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02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尊宿语录》10李菱-云门文偃-洞庭水满

(2013-05-12 01:22:24)
标签:

古尊宿语录

斯坦祖禅学社

校园

公案

云门文偃

分类: 读书群记录

SYSU-李菱:我们今天继续参公案,云门文偃【举。药山问僧。什么处来。僧云。湖南来。山云。洞庭湖水满也未。僧云。未满。山云。许多时雨水。为什么未满。云岩代云。湛湛地。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 师云。只在这里。】现在翻译,药山问一和尚,你从哪里来的啊?,和尚说,我从湖南来。药山说:湖南啊,那你们洞庭湖的水满了没?和尚说,没满啊。药山问,下了这么多雨,怎么还没满啊?大家参参 怎么洞庭湖的水不满啊?

 

洞庭不满

 

SF-扶风:是呀,天雨倾盘,却为何洞庭不满?

SYSU-李菱:怎么洞庭湖的水不满啊?

SF-姜森原:满无所满。

SF-戴博:我猜因为有出水口。

SF-扶风:为什么天地间的结构就这么完美呢,这湖那湖的,只是容,却不满,我们呢,满吗?

SYSU-李菱:不注意的时候就满了,还漫出来。

 

佛山-郑琳:日积月累间满了。

SF-扶风:一定是有虫虫塞注了。

SYSU-李菱:对!

SF-戴博:塞住了岂不是就满了吗?

SF-崔旭:有出口,有蒸发。

SYSU-李菱:所以洞庭不满,是因为它没有虫虫。

 

SF-扶风:为什么人心留虫,而自然却不留呢。

SYSU-李菱:所以我猜这洞庭啊,不只是湖。

SF-戴博:可是你刚才赞同风师的说法有虫虫。

SYSU-李菱:我说的是我们。

SF-戴博:哦。

SYSU-李菱:所以我们要向自然那样不留虫才行,可是怎样才能不留虫呢?

 

SF-姜森原:知道未满。

SF-扶风:尼采说得真好,回到大地!只有回归大地,就没虫可塞。虫虫在大地上,各有各去处,便不会堆积于人心头了。

时照:洞庭湖里也有虫虫,洞庭湖怎么还是湛然的呢?

SF-扶风:只有回落大地的心,才与自然相应,才能一切流通,一切自然,一切天成。照师又将我军了。

 

SYSU-李菱:湛然就没有虫虫了吧?

时照:自然何其成为自然。

SF-扶风:虫虫在里面好玩,却不塞,各自自在。照师的法,是能容大法。

雄鹰:不满不是能容,而是不断循环,各守其道,自净其益。

时照:湛然就没有虫虫了 还是湛然把虫虫……。

SF-扶风:雄鹰说得好。

SF-姜森原:大地,大地。

SYSU-李菱:西安—雄鹰:不满不是能容,而是不断循环,各守其道,自净其益--湛然便是此意。

雄鹰:是的。

时照:洞庭湖的水之所以保持湛然不腐的忧然祥和之态,是因为洞庭湖的水流动流通不止。

柳州敏婷:虫也能促进水质循环吧。

SYSU-李菱:哈哈。

时照:忧然,悠然。

 

至乐读书:看不懂。

豫-白开水:看不懂水就满了。

柳州敏婷:恩,得看忧的是自己,还是别人吧?

时照:对,虫在正能量中,就能促动水的品质,反之就……。

SYSU-李菱:塞满死滞。

 

时照:水和水中的一切都在正能量正循环中,保持流水不腐的良好作风,那么洞庭湖的水就能保证湛然清寂的美丽。

时照:人如洞庭湖。

SYSU-李菱:真美!

柳州敏婷:当我心里只有“自己”的忧虑时,我感觉就陷进去,出不来了。

SYSU-李菱:嗯。

 

雄鹰:发现自己有虫是一种灵魂的自我拷问,可惜的是当今时代很少有人这样做。

SF-扶风:我们天天这样做或。

柳州敏婷:可惜的是当今时代很少有人这样做。——有啥好可惜的?

