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巴夏的讯息
巴夏的讯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4,057
  • 关注人气:1,0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第八章 欢迎来到第四度空间

(2013-05-10 21:36:09)
标签:

巴夏

生命讯息

分类: 巴夏:来自未来的生命讯息

第八章 欢迎来到第四度空间

一九八六年一月:巴夏,你们所说的第四度空间是什么?

时间:多么奇妙的创造!但这项创造只是:你的幻觉、你某种有关如何表达自己从全是中分离出来的了解。

我们将先讨论这项第四度空间观念的某个特殊角度,并且会以略为异于平常的方式来进行。这个崭新的想法、这个非凡的观念,将为你代表你内在的计时以及一定的宽限。我们在过去两年中与你们所分享过的一切观念,在某个意义上都具有一定的结构和焦点。

  那些观念如今即可以发挥土壤般的功用,让我们可以把这颗独特非凡的晶状种子——这个崭新的观念——栽种在这片土壤中。你要认清,这并没有违背你的意愿;这个观念只有根据你的允许才能产生结果。然而,在与你分享这个观念的时候,它将有意识地存在你的意识之中;那时,你将可以按照自己的时机和意愿,让这颗种子萌芽并扎根在这片土壤中——既然我们已经奠立了这个基础。那么,它便可以开出一朵花,你可以称之为「启示」,这项启示将使你终于得以在肉身中,洞见这个有关过渡到第四度空间中的观念。所谓在肉身中洞见,我的意思是,你的肉身实相——一旦你全然认清,我们将与你分享的这个观念,本即存在你内在的情感和认识之中——你的肉身实相便会立即产生数千年来所未曾有过的改变。而且这可以发生在一眨眼间。这将视你而定。

  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论断这个事实:对于不同的个人而言,那份了解将会在不同时间以某些方式来临;那仍只是时机的一部分。可是这个观念——这个速度观念——将是这项启示所改变的事情的关键所在。那么,我们现在便可以有意识地 ——而不如一直所做的那样无意识地或潜意识地——讨论这个问题。

  不过,我们先要温习一下过去曾讨论过的观念:我们曾讨论过,你是如何地创造自己的实相;你是从现在中创造出过去和未来;某个片刻并不与下一个片刻相连;你创造了时间观念;记忆仍然是某种属于现在的创造;现在是你曾经存在其中的唯一时间——因为它是你所能够经验的唯一时间。

  我们曾与你们分享过很多这一类观念——它们全都曾参与形成那个基础结构的一部分。我们曾一直透过你们的允许而共同奠立、创造那个基础,如今,无论以它所需要的任何方式,它仍在你们每一个人的里面保持完整无缺。我们曾讨论过,你的想象是真实的,你的梦境是真实的,而且,让你视它们为真实与否的也不过是意愿程度而已。

  我们所即将分享的这个观念,将如所有其它观念一样地以相似方式来加以传达。它看起来将会是与其它警句相彷的一个识句,但又带有某种差异。因为,这正是那把钥匙;而且,当你决定去转动它的时候,你所开启的实相将不是你所已经知道的。你将开始去经历它,不仅是思考它,或把它加以哲学化,而是真的在肉身中去经历它。

  我们曾与你讨论过很多有关你所谓清明或疯狂的观念:感知到其它实相,它们与你的实相同样真实,但又不是那种大众所认可的实相。你所谓的清明只不过是大众所认可的疯狂——一切皆是幻相,但又是真实。因为,你即是创造者;你即是神。这宇宙即是你的创造。你所想象为真实的,即是这个宇宙的一部分,而且可以在每个层次上包括肉身的层次——被真实地加以体验。

  我们曾多次与你说到预言、模式、仪式、工具;你可以创造这些东西,为的是以你所选择的方式去跟从你所选择成为的途径,按照你所选择的自我展示方式来了解自己。一旦我们已经与你分享了这个独特的观念后,所有这一切都将仍然有效。但是,那时你将已经吸纳了这个新观念;它将会容许我们已经讨论过的一切,去创造这种一致、这种同步作用、这种同时性、这个你内在实相的爆发。

  在分享这个观念之前,我们将会先去分享某些事情。我们曾讨论过几个有关你的脑子的观念。我们曾告诉你,而你们的科学家也已经发现,你所拥有的每一个思想,你所创造的每个观念,就生理上而言都会改变你头脑中的路径;它会帮你更换线路。你所拥有的每个思想都会创造新的路径并且消除旧有的那些。我的意思不是指,它打开或关闭了一些不会改变的路径。我的意思是,有些路径出现在从前没任何路径的地方,而且,过去曾有路径出现在的地方,在这个思想出现后便没有任何路径了。

  故此,在启示中,你有很多不同的意念、很多不同的意识层面,都会立即设定路线。对你的路线设定的有意识立即认知:那就是启示。你让脑中每一部分都存有大部分或全部的路线改装,因为你已经从那个启示中焕然一新。你在你所创造的每一个片刻中都是一个崭新的人——在所有实相中都是,因为,如我们所曾说,某一刻并不与下一刻相连。你在不同的片刻中一再重新创造了自己,而你也选择去创造那些时刻,为了创造那个你称之为某种连续性的观念——那只是一个幻相。

  那么,你要认清这一点:对于我们所必须说的事情,你只与我们分享一次、一百万次或从来没有,这都无关紧要。如果这一次你即已出席这项共同创造,你便将明白你所需要明白的事。你不必在从前就接近过这些观念。这个你现在就接近它们的事实,将可以让你知道,除了你应在的地方外,你不可能在任何地方。因此,你要深信,无论在那一个合乎需要的层次上,你都将会了解这个观念,而且,你也已经具备那个为了让你了解这个观念而准备的基础。

