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17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尊宿语录》20森原-马祖道一-一箭射一群

(2013-05-22 17:03:28)
标签: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时照

公案

《古尊宿语录》

文化

分类: 读书群记录

SF-姜森原:上课。继续马祖道一的公案。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

一箭射一群

 

SF-姜森原:【石鞏慧藏禪師。本以弋獵為務。惡見沙門。因逐群鹿。從祖菴前過。祖乃迎之。藏問。和尚見鹿過否。祖曰。汝是何人。曰獵者。祖曰。汝解射否。曰解射。祖曰。汝一箭射幾箇。曰一箭射一箇。祖曰。汝不解射。曰和尚解射否。祖曰。解射。曰和尚一箭射幾箇。曰一箭射一群。曰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祖曰。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曰若教某甲自射。即無下手處。祖曰。這漢。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藏當時毀棄弓箭。自以刀截髮。投祖出家。一日在廚作務次。祖問曰。作什麼。曰牧牛。祖曰。作麼生牧。曰一迴入草去。便把鼻孔拽來。祖曰。子真牧牛。】

石鞏慧藏禪師。本以弋獵為務。惡見沙門石鞏的慧藏禪師,出家以前本来是猎人。讨厌见到出家修道之人。

话说有一天打猎,追着一群鹿,追着追着,正好经过马祖的寺门前,这时,马祖迎上来了。慧藏问马祖“和尚你见到鹿过去了吗?”马祖说:“你是什么人?”回答说“猎人”。这时慧藏身上肯定背着弓箭呢。马祖说:“你明白射箭吗?”猎人一辈子就是干这个的,当然回答“明白射箭”。马祖问:“你一箭射几个?”答:“一箭射一个”。马祖说,“你不明白射箭”。猎人当然反问:“和尚你明白射箭吗?”马祖答:“解射”,我明白射箭。问“和尚你一箭射几个?”马祖:“一箭射一群。”哈哈,谁能一箭射一群!!速讲!

 

SF-扶风:一箭如何能射却一群?这马祖诳人呢。

SF-姜森原:心是弓,意是箭,喜怒哀乐,随缘应事,发而皆中节,恰到好处,无不周遍。

SF-扶风:哈哈。

佛山-郑琳:参。

SF-崔旭:这马祖倒不怕杀生。

SF-扶风:原来此箭非彼箭。

柳州—敏婷:森原,你此刻就射了一群啊

SF-姜森原:但这位猎人却按照打猎的射箭来理解,说“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 “动物也是命,我也是命,打猎搞死一两个卖钱去,何必射死一群呢”。

SF-扶风:有侧隐之心,好人呀。

柳州—敏婷:这个猎人倒也有善心。

4007440906:心是弓,意是箭,谁是猎物呢?

SF-姜森原:事是猎物。

柳州—敏婷:我是猎物,嘿嘿,我刚被射中了。

SF-扶风:上当了。

4007440906:呵呵,这样的分配,如何能射一群。

SF-扶风:公案只扫一个地方。

4007440906:射中你的是一个,不是一群。

SF-姜森原:请教如何是射一群。

4007440906:我在请教您。

柳州—敏婷:一个一个,汇集到一起就一群了。

SF-姜森原:天地与我同根,反问有哪个未被射中。

柳州—敏婷:我就是天地万物。

 

SF-姜森原:重新贴一下【祖曰。汝解射否。曰解射。祖曰。汝一箭射幾箇。曰一箭射一箇。祖曰。汝不解射。曰和尚解射否。祖曰。解射。曰和尚一箭射幾箇。曰一箭射一群。曰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祖曰。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曰若教某甲自射。即無下手處。祖曰。這漢。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藏當時毀棄弓箭。自以刀截髮。投祖出家。】身为猎人,从小便认为猎物应为人所捕杀,为人所用。射死一只鹿,便如每天上班工作一样平常。

金华--默:祖曰。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干嘛要他自己射自己。

SF-姜森原:因为彼此都是生命。

佛山-郑琳:自射射一群。

SF-姜森原:自射射一群,好!

佛山-郑琳: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柳州—敏婷:放下屠刀。

SF-姜森原:猎人一辈子射鹿,觉得看见鹿来了,被吃了之后鹿不见了,这是太过平常的事情。

SF-扶风:什么是吃了之后不见呀。

SF-姜森原:鹿死了,分解了,生命就没了啊。

佛山-郑琳:猎人这时只知境不知心。

金华--默:丁是有个拍苍蝇的典故,对你这个不知道怎么解释。

SF-扶风:我还是不太懂这里的。

SF-姜森原:马祖说“何不自己射自己”——何时曾想过自己死后去向何方?

SF-扶风:马祖的能射一群,我理解不了。

晨曦:马祖要这猎人不打猎,是否有违人道?

金华--默:一只就够,和尚为什么要他射一群?

豫-白开水:马祖说“何不自己射自己”——何时曾想过自己死后去向何方?

晨曦:盗亦有道,猎人亦有猎人的道。

豫-白开水:发散性思维。

金华--默:和尚射一群是什么意思?

SF-扶风:不要用思维。如何个直印那个射一群呢?

北京-容和:世间万物为一体。

豫-白开水:射一群我理解就是射一群鹿的意思嘛。

柳州—敏婷:大天大地在我心。

金华--默:北京-容和:世间万物为一体——那射一即可,那还要群?

豫-白开水:非要发散思维。

金华--默:豫-白开水:射一群我理解就是射一群鹿的意思嘛——我也这么想的。

柳州—敏婷:马祖这样发问,是为了让猎人反观自心啊。不要纠结这个问题本身,目的达到就好。

北京-容和:一既一切。

金华--默:藏當時悟件什么令他放下屠刀。貌似打乱老师阵脚了。

豫-白开水:(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郊外到处是鹿,今天射一个明天还有,为什么非要射那么多呢?

