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弹琴论道
弹琴论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944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仲奇秀峰

(2017-06-09 12:09:37)
标签:

李仲奇

沧海龙吟

俪鹤

王生香

金陵访琴录

分类: 古琴

写下这篇博文,缘于前日保利春拍上被拍卖的一张古琴。

这张琴叫做“沧海龙吟”。

六年前,这张琴曾经出现在家师正春先生借住的铁心桥寓所内。

准确地说,那是在20111030日的午后。

李仲奇先生的后人,携此琴不远千里从山东远道而来,不为别的,只为王生香先生在《金陵访琴录》中对此琴的著述。

该琴的断纹,漂亮之极,开门见山的老琴。一眼看上去断代绝对不会晚于明代。当今的斫琴仿断者是绝对做不出如此真实而又美丽的断纹来的。只可惜琴音平平,许是长久没人弹的缘故。想来日后若能有人天天操缦的话,声音定能弹开,琴同样是需要人来滋养的。

后来这琴放到了青岛姜抗生先生处寄售,索价人民币二百万(或是三百万),具体金额在记忆中略有些模糊。

之后关于此琴的下落一直有两种不同版本的说法:

一是此琴长期保管在姜抗生先生处,始终没有被卖出。

二是李家以贱价出让与某古董商。

直到这张琴于近日出现在了 “2017年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季拍卖会——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玉器、工艺品” 专场上。

只是不知道此次上拍的委托人究竟是李家后人呢?还是那位古董商?

 仲奇秀峰

保利拍卖图录:

5959 明早期 仲尼式“沧海龙吟”琴

尺  寸:琴长121cm;弦长113cm;肩宽19cm;尾宽14.5cm

创作年代:明早期

估  价: 3,200,0004,200,000

成 交 价: RMB --

仲尼式古琴,形制古朴典雅,做工精良,通体以黑漆为主,漆色温润雅致,浑然天成。龙池上方刻篆书 “沧海龙吟”四字,龙池下方篆文“子孙保之”方印,鹿角霜灰胎,小蛇腹间龟背断纹,原配明代缂丝琴囊,和田白玉乐轸,弥足珍贵!张弦试音,三准俱佳,清越松透圆润苍古,按弹不忍释手。著录于王生香著《金陵访琴录》,流传有序,为传世古琴佳作,琴家实可藏之。

此琴为广陵一代宗师李仲奇先生旧藏,李老先生19564月将收藏的明张睿修制“俪鹤”琴、清人制琴各一张及部分书画、印鉴等文物无偿捐献南京博物院,为一代琴人楷模。

南京乐社成立于19541223日,曾被誉为全国四大民间音乐团体之一。古琴家夏一峰为副社长,古琴教育家张正吟为总干事,成员近百人。乐社成立后,古琴组的老琴家们夏一峰、赵云青、甘涛、刘少椿、王生香、李仲奇、朱赞臣、张正吟、闵季骞等均为社中首批骨干,他们经常聚会相互切磋,发掘整理了《平沙落雁》、《广陵散》等一批批古琴名曲。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17-06-07

仲奇秀峰

李仲奇先生究竟何许人也?

琴界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李仲奇这个人,也更无从知晓保利拍卖称其为广陵一代宗师的依据是什么。

一九五七年八月,南京乐社古琴组首次琴会留影于鸡鸣寺的这张照片却早已是广为流传。

仲奇秀峰

前排左起:2龚一、3刘薇、4翁舜和、5林友仁、6黄成元、7蔡彬新;

二排左起:4赵云青、5夏一峰、6甘涛、7刘少椿、8朱赞臣、9李仲奇、10闵季骞;

三排左起:1孙梓仙、2张钧、3张锦、4李禹贤、5张正吟、6梅曰强、8邓文权、9陈泽民。

李仲奇先生就坐在第二排朱赞臣先生与闵季骞先生中间。

笔者只在太老师王生香先生写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金陵访琴录》中找到了对李先生一鳞半爪的介绍。

“李君,名秀峰,字仲奇,费县籍,琴遵虞山,指力坚定,字字皆金石声,且好古不倦,自能按谱寻节,平淡清越,雅存门庭,善弹高山、平沙等操,亦琴坛之秀也。”

由此看来李先生以字行名,李秀峰的本名恐怕就更不为人知了。李仲奇先生的籍贯是山东省临沂市费县,和王生香先生既是同乡,又是古琴同好。二人同样客居金陵,往来自然甚多。据王先生亲传弟子刘正志先生回忆,李仲奇先生的本职工作是钟表修理,家境殷实,当年对生活困顿的王先生屡有周济。