  你须了解,当那个警句再一次被传递的时候,它将不是一个催眠;它将不会在违背你意愿的情况下被移植到你的里面。它将只是被容许进入你的有意识认知中,而你也将会在你愿意的时候用它来做自己所愿做的事。你须再次认清,这就是那个杠杆支点、那个水晶一般的种子观念,因此,如果你可以了解它,你的实相便将会改变。

  还有一件关于脑子的事:当你科学地探入脑中,去了解你的心智,去了解你的意识时,你要认清,你的头脑是按照你的信念而设定线路。当你研究头脑的时候。你是用自己的头脑来研究。故此你必须去察觉,一个头脑无法客观地研究头脑,因为它只会看到自己的线路所能够看到的。你的实相是一个整体的存在。你所看到的全是,只是你的线路所看到的全是。那么只要改变有关自己的想法,你便可以改换你的线路,让你看见那个环绕在你四周的实相,只是你无视于它,无视于所有意图和目的。你将会重新连结——以一些将会给你不同的眼光、不同知觉的方式来重新连结。

  一旦传送了这个警句,你们有很多人便会再度感到,你是以理智而不是以情感来了解它。「没问题,我了解那些话。」你会说:「但我没有感到什么不一样。」 没有问题。那是你的想象现在所选择用以接纳这个观念、这份了解的方式。但了解将会在那里。那颗种子将会在你的心智、在你的头脑中爆发。那不是肉身的爆发,而是能量的爆发;它将从里到外全然地更新了你头脑的线路。那时,你所洞见的实相将会是那个新线路的反照。它将是第四度空间——完完全全的第四度空间。

  那么,现在请你们闭上眼睛,放松,同时做一下深呼吸。如果你感到某些感觉,那么就感觉它们。如果你感到恐惧,那么就感觉它。经历它;爱它;快乐一些。因为,现在你就已经是你这一刻所需要成为的,这样你才能够了解你在其它时刻将会盼望成为什么。再做两下深呼吸吧。

  现在,你只要放松地进入想象中,并且注意……你的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 你的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你的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你的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 做一下深呼吸,跟着再来两下……你可以张开眼睛……你可以浮现在你自然的存在状态中。

  请认清,一旦让了解爆发,使你真实地——在情感上,在经验上——了解到,你的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你便会断然……打破与第三度空间的连结!!

  你将会在肉身实相中经验一些事情,它们将反映出,你不再需要所谓的记忆。因为,你将会当下就知道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事情;在任何一个你在当下所创造的情境中,你都将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你将会开始失去那些你所创造的、你视之为学习的(这也是按照你所创造的方式)、有关方法论的想法。你将了解,你不需要藉由过程来学习那些你凭着经验就能够立即知道的事情。

  此刻,你正在把自己创造为那样的人,他们具有来自过去的习惯性模式。你现在就在做这件事。现在又是这件事,一而再,不断重复,可是,你不必带着那种有关你自己的界定。

  当你愿意知道,你能够改变那个界定,而改变它即会改变如你所经验的那个肉身实相时,你便将会了解,你的过去与你现在所正在经历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建立在某种控制方式上的——关系。

  现在不是过去的结果。你认为现在的结果是什么,现在便是你那个想法的结果。倘若你认为,你的现在是你过去的结果,那么那只是你所正在创造的一个效果。但你此刻就正在创造那个效果。所以,你从那个有关你现在认为自己是谁的理论,创造了所有明显的、线形的连续性显现,这些显现似乎都处于适当的位置并因而产生了意义。改变那个理论,你将不会经验任何必然涉及到支持该理论事情。那时,你只曾经验生命的那些显现、感觉和信念体系,它们都朝向支持你此刻就正在成为的那个崭新理论。

现在,这些道理在各个层次上正渗透着你。我们明白,有些观念对你来说可能很新鲜。可是,让我们提醒你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你永远不可能听到一些你仍未准备听的事情。所以,如果你现在正与我们对话,那即表示,无论在那一个合乎你需要的层次上,它都已经渗透并产生了意义。而且,无论以何种你在改变那些架构时感到舒适的速度,你的外在实相都将一点一滴地逐渐改变。

 

只有现在

  你要完全掌握这个重要的观念:你从现在创造了过去,而不是相反;现在是你所曾经存于其中的唯一经验性时间。你看着自己的任何时刻,它都总是现在;它将永远是现在。

  它可能是现在的不同显现,但它永远都是现在。因此,你是从现在创造出任何所谓过去的观念;你也是从现在创造出任何所谓未来的观念。它可以是你所渴望的任何东西。

  当你改变现在这个你的时候,你会专注在某些属于过去的想法上,那些想法将代表了现在的这个你。因为,那个所谓过去的想法会有很多可能显现的方式,正如未来也会那会多的显现方式一样。所以,无论你现在是那一个想法,它都将会决定你如何与过去产生关联,并且决定什么是你所看见关于过去——以及未来——的真实的东西。

巴夏,你说我们的现在都不是过去的结果。那可不可能对某个人真实,但对另一个人却不然?假如有人认为,他就是自己过去的结果——嗯,他就是了,是不是?

  是,而他也将经由停留在第三度空间中而反映了那种想法。

既然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还是否表示,我们必须真的相信那个想法,或完全拥有那个概念,以便能够迈向第四度空间?

