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上的两桩“一言害多命”事件

(2018-09-06 08:09:09)
标签:

转载、《北京晚报》

分类: 文史
历史上的两桩“一言害多命”事件


      总觉得这几年,国人是越来越不会好好说话了,公交车上、商场里、饭馆内,经常见到三言两语就开始爆粗的人,仔细一听无非是你挤了我一下我踩了你一脚的小事……儿时坐大公共,类似事件往往一句“对不起”一句“没关系”就落个一团和气,现在倒好,都像瓦罐里的蛐蛐儿,往死了咬,而影视作品中也特别鼓励这种“毒舌”,热播剧里的女主绝不能是《渴望》中的刘慧芳,必须是《延禧攻略》里的魏璎珞,这里面体现出的,绝对是时代的变迁和世风的变化。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是老祖宗给我们的教诲,说的就是做人要厚道,明里暗里都要说说好话和好好说话,阮玲玉的那句“人言可畏”更是警醒世人,你一句调笑、一句谩骂、一句造谣,很可能就毁人家庭、断人生计甚至要人性命。而笔者最近在古代笔记中接连看到的两条“一言害三命”和“一言害四命”的故事,也真的是触目惊心。

    

    一句“口无遮拦”害死三个人

    清代学者慵讷居士在《咫闻录》中写乾隆年间温州一事,某家有俩儿子,老大已经讨了媳妇,老二刚刚成年,对男女之事半懂不懂的,性情顽劣。长子外出几天办事,“时值天暑酷热,汗如蛤浆,腥臊难闻”。嫂子关上门洗澡,一边用瓢往身上浇水一边自言自语:“吃开水,吃开水……”老二“闻其声,由壁隙窥之”,等嫂子洗完澡出来了,他就口无遮拦地戏谑道:“嫂嫂,开水好吃吗?”嫂嫂一听傻了眼,“面色如赤”,回到屋子里一想,自己被小叔子看了裸体,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己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越想越憋屈,躺在床上茶饭不进,一病不起。婆婆见状,问媳妇哪儿不舒服,老二这时又插嘴道:“嫂子就是吃开水吃的!”婆婆恍然大悟,劝媳妇说:老二还是个孩子……可当晚,儿媳妇还是一根绳子上了吊。

    第二天早晨凶讯传开,媳妇的父母狂奔而来,号啕大哭:“我女儿好端端的怎么就上了吊?必定是有原因的,当以实告,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我女婿既然不在家,只有发问在你们二老身上!”公公婆婆说不知情,岳父岳母“即以拳击”,两家打成一团,最后公公婆婆一方力有不逮,只好说了实话,岳父岳母听完更加生气:“感情是你儿子偷窥我女儿洗澡并出言调戏惹的祸,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更加严重的猥亵呢!这事儿咱们非打官司不可!”亲戚们调解了半天,公公婆婆答应赔给亲家三十亩良田,并将其女厚葬,才算完事。

    谁知,事儿还没完。

    公公死了儿媳妇,赔了三十亩良田,怎么想怎么心堵得慌,“终日自叹”,而长子回到家中,“朝夕哭妻,废寝忘食”,公公不免更加抑郁,夜深人静,他“潜出后门,投水而死”。

    三天以后,尸体浮出河面,打捞上来,婆婆哭得昏天黑地,跑到媳妇家大吵大闹、不依不饶,对亲家公说:“你女儿之死,纯粹是她自己想不开,既没有人打她,也没有人骂她,更没有人猥亵她!我二儿子一向傻乎乎的,全村谁个不知?说一句调笑的话,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趁机强占我家田产,逼死我丈夫,我也不活了,豁出去跟你打官司!”然后抓住亲家公的胡须拽着往县衙去,亲家公“畏其凶势,愿退前讹之田”。这婆婆一见更加横泼,因她是女流之辈又刚刚死了老公,没人敢跟她硬怼,商议之下,亲家公提出除了退还那三十亩良田外,还出一笔丧葬费,婆婆冷笑道:“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咽下这口恶气吗?”于是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决定亲家除了退田外,再送三十亩良田予她,婆婆这才心满意足而去。

    这一回,轮到亲家公心气儿不顺了,他跟老伴说:“我平生从来没有受人讹诈过,如今我的女儿被他们家逼死了,反而还被他们家讹去三十亩良田,这口气怎么咽得下?改天我拿根绳子吊死在他们家门口,你马上去报官,非给他们家闹个倾家荡产不可!”老伴劝他说:“祸由自取,当初如果不是我们讹他们家三十亩良田,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现在两家各死一人,村子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什么议论都有,你何必再让人看笑话呢?”