时照:你的眼耳鼻身意所摄受的一切,都在你的正能量中得到升华和净化,那么你就湛然如斯了。

SYSU-李菱:是的,天天都发现新虫。

SF-扶风:可开心了,逮到一条虫,就大家一起烤了吃。

SF-戴博:高蛋白。

雄鹰:我们只是很少一部分。

SF-扶风:因为基本谁抓的虫,挖出来后,各人看看,大大小小,自己身上都会有一点。

 

如何处理虫子

 

时照:那么发现的虫子的目的是致虫子于死地吗?

 

SF-扶风:是晒晒它。

SF-戴博:我觉得不是。

SF-戴博:杀死了一条。

时照: 扶风老师说得对。

柳州敏婷:不是,是放。

SF-戴博:另一条会长出来。

柳州敏婷:各归各。

SF-戴博:并且越长越多。

时照:呵呵,往哪里放呢?

柳州敏婷:天大地大。

SYSU-李菱:那怎么办?

SF-戴博:目送它慢慢爬走。

时照:戴博说的对 

SYSU-李菱:流。

时照:杀死等于生。

SF-戴博:它爬着爬着就自己消失不见了,是因为轮回吗?

SF-扶风:发现其实这些虫虫,更多的是时代的问题,时代造就了一代人,一代带有相同问题的人。

SYSU-李菱:杀死等于生!!

时照:然后呢,就永远不见了吗? 

SYSU-李菱:会不会爬回来?

雄鹰:虫子还需要自己灭。

时照:脑残不轮回,心残就轮回了。

SF-姜森原:然后就放回大地了。

 

雄鹰:大家只是点醒。

柳州敏婷:生生死死,如小草,野火烧不尽啊。化了它用了。

哈尔滨-瑛紫: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豫-白开水:虫子不会永远不见。

SF-扶风:抓出来,虫虫就不见了。在你生命中,它就再不出来搞事了。

柳州敏婷:心残也不怕,志坚。

豫-白开水:想要虫子永远不见,这个是个大虫。

 

时照:小狗哼哼接着下文。

豫-白开水:这个理我是清楚的明了。

柳州敏婷:哼哼。

SYSU-李菱:好的,刚刚电脑有点问题。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

SF-扶风:大家搞清楚虫虫指的是什么,各讲各的,会出来不同的对待方式。

SYSU-李菱:这里是不是说,八万四千那由他三万阿僧只劫,那又怎么样?白纸的状态会因为这么多的劫而变成黑纸吗?

 

SF-扶风:湛湛的还没讲呢。

SYSU-李菱:云岩代云,湛湛地。

雄鹰:老师讲呀。

SYSU-李菱:云岩说,因为水是流动的所以不会满啊。

时照:湛湛的就是流水不腐,暗指我们的心如果能流而不住,就会永远光明无碍。

SYSU-李菱:嗯,接着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

时照:水和水中的一切都在正能量正循环中,保持流水不腐的良好作风,那么洞庭湖的水就能保证湛然清寂的美丽。人如洞庭湖。

 

雄鹰:解释的好。

宁波珊瑚:流而不住,就会永远光明无碍。

时照:你的眼耳鼻身意所摄受的一切,都在你的正能量中得到升华和净化,那么你就湛然如斯了。

佛山-郑琳:循环是自动的。

 

时照: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洞庭湖,都会象洞庭湖那么美丽动人,清净祥和安然。是的,我们现在不自动的,妄想用思想去掉先天的圆满程序。

宁波珊瑚:问题是如何不住?

佛山-郑琳:怎么就不通了。

 

SYSU-李菱:这里的药山公案,后面是三位不同的禅师的荐古(点评古时候的公案),云岩代云,湛湛地,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师云,只在这里。只最后的师,是文偃。

时照:还说吃亏是福,吃别人的亏是福,吃自己的亏就未必是福了。

宁波—珊瑚:问题是如何不住?——问的好。

佛山-郑:在得失的感受上取舍。

柳州敏婷:有取舍就有好坏分别了。

时照:佛山-郑琳:怎么就不通了——当你家的水管堵塞的时候,你是否到人家疏通去,你一定会在外边向里通,对吧。

SYSU-李菱:是的,然后呢。

 