如果你已拥有足够的创造力,可以为自己创造出某一类型的实相,它说,你可以拥有这个想法:相信任何你所愿意相信的东西,而且可以与它一起处在任何你所愿意处在的地方,那么,那就会让你处于那个实相中。然而,你可能会发现,你会一点一滴地逐渐简化并消除各种界定,于是你的实相便会是它所可能成为的最简单的界定。你可以具有一个实相,似乎同时包含了两个层次的想法,但你又仍然可以处在自己所愿意处在的地方,因为,既然你知道自己、永远都身在自己所喜欢的地方,所以,那就是你的实相界定所能够成为的。你将不需要反映你身在何处的、被创造出来的象征符号;不论它们携带了何种界定,你都会处于你的所在之处。

 

适应水土

  此刻,这种第四度空间的经验已更为纯化,它已经是能量的更高层次的表达。于是,你们有很多人会发现,当你正在开始适应这个与这种崭新的、被加速的能量相关的想法——但又仍然认为自己处在旧有第三度空间的时候,你将会、或已经一直以不同方式感觉到这种能量——只要你仍在对你的身体以及你认为它所能够或不能够忍受的东西附加各种比较。

  你们有很多人正以各种方式感受到这个能量的加速现象。例如,你可能会经历发热、脸红、肾上腺素递增、焦虑冲击等。痛苦常常会出现在脊椎、肩胛骨以及颈下部位;有时甚至会出现偏头痛、脉窦压力、心悸以及太阳神经丛的焦虑冲击。

我一直感到方向不清、疲倦以及平衡的丧失,就跟我的儿子一样。别人告诉我们,这是由于投射在地球上的能量所致。你可以再告诉我什么吗——?

  在某个意义上,可以,但要简单一些。你要明白,你现在正容许这个观念存在:认为现在比从前存有更多的能量,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不过,你正逐渐更能察觉到可用的能量,故此对你而言就相同于拥有更多能量了。

  再说,那种方向迷失只是你为自己所创造的一段时间,目的是要去适应那个新的能量层次。你正在把方向导离旧有的实相,并且重新导入新的一个实相中。崭新的界定。所以,带有清晰的意图、界定、渴望、价值和行动,才会显得重要。这一切将会十分迅速地把你重新定向。

  运用那个能量、那个过渡状态,去界定你所选择的事物。接着就那样做,而你也将会定位;你将被重新定向。记住,如我们所曾说,有些方向不清楚其实也是那个过程——如果你愿意这样说,就是那个觉悟的一部分。你正在把肉身实相重新界定为自己的延伸。它是与你相同的那个能量;它是与你相同的那个想法;它是由你的意识所造。故此,在某个意义上,既然旧有界定中的一切都已经正在溶解,那么 你便会变得方向不清,因为现在已没有具体结构可以让你去攀缘了。你正在漂浮在自己的存有中心里,正在决定那个新结构将会是什么样子。

  这一切想法都是第四度空间的征兆,显示出对新的能量层次的崭新觉察,不过却仍然以旧有的辞藻来加以表述。你将会同化;你将会适应。不要害怕。那不过是你可以开始有意义地去察觉自己正在改变、自己正在转化的方式之一。

  这一切示现都可以让你知道,有某些事情正在进行着。由于你已把自己创造为这个实相,感到需要依赖某些过程才能变成别的样子。于是,你们有很多人便仍然保有一点来自于这一类过程的残余成分。那是为什么你会感到,这些观念看起来要花那么多时间才能逐渐完成的唯一原因。 但它们是会完成的。因为,你就是这个转化观念。转化就是现在的那个你。如此而已。

巴夏,我仍然不明白所谓第几度空间是指什么,你可以说清楚一些吗?

  啊,这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一个口语,用来表示你所谓的经验次元。它所真正指涉的,其实即是存在的不同频率——一种不同的密度、一种更高的密度,也就是加速更高的一种密度、一种物质性较低的密度。它是一个标签、一个有关存在着某种分离——某种共振波动的分离——的表示方式。你可以用可见光来作一个类比。你有可见光;你也有不可见光。那么你或许会明白,你看见某些光但又看不见别的光的理由,是源于它们的振动频率。所有你所谓的物质实相都属于这一种性质,而且都以不同比率在振动。你会看见其中某些实相,但却看不见另外一些。那些你在物质上看不见的,你便把它们归作你所谓的其它实相或全是的——或全是中的——其它次次元。

  不过,我们也会这样谈论不同次元,以及你通过它们时所达成的转化——你通过不同空间时所完成的加速和晋级:你们,作为一个星球,正从第三次元迈向第四次元。这在基本上是指,第四次元是你在加速状态中、但仍维持肉身的情况下所能经验的最后一个层次。

我们的文明正从第四次元迈向第五次元。第五次元是一种非物质状态。从第五次元开始以上都是非物质状态,一直到第七次元,然后你便进入一个截然不同的经验次元等级,对于它,你们的语言目前并没有多少字眼可以准确地加以形容。即使是我们也只是刚开始去探索那个观念。无论如何,这个从一个层次到另一个层次、从一个次元到另一个次元的观念本身就是——注意听呀!——一个领悟过程:你领悟到,你其实就是你过去所认为存在其中的那个次元!