再来看看王先生对李先生弹琴方面的描述。

“琴遵虞山”其实并非指李先生是现代意义上的虞山派。因为王生香先生在1958年成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时,在填写馆员登记表时称自己为虞山派

从王先生的文章中可以看到这样的记述:

“余妄传家心葵先生法,韵拟虞山……同时有家燕卿先生者,与心葵先生同里,专传冷泉先生法,妙指逸韵,自标一格,纯粹金陵派也。”

王先生并没有称其老师王露先生为诸城派,也没有称王燕卿先生为梅庵派。

只因诸城原本为两支,一支宗虞山,一支宗金陵。

王先生还写过:“(赵云青)琴以中辍。近始重理,忆故人、普庵、良宵等操已上手,指力颇坚,节奏亦畅,不愧夏一峰、吴浸阳高足,且颇虚怀,有志研究虞山古调云。”

显然吴浸阳、夏一峰、赵云青这三位先生的琴派传承与现代意义上的虞山派,同样并无什么关联。

尽管如今难以知道李仲奇先生的琴学渊源,但是李先生指力坚劲是毋庸置疑的,“指力坚定,字字皆金石声”。此外还喜欢打谱研究,“且好古不倦,自能按谱寻节”。擅长的曲目为《高山》、《平沙落雁》等。王先生最后一句给了极高的评价,称其为琴坛之秀,秀:特异,优秀也。

而李仲奇先生最值得后人称道的是19564月将自己多年的诸多收藏,无偿捐献给了南京博物院。

如今在南京博物院的捐献者名录上,李先生赫然在列。

如今当年那张捐献清单还完好无损。

仲奇秀峰

附:李仲奇先生捐献文物清单

明吴门张睿修造俪鹤琴  壹张

清人制琴    两张

明张宏画册   捌页

董氏诵芬室刻周礼疏一部 廿册

明小铜甁    壹件

六朝小铜耳杯     壹件

唐小重轮素铜镜      壹件

清人制玄龙烟墨      壹锭

清人制猗兰堂墨      壹锭

白寿山石图章  壹对

寿山石图章   壹对

墨拓清松筠书御制官箴   壹册

合计壹拾叁件

 捐献人:李仲奇

 点收人:南京博物院

                                                             公元一九五六年四月廿四日

 

值得一提的是保利拍卖图录中将李先生捐赠南博的两张清琴,误写成了一张。而同样一套线装二十册的民国二十九年董康诵芬室周礼疏影宋刊本,在2012年泰和嘉成秋拍上的成交价为17.25万元。

 

与李仲奇先生扯上干系的那些古琴。

一、明代“沧海龙吟”

(一)《保利拍卖图录》

见前文(此处略)。

(二)《金陵访琴录》

孔子式,颇宽大,材非桐而实松,料灰漆黑色,甚光泽,周身龟背纹,音颇清亮透润,腹内无款识,有磨擦痕,池上刻篆书“沧海龙吟”四字,池下刻大印一方,篆“子孙保之”,琴名及印,刻工刀法如一,显系一人所制,印边仿烂铜,多缺残,又显系近人所刻也,蚌徽玉轸,铁梨木岳龈及足,操缦家有“千金难买龟背断”一语,其重视龟背纹如此,诚然龟背断不多见,宜乎得者珍视之,殊不知龟背纹非古于蛇腹等纹也,木质不同耳。琴之断纹,胥于木之皮纹占之,故桐木之皮纹横,而断蛇腹,青桐之皮纹横复多碎纹,因裂牛毛,桐之孙枝兼现梅花,以孙枝之枝繁也,惟松皮如龟背而断纹亦同焉,非龟背纹较古于他纹也,又漆灰亦有重大关系,善鉴者自知之,往岁余于历下琴肆中见一琴,龟背纹,内有余居运斵墨书款,与此琴类,不知即此琴否。李氏藏。

二、明代“俪鹤”

