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多因不雅改了名

(2018-01-30 08:09:09)
标签:

转载、《北京晚报》

分类: 文史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1月24日是腊月初八,喝完腊八粥,农历戊戌“狗年”也就快到了。在北京数以万计的地名中,生肖地名并不少见,但含有“狗”字的却极少。其实历史上北京与狗相关的地名曾有十几个,后来多因不雅而根据谐音改了名儿,如“狗尾巴胡同”改成了“高义伯胡同”、“寿逾百胡同”, “打狗巷”改成了“打鼓巷”、“大沟沿”……

“狗尾巴胡同”和“打狗巷”

谐音改成了“高义伯”“寿逾百”和“打鼓巷”

老北京过去不少走向弯曲的小巷被称为“某尾巴胡同”,如侯位胡同原来叫猴尾巴胡同、扬威胡同原来叫羊尾巴胡同、朱苇箔胡同原来叫猪尾巴胡同……民国时期,实行户籍门牌登记制度,各种尾巴胡同由于听上去“不雅”,大多都根据谐音改了新名。“狗尾巴胡同”在清朱一新撰写的《京师坊巷志稿》曾收录有九条,现在仍能觅到痕迹的“寿逾百胡同”和“高义伯胡同”,原来都称“狗尾巴胡同”。寿逾百胡同位于复兴门内大街北侧的笔管胡同东边,呈东西走向。所谓“寿逾百”系由吉语“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百岁”演化而得。“高义伯胡同”位于太仆寺街和力学胡同(原李阁老胡同)之间,弯弯曲曲呈南北走向。此外,在丰盛胡同和兵马司胡同之间原来也有一条狗尾胡同,后来改成了“高柏胡同”。而并不是因为曲里拐弯的形状而得名的“狗尾巴胡同”也有一个,即位于天坛西北角、西半壁街南边的“狗尾巴胡同”,这条小胡同曾是龙须沟一条支流的尾端,形成街巷后称“沟尾巴胡同”,后被叫成了“狗尾巴胡同”。1965年,沟尾巴胡同、后沟沿、草帽胡同,天顺胡同、小沟胡同与兴隆街合并,统称西草市东街。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老北京有很多叫“打狗巷”的地方,多因早年间街巷内设打狗、杀狗的作坊或狗肉铺而得名,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和清《京师坊巷志稿》共记载有五处叫“打狗巷”的地方,但如今大多都只能在老地图上寻觅了。比如位于和平门外的“打狗巷”,北起香炉营头条,南至香炉营五条,胡同呈南北走向,明代属宣北坊,1965年整顿街巷名称时谐音改为大沟沿胡同。位于崇文门外的“打狗巷”,东起北五老胡同,西至阎王庙后街,清称打狗巷,民国初改称打鼓巷。还有一处打狗巷位于法华寺街东侧,因为当时这一带有不少乱葬岗子,野狗很多。附近居民为了自身的安全,不得不组织起来打狗,所以留下“打狗巷”的地名。清光绪年间,这里因为有一个小土岗,改名为南岗子,清宣统时又改为北岗子和南岗子两条胡同。1965年北岗子把原李家坡并入,改名北岗子街。南岗子把原岗子胡同并入,改名南岗子街。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明万历年间地图(上)民国时期地图(下)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狗鹰胡同”今称“高卧胡同”