时照:怎么就不通了,你回来观察一下自己家的管道 原因一定就能找到。

雄鹰:我觉得应该把“流而不住”改为“用而不住”,因为流是水性的用,这样更能够体现人的清静心。

时照:思想和心灵的关系也是如此。

佛山-郑琳:我观着观着感觉快要死了。进了一步,退了十步。

SYSU-李菱:退一步海阔天空,你都退了十步。

时照:西安—雄鹰:我觉得应该把“流而不住”改为“用而不住”,因为流是水性的用,这样更能够体现人的清静心。——能具体的说说吗?被你的眼耳鼻舌身意摄受来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用,不一定都有用啊。

佛山-郑琳:退步噢。

柳州敏婷:被你的眼耳鼻舌身意摄受来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用,不一定都有用啊——无用之用也是用啊。

 

SF-扶风:这个药山问僧:为何多时雨水洞庭却不满?引来三位禅师代答。云岩说:湛湛的。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云门说:只在这里。——请时照师点评三家。

时照:就目前来讲,你看到我们很多的聊天记录,都是在你眼前流过,不一定都是用。

柳州敏婷:恩。

时照:无用之用是用,但是你不能把用当成无用去用吧,你不能把无用当成用吧。

SF-扶风:照师,过吧。

柳州敏婷:对,对自己不合适。

SF-扶风:不然又拖堂的了。

时照:都是用,但是你不能张冠李戴。

SF-扶风:不用了,不用了,点评三家去。

 

柳州敏婷:恩,嘿嘿。

SYSU-李菱:恭候照师点评。

时照:湛然已经不用讲了,这个由你来讲吧。

SYSU-李菱: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

时照:扶风老师你让我点评三家什么意思。

 

为什么不满

 

SYSU-李菱:我的理解是,八万四千那由他三万阿僧只劫,那又怎么样?白纸的状态会因为这么多的劫而变成黑纸吗?

SF-扶风:这个药山问僧:为何多时雨水洞庭却不满?引来三位禅师代答,云岩说:湛湛的。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云门说:只在这里。——请时照师点评三家。

SYSU-李菱:三家是,云岩说:湛湛的。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云门说:只在这里。”他们三人对上面洞庭湖不满这个问题的回答。

 

时照:是不满吗?怎么看出来不满的 

SYSU-李菱:这个问题真出人意料。

SF-扶风:满就淹了,现在大家好好的,就是还没淹。

柳州敏婷:人心不足蛇吞象。

 

雄鹰:好的。有关存在和时间、空间都是相互同时发生的,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有一个提前的假设做为支撑。海德格尔是德国著名哲学家,对道家和禅宗都有论述,主要是针对虚无和空性的解释。离开了认为的界定所有的都不会存在,当我们对任何一点过分的追求都是泛滥,包括现在的你。

 

时照:洞山说:什么劫中曾欠少——什么原因让多时雨水渐少的?

SF-扶风:雨水无小,只是洞庭不满。

时照:什么原因让多时雨水在洞庭湖中不增多,反而少。

佛山-郑琳:挥发到天上做云去了。

时照:云门说:只在这里。

SF-扶风:下游惨了。

SYSU-李菱:呵呵。

 

雄鹰:人安静地生活,哪怕是静静地听着风声,亦能感受到诗意的生活。 -- 海德格尔。人活在自己的语言中,语言是人“存在的家”,人在说话,话在说人。——海德格尔

柳州敏婷:晕,改时间发吧。

豫-白开水:这个云门一定还有动作。

雄鹰:马上就完了,所以才发的。

SF-扶风:没有了呀,这则公案,到这里就完了。

SYSU-李菱:豫-白开水:这个云门一定还有动作 --他的这里是哪里。 

时照:雄鹰你用别人的话取代了自己,所以你的洞庭湖已经被海德格尔填满了。

雄鹰:不是的,你误解了。

时照:我理解被塞满的人的情结,也希望你发泄,但是希望你换个时间好吗?

雄鹰:良心唯有经常以沉默形式来讲话。

时照:那你保持沉默的吧,也能让你的良心好好的有时间看自己。

SF-扶风:呵呵,塞的好紧。

SYSU-李菱:照师继续。

 

只在这里

 

时照:云门说:只在这里。——我们大家也对自己说一句只在这里。

雄鹰:我在说事实,如果你们是这样认为,你也同样被塞。

豫-白开水:只在这里。

时照:我们不是被塞住了,而是有对堵塞之物进行合理的排泄。

佛山-郑琳:只在这里,完毕。

柳州敏婷:是的,我正在疏通,请别打扰我。

SYSU-李菱:对,排泄完就通了。

SF-扶风:哪里?哪里?