仲奇秀峰

(一)《湘籍琴家李伯仁研究

流水断纹琴与俪鹤”琴民国三十六年(1947) ,李伯仁在友人周绍颐家中见有两张旧琴 。其中一张琴上有流水断纹,似为佳琴。另一张名为俪鹤”稍逊色于流水断。

俪鹤:琴名下刻有铭文光绪七年口鹤购白天台,因为命名修斫” ,文后有一王印廷瑞 (原文有误,实为“王廷鼎印”)小印。龙池旁还刻有梦薇为余述所梦,梦见一翁操吴音,谓将赠以绮绿(原文有误,实为“绿绮”)。翼日有客天台至,持故人书以琴赐。此琴中有字,吴门张溶(原文有误,实为“”)自题,“梦中所见或此翁,原君宝此三尺桐,会口他日成连逢,光绪七年曲园居士题 。后有一曲园居士方印,为俞曲园隶书。张廷瑞(原文有误,张、王并非同一人)盖吴人,修斫二字亦吴误也。因此俪鹤琴价格昂贵,李伯仁并未购得。

(二)《鉴琴六要之断纹篇》

牛毛断,或细蛇腹断,而不坟起者,多半是鹿角漆灰。以明代张玉山制寒碧清商、张睿修制俪鹤为实例。断纹不一,而左右坟起,易于剥落者,皆油灰琴了。(参阅拙著《金陵访琴录》)至于琴受潮,漆灰剥落者,又另当别论。

(三)《金陵访琴录》

“俪鹤”,孔子式,颇重,牛毛断纹,铁梨木岳龈轸足,长方池沼,池内右刻径八分楷书款,吴门张睿修斵,涂以硃色,池上刻“俪鹤”二隶书,下刻光绪七年懒鹤购自天台,因为命名修断。(均俞曲园笔迹,修断两字可玩味)未刻白文小方印,篆“王廷鼎印”四字,计三行,池下铭云:“梦薇为余述所梦,梦见一翁操吴音,谓将赠以绿绮琴,翼日有客天台至,持故人书以琴赐,审视此琴中有字,吴门张濬自题记,梦中所见或此翁,愿君宝此三尺桐,会雗他日成连逢。”款署光绪七年曲园居士题,长方小印篆“曲园居士”四字,音韵清脆亮透可爱。

按古吴张氏,以善斵琴名于明万历间,计有敬修、睿修、敏修、顺修、宾修、季修(晚改寄修)等,天池山樵称敬修所制楷琴,直与古琴鸣廉古鲸埒美,倪鸿宝诸公曾题“睿修凤鸣琴”,阮芸台亦刻“三摩挲何幸如之”于背,近世杨九嶷谓睿修斵琴,颇负虚名,以重价购得秋声琴云,其为世推重如此,张氏琴制作均精,其声亮以清,不愧斵琴名手,犹唐之雷氏欤,尤以敬修睿修为最,亦犹雷之有霄威耶。此琴池内款字工整清晰,俞氏初过花甲,视力未衰,竟误睿为濬,误斵为断,并截修字连下读,于是有张濬及修断之新义,同光间琴学寖微有如此夫,可慨也已。李氏藏捐赠南京博物院。

(四)《南京博物院藏历代古琴之辨识》

明代吴门张溶修(原文全部有误,实为“张睿修”)造琴

琴长117厘米,肩宽19.8厘米。长方形池沼,蚌徽,仲尼式。腹内阴刻吴门张溶修斫,背面池上阴刻隶书俪鹤二大字,下有隶书光绪七年濑鹤购自天台,因为命名脩断,下镌王迁鼎印,池下阴刻隶书:梦薇为余述所梦,梦见一翁操吴音谓将赠以绿绮琴,翼日有客天台至,持故人书以琴赐来际。此琴中有字吴门张溶自题,记梦中所见或此翁。愿君宝此三尺桐,会翰他日成连逢。光绪七年曲园居士题。下镌曲园居士印。

曲园居士,为清末著名学者、书法家俞樾(18211907)的号。俞樾,字荫甫,浙江德清人。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任河南学政。后罢官移居苏州,潜心学术达40余载。 

 (五)俪鹤琴流传过程中的一点疑问。

湘籍琴家李伯仁研究》一文称民国三十六年(1947) ,李伯仁在友人周绍颐家中见有了俪鹤”琴,因该琴价格昂贵,李伯仁并未购得。而王生香先生在《金陵访琴录》中则称“此琴与俪鹤琴,系庚申春,李君于金陵小拍卖行以廉值,同时购得,可谓希遇矣。李仲奇廉价从南京小拍卖行购入两琴的庚申年,应该是指1920年。如果说该琴1947年到了周绍颐手上,那为什么后来又回到了李仲奇手中了呢?