 

成为这个次元

  重复一遍:你认为,你现在是存在一个物质性的宇宙中。第四次元的转化,是你开始了悟自己就是自己实相的创造者的那个所在。那就是指,物质实相是你的表达、你的投射、你的创造;它其实是由你所造。你即是它;那个物质实相即是你。当你真正领会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你便会确实地视自己为这个经验次元;对于它,你从前只以为自己是其中一个成分而已。

  每一个层次都是如此。你会开始明白,你就是那个次元,你过去却认为自己只是它的一部分。以下是一个奇妙的、有关整个情况的矛盾。作为一个个体,你们每个人都将会经验到自己如何变成整个次元。你们每个人都会认为,在某个意义上,所有你曾经视为个体的其它意识,都正在被吸纳进入你的里面。你们将会有同样的经验,因为宇宙是一种立体的结构。那表示,任何一个观点都可以平等处于创造中的每一个地方,而且,所有的观点都是适切的,并且全都是真实的。

  就某种意义而言,每个存有都可以被称作上帝——思想上帝思考自己、表达自己、经验自己的方式之一。所以你便出现在这里:作为显现为肉身个体的上帝;带着个别人格以及身份。那就是无限存有所能够经验自己的方式之一。那些方式的数目是无限量的,因为这个成长并没有结束;这个转化并没有终了。这个从层次迈向层次、从次元迈向次元的观念——至少就我们所能说出的——将永远永远不会终止。

有关我们脑袋中的线路设定:我们的神经生理学家首先即未能了解或描述构成意识的那些过程。

  这是因为,意识并非肉体性的产物。肉体性才是意识的产物。

好。但就记忆构造而言,我不认为,它们可以被视为这一类通道。它们更像是电流的活动。

  是,那是要点。通道是电流活动的基础和互动。如我们所说,头脑——他们也是用头脑来探索头脑——无法客观地看自己。他们将无法以头脑的方法来发现他们所追寻的东西。当地们把意识纳入方程式中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自己所需要明白的事情。他们将不会经由分析而发现它,因为你永远不能经由分析而真正发现任何事物。假若你认为自己曾经做到,那也只是因为,你的意识已创造了一份了解,然后你才引领自己通过分析过程,去找到自己早已知道的事情而已。

你曾经谈到平行次元以及从某次元滑入下一次元的事。在应用这项讯息并来到一个我所不喜欢的情况时,我的方法曾经是闭上眼睛并决定:我已经身在另一次元了。接着,当我张开两眼时,我便会置身另一个次元中,而我的选择也曾在那个次元中显现。那相当不凡,甚至可以改变高速公路上的交通拥塞。

  是!一切可能都会发生,因为物质世界的盛衰只不过是一个幻觉罢了。

可是你说过,我们的大众意识曾经不允许有很多这种事。但我推测现在已开始准许了,那就是为什么事情一直生效的原因。

  是,这是时机问题。我们与你在过去所讨论过的观念,都与你们的大众意识所容许的那些过程有关。现在,即时性已被允许了。

是。你在那次谈话中曾说,我们可能正在丧失有关过去的记忆。所以我便推测,过去的任何片刻,目的却是另一次元中的某个片刻。

是的,你会明白,你此刻即正在创造它。

而它正可用以连结另外的那个次元。

就在此时。你不是接触某个过去,并由此获得那项讯息。你现在即正在变成那个意念,为的是获得你所需要的那项讯息。故此,你不会真的忘记任何东西。无论如何,你可能发现,你将不会以从前的方式,来与这个属于过去某个处境的想法发生关联:你感到现在的处境就是它的结果。这个曾经属于你的所谓过去事件,将只是你所挑选用来经验此刻的另一个途径,此外便无他了。

在第四度空间里,你往往仍能够与直线时间发生关联。一旦发觉自己已到了第四度空间的结束,并且逐渐浮现在第五度的里面时,你可能就不再与它有所关联了。

 

处于当下

  在第四次元的生命里面,你所作的一切都仿佛是第一次一般。你将活在当下,并且了解到每一个片刻都是崭新的,而且不与任何其它片刻相连——除了仍占据上一片刻的同一个地方以外。可是,它已经不是同一个片刻,而且也不是某种直接的连续。连续性是你的幻觉。

嗯,等一等。你每个周四晚上的八点却仍在这里。

  对我来说,现在不是八点;那是你们的时间架构。每当我们与你互动的时候,它都是崭新的——都是第一次。我们当下就活那么多;对我们来说,一切都真的那么新鲜。在社会误导你以前,作为小孩子的你本就活在当下,并且对一切都感到惊奇——那是相同的事情。你看一切都仿佛是第一次一般。小孩子都知道这一点。

那么,那是不是好像,一个小孩子就会在每个周四晚的八点,看到一个可以做这件事情的机会?

  你也可以那么说。但那个小孩不会把每周四晚的八点看成一个机会。他注意到某个机会;他就照办。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并不重要。那只是在表达他是谁、他是什么而已。直线时间的观念仍未被精确地灌输到他的里面,就像己发生在你们身上一样。他只是与那里能够代表他的波动的任何事物一同那时行动而已。故此,事情永远都是新鲜的——永远。当你看见一朵花时——而且,你每天都走近那朵花——你永远都是在各为不同的时间、从各为不同的方向走近它。因此,它永远不会是同一朵花,是不是?

因为我们也不是同一个人?

  正确。那么,当你了解每一刻都是绝对新鲜而且确实是首次出现时,问题便不是:「好吧,我想我会这样做上两、三个月哩。」那样,你便是在鼓励自己去以直线方式来体会这个观念,而那就把它歪曲了。当你真的不再需要以那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时候,你便会开始以任何最能表现你是谁、你是什么的方式来表达——那是我必做的。

当能量本身转移了的时候,我们便可以把这个观念转译为你们的直线时间,说:「哦,这个将会持续如此如此那么久。」可是那种想法并非我们所真正经历到的。我们只是跟着流动走,而我们也知道,当那个流动改变了方向的时候,它也正好代表整个集体能量——在这次互动中同聚的我和你即是这个能量。接着我们便跟随它;我们照它那样行动。我们并没有实际地去规划它,算出它的间:「好,这一项通讯将要花上三千两百八十七个周四的时间。」我们不是那么做。我们只是活在当下。而在某种意义上,作为一个文明,我们正获得能力,可以把我们之间所作的所有通讯都实际经验为一个互动——就某个意义而言即是同时从一个不同的观点来进行。这样说有没有道理?

