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弹琴论道
弹琴论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111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画中琴•仇英(明)——(八)

(2015-12-21 12:12:46)
标签:

梅石抚琴图

柳下眠琴图

携琴听松图

松下眠琴图

松阁远眺图

分类: 书画

《梅石抚琴图》

青绿设色,绢本,立轴。纵 108.4厘米,横31.1厘米。全幅横55厘米。原为故宫旧藏,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画中琴•仇英(明)——(八)

此图画湖石溪涧,杂植梅花、山茶、水仙,树下置石几、石凳,一人坐抚琴,一人对坐,童子侍于侧,另一童负书卷而来,表现出文人生活的雅趣。

画中琴•仇英(明)——(八)

该图收录于《石渠宝笈续编(宁寿宫)》。

画中琴•仇英(明)——(八)

画中琴•仇英(明)——(八)
    北平故宫博物院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印行的日历,一面是日历,一面是古画或古董。长17.5厘米,宽10.6厘米。其中19331212日即收录了此图。

画中琴•仇英(明)——(八)

画中琴•仇英(明)——(八)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北平故宫博物院印行了故宫名画信片,采用珂罗版印刷,长14.1厘米,横9.2厘米。其中编号庚54号的即此图、

《柳下眠琴图》

水墨纸本,立轴。纵176.2厘米,横89.3厘米。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画中琴•仇英(明)——(八)

款署:仇英实父制

钤印:仇英实父(白文印)、桃花坞里人家(白文印)

鉴藏印:蒙泉秘笈(朱文印)、虚斋鉴定(朱文印)

此图曾经清王养度、吴大澂递藏,裱边有吴大澂题签,庞元济《虚斋名画录》著录。
画中琴•仇英(明)——(八)
    图中描绘了一位头上绑着折巾的士人倚靠着琴,正在休憩着,他前面放着一张白纸,似乎准备一有灵感就填上诗词。坡下有一名童子正负笈前来。本图的构图是采边角取景的方法,只画山坡的一角,松树则从左下延伸到右上,山坡及松树刚好形成两条对角线,而人物则被包覆在其中一个三角形内,形成稳定的三角形构图。画中琴•仇英(明)——(八)

仇英以文人的笔致来描述文人的生活情趣,也是这位民间艺匠对文人画的领略和对文人生活的认识,难免流露出对文人生活的向往之情。图中垂柳依依,随风摇曳,坡石用墨笔草草而成,劲爽利落,人物衣纹用笔方硬简洁,系“十八描”中的折芦描。老者神情怡然,正在酝酿诗句。仇英的这一路画风与唐寅的笔墨有着一定的风格联系,亦有周臣的遗意,只是在行笔中更为粗放、简劲。

画中琴•仇英(明)——(八)

从总体上看,他的此类作品不及沈周、文徵明的佳作讲求含蓄和内美,平和超脱的意境尚嫌不足。

《携琴听松图》(扇面)

泥金设色纸本,扇画。纵17.1厘米,横51.7厘米。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画中琴•仇英(明)——(八)

画中琴•仇英(明)——(八)
    画面右侧绘两株挺立的长松,当面一枝,转辗直下,自左反折向右,取凤舞蛇惊之态,此仇唐二家树法妙处。下覆石坡,一高士倚坐石间,人物衣衫线条柔畅,表现出文人隐士的乐观和闲雅。高士虽坐床间石岩凹处,姿属隽秀,石后间以苦竹,以绿点杂树以为陪衬。一童携琴而立,半隐松后,使人物得隐现的变化。面对高士又作一太湖石,块面相承,得突兀之姿。石后槐树岐分左右,低桠若与垂松相承,如此则使全图意趣,在树的承合与人的视线间交互流动。以白粉染高士衣,得画龙点睛之妙。画中琴•仇英(明)——(八)

1973815,台湾地区邮政部门发行《扇面古画折扇》(1973年版)邮票一套4枚,其中第3人物,主图即选自仇英所作扇面画《携琴听松图》。邮票规格为48.4毫米×33.6毫米,齿孔度数为12.5×13度,由刘葆钦设计,荷兰琼安妮斯丁安宗厂影写版印制,发行量100万枚。

《松下眠琴图》(扇面)

金笺设色,扇面。纵18.8厘米 横52.4厘米。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画中琴•仇英(明)——(八)

款署:“仇英实父” 。

钤印:“实父(朱文印)”。

鉴藏印:“虚斋藏扇(朱文印)”、“乐琴书以消忧(白文印)”。

该扇面又名《松崖卧琴图》。图绘湖山之景,远山空水,浅坡之上,古松落落掩映,其下一白衣高士眠琴而卧,正俯首读卷,左坡后半见侍童,正捧茶具前来。三松互为匀衡,右高左低,左松枝桠且与边际夹叶相呼应。画法以浅绛为之,运笔简古,赋色浅淡,意趣闲适而萧散,风格乃属文派一路。

仇英读书不多,均于画幅边角落款。图中留白甚多,可能原图即预留他人题句之用,故仅在前端下角,略作坡石遥为呼应。扇中有“紧谁高卧青松下,世上从教白眼看,细听野弦醒两耳,清风吹落海涛寒。玉台史瓠川宗训为古塘先生题”。另有十岳山人题:“懒向城中路,耽栖堂上屋,玻璃荡春波,浮翠入窗虚”句。

仇英有多幅署有上款的扇面作品,由此断定,居住在富人家为雇主画画的同时,应邀画折扇扇面,或按照一般定件人的要求,承接扇面绘的制情况,并不少见。绘制扇面也成为了当时的一种时尚。

画中琴•仇英(明)——(八)

201212月余景军分别设计了《明代折扇扇面画(一)》邮票设计稿,主要以山水画为主图;《明代折扇扇面画(二)》邮票设计稿,则以花鸟画为主图。《明代折扇扇面画(三)》邮票设计稿,则以人物画为主图。

其中设计成2015年第35套中国邮政发行的六张以人物画为主图的《明代折扇扇面画(三)》系列邮票中,第三张为仇英的《松下眠琴图》。

《松阁远眺图》

云母笺设色,扇面。尺寸不详。藏处不确定,疑是藏于上海博物馆。

画中琴•仇英(明)——(八)

右下角款署:“仇英实父制” 。

该扇面是一件颇能显示仇英绘画功力的作品。图上画巨石于山间,崖边松树林中置有一亭,前景画一平坡,坡下筑有一华丽楼阁,一位士人正襟危坐于楼阁之中縱目远眺,童仆站立其身后。楼阁四周高松围绕,幽静无比。石桥之上有一僮仆抱琴向楼阁走来。远景平淡空灵,境界幽远。此扇面质地为云母笺,虽画起来行笔难度较大,但云母的纹理却为雅致的画面增添了几分富丽。

画中琴•仇英(明)——(八)

值得一提的是该扇面出现在了“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中。2012年起,苏州博物馆开始举办吴门四大家学术展览,先后历经“石田大穰之沈周特展”、“衡山仰止之文徵明特展”及“六如真如之唐寅特展”。而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作为此系列学术展览的收官之作。于20151110日至1220日在苏州博物馆成功举办为明四家特展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