讓犯人的犯罪指數下降,不被主宰者殺死,而BOSS則想讓犯罪者重回清澈,一直以為朱妹會理解認同自己。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裡也帶出一個疑點,即BOSS認識朱妹,加上BOSS入侵朱妹家,知道朱妹吸二手菸,還有跟犯人碰過面,種種都顯示BOSS極有可能就是這集出現的治療師。



第三話【惡魔的證明】

第三集的開頭就是高能的挖眼(一直讓我想到《奪魂鋸》XD),解明了BOSS為啥要抓監視官,答案是為了得到她的眼球。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可以清楚地看到,就算酒酒井的眼珠離主宰者有一段距離,資料都會清楚地顯示到酒酒井的眼珠上(會閃藍色的螢光)。

另外這段也展現BOSS的洗腦手段,藥物+心理分析+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且BOSS十分清楚監視官的心理,增加他是公安局治療師的可能性。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同時BOSS也自我介紹,順便說出自己的理念: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其實這理念爆威的啊。要如何讓一個分類毫無意義就是讓它無從區分,當世界上所有的人不管做啥都是白的,那按照這標準分黑白也就沒意義了,標準自然會瓦解。

今天如果要對抗一個很合理的系統,例如劇中的先知系統,單純去搞破壞,或是跟老百姓說這系統是錯的不會有人理會你,因為大多數通過先知系統的老百姓都是受益者,也都習慣順從系統判斷,要他們自己去選擇反而會混亂失措。大多數的普通人是不可能主動離開舒適圈,只有讓這系統徹底失靈,所有的人都被判斷成罪惡的潛在犯,或是所有的人都被判斷成清澈的正常人,這樣才會真的瓦解這個系統。

BOSS說的透明,或許可以理解為先知系統管不到,無法管吧?

至於BOSS的真身,手指被酒酒井咬斷的一幕真的很黑,看不清楚,但如果結合第五集的義體,BOSS是個類似局長一樣的人造人也不無可能?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回到朱妹這裡,接著上一集的另一個事件:朱妹房間被入侵,牆上寫著「WC?」
這時朱妹的處境更為艱難,不僅霜月不信任朱妹,認為這是朱妹自己寫的,宜野座也認為不可能有人躲過掃描,所有的人都認為朱妹發瘋了,然而朱妹的色相依然清澈。
只有東金一人相信朱妹。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雖後霜月仍然不斷質疑朱妹,但朱妹不以為意,並道出朱妹的奶奶無法移動到公安局的直屬設施,接受保護。
朱妹之後去隔離設施拜訪雜賀教授,藉由雙月一看到雜賀就擔心色相混濁而離開,去塑造教授的氣場,並且顯示朱妹的特殊性,不容易色相混濁。

朱妹一開口不是討論案情,而是問:我看起來瘋了嗎?藉此挑起教授與觀眾的好奇心。
並且藉由兩人討論總結案情,解說「WC?」的意義「什麼顏色?」,並帶出新的疑點,如果是想知道自己的色相掃描一下就好了,不需要問別人,那「什麼顏色?」到底是在問誰呢?問現場的人?公安局?還是自問?
同時交代上一季主角考哥與教授的後續,兩人的關係,也展現出朱妹的孤立無援。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儘管是在這麼解說性的一幕,都仍然有衝突對抗,每一次的解說,例如朱妹跟霜月、朱妹跟青柳,都有對立,在這裡也是一樣,教授不想管事,而朱妹想拉教授當隊友,因此在他們解說的過程中仍然有戲劇起伏。

另一邊則接到青柳與宜野座,兩人討論心理壓力,同時展現青柳的性格、想法、目標,上一季親手槍殺戀人的感受,身為監視官拿起主宰者的感受,等回憶殺,尤其是說到差一年就可以轉到厚生省安安穩穩過下半生,大大地立了青柳的Flag。

兩人一談話完,青柳就接到酒酒井的通訊。
這裡沒有說明酒酒井說了什麼就切入朱妹與霜月找局長談話,增加懸念感。
局長不僅沒有質問朱妹就批准朱妹的行動,甚至排除霜月要跟朱妹單獨談話,又更增加了霜月的不滿。
這時朱妹問了很關鍵的問題:存在不會被先知系統識別的人類嗎?
局長回答:那種人是不可能存在的。
因為局長就是先知系統的一部份,因此她的回答應該是設定之一。上一季的免罪體質因為是機密,整個先知系統都是由免罪體質組成的,所以隱瞞說得過去,但局長在此斬鋼截鐵地說不可能,那BOSS是義體人的可能性又增加了。
同時局長又丟了一個謎題:東金是危險分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隨後又出現區域壓力上升警報,霜月出動前還警告朱妹:前輩只要追捕不存在的犯人就可以了嗎?
朱妹又替觀眾整理好整個案情發展,並點出剩下的疑點:BOSS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訊息的意思是什麼?為什麼會盯上自己?

這時宜野座提出警告,朱妹陷入犯罪者的思考太深,擔心朱妹的色相會混濁。
而東金卻說,常守監視官的話應該沒問題,她不會因為這種程度就使色相變混濁。這種非常站在朱妹角度的話,看似非常刷好感度,但聯想到局長的警告,又會讓人感覺到森森的惡意。

另一邊霜月已經到了區域壓力上升的現場,去逮捕色相惡化的議員,霜月一直認為透明人不存在,自己的做法是正確的。同時青柳也到了酒酒井約定的地點:一個精神護理設施。

這時卻有一個老人突然爆起攻擊櫃台服務員,老人大喊著依賴藥物是不行的,隨後掐住櫃台人員的脖子。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這時青柳掏出主宰者,想要制止老人,卻發現主宰者被鎖住了。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而老人攜帶的機械狗攻擊青柳,擊飛了主宰者,老人又按下了緊急關門鈕,封鎖了整個設施。在外面的執行官因為沒有監視官的命令,按照規矩不能自己行動,所以也不知所措。

這時切回朱妹所在的分析室,他們發現有一台在第一集拆除炸彈的多隆(機器人)自己跑到很遠的地方才被回收,而且零件丟失,正在維修。這還在思考疑點的當下,朱妹接到了霜月的聯絡,沒想到被霜月逮捕的議員大喊要見鹿矛圍,還說鹿矛圍會幫助自己恢復清澈。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最後則切回想成為救世主,口口聲聲喊著要拯救大家的老人,一拳拳毆打著不省人事的青柳。
【寫作向】《心理測量者Psycho-Pass》第二季一到三話劇情結構分析
最後連續喊著BOSS的名字,效果非常強烈!

而也非常諷刺,一個是口口稱稱說要讓國民幸福的議員,一個是想成為救世主卻使用暴力的老人。對比上一季更無比諷刺,如果喊著崇高救世的口號,行為卻是無差別暴力,甚至獵奇,這真的能拯救人嗎?



先發一篇,ORZ,後半我繼續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