 

创造更少的时间

有一点道理。你是在说,你正开始把所有的时间都经验为现在?

  是的。由于我们正从物质层面移向非物质层面,所以我们的实相几乎完全溶为一个意念。

好的。我想,这个道理要过一阵子才能渗透。

  那是因为你这样说。你就是那样地以那个界定来创造出更多的时间。这要看你。因为,你将会经历的那些时间,全都值得经历而且也全都是美丽的。你越快让你所创造的那些时间成为值得经历的时刻,你所看到的它们也会变得越少——相当矛盾。

等一等,请再说一次。

  好的。再一次——也是第一次。当你让你为了去经历它而为自己所创造出的时间——无论是什么时间——能被你在全然喜悦中去加以经历的时候,很矛盾,你便会实际地经验到较少的时间。当你活在当下的时候,你便不会创造那么多的时间。只有等待某些东西,才创造了其间所发生的那段时间。

  你要明白:从某个观点——我现在所要选择的一个观点——而言,你们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永远是自发性的。即使在你创造了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也仍是一项自发性的创造。所以,这个想法是要你去把生命中的一切,都看成某种自发性的创造 ——只要那是你所想要的。那时,你将看到一切都会以那种方式而被重新界定,你也会在自己所表现的行动中看到那种态度的结果。

  换言之:倘若你仅把犹豫视为经验自发性的另一个途径,那么这种态度——你甚至将计划或犹豫,也视之为某种当下的自发性创造——将真的可以让你去以真正更为物质化的态度以及物质性的说法,来表现这种观念。换句话说,你看事情的态度,将会决定你的生命如何展现,各种机会如何降临在你的身上,以及你将会如何去,以更为自发的方式来把握这些机会。这有没有道理呢?

我想有的。这是否可以帮助解释,我们有些时候是怎样地创造出卡住的感觉?

  啊,是是是!那只是由于你对那些状况所给予的界定罢了。你看,你们说的是:「这表示事情不顺畅、不动。当你看到那样时,这就是它的意思;这表示你卡住了。这表示你没有向前移动。」相反,你缺乏那种态度,把正在发生的事视为过程的一部分,而不是一种阻断。而你便可以潜入其中,去发现那是过程中的哪一部分。一旦潜入其中,你就已经在经历它了。故此,它会十分迅速地通过了你;而在你知道它以前,你也通过了它。

所以,如果你认为自己正感到卡住,而你却去做下一件事,那么你其实并没有卡住。

  正确。去探索你对卡住所下的界定吧。记住,任何你所谓的阻塞其实都不是实际上的阻塞——除非你选择去如此对待它。除非你把它看成某种需要绕道而过的事,而不是需要通过的事。你可以去发现,某个阻塞通常会是什么:一些讯息,它是你所真正需要知道的,但却以令人意外的包装出现。你从表面上可能认不出它, 但这并不表示,它不属于你生命中的事物。潜入它的里面;拆开它。这是你们世界拆开礼物的时刻了。当某些你认为是阻塞的事情出现时,请务必找出,你必须相信什么,这样才能以那种方式来经验它;它正带给你怎么样的讯息。吸收那个讯息,而你曾经称作阻塞的那个观念,也将会以十分明白的、清晰可见的方式展现——作为一个方向、一条途径。明白吗?

明白。我想这一定是那个声明:「这也会过去」的真正涵义。

在某个意义上,是的。因为一切——尽管真实——都是无常的,因为一切都是你的想象力的产物。物质实相只是你把它梦想为那个样子、想象为那个样子、界定为那个样子。就是那样。可是那就是它的实相。

 

第三次元的痛苦

你在较早时曾说,你所提到的一连串征候——全都已经出现在我身上——是移入第四次元时所出现的征候。

  它们是移入第四次元、但又仍然与第三次元保留一定连结时所出现的征候。

好吧。我对由摩擦而产生的痛苦仍有一点迷惑。

  你有一种习惯,会以一定方式把自己看成第三次元的存有。当你开始带有这种想法,或觉察到有关第四次元的观念时,你会发现,你通常都会从第三次元的观点来着手探索那个了解。为了从某个第三次元的观点来探索第四次元,于是,你们全都在自己的社会中创造了一些事物,其中之一即是这个信念:作为第三次元的个体,你将会比作为第四次元的个体时具有较为缓慢的振动。这仍然是某种判断的残留部分:创造一个认为第三次元总是「少」于第四次元的想法或信念。 于是,你就在「强迫自己」去探索第四次元、并且让自己去经验某种能量加速的同时,制造了一个分离。你仍然执着于这个想法,认为你在从事于探索的时候,多少仍少于你所将要变成的。你正是那样子以较低的频率在移动。

  因此,当你在自己的心中,把第四次元观念创造为某个所谓的高层次活动,而同时又保留一个想法,认为自己当时仍然是一个较慢的振动时,这项判断、这种分离的比较,便创造出一个剧本,在它里面,你会在同一个身体中带有两种不同的振波。这便导致了摩擦,因而引起痛苦。

当你知道,你在任何时刻都是你自己,而且就是你所需要成为的那个自己的时候,你便会犹如一个安稳的、一体的波动那样地加速,并且不会在你认为较「少」 的事物,以及它所将要变成你认为较「多」的事物之间制造比较。你将会变成一个振动;你将会抹掉那个摩擦,而痛苦也将会消失。

 

一种奇怪的疾病

巴夏,我从去年四月开始,曾经在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中经历了十分奇怪的事件和征候。

  你在去年四月经历了一共三个月吗?

