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 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

(2014-10-13 18:34:29)
标签:

杂谈

呈现今日中国之建筑现场。这是有方“建筑师在做什么”第52个采访。
王永刚是主题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他最近在四川蓬溪做一组书法建筑,与书法家曾来德合作,由“芝”、“溪”、“河”三个书法作品,结合现场考察、策划,进行建筑的转换。他最近看《杜大恺水墨作品》,对杜老七十自语“心近平凡”很有感触。他认为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基本法则”很有意思,系统地重新回归到建筑基础的本质的研究思考,其立足现代性问题的大会主题来得很及时。他认为建筑涉及的面很宽广,有无限可能,同时也很单调乏味,适合一条道跑到黑的不太聪明的人来做。在这个时代,建筑是个不错的行业,总有机会一点点来。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

有方:最近在做的最有趣的项目是什么?

王永刚:在四川蓬溪做一组书法建筑,做为艺术交流、展示的空间。这是开始试着与书法艺术家合作,面对同一个地区共同创作一个与书法相关联,关键是与当地生活环境发生关系的建筑。

这次在篷溪县城郊的芝溪河边上的实践与书法家曾来德先生合作。先由曾来德创作“芝”、“溪”、“河”三个书法作品,因为他是从篷溪走出来的具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大家,对于家乡的情感会通过书写自然转移到这个特殊意义的作品中。结合我们的现场考察、策划,开始了建筑的转换。力求将三个字的选址、动态、空间与现场最大化融合,并吸收“芝”、“溪”、“河”里的章法、用笔和气韵的流露。

书法建筑并非是用建筑空间去模拟平面书法的线形,不追求通过建筑能看出是什么字,这也不是建筑所应承担的任务;而是希望以此体会现场的特色人文。书法的书写过程与音乐和舞蹈相似,流动的时间、节奏、韵律、象形、表达情感和意境。建筑的空间、结构、表皮、楼梯、设备、工艺等各个要素与书法艺术同频、同构。

三个建筑由河边湿地的长廊——“芝”、山脚下的艺术展厅——“溪”、谷底的艺术会馆——“河”,构成一个书法建筑的群落,用三个小建筑来支撑河边湿地公园的空间结构。这三个书法建筑地,分别对应其内在的生态性。跳跃的溪和舒缓的河不时唤起老蓬溪的城市记忆。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书法建筑——“芝”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书法建筑——“溪”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书法建筑——“河”

有方:最近在做有趣的项目的同时,是否也出于某种原因,做另一些无趣的项目?

王永刚:无趣和有趣本质是一样的,区别的是程度问题。工作室几十个项目同时推进不可能所有项目都那么有趣,不过,除了那些事务性的杂事儿之外,落实到具体的设计环节还都是可以把精神头儿提起来,认真地搞一搞。

有方:最近在自己的业务上你觉得最烦的事是什么?

王永刚:那些搞不清楚什么主义的,专业出身的甲方代表,在老板面前层层把控,往往拿捏到你干和不干无所谓的节点之后,再来催出图进度,结果可想而知。

有方:最近在集中琢磨什么问题?

王永刚:由于近期接触到不同的项目,在琢磨一些基本的东西:作为建筑,哪些看得见感觉得到,哪些看不见但是需要表现对使用者和公众的尊重;建筑什么是重要的;建筑重要,还是建筑学重要;建筑师的工作如何与业主就共同面对的问题进行融合。

有方:最近读的最有趣的一本书是什么?

王永刚:《杜大恺水墨作品》。对杜老的七十自语“心近平凡”很有感触!其中对山对水乃至空气、五谷、花木、风霜雨雪等等都以平凡的心境体会其伟大。“为睦恒长,故近平凡;为近平凡,故知进退;为知进退,故有得失;为有得失,故有喜忧;为有喜忧,而享人生之苦乐;因享人生之苦乐,而悟人生之若何,嗟乎,年复一年,以至七十。”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杜大恺水墨作品》封面及作品

有方:最近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王永刚:如果不算国内东一趟西一趟的出差,真的可以称为旅行的还算是随有方的日本现代建筑之旅,对日本建筑和日本有了些更具体的客观的认识。

有方:最近有没有新发现某位很有趣的建筑师,对你特别有启发?

王永刚: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些。建筑师不期而遇,在不同方面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启发。至于“特别”,我倒是觉得好的建筑都是最普通的最正常的,就应该是那个样子,只是我们一时半会还做不到。看到好的建筑通常是一种感动,而不是惊奇。这种感动每个阶段都会有,到时候准能碰到:刚开始是吴朝晖、曲雷;后来是张永和、崔恺;再后来是马岩松、王澍;谷口吉生把基于传统的模数和禅宗放到了一起;大西麻贵盖的房子干脆不分传统不传统。

有方:最近哪个建筑议题最让你关注?

王永刚:今年第十四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主题“基本法则”很有意思。系统地重新回归到建筑基础的本质的研究思考,这个立足现代性问题的大会主题来得很及时。

有方:你觉得最近建成的最糟糕的建筑作品是哪一个?

王永刚:大部分建筑还是面对具体问题多环节决策的结果,背后都有复杂的问题。如果说“最糟糕”,除非偷工减料塌了,或标新立异把人给震了,除此之外还谈不上最糟糕。真的做到了“最”其实也是很难的。也许平庸和奇特在目前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反而正常的东西越来越少。

有方:最近哪件社会议题最让你关注?

王永刚:在食品、药品、环保等领域直接威胁人体健康的“造假”,的确是个大问题,这是个达到甚至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问题。

有方:最近除了设计外,花最多精力的活动是什么?

王永刚:了解点儿宗教和与生命能量有关的问题。期望可以把房子盖得具体一些。

有方:最近有没有对建筑设计感到困惑、厌倦,想过改行,改做哪一行?

王永刚:具体问题每天都很多,但大的关系到改行的想法没有。建筑涉及的面很宽广,有无限的可能;同时似乎也很单调乏味,入手容易做好太难,适合一条道跑到黑的不太聪明的人来做,太“有本事的”适合干IT或时尚。建筑一个项目下来几年过去了,如果赶上好条件会有些感悟有些进步,有时候一个不行就再来一个。这个时代,建筑是个不错的行业,总有机会一点点来。

王永刚 建筑师、当代艺术家;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践行纬度城市规划、写意建筑设计、公共艺术小镇;任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中心主任、中国国家画院建筑艺术研究院院长、主题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其设计作品包括云南昆明野鸭湖播摩岭休闲度假区整体设计、北京亦庄枢密院系列整体设计、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改造设计、西安曲江美术馆整体设计、西安月城博物馆整体设计、北京D.PARK751老工业环境再生规划设计、青州书画产业小镇总体规划设计等。

想了解“孔锐在做什么”,请持续关注有方公众号,我们将在本周五告诉您!

建筑师在做什么52 <wbr>| <wbr>王永刚:阐释“书法建筑”扫描添加有方微信公众号,随时获取最新消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