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02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尊宿语录》2 马祖道一:磨砖成镜、西来意

(2013-05-03 05:04:51)
标签:

古尊宿语录

斯坦福禅学社

马祖道一

西来意

磨砖成镜

分类: 读书群记录

SF-扶风:欢迎姜森原同学开题!

马祖道一


SF-
姜森原:开创丛林 这个对禅宗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贡献,原来禅宗没有形成体制。马祖道一(709-788,或688—763年),俗姓马,又称马道一、洪州道一、江西道一。唐代著名禅师,开创南岳怀让洪州宗。汉州什邡(今四川什邡市马祖镇)人。史书说他容貌奇异,牛行虎视,舌头长得可以触到鼻,脚下有二轮文。谥号大寂禅师。 马祖道一禅师门下极盛,号称八十八位善知识,法嗣有139人,以西堂智藏、百丈怀海、南泉普愿最为闻名,号称洪州门下三大士。百丈怀海下开衍出临济宗、沩仰宗二宗。 马祖道一是四川历史上最具影响文史名人之一,与司马相如、李白、苏东坡齐名。

SF-
扶风:马祖道一是六祖门下第三代弟子,师承南岳怀让
SF-
姜森原:百丈开创清规,就是为了让佛教适应汉地的生活习俗,百丈师承马祖,规定僧人要劳作,一日不做一日不食,跟怀让有一个磨砖做镜的公案。http://www.shizhao.com.cn:8080/s ... 1454&extra=page=1


磨砖岂得成镜


SF-
姜森原:【马祖居南岳传法院。独处一庵。唯习坐禅。凡有来访者都不顾。师往彼亦不顾。师观其神宇有异。遂忆六祖谶。乃多方而诱导之。 一日。将砖于庵前磨。马祖亦不顾。时既久。乃问曰。作什么。 师云。磨作镜。 马祖云。磨砖岂得成镜。 师云。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能成佛。 祖乃离座云。如何即是。】


《古尊宿语录》2 <wbr>马祖道一:磨砖成镜、西来意

SF-
姜森原:这个是怀让度化马祖的一个方便。引起他的重视
SF-
姜森原:具体呢,马祖陷入当时的思维定势中,坐禅为了成佛

SF-
扶风:呵呵,讲细一点呀,这个是马祖的师父点化他的公案
SF-
扶风:没有这个领悟,就没有通透的马祖,便没有之下的二宗二派呀,
SF-
姜森原:看起来马祖是个很一根筋的人 呵呵
SF-
姜森原:【独处一庵。唯习坐禅。凡有来访者都不顾。师往彼亦不顾。】

SF-
扶风:森原要学会给大家讲故事呀
SF-
戴博:建议你学习扶风老师昨天那样,稍微讲慢一点。这样大家容易接受
SF-
扶风:话说当日马祖,精进修行呀,为了成佛,天天坐禅坐禅还是坐禅,什么人来都不理,连师父来了也不理
SF-
戴博:每个人程度不太一样
SF-
姜森原: 谢谢
SF-
扶风:你继续,把这东西当故事讲,要精彩好玩,不要精练

SF-
姜森原:师父就回忆起六祖当年的预言了
SF-
扶风:这里要加一些分析,为什么他会这样
SF-
姜森原:毅力很顽强吗?
SF-
扶风:认死理。

SF-
崔旭:六祖预什么言了?
SF-
姜森原:六祖曾说:【震旦虽阔无别路。要假儿孙脚下行。金鸡解衘一粒粟。供养什邡罗汉僧(又谶传道一法)。心里能藏事。说向汉江滨。湖波探水月。将照二三人。】马祖来自什邡,谁都不理,心里能藏事。师父就拿起一块砖,在那里磨。

SF-
戴博:何为震旦?
SF-
姜森原:中国=震旦。《古尊宿》这里特别记录着,将砖于庵前磨。马祖亦不顾。时既久。 接引一个人不容易啊,还得磨那么长时间砖。
SF-
戴博:什么叫金鸡解御?
SF-
扶风:把从金鸡嘴里取出来的一粒米供养僧。御:从嘴里取出。

SF-
姜森原:马祖就问,这是干啥?怀让答,磨个镜子。马祖云。磨砖岂得成镜。大家有多少人在认认真真地磨砖想成镜呢? 
SF-
扶风:基本都在磨砖
SF-
姜森原: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能成佛。

SF-崔旭:怎么才能磨出镜来?

