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弹琴论道
弹琴论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777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山斫琴

(2016-10-28 12:40:21)
标签:

易少山

故宫博物院

大圣遗音

金陵古琴

乾隆

分类: 古琴

2016915起北京故宫博物院在四川成都博物馆将举办延续两个月的《盛世天子——清高宗乾隆皇帝特展》。

本次乾隆大展精选了故宫博物院所藏与乾隆皇帝密切相关的文物119件套,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艺术等多个领域,为观众全方位展示乾隆皇帝这位颇有作为并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帝王。

其中有两件文物与琴相关。一张画,一张琴。

少山斫琴
   《弘历抚琴观荷图》显然是相机被发明前乾隆皇帝的个人写真。而这张琴是否就一定与乾隆有直接关联呢?它难道是乾隆曾经的御用琴吗?

其实答案是令人存疑的,并没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证据能够加以论证。笔者认为位列展中,仅仅只是为了更好地证明乾隆皇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罢了。

事实上明确与乾隆有关的琴应该是宋琴 “鸣凤”和明琴 “洞天仙籁”。这是两张当年在乾隆书斋 “咸福宫”的后殿东室 “琴德簃”里,所收藏的其父雍正使用过的良琴。

少山斫琴
    参与本次特展的这张仲尼式的老琴,准确的说只是一张清宫旧藏而已。该琴桐面杉底,黑漆,纸地瓦灰胎。龙池内墨书“金陵易少山斫”。

少山斫琴
    我感兴趣的是这张琴的斫琴人居然是一个南京人。只可惜易少山这个人完全不可考,史料中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蛛丝马迹。

少山斫琴
    这张易少山所斫的琴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对公众展出。早在20101018日由国家大剧院、故宫博物院、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高山流水”——古琴艺术展》中就已面露真容。

少山斫琴

当时一共展出了十九张琴,其中有唐代的大圣遗音、明代的霜钟琴、蕉叶琴、中和琴、蕉林听雨琴,清朝的仲尼式琴、龙门风雨琴、峨嵋松漆琴、聚云琴、玉泉铜琴、辽天风石琴、仲尼式无名琴、孔子式(即仲尼式)易少山制琴、黑漆残雷琴等。

少山斫琴
    后来国家大剧院还出版了《高山流水--古琴艺术 (附光盘)》一书。书中也专门收录并介绍了这张易少山所制的琴。

这张琴是由故宫博物院漆器组的闵俊嵘科长所修复的。

少山斫琴
   《法制晚报》上曾经有过这样一篇报道:

要良材,跋山涉水只求一斤漆。为修复,为了古琴学艺九年。

做这个工作,如果你静,你会变得更静。如果你不静,你必须静下来。漆器组的科长闵俊嵘说,十二年在故宫修文物的工作对自己是一种磨砺。

长年累月地工作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闵俊嵘说,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不会动文物,你端着它的时候,中间就容易出问题。有的时候可能一上午就工作一两个小时,心里很焦灼。一定要把一天中状态最好的时候用在文物修复上。这像准则一样刻在每位文物修复师的心上。

作为漆器组的科长,闵俊嵘的手上会经常沾满各种漆,碰到身上还会引起发红发痒的生漆过敏。但是为了防止戴手套手滑而引起的文物损害,他经常要赤手刷漆。

更多的时候,为了获得更纯粹的漆,闵俊嵘经常会跋山涉水和漆农一起去崇山峻岭去采漆。

采漆基本在比较容易出漆的三伏天进行。因为害怕白天漆被太阳晒起皱,割漆一般都在晚上。从深夜十二点到第二天黎明,闵俊嵘经常只戴一个头灯在漆黑的没有月光、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峦里作业,下面是陡峭嶙峋的山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坠下。

按照一棵树十个口割四十刀,一宿割六十棵树来算,有的时候六七个小时下来也就能装一矿泉水瓶那么多的漆。所以行业里流传着百里千刀一斤漆的说法。

这些只是开始。为了修复好一把所有构件都翻开、上面的漆都脱落殆尽的清宫旧藏、国家二级文物金陵易少山斫古琴,闵俊嵘花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为了修这张琴,他还专门买了一张新琴学习乐理和演奏。9年时间,一直坚持学习。闵俊嵘说。修复过程中,不能违背古琴基本的演奏功能。如何演奏自己也得懂。

少山斫琴
    其实笔者以为故宫修复此琴,或许大可不必如此费尽周折。不如直接请“南马(马维衡)北王(王鹏)”来修缮,反而会显得更加专业。

不由得想到2010年在国家大剧院和这张琴同时展出那张唐琴 “大圣遗音”。那是中唐之始制作的第一批宫琴。后来被收入了清朝内府,存放于养心殿南的文物珍品库中。由于年久失修,库房屋漏,泥水经琴面淌下,时间长了竟然在琴面上凝结了一层坚厚的水锈,望之仿佛漆面脱尽,破败不堪。溥仪逊位后,清室善后委员会入宫点查,见到此琴,竟定名为“破琴一张”,名琴命运跌入谷底,继又沉沦二十余年。1947年王世襄先生慧眼识珠发现了它,经鉴定为唐琴。建国后,故宫博物院延请著名的古琴家管平湖先生来院修理大圣遗音琴,光清除漆面水锈就耗时数月,然而却惊喜地发现原来的漆面居然丝毫无损。在按原样重新装配了紫檀岳山后,这张唐琴终于恢复原状,重焕光彩,以指扣琴背,音坚松有回响,按弹则发音清脆、饶有古韵。

少山斫琴
    此琴得以重生,当年在故宫任职的王世襄先生居功至伟。1958年出版的《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丛刊——广陵散》一书中收录了王先生的论文《广陵散说明》。王先生本人研究琴,但并不弹琴,而他的爱人袁荃猷先生则弹琴,曾经汇编过《〈神奇秘谱〉指法集注》,解放前就开始师从汪孟舒、管平湖学习国画及古琴。

少山斫琴
    两张琴能得以与世人见面,均属不易,然而各自被修复的命运则大相径庭。我想一定是今不如昔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