琴肯定还是那张琴。但俪鹤”身上一定还有很多没有被文字记载下来的历史过往。如今只知道其最终的归宿是1956年进了南京博物院。自此良琴蒙尘,束之高阁,世人再也难睹其真容了。即便是照片,笔者也始终无法寻得《南京博物院藏历代古琴之辨识》一文中对该琴(图五)的配图。

李伯仁,即李静,他当年收藏的唐琴“独幽”与“飞泉”如今早已是湖南省博物馆的馆藏重器。李静最初学琴是在北京的金陵琴社内,始学于黄勉之,继学于杨时百。他妻子是宋楚瑜的二姨。李静逝于解放前,有说病故,有说被运动而亡。

还有一点值得一说,王生香先生将该琴当年的主人记作“懒鹤”,光绪朝的人物,恐有闲云懒鹤之意,而《南京博物院藏历代古琴之辨识》一文中则记作“濑鹤”,“濑”的意思是指从沙石上流过的水,或是流得很急的水。虽然没法见到琴上的原字,但想来还是“懒”比“濑”,更为妥帖些。

三、宋琴(一)

(一)《金陵访琴录》

素琴(李氏),孔子式,小蛇腹断纹甚密,竟体漆光尽退,木质颇旧,音韵清松润静,长方池沼,腹内外无一字,且无印章,可定为赵宋间物。岳为活岳,合缝处甚精,以鳔黏之,坚如一木,原较高,面扛指,盖取其音之洪也。修治后,去其高五之二,既不扛指,复无  音,可见古人制琴之妙,实非后人所可企及。后人安岳,未见有低者,因稍低即拍面也,且岳高而外更高,岳不高则音  ,外不更高,一二弦必拍面,无正音,而斵琴者,反矜为枕中秘。试看古琴原有之岳,何尝内外不等高也,更未见其一二弦拍面也,后人制琴不于琴面上求,而于岳山上求,是以未得其窍。所谓活岳者盖后人修治,非原岳也。明代琴已犯病,岳高面更高之,与古斋祝氏号称能手,亦犯此病,盲从者,盖迷途不返矣。此琴与俪鹤琴,系庚申春,李君于金陵小拍卖行以廉值,同时购得,可谓希遇矣。近闻数以已意,动修岳龈,有损美音,惜哉!

四、宋琴(二)

(一)《鸿海拍卖图录》

此琴南宋年间制作,尺寸:长120厘米;宽19.5厘米。琴体宏伟宽大,通体开小腹蛇断,岳山,呈露,冠角,焦尾,俱紫檀木所制,龙池内两侧刻壬申夏四月,不二道人识原为承德避暑山庄藏琴,晚清年间清宫御医李氏治病有功,又因其善琴,故以此琴为赏。上世纪六十年代(原文有误,实为1956年)李氏后裔李仲奇先生将家藏古琴捐赠南京博物院,唯独此琴钟爱有加,未舍相赠,七十年代,沈阳音乐学院古琴教授,著名古琴家顾梅羹先生鉴定为宋朝遗物;现中国著名制琴大师,马维衡先生也对此琴赞许有佳,定宋无疑,又因保存完好,琴韵俱佳,实属难得。

仲奇秀峰

20071126上海鸿海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于“海上雅集上海鸿海首届精品古董拍卖会”上拍,估价600,000800,000元人民币,最终成交价为952,000元人民币。

此琴显然并不是《金陵访琴录》上所记载的那张李氏素琴。

五、清琴(一)

具体情况不详,现藏于南京博物院(仅见《李仲奇先生捐献文物清单》)。

六、清琴(二)

具体情况不详,现藏于南京博物院(仅见《李仲奇先生捐献文物清单》)。

七、明代“松涛”

据说上海蔡积悦2004年曾携明琴松涛参加了全国古琴大赛。该琴目前藏家及具体信息不详,只注明该琴原为山东李仲奇旧藏,据李氏后人称李在民国至解放初曾在南京与多位琴家交善,后加入南京乐社。生前藏琴颇丰,以宋代沧海龙吟琴为最佳,惜被后人以贱价让与某古董商。松涛琴音量虽不大,却极为温润,且兼苍古厚重余韵悠长。另该琴工艺精湛,腹槽结构独特,致走手时几乎没有摩擦音,张丝弦尤妙。

结语:

前晚“沧海龙吟”被拍出了,最终成交价为3,565,000元人民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