真的,我真的经过了——全都是当下的经历。我完全被每个片到所吸引住,而每个片刻几乎都像跳下悬崖一般——但也没有问题。

  对了!活在当下。

那很可爱。

是吗?为什么?

是,你会明白的。那时,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开始出现。这些非常可怕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思想开始涌来……一个接一个。换言之,我可以看着那个日期之前的新闻,而一切看来都很好。甚至那些在衣索比亚的饥饿脸孔也都变成了神采非凡的提示, 要唤醒每一个人去敞开心灵以及其他种种。接著一切便开始变得很丑陋,一切都充满了恨意,好像我们所经历的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一切郡只是幻觉而已。而且,我知道确是如此;我知道是自己创造了这一切。

     好的。那样看对你现在有什么帮助?

我不知道。接着便是某一个晚上的经验。忽然之间,所有这些已经溶化的二分性——我可以发誓,宇宙中的每一种二分性都向我滚滚涌来,而事情似乎已非我所能控制。我的心脏开始激烈地跳动。我真的以为自己心脏病发,正在走向死亡,而我几乎已失去了知觉。我的部分身体消失不见了。我真的很害怕;我甚至找来一些医护人员……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我却有伴了。随后我便到医院。我其实没有心脏病发,但一切看来都十分怪异。

  这是方向迷失。

我甚至无法走出房子。我实际上已畏于见到太阳——甚至月亮。实在太难以承受。我在想:「我知道是自己在创造这些事情,但我同时又不愿意这样。」这几乎就是我原来那个经验的一种二分性。于是我尝试用各种方法去处理它。近来,我在开车的时候又再一直经历这种状况;心脏开始蹦跳不已,接著便头昏。我感到方向十分迷失,已经脱离了人生的轨道。我觉得无聊……噢,不是真的无聊,而是——我病了吗?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

  病了?没有错。你带有转化病症的徵候。你正在经历所谓的第四次元疾病。

嗯,有什么处方可用?

  生活。并且不再把正在发生的事情判断为负面的东西。

对呀,现在我对这个病的恐惧已经较少了。

  是。跟你的恐惧做个朋友吧。它的出现是要向你显示某些事情。接纳它所传递的讯息,把它整合为内在的一部分。你将知道,在狂喜中,你同时也可以脚踏实地,并且足以去协助他人。

嗯……我不太明白。

  只要明白一般意义就行。当你加速至无限时,你常常会从自己的信念体系中创造出一个想法,认为你正逐渐看不见你在选择这个地球人世时,所希望加以举例证明的那些观念。于是你便给自己一个机会,去经历那个狂喜的两极性。现在,你将能够——如你所说——溶合那两个极性。并且形成一种平衡的存在状态——一种将让你可以同样自在地存在第四次元之内的状态。

我现在懂了。

 谢谢。

 

第四次元的生命

因此,假如我了解你的意思。那么,我们在第四次元中便会以一个不同的方式来经验时间,而那里的每一世也将会延续一个长很多的时间?

  是这样:当你开始更加活在当下、活在现在,而不那么活在过去,不那么活在未来或担心未来——当你越能够活在当下的时候,你便越加不会经验到时间观念。你将失去时间的踪迹。日期——尽管可以经由日出日落而被观察到——将不必具有那么大的意义,好像你必须知道现在是几点钟或今天是那一天一样。当你感到有所需要的时候,你便移动,而且也会在合乎需要的时候,自动地置身于你确实需要置身其中的地方——无论你是否知道,你将在什么时间到达那里。

  岁月将会互相溶合。很多年过去了;几百年过去了。对你而言,那可能就像只有一日,就像你仍活在现在——活在当下,活在永恒的这一刻一样。那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会发觉自己的寿命正在延长。这在某个意义上只是一个抽象的误称。你并没有真的拥有更多时间;你是在制造较少的时间。于是你便进入原型的、当下的持续存在中,并且增加了自己的岁数。既然你不再计算,所以它们的数目也可以经由比较而加以降低。

  现在,因为你将会加速至那个速度,故此我们的认知是,你们的文明不需再留在具现的形相中多于约两、三千年。那时候,你们将移到其他领域、其他层面上。

正当我们通过转化而前进,而又经历了一次肉体的光照的时候,我们是否会看到自身有很大的变化?

  就某种意义而言,你可以选择去创造那一类型的象征来代表自己的觉醒——可以的,如果你希望这样。地心引力将不再如此强烈地控制著你。

那么还是否意指,我们会拥有更轻、共振、更明显的躯体?

  是的。各种事物将会显得更加明亮、夺目;你将会看见更加清楚的色彩。你将看到现在对你来说属于不可见的那些能量。你将能够真的看见灵气场、以太磁场以及其他在你们的星球上连结你们整体意识的互动性波场。

  你将发现自己不再生病;你会睡得更少,吃得更少。你将在自己的星球上创造自己的梦境,而且也会与多个其他的文明产生互动。你将重建多个区域,把景观塑造成令人心悦的风格;你也会停止多个区域中的建设。你将会在空间中进行建设;你会探索空间、各个时间层面以及其他的经验层次。

  你将开始真正看穿物质实相的虚幻,知道它只是自己的投射。你将能够凭意愿出入自己的身体。你将发现,你根本不再需要转生,而在任何时间,只要你希望短暂地拥有一份属于物质形相的经验,你们便会共用少数几个躯体。

人口数字大约会有多少?