系附会“袁安高卧”之典故

老北京还有不少含有“狗”字的地名都有一段轶闻或掌故。景山西街曾经有条狗鹰胡同,据传形成于元代,“狗鹰”为何物未见记载,民国后谐音改成“高卧胡同”。据传其名系附会“袁安高卧”的典故。 《后汉书·袁安传》记载:东汉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袁安没有发迹时,有一年洛阳下起了鹅毛大雪,很多人外出乞食,唯独袁安僵卧在家里。洛阳县令按户巡查至袁安家门,见他贤能,就举他为孝廉(汉代察举制的科目之一),后来袁安相继担任阴平长官、任城县令。后世常用“袁安高卧”指身处困境但仍坚守节操的行为。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明代东单路口东北侧曾有个杨狗头胡同,据传因胡同内有一杨姓山东人经营的淮杞炖狗头店铺得名。淮杞炖狗头即以淮山药和枸杞为辅料炖制的狗头,有补中益气、温肾助阳之功。明武宗朱厚照是一个荒淫无道的皇帝,整日沉溺于酒色,于是有人向他进言,说狗头肉有“回阳救逆”之功效,正德皇帝信以为真,便令人到京城寻找经营淮杞炖狗头的店铺。大太监张永很快发现东单路口有家店铺的淮杞炖狗头很有名,遂让掌柜的精心炖了一锅,装进瓷坛中,带进了宫里。正德皇帝品尝了之后,倍加赞叹,特赐两道“腰牌”作为出入宫之凭证,令掌柜的每隔一日送一次特制淮杞炖狗头到御膳房。此后这条胡同被称为杨狗头胡同,清代已消失。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此外,位于灯市口附近还曾有一座始建于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的狗神庙。该庙原来在灯市口大街东段路北,后改建在路东,曾有“东城当街庙”之称。清代《日下旧闻考》载:“二郎神庙在今灯市口大街东,存小殿一楹,本朝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重修”。传说中的狗神庙原本称二郎神庙,因何改称狗神庙呢?有两种说法:一是庙门两侧各卧一只石雕的哮天犬;二是传说在清末光绪年间,有一条狗跑入殿中,卧伏香案之上不肯离去。附近居民以为此狗是哮天犬显圣,便焚香礼拜,昼夜不绝。这个消息也不胫而走,人们称此狗为“狗神”,于是二郎神庙便有了“狗神庙”的俗称,还被列入老北京“小燕京八景”之一“回光返照”。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九中记述:“灯市口东有二郎神庙。其庙面西,而晓日初出,辄有金光射室中,似乎返照。其邻屋则不然,莫喻其故。或曰:‘是庙基址与中和殿东西相直,殿上火珠映日回光耳’”。据传每日清晨日出时分,便有一缕金光直射狗神庙殿内。人们起初不知何故,颇感神奇,后来才发现,原来狗神庙的庙基与紫禁城内的中和殿正好东西相对,中和殿殿顶正中有一个三米高的金黄色宝顶,镏金的宝顶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再反射到仅有二里之遥的狗神庙内,便形成了“回光返照”的奇妙景象。

“黑狗台”今称“黑古台”

源自金代“义犬救主”的传说

老北京曾经的那些“狗”地名 <wbr> <wbr> <wbr>多因不雅改了名

海淀区魏公村附近曾有个乖狗村,据传这里的狗从不咬人,故名。明嘉靖年间的《极乐寺护持香火坟地数碑记》载:“御马监太监寅斋暨等,昔年始于西直关外宛平县香山乡乖狗村地方,陆续置买内府各官并军民人等白地不等,共计一顷五十四亩。”清代时,乖狗村已消失。

位于海淀区东南部即北京科技大学东侧,曾经有一个狗房村,相传明代时是皇宫养狗的地方。明朝喜欢狗的皇帝有好几位,这个狗房究竟是哪个皇帝所设已无从考证。清初狗房村尚存,到了雍正年间因雍正皇帝甚好狗,便让太监在此继续养狗,还为狗建了一座小庙,称“狗房庙”。乾隆年间狗房及“狗房庙”均已消失,但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出版的《北平市城郊地图》上仍注有“狗房庙”之名。1952年,这里兴建北京钢铁工业学院(今称北京科技大学),村民搬迁,这个古老的村落也随之消失。

黑狗台位于房山区良乡城南,相传因最早建有安葬义犬的高台而得名。清《良乡县志》记载:“在县南五里许相传金时人王恭,犬甚驯出必以随,一日恭醉卧道旁,草中有野火延烧,犬蘸盐沟河水以濡其草,恭寤见草尽湿,始知火灭由于犬,而犬以力竭毙矣,遂负归,筑台葬之,故名。”“义犬救主”的故事曾在良乡一带广为流传,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曾赋诗赞颂黑狗的灵性和对主人的忠诚:“君不见?良乡城南黑狗台,为报主人身且埋。野火燃烧主人醉,盐沟水远走千回,浥得水来沾近草,唯恐王恭被火煨。”随着黑狗台附近渐成村落,称黑狗台村,后来被谐音为“黑古台”沿用至今。

狗牙山是门头沟区斋堂镇林字台村、桑峪村、灵水村、碣石村之间的一道西北至东南走向的山梁, 本称碣石岭,因山脊险峻、形似狗牙,俗称狗牙山,其主峰海拔960米,以山路陡峭、岔口众多容易迷路而闻名。

此外,在北京市平谷区与河北省兴隆县交接的一座山峰叫狗背岭,主峰海拔1253米,呈南北走向,因山脊形似狗背而得名。狗背岭山根脚下,还有一个村子叫狗背岭根村。《北京市平谷县地名志》记载:狗背岭根村“清代成村,因村建在狗背岭山根脚处,故取村名狗背岭根。1950年由密云县划归平谷县。聚落呈散列状,海拔658米,地处山区,经济以农业为主,出产玉米、谷子等,果品有柿子、苹果、梨、桃、核桃等。”(户力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