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华
张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43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痛惜 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2019-10-28 11:11:03)
标签:

转载

分类: 人文地理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介休窑的兴盛在金元时期,明清后衰落了。 介休窑的主要地点在洪山,这是个城东10几公里的大村。当时的窑厂就在村外的丘陵地点。洪山古有“陶村”之称。 泉水和陶土是陶瓷业发达得天独厚的基础。  

 洪山陶瓷是和洪山这口泉池密不可分的。《山海经》说:狐岐之山无草木,多青碧,胜水出焉。 郦道元在《水经注》里说:胜水出于狐岐山,东流入汾。可见洪山源泉为源头的这条河古代叫“胜水”。古时,这一股源泉水质清澈,常年奔涌不竭。人们引出水源灌溉周围10余万亩农田,洪山源泉是当时介休人生活用水的根本。

历史很饱满,现实很骨感!就在洪山窑遗址国保碑西侧,就是两口已经干涸的水池。这就是源神池,古代的泉水在几年前彻底断流了。这和当地几十年来的煤炭业发达不无关系。地下水脉中断了。

    水池南边的小山就是洪山,古称狐歧山,绵山余脉。鉴于源池泉水对介休的重要,人们在这里开始修建祭祀场所——池边山坡上的源神庙。过小桥,牌坊上迎面题字有本者如是,背面是明代王一魁所书溥博渊泉牌坊用了黄琉璃瓦,估计是后期所补。登台阶,就到了山门殿,面阔三间,进深四椽,硬山顶,黄绿琉璃剪边, 两侧是八字影壁,当中镶嵌黄、绿、蓝琉璃的二龙戏珠。这是明代琉璃珍品,制作者肯定是本地的工匠。在有些逆光的情况下,我拍了照片。虽然边缘部分有所残损,但主体完好,龙形动感十足,不同色彩琉璃构件完美组合,方圆之中营造立体的想象中的宏大场景。这么精明的原作现在已经很难再造。墀头的砖雕高浮雕手法,图案有狮子滚绣球、麒麟、缠枝莲、水波纹等,动静相宜。

可耻的是,20161112日夜晚,这个罪恶的晚上,精美的二龙戏珠琉璃壁心被盗。源神庙这一国保单位,遭到如此疯狂的盗砸,让天下文化人士伤心。有关部门该立即展开有力措施,尽快破案,维护传统文化遗产的安全!各地有文物爱好者在任何场所看到这一图景上的文物,要立即报案!让文物回家,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进入倒座门后是一进小院。返回头看是在五口石窑洞基础上修建的戏台——鸣玉楼。石栏板上有精美石雕。戏台面阔三间,进深四椽,单檐悬山顶,屋脊上采用了蓝琉璃瓦。内部有木隔扇分开前后场。两侧是六角攒尖亭式小巧的钟鼓楼,覆黄琉璃瓦。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院子正房就是正殿。面阔五间,单檐悬山顶,前出廊。东西配殿均为三开间悬山顶。 源神庙的始建年代不详,现在院内殿前有多通历代石碑。其中最早的一通是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所立的《源神庙碑记》,其中记载至道三年(997)重新建造神堂,可见源神庙最晚在北宋初年已经存在了。

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的《新建源神庙碑记》,记载知县王一魁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将源神旧庙东移迁庙现址,进行扩建。从此奠定了现在的格局。石碑上还有宋代瓷窑记载、历代围绕源神池的水利事业,宋文彦博始开三河的功绩、明王一魁治理洪山水利事迹等。可以从中梳理出珍贵的历代水利资料。

源神庙的一个奇特之处是殿内供奉的神明。按常理说应该供奉主神——源神。但这里的正殿是供奉尧、舜、禹三位传说中的上古帝王。这三位都是原始社会晚期的部落首领,据说他们的领地都在晋南一带。 用这三位圣贤替换名不见经传的源神,或许更容易得到群众的拥护。周围侍立的西门豹,郑国,孙叔敖,李冰都是先秦时期的治水高手,水利专家。在这里供奉他们,再合适不过了。两侧配殿里左边供孔孟,右侧供老庄,儒家和道教也汇合一处了。走出小庙,在石阶上环顾四周,青山连绵,只是少了一池清泉,没了红火的窑厂。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转载]痛惜 <wbr>洪山源神庙二龙戏珠琉璃壁心昨夜被盗

近在咫尺的洪山窑遗址和源神庙两处现在都已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它们赖以存在的基础——源泉之水,却在煤炭产业的大发展中消失了。人们不仅失去了千年的水源,更失去了文化的源头。损失之大,让人心痛。

而今,二龙戏珠明代琉璃精品又遭被盗,洪山文物保护危急!在山西开始发展文化旅游的时候,前提是要落实文物最起码的安全。没有文物安全,任何文化旅游发展都是空谈。如果现在连这些仅存的家底都保护不住,再花费巨资搞高大上的新文物,最后都是徒劳。

当下,文物保护不是钱的问题,关键在人,在意识,在制度。不能保护文物,留住记忆,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不希望这张去年的照片成为这琉璃壁心的最后影像。我希望它和资寿寺罗汉头,五龙庙唐碑一样幸运。我期望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能让我们文明的标志,让文物得到更多人的认知和保护。如果这是可能的,我相信它能回家!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