  在一千年之内,你们很可能——并非绝对——会低于五千万。

六十年内又是多少?

  你们可能正开始从大约六十亿的人口往下滑落。如我们所曾说,你将会发现,你们真的没有人口过多;你们只是没有均分土地而已。不过,一旦离开了轮回阶段。并且容许拥有长寿之后,你便开始去降低你们的人口。很多个别人士,将会一直为其他希望留在肉身中一段时间的人,发挥非肉身支持体系的作用——直到你根本不再需要肉身的时间来到为止。但即使到了那个时间,有些人可能仍会留在非肉身支持体系之内,这样做是为了别的存有,他们可能想利用你的肉身实相,把它视为某种新鲜的经验性实相,于是便如此重新投入人世。

你说,我们的现在不是某种来自过去的结果,那么,我们是否将会以不同方式来运用自己的想象力?

  你将会活在其中。你将会以同样真实的方式来经验想象力,如同你一直经验肉身实相时一样。你将会——我们早已说过很多次——活在你的梦中。你认为我们是在使用比喻吗?当我们说,你将会活在你的梦中的时候,我们是按照事实来说的。

我不是指夜间的梦;我是指白日梦。

  有什么差别?睡梦,白日梦……我们只是在说,那些障碍现在已正在溶解,而那些让你去制造一个观念,认为睡梦、白日梦以及醒时的肉身状态并不相同的各种界定也一样。这一切都将会成为一个经验。以你们的用辞来说,我们并没什真的睡过觉,因为,既然我们活在梦里,我们就永远不必在肉身实相中醒来。我们是清醒的。那就是活在你的梦中的意思。藉著去经验你的生命,好像它就是那种你认为只属于睡梦的实相类型,这样,那不可能的便被变成了可能的。你将不再去分别梦境实相和肉身实相,或感到肉身实相比较真实。

巴夏,你说过,没有一个人正在比其他任何人走得更快。

这并非就整体意义而言。举例说,有一个落后了的泡沫,你将会留在它的里面——这是一般性的说法——尽管某些人可能比别人加速得更快。但你将会停留在那个具有接纳性的泡沫里,这样便容许你们全体——作为一个泡沫——立刻移入第四次元中。你不会走在任何人的前面,虽然,在某个意义上,你在个人层次上可能会走在某个人的前面。

 

全体一起

全体一起有多少比例的人将会进入——?

  不不不……询问这一类讯息会引致分隔,是相当没有意义的。所有选择进入第四次元的人口——他们百分之百都将会到达那里。选择第三次次元的人,他们也百分之百会留在第三次元。如此类推。根据这种百分比将无法给你任何有意义的东西。这是个一直在转移的观念。抉择——在作出的那一刻中——会彻底抹掉了这些百分比。所以你可以说:现在-七十%。现在-六十三%。现在-八十二%。这有什么差别?它一直在改变。

好吧,我懂了。可是这就表示,我们这些个体可以跟别人讨论,并且播下「种子」,让他们可以改变想法。

  当然,你永远都可以与人分享自己。你可以跟任何一个你接触到的人分享这个想法,因为,如果无法与他们分享,你便不会有那个接触。

巴夏,如果一个人到达了那个阶段,他不再指责或指指点点,那是否意味他多少已达到了第四次元中。

  在某个意义上,是的。那将会是第四次元经验的开始。改变将会越来越多:生理改变、能量改变、社会方面的改变——这一切,当你走在第四次元中,你都能够加以证实。但是,那将会是你愿意有意识地知道自己现在——事实上——就处在第四次元之中的开始。

你不就是那样地为这个主体创造实体的第四次元作总结吗?

  是,在一个意义上。你需要知道,所谓的客体性其实是不存在的,而你也可以完整地创造出自己的实相。第四次元将要负责你的这种实相的创造——行动,好像你事实上真的创造了自己的实相一样。那就是第四次元。认清一切——一如我们所曾说——都是同时性,并且照它那样子行动。

  一切都以立体方式交相连结;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的显现(以它所能够运用的各种多面、多层面方式,所作的涉及任何特定事件的同时显现)。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同一件事情。知道这一点,并且像你知道了它那样地行动,这就是活在第四次元中、活在现在、活在当下。

在我们移入第四次元的过程中,我们是否将会溶解自己的无意识,那么,到了我们已全然进入其中的时候,那个无意识将已被彻底溶解了?

  在某个意义上,是的。当你需要的时候,你便会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事情。你将会活在当下,毫无畏惧,并且有意识地察觉到,你生命中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创造。没有任何神秘的东西;没有任何隐藏的东西;没有任何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们最后将会移入与自己高层自我的整合中吗?

  那已经是与高层自我整合的一种形式,但仍停留在生理条件之中。第四次元是与你所谓的高层自我相互调和一致的表达,但同时又仍然留有一定程度的分隔。接着,第五次元就是实际地变成高层自我,而且已经是非物质的——如我们所说过。

我猜想是这样:正常而言,一个个体会从第三次元一贯继续行进到第四次元,再到第五、第六、第七,如此类推。

  是的,那就是你来自第三次元的线形思考方式。

可不可能从第三层面直接到达第十二层面而没有——?