SF-姜森原:就在眼前,当下心。
SF-
戴博:我磨的砖都能盖一座房子了
SF-
崔旭:坐禅不是当下心?
SF-
扶风:方向不对,八万四千行不过数沙。把坐禅当圣了。

SF-
姜森原:马祖之前坐禅是身体上的形式
SF-
扶风:要坐却天下大净,把一切给去掉,要一个清净
杭州:花开半夏:方向不对,努力白费
SF-
姜森原:着个净相

禅机:针尖对麦芒


SF-
扶风:这里应该着重表现,马祖被这个打动
SF-
姜森原:马祖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怀疑了,他就问。
SF-
扶风:如崔旭问的,你就对着崔讲明白,解他的惑:我坐禅不就是令心静吗?成佛不就是要心静吗?我这不是在努力成佛吗?

SF-
姜森原:成佛是超越动静,自性本来具足。但于善恶事上不滞。唤作修道人
SF-
扶风:不会静如何个超越动静?
SF-
崔旭:是啊
SF-
姜森原:请教扶风老师!
SF-
扶风:是我们在问你,你答。不要想着用经典回答,问你心,直心印出来。
SF-
崔旭:戒定慧,为什么不是戒动慧?
SF-
姜森原:还是要停,但不能把坐禅推高。不能执着坐禅。
SF-
崔旭:我觉得静虽然不是必要条件,但是很有帮助。
SF-
姜森原:歇下的时候,也无所谓静了。会的时候,也无所谓坐禅了,只是一转。

SF-
扶风:
反方问题汇总:
1
、坐禅就是令心静
2
、成佛要心静,所以坐禅就是努力成佛。
3
、不会静如何能超越动静,所以静虽然不是必要条件,但是很有必要。
请正方反证。来多几位正方吧。除了崔旭,其它人加入正方里。

SF-
姜森原:你令心静的那个是什么?崔旭?
SF-
崔旭: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SF-
姜森原:谁不知道?
SF-
崔旭:

山东:镜淳:石头很静未成佛
SF-
戴博:太有禅机了
SF-
姜森原:这个过掉。 石头很静未成佛,这个好。人非草木无情,若只图静,岂同无情。
SF-
扶风:不要转,继续。

SF-
扶风:不要光在外面解释,要抓机,针尖对麦芒,在对方卡住的地方应。
SF-
崔旭:坐禅时,我没刻意静,只是看自己念头。
泡泡:令心静不一定要"坐禅 心静就是坐马桶那也静。
SF-
崔旭:但这个过程导致念头减少。

SF-
扶风:在外面解释,如贼子在内,你只是站在门外大喊,有贼呀,却不敢进去抓他出来。
SYSU-
李菱:禅不用坐,禅
SF-
扶风:李菱的还是在外围 给出个解释。刚才森原的有点样子,只是力不够。

SF-
崔旭:坐禅时,我没刻意静,只是看自己念头。
SF-
扶风:SF-崔旭说 坐禅时,我没刻意静,只是看自己念头——反方的机出来了,要卡着上呀,别自顾自在那自圆其说,戴博试试
SF-
戴博:我解释不了,扶风老师。
SF-
扶风:因为你跟了他去,便解不得

山东镜淳:看念头做什么, 我这句有力道吧。
SF-
崔旭:观,离开它。
山东镜淳:离开做什么?

SF-
姜森原:请教师范
广东mahasati:念头 关你屁事, 不住不粘就是了   扶风老师这样对, 对不对?
SF-
姜森原:好像不够解渴,老师示范一下吧。

SF-
崔旭:离开做什么:转烦恼.
山东镜淳:烦恼是什么?
SF-
崔旭:不住不粘:看念头就是为了不粘。
SF-
扶风:大家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总把静与不静放一个层面上去,总想在反方的静里讲个不静出来。崔旭的问很实际的。

SF-
扶风:不看时又怎么了?
SF-
姜森原:打到了。
知思行悟:禅身定心,清空念头。


解粘去缚


SF-
扶风:大家不要插话,崔旭,你直心地问,我们俩来对。
SF-
崔旭:好。
SF-
扶风:崔,我们从头来,
SF-
崔旭:我观念头,是磨砖吗?
SF-
扶风:当然,念头里没镜。

SF-
崔旭:我做什么算是磨镜?
SF-
扶风:你观什么?
SF-
崔旭:念头。
SF-
扶风:念头它妨碍你了吗?
SF-
崔旭:是的

SF-
扶风:妨碍你什么了?
SF-
崔旭:有的念头让我心里不爽。
SF-
扶风:你有一些不好的念头,你不喜欢它们吗?
SF-
崔旭:并且强迫性的自己运转
SF-
扶风:那好的念头你就喜欢了,是这样吗
SF-
崔旭:我现在好像已经不喜欢自己所有念头了。不过,是的,不好的念头我不喜欢
SF-
扶风:也就 是你的观念头,只是想把好的念留下,把不好的念头赶走吗?你打座就是为这个吗?