    从这天开始,老伴把老头看得很严,时间一久也就松懈下来,“一日,有请赴宴者”,老头跟老伴请了假,“欣然而去”,一去不回,老伴着了慌,去宴请那家寻找,才知道老头在宴席中途就走了,她踉踉跄跄赶到女儿的公婆家,老远就看见一具尸体悬挂在门梁上,“而尸身随风转摇矣”……

    老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到县衙去告状,官府还没接这个状子,乡里的父老先出面将两家人叫到一起说:“彼以死而讹,此以讹而死,一死一讹,一讹一死,三条性命,几天的时间就这么生生断送了,再闹下去,你们都要家破人亡,不如各自退还所讹的田产,各自安葬死去的亲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两家人都已经元气大伤,无力再进一步“打仇家”,于是同意了父老们的调解,“出具悔词,赴县拦验,官为取结立案,各无翻异焉”。

    故事的结尾,没有再提到那个老二的下落或下场,他一句“闹笑话”,搞出了这么大的悲剧,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吧。

    

    一句“信口开河”害死四个人

    如果说《咫闻录》中的事件还属于无心之失的话,那么清代散文家俞蛟的《梦厂杂著》中记载的“王宝一事件”,则更加反映出“一念之恶”到底会带来怎样可怕的结果。

    浙江绍兴有个名叫王宝一的农民,“年饥,饘粥不给”,恰好年底,想打零工也找不到活计,没办法,他只好寻思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变卖的,找来找去,家中只有一口米缸还算完好,于是他带着十岁的儿子,把米缸抬到小船上,“思售以升斗,为度岁计”,划着小船走了十里路,不管怎么吆喝,就是没有人想买的。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村口,有个富翁正在岸边晒太阳,看见王宝一售卖米缸,便跟他商议,用三百钱买下,让他抬到家门口,王宝一高兴极了,带着儿子跟在富翁身后,来到他家,正要进门,邻居有个饶舌的,问富翁这是要做什么,富翁把情况一讲,这邻居信口开河:“昨天我看见有人仅用两百钱就买这么大一口米缸呢。”富翁一听立刻反悔了,“闭门入,叩之不应”。王宝一眼看着夕阳西下,想到卖不掉米缸今晚全家就要挨饿,心急如焚,只好跟儿子把米缸重新往船上抬,儿子本来年纪就小,又没有吃饭,手一软,米缸摔落在地,“破裂不完”,王宝一一怒之下用碎片打了儿子一下,谁知锋利的碎片正好划过儿子的脖颈,割断了他的喉咙,导致他流血而死!

    王宝一回到家中,他的老母亲和妻子都倚门而立,等他拿回米面下锅,却见他双手空空,便问:“米缸卖了?”王宝一木然地点了点头,两个女人又问他孩子在哪里?王宝一说在船上睡觉还没醒呢,妻子觉察出他“颜色惨变”,急忙往河边跑去,一看船舱里孩子的尸体,惨叫一声就跳了河。王宝一连忙下水救妻子,半晌才找到并捞出,“已不可救”,他跌跌撞撞地回到家,见老母亲也已经上吊自尽,一时间生无可恋,用厨刀割了脖子自杀身亡。“不移晷而一家四口,俱丧非命,伤心惨目,有如是耶”!在文章的结尾,俞蛟愤怒地指出:“祸机只伏于邻人之片语!”