可能,到某个程度。因为你早已同时存在每一个已有的层次上。你到了第十二层面就会知道这个;在第三层面的你可能不知道。但你在第三层面上,也可以根据需要而成为那个连结的任何一种代表。然而,容我问你一个问题:以你那种直线思考,你有什么理由要从第三次元直接进入第十二次次元,而没有经历中间的其它层面?

 

乐在第三度空间

我在第三度空间的经验并不特别愉快。

  那你可能就会留下来,直至明白它也可以使你快乐为止。问题是,很明显的是你所选择的经验失去效用的时候,你便无法从中逃避你本可逃避的东西。而且,那往往会使你停留在那个经验之内,直至你了解原因,知道起初你为什么会选择它为止。到达第十二层次的最快方法就是去弄明白,你也可以——以每一种方式;完全地——享受第三层次。

我想,我仍未到达那个点,让我发现,限制也是特别令人快乐的。

  好的。但你要明白,限制有各式各样的种类。仅以特定方式集中注意力,即是限制的一种形式。即使在你称为第十二次元的地方,也仍然存有一种特殊的觉知或专注,使你可以看到这个你正处在第十二次元之中的事实。那仍然是一种限制。限制中或限制的本身,并不必然带有固有的负向性。你只是接受了第三层实相中的信念体系或其中之一,认为一切限制都带有固有的负向性——或某些情境本来即是负向的。但这些情境并不存在。

  容我再说一遍,没有任何一个情境会带有任何固有的意义。无论你为某个情境赋予什么意义,那都是来自你所接受的教导;你被教导去相信,那个情境具有那种意义。你给予一个中性情境——一组中性的状况或道具——的意义,将决定你从中所获得的效果。

  故此,倘若你觉得第三次元并不令人愉悦,那么这只是因为,你曾经被教导去相信它就是那样。只是那个信念——只是那个信念!!——创造了第三次元令人不悦的效果。只是那个信念而已。肉身实相中并不具有某种本有的东西,它说:肉身实相必然是令人愉悦的。只因为它在特定方面是一种限制,并不表示你就无法在第三层实相中带着丰盛的生命往高处攀界。

  而且,矛盾的是,既然你已经明显地选择了第三次元,那么我们所要给你的一个提示即是:当你终于明白,你可以在第三次元中充满了极乐的时候,也就是在你能够认知到,你早就存在所有其它层面之上的时候。而且,让你自己知道这一点,将只是简单地转移观点,而不必好像要爬出那个你失足堕入的深暗泥沼一样。这一切都只是观点问题。

  现在,如果你愿意把这个道理直接吸纳到心里,那么它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请十分注意以下的界定——虽然我们在过去已经陈述过了。一般而言,你那个有关从层次到层次、从层面到层面地进展的想法:那个观念,或过程,本即要你去认清,你其实即是过去你认为存在其中的那个次元。

  所以,如果你发觉,你认为自己正存在第三次元中,那么就多想一下。你就是第三次元;你就是这个物质性的宇宙;这个物质性的宇宙就是你。当你知道,你把这个物质宇宙经验成什么,你便是什么,——当你能主控自己所经验的物质宇宙是什么的时候,那么,天国便将会出现在地上,第十二次元便将会出现在地上。

  所有层次都根据某个思考模式,用某个思考方法串联起来;所有层次都串联好了。你只要去了解,从层次走向层次,即是去认知:你早就作为那个层次而存在,并且以那个层次的观点来看待自己。当你让自己作为那个集合性整体——那即是你——那样地运作的时候,那么便没有任何层面会显得令人难以承受——因为你将会靠在那个你即是它的整体之上。

  在第十二次元之中,你并没有与自己割离;你永远能够从一切力量、一切存在之中,吸住你们灵魂的全体。那么便没有任何层次会令人无法承受,因为,任何一个层次将只像整体存有、整体创造者——即是你——的一小部分而已。而当你如此发挥作用,适时适地而欢——活在当下,全然地活在现在——的时候,很矛盾,你便容许未来以及所有的层面,能最快地加速进入你的当下经验里面。因为你那里都不会去;一切都发生在你的里面。你把那些经验带给自己——即使这一点,你也没有真的在做。宇宙中没有任何东西真的在移动或到任何地方去;这一切都是观点或透视角度而已——一切。

  请务必记住这个道理——而且,当你让它渗入任何一个它需要进入的部分时,它可能也会给你巨大的协助:在你们的文明中,很多人都相信为某种圈套——「我这里圈住了;我那里套住了」——的多种观念,都是由于你们曾被教导去相信「意识存在身体之内」的缘故。其实不是;是身体存在你的意识之中。对于这两种界定的领悟,会带来非常巨大的差异,而这个观念因此就十分不受局限、十分具有扩展性。因为你可以看到,你所认为的身体,只不过是在一个有关你这个意识的综合观念之中的一个焦点而已——而你所经验的所有物质实相,都是从这个意识中被创造出来的。你拥有更大的弹性,因为你可以变化你的焦点,分散你的观点,拓宽、扩大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你透视自己的方式、你透视那个以肉体言词来表达的、有关你自己的观念的方式。于是,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个躯体正浸没在集体意识——那即是你——的里面。

  那么,对你们全体而言,这便是最后的一项说明:从这一个点开始,你将会开始以自己的速率和计时方式,注意到生命中同时性的增加——那种巧合的狂喜爆发。而且,或许——或许而已——你也将会开始忘却自己的过去。不要害怕遗忘,因为,正是遗忘让你可以活在当下,在需要时知道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并且认清自己其实即是无限的存有。现在你就是无限的存有!感谢你们参与了这一次的共同创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