SF-
崔旭:这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希望念头减少,所有的念头。
SF-
扶风:为什么要减少念头呢,石头念头很少的。
SYSU-
李菱 :不喜欢自己的所有念头 想要把它们都赶走。
SF-
扶风:那你喜欢做石头吗?念头都赶走了,你是什么?

SF-
崔旭:就我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我被念头控制了。
SF-
扶风:那你就练习不被念头控制就是了呀,为什么要赶走他们呢?
SF-
崔旭:他们有很大的能量,好像一个死循环。

山东镜淳:崔崔想要的是解决心理问题,只不过披了个学佛的马甲。
SF-
扶风:呵呵,镜子这句到点

如何是不被念头控制


SF-
姜森原:我体会,进群学习需要把心放下,放开来学。
SF-
扶风:这就是机,崔的机现在还不急切在成佛里,如果你以成佛去要求他,便不能起用。
SF-
崔旭:观念头难道不是练习不被念头控制
SF-
刘苑:所以,扶风老师的意思是,有了念头,不是要去压制,而是静静地观察它?
SF-
扶风:关键要知道如何能不被念头控制。

SF-
崔旭:观之?
SF-
戴博:我很欣赏老师在春游那天说的一句话,就是造物主不是只设计好的,没有坏的,只有人是拼命想抓住好的,所以我们要学习冷静的接受好的和坏的,并且学会欣赏
SF-
崔旭:我没有压制啊, 我就是在观啊。
SYSU-
李菱:但是你想赶它们走。
SF-
戴博:崔只想要好的,深恶痛绝坏的。


能观与所观


SF-
扶风:观之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起观?
SF-
崔旭:当然,还是希望念头减少。
SF-
扶风:能观与所观,观只是让你体验能观,而你总跑到所观里欲有所作为

SF-
姜森原:观只是让你体验能观
SF-
刘苑:减少不是目的。
SF-
扶风:观念头, 是让你体验那个观,那个不为一切所动的能观。不是让你拿着观跑出去干掉所观呀。
SF-
姜森原: 我也犯了这个问题。
SF-
扶风:所观只是为你的观借用一下的东西,所观是好是坏,与你的能观有什么关系呢?

SF-
扶风:你忙着去处理所观了,还不是磨砖吗?
SF-
戴博:弄了半天伊和我一样,也是泥瓦匠

SF-
崔旭:是没有关系 -- 如果我可以保持常住在的话
SF-
扶风:为什么要保持
SF-
崔旭:可是现阶段我感觉还达不到
SF-
扶风:达不到什么
SF-
崔旭:达不到常住于观,不为念头所动
SF-
扶风:达不到什么?崔,想想,你那个能观,它跑得了吗?


观不住


知思行悟:那老师告诉我们超脱的方法吧
SF-
崔旭:常常很烦恼
SF-
扶风:讲具体一点
SF-
戴博:总觉得崔同学老想抓住什么东东?

SF-
扶风:你怎么知道你烦恼呀
SF-
崔旭:理论上,观跑不了;可是,为什么我时不时感觉郁闷?
SF-
扶风:因为你不爱自己,你总跳着惊跳着跑出来
SF-
崔旭:这个是老问题了,如何爱自己?
SF-
扶风:你不信观,这个以后再讲吧,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山东镜淳:信很重要

SF-
扶风:现在崔能知道空心静座只是磨砖吗?观,只是回来。不是在坐中,更是在日常生活中
SF-
崔旭:没有被完全说服
SF-
扶风:坐得再久再好,,也白搭。观不只是看戏,更是让自己不入戏。观为了离!

时时勤拂拭


SF-
扶风:嗯,我们来看看观,
SF-
姜森原:扶风老师在告诉你应该如何打坐
SF-
崔旭:好
SF-
扶风:为什么你的观总是不见了呢?
SF-
崔旭:我也不知道?
SF-
扶风:讲个例子

SF-
扶风:插一句,现在要求 一时讲服崔同学,不容易,人要在他的理解上一点一点松动他。现在崔的观,还不肯停,不是不能停,是不习惯,更是不敢停。

SF-
崔旭:比如我可能好好地做什么事情,不由自主就升起一个念头,想到一个烦心事。感觉不爽。过一会意识到要观,就观之
SF-
扶风:对了呀,你意识到了,一观,它就不容易烦你了。
SF-
扶风:只是你现在意识到要提起观的时间比较少,那就练习随时警醒自己一有烦就回来观里。 这就是进步。
SF-
崔旭:是的。可是在观之前,我怎么不由自主迷了呢?
SF-
扶风:因为习惯性地搅进去了。

SF-
戴博:扶风老师,我有一问,我们在一直想讲通崔同学,算不算磨砖?
SF-
扶风:不算,算解结
SF-
姜森原:其他人也会豁然理解。。
SF-
扶风:祖师在与徒弟的对话被记录前,多年生活在一起的师徒,早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松动松动再松动了。