北京-容和:恩。

 

何不自射

 

SF-姜森原:【若教某甲自射。即無下手處。】猎人因这“彼此是命”机缘,第一次想到自己。说:“让我自己射自己,即没有下手之处”。

佛山-郑琳:射中你的是一个,不是一群。

SF-姜森原:“ 射中你的是一个 不是一群”——郑琳讲讲对这句话的理解?

SF-扶风:某甲自射,这个射,我的理解是回观自已,却是找不到主。

豫-白开水:(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你既然说到处都是猎物,那你自己也是猎物呀,为什么不自猎呢?

SF-扶风:这里应该是转语吧。

金华--默:既然大家都是命,你射他,何不自己射自己。

豫-白开水:对呀。

SF-姜森原:回观自已,却不见能所。什么叫转语呀?

SF-扶风:公案只为指向分别意识的,转语即不是字面意思。

SF-姜森原:转移话题的?

晨曦:引出精彩情结的转折语。引出经典的转语。

 

无下手处

 

金华--默:对自己就惜命不忍下手。

豫-白开水:不是不忍下手而是不知从何下手。

SF-姜森原:不知从何下手。

SF-扶风:如果是对生命,就是不忍下手。如果是对自我,就是无从下手。

豫-白开水:(教某甲自射,无下手处)

金华--默:豫-白开水:不是不忍下手而是不知从何下手——忍下手,那里不是目标。不忍才无处下手。

SF-姜森原:掉井里了,为何不自己踹赛车把自己拽到上去?自己用力把自己拽上去。

柳州—敏婷:继续下面的吧。

 

SF-姜森原:【無下手處。】后,马祖指示说【這漢。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

金华--默:【無下手處】,藏在这里停下了

SF-姜森原:着无下手处,正是无数劫以来烦恼止息之处。

柳州—敏婷:接纳自己的无知了。

金华--默:卡住,这时马祖说这一卡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我想是藏在这里悟到歇下。

SF-姜森原:“就是这个”。

豫-白开水:(无下手处)射猎一般都是左手举弓右手拉弓,两只眼睛是瞄向外处的。

金华--默:我们遇到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会不由自主的呆一下。

豫-白开水:而此时让射自己,猎人瞬间找不到目标了。无目标谈何射猎?

SF-姜森原:我们累劫以来,总是拿箭对着外面,对着别人。什么时候把这箭反过来,对准自己。

金华--默:傻眼了。这箭反过来,对准自己。也很累,自责很伤人。

SF-姜森原:也很累,自责很伤人。—— 却是谁在自责?谁是自责的那个?

豫-白开水:猎人找找找,找不到目标,找不到自我。无我。

金华--默:我在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射。

SF-扶风:今日頓息。不要再射了,息去。

金华--默:呵呵。

SF-扶风: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一箭射一群。你的箭利害吗,一支射一头?我的更利害,一出手,却是射却一群,识得者,虚空不碍客尘,全体歇下。

济南-千江一月:嚝劫無明煩惱。今日頓息。是指见性了。

SF-扶风:嚝劫那么多的無明煩惱,统统一箭射落。

豫-白开水:(这汉,无数烦恼,今日顿息) 吾有烦恼为吾有身,今吾无身,何来烦恼?猎人张弓望月找不到自己。

SF-扶风:马祖说,我这一箭呀,只要你会得,全天下一时杀遍。大家试感受一下,有没有这种一群的感受呀。当明白空性的时候,一切用都不再粘连。

SYSU-李菱:那一群就是客尘。

北京-Z:粘,这个读nian还是读zhan

SF-扶风:nian。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用禅这支箭,一箭射却一群。

北京-Z:粘连是指心和相粘连?

SF-扶风:嗯,抓相为实有了。

北京-Z:一箭射却一群中的却字如何理解?

SF-扶风:到、没、了。

济南-千江一月:相就是心,心就是相。

SF-扶风:森原继续下面的吧。还有后面的牧牛呀。

 

牧牛

 

SF-姜森原:【藏當時毀棄弓箭。自以刀截髮。投祖出家。一日在廚作務次。祖問曰。作什麼。曰牧牛。祖曰。作麼生牧。曰一迴入草去。便把鼻孔拽來。祖曰。子真牧牛。】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猎人出家变成慧藏,跟随马祖。一天,慧藏在厨房劳作。马祖问,“做什么?”答:“牧牛”问:“怎么着牧”。

SF-扶风:“牧牛”是禅宗很著名的特指用语,有一个《十牛图》用牧人找牛与驯牛的十个过程,代表修行人证悟本性的十个阶段。

SF-姜森原:牛就是指自心。

SF-扶风:关键是最后一句,也是大家日常要做的【祖曰。作麼生牧。曰一迴入草去。便把鼻孔拽來。祖曰。子真牧牛。】

SF-姜森原:心入草去,没了踪迹,迷。【便把鼻孔拽來】拉着鼻孔拽出来。便借相返性,回到那不生不灭的本来。

SF-扶风:马祖问:你怎么牧牛呀?回答:时时盯着它,一旦又进到相里玩了,就狠揪它出来。

SF-扶风:嘻嘻,大家也正当此时呀,盯紧了唷。

SYSU-李菱:时时盯紧,拽牛鼻。

SF-扶风:谢谢森原,明天戴博继续。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

正法眼藏,开心明目。敬请转载,功德无量!

您的一份点击,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尊重原创,保留出处:
更多读书记录  www.shizhao.com.cn/bbs/reading
blog.sina.com.cn/stanfordcha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