柳州敏婷:这里。

SYSU-李菱:这里。

雄鹰:你已经有虫了。

 

豫-白开水:他问的是原因。

时照:是我看见了 

雄鹰:大师不会标榜自己的。

时照:是的,我在标榜你。

雄鹰:我不是。

豫-白开水:云门是最干净利落的。

雄鹰:我只是寻求真理。

柳州敏婷:谁是大师?我们这里只有老师呀。

时照:临济云门赵州都行。

 

豫-白开水:什么原因洞庭不满?只在这里,我体会到了。

SYSU-李菱:举,僧问云居,湛然时如何。居云,不流。师云,不流说什么湛然。又云,此是截铁之言。

SYSU-李菱:这是另一则公案,但说的是同一件事。有和尚问云居,水湛然的时候是怎样的?居说,静,不流。文偃灰常不满:不流还说什么湛然。这是一定斩钉截铁之言。

SYSU-李菱:我们来最后一段吧,很简单的。

SF-戴博:好啊。

SYSU-李菱:举,雪峰云。饭箩边坐饿死人,临河渴死汉。玄沙云,饭箩里坐饿死汉,水里没头浸渴死汉。师云,通身是饭,通身是水。雪峰是文偃的师傅。他问,怎么在饭箩旁边都能饿死,在河旁边都能渴死阿?大家说说为什么啊?

SF-扶风:SYSU-李菱:有和尚问云居,水湛然的时候是怎样的?居说,静,不流。文偃灰常不满:不流还说什么湛然。这是一定斩钉截铁之言。——这个正跟今晚的上课一样,扶风正说着湛然是如何个没有虫子,照师跳出来说,没有就死光光了,不流还说个什么湛然。

柳州敏婷:粘。

SYSU-李菱:雪峰是文偃的师傅。他问,怎么在饭箩旁边都能饿死,在河旁边都能渴死阿?大家说说为什么啊?

SF-戴博:感觉像脑筋急转弯。

无剑:不吃、不饮、不行。

柳州敏婷:被饭淹死了。

SYSU-李菱:玄沙和尚说:被撑死的呗,被淹死的呗。

柳州敏婷:撑死了。

SYSU-李菱:文偃,是啊,全身都是饭,全身都是水,还哪有自己了啊?

 

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

 

SF-扶风: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是什么让降落在洞庭湖的雨水遭遇劫难,只见进不见多?。这个劫不是指时间吧。

时照:相对于人们质问的多少。洞山说:这个世界千变万化,什么东西少过。劫是千变万化的事物,暗指没多没少,自性本自如如。

柳州敏婷:什么劫中曾欠少。——从来不曾少过。

SF-扶风:时照 :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是什么让降落在洞庭湖的雨水遭遇劫难,只见进不见多?这个劫不是指时间吧。相对于人们质问的多少。洞山说:这个世界千变万化,什么东西少过,劫是千变万化的事物,暗指没多没少,自性本自如如。

SYSU-李菱:这个结尾不错。

SF-扶风:洞山代云。什么劫中曾欠少。——当大家都在疑问是什么让降落在洞庭湖的雨水遭遇劫难,只见进不见多时。洞山的就反问大家一句,世界虽然多变何曾少过,那么也就是说哪有多少,本自如如。师云。只在这里。——当大家都在疑问是什么让降落在洞庭湖的雨水遭遇劫难,而不见多时,师说,答案就在问处。

SYSU-李菱:答案就在问处。

时照:本来我不想讲这些,因为公案就是大家参 。但是扶风老师总是不放过我。

柳州敏婷:就在这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时照:你们要是着相,不要怪我啊。你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评论家、法家。赞叹。

SF-扶风:下课。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

正法眼藏,开心明目。敬请转载,功德无量!

您的一份点击,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尊重原创,保留出处:
www.shizhao.com.cn/bbs/reading
blog.sina.com.cn/stanfordchan

 

 《古尊宿语录》10李菱-云门文偃-洞庭水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