    看到这篇笔记时,笔者不禁想起中学看《悲惨世界》时的一段记忆,芳汀把女儿珂赛特寄养在他人家中后,只身到滨海小城蒙特勒伊打工,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有个当地的贞操捍卫者维克杜尼昂夫人偏偏打探出她是个单亲妈妈的秘密,然后传得满城风雨,最后导致芳汀被开除出厂……从那时起,我不仅厌恶八卦的人,就连热衷打听八卦的人都痛恨之至,觉得这是一群无聊透顶的家伙。

    

    一番“语重心长”救下两条命

    不过,古代笔记中也有“一言救人命”的故事,读来令人特别感动。

    清代学者许奉恩在《里乘》中写姑苏一事,有个老翁赴饮夜归,见邻居某甲在河畔磨刀霍霍,满脸杀气,上前问为什么深更半夜的磨刀?一开始某甲不回答,经不住老翁再三研诘,才愤愤然说:“我老婆和人私通,被我撞见了,今晚他俩又在我家私会,我这就去将他俩杀掉,以洗刷门户之羞!”老翁一边点头说“该杀,该杀”!一边把某甲手中的刀拿了过来说:“只可惜这把刀不够锋利,我家中有一把祖传的宝刀,如新发于硎,我借给你一用可好?”某甲连连感谢!老翁说:“你别急着谢我,我且问你杀过人没有?”某甲愣了说:“承平世界,怎么可能随便杀人?”老翁抚掌而笑:“那便是了,初次杀人最重要的是够胆量,不然一见血你自己手脚就软了,只怕是杀鸡都杀不顺利!走,到我家去薄饮两杯壮壮胆量吧!”

    某甲听老翁说得有理,便跟着他回到家中。老翁拿出一瓶酒和一碟子腌豆,让某甲自斟自饮,然后以上厕所为借口溜到某甲家,告诉正在翻云覆雨的某甲老婆及其情夫,让那情夫赶紧走人,某甲老婆也想逃,老翁说你不能走,你一走就成了私奔,事情就没法收拾了,你且关好门,等会儿某甲回来,你就把一切推到我的身上,某甲老婆战战兢兢地同意了。

    老翁回到家中,见某甲已经将那瓶酒喝光,那碟子腌豆吃尽,满脸醉意,便问他还需不需要添酒?某甲连连摇头说“足矣足矣”,然后提刀往自己家去,“破扉而入,索生不得”,一问老婆才知道是老翁泄了密,不由得怒上心头,回去找老翁算账。老翁却又准备了一瓶酒,笑着拉他坐下,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你娶个媳妇不容易,花了不少钱,现在为了泄愤将她和奸夫杀了,快意倒是快意,但出了人命必然会惹来官司,虽然你杀奸有理,但按照法律也要受到杖责,万一被关进牢房,不知花多少钱才能出来,怎么计算都是不值当的事情。妇既不贞,还不如休掉她,并让她娘家拿出一笔钱赔款,你还能再娶一房媳妇,岂不更好?”某甲略一思考,便明白老翁的策略确实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支吾道:“休妻可以,但要让她娘家赔钱,恐怕得有人出面作证她确实是与别人私通,问题是谁来当这个证人呢?”老翁拍着胸脯说:“只要你不杀人,老夫愿意作证!”

    “甲如言往诉妇之父兄,果耻其不贞,听甲处分”。最终某甲得到一笔钱新娶了一房媳妇,而他的前妻捡了一条命,逃到外乡,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几年后,老翁家贫岁饥,逃荒到一个寺庙里,恰好碰上这个自己曾经搭救过的女人来上香,女人对他感恩不尽:“我当年以一时之误,差点丢了性命,要不是你出手搭救,现在只怕连白骨都朽烂了!”然后死活塞给老翁二百两黄金为谢。

    一言灭门,一言救人,孰对孰错,恐怕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现如今有很多人都觉得周围“戾气太重”,那么能不能从自身开始,人前背后,遇到任何问题,都说说好话,好好说话呢?毕竟一个成天到晚视“他人即地狱”的人,“他人”在不在地狱里我不知道,他自己活在地狱——那简直是一定的。(呼延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