SF-
崔旭:因此观没有错,是吧?
SF-
扶风:观没有错,错在把观用在处理所观上。
广东mahasati:崔在抗拒一些不好的念头和感受,只愿意接纳好的感受和念头,将此标准加入了所谓的""中,其实还不是真正的"" "捡择"
SF-
扶风:只要是在磨心,就不是砖。磨事的,是砖。
SYSU-
李菱:嗯

 

打脱能所


SF-刘苑:那因为观了,心烦会慢慢减少吗?
SF-
刘苑:那""有什么技巧吗?有时我意识到要观,却还是不能停止烦。
SF-
扶风:谁知道烦了?
SF-
刘苑:我自己。
SF-
扶风:那这个自己它烦了吗?
SF-
刘苑:烦了。
SF-
姜森原:你那个是什么?
SF-
戴博:你怎么知道呢?
SF-
刘苑:因为我烦了!
SF-
戴博:姜是否定主体的客观性?
SYSU-
李菱: 烦了 是两件事。

SF-
扶风:烦是你看到的那个问题(这里也没有力,没有体验过听与听见的人,对这个问题,总停留在概念里,落不到心识上)
山东镜淳: 概念是障碍
SF-
扶风:公案就是要对对方的心,知道在什么处卡住了,
山东镜淳:概念越多的对这种事越无法明白
SF-
扶风:刘苑是还不能分开能所,那就慢慢找一个机会,让他体会能所
SF-
刘苑:好吧,那就是""无法脱离"烦了",被抓住了
山东镜淳:汝心本明,概念障之

SF-
扶风:祖师做的就是这些工作,不是什么人来都问佛祖西来意
SYSU-
李菱:概念也只是为所用的而已。
SF-
扶风:只要解得对方的心结,一点是一点,慢慢解粘去搏
广东mahasati:看来 说通比宗通还要难。
SF-
扶风:一点一点松动了,某天机缘成熟,一棍下去。
SF-
姜森原:这就是宗通了
SF-
刘苑:等着被打~~

SF-
扶风:刘要来参加每周一、四的集体打座,座过了,才打得脱,心不下来,事事只在境上,识不得观。
SF-
刘苑:嗯嗯,基本功,基本功。
SF-
扶风:森原今天准备了的,再讲一段马祖吧。

如何是西来意


SF-
姜森原:【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即今是甚么意。】
杭州花开半夏:此非彼
SF-
扶风:高推圣意 
SF-
姜森原:西来意,即达摩祖师为什么从西边过来

SF-
隋少龙:即今是什么意思?
SF-
扶风:现在
SF-
姜森原:【即今是甚么意】一下子把圣、高不可及的东西打落回当下。
SF-
隋少龙:森原,为啥这就算把圣打落当下了?
SF-
姜森原: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即今是甚么意。

SF-
姜森原:想象一个僧人进来问,如何是佛意?如何是圣意?就是想成佛做祖
SF-
扶风:这时这人的这个,在达摩那。
SF-
隋少龙:所以。。西来意 = 佛意 = 圣意?
SF-
扶风:西来意=达摩意=别人的意=那些成功人士的意=不是我的意=我达不到的意=圣意
SYSU-
李菱:=我以为别人要我成为的意。

SF-
姜森原:马祖这时候问当下是什么意,佛不是别人成,是自心自做。
SF-
隋少龙:即今是什么意,也就是,你当下是什么意?
SF-
姜森原:当下你是什么意,先说当下,当下本来没有你我他。这样,提问者一下子回过神来,不再向外攀求。
SF-
扶风:不再向外攀求 !好。

SF-
扶风:当下,当下的世界,全然立足于自我之上,容不得他者存在。
花开半夏:他者指什么?
SF-
扶风: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承下全体是,那还有别人

SF-
隋少龙:嗯~ 当下你是什么意,是说,先把你自己的意搞清楚,再求西来意;还是说,你自己是什么意,西来意就是什么意?
SF-
姜森原:西来意就是当下。

SF-
隋少龙: 我其实还没懂。。。那两种说法哪个对呀?
SYSU-
李菱:你问问自己?
SF-
姜森原: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
SF-
隋少龙:我也觉得是后者,但是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去相信啊。

学佛是大丈夫事


SF-姜森原:所以说学佛乃大丈夫事。
SF-
隋少龙:这也就是说,心是什么样,世界就是什么样
SF-
扶风:经典物理与量子物理。
SF-
姜森原:心造世界 
SF-
扶风:信吗?
SF-
隋少龙:相当信啊!

整理:隋少龙
时间:201351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

正法眼藏,开心明目。敬请转载,功德无量!

您的一份点击,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尊重原创,保留出处:
更多读书记录: www.shizhao.com.cn/bbs/reading
blog.sina.com.cn/stanfordcha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