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弹琴论道
弹琴论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391
  • 关注人气:2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2015-06-12 12:11:50)
标签:

雪山飞狐

苗若兰

汉木琴

金庸

琴儿

分类: 古琴

6、雪山飞狐

选取旧版《雪山飞狐》第32章。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苗若兰道:“山上无下酒之物,殊为慢客。小妹量窄,又不能敬陪君子。古人以汉书下酒,小妹有家传汉琴一张,欲抚一曲,以助酒兴,但恐有污清听尔。”胡斐大喜,道:“愿闻雅奏。”琴儿不等小姐再说,早进内室去抱了一张古琴出来,放在桌上,又换了一炉香点起。苗若兰轻抒素腕,“仙翁、仙翁”地调了几声,弹将起来,随即抚琴低唱道:

“来日大难,口燥舌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经历名山,芝草翻翻。仙人王乔,奉药一丸。”

唱到这里,琴声未歇,歌辞却已终止了。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胡斐少年时多历苦难,专心练武,二十余岁后没读过多少书,后来两个红颜知己一出家为尼,另一为救他而丧生,他伤心失意之余,只觉平生武功,带给自己的尽为忧伤愁苦,人生于世,到底该做何事,苦思无得,求师不遇,便只有向书本中探索。数年来折节读书,虽非饱学,却也颇曾通诗书,听得懂她唱的是一曲《善哉行》,那是古时宴会中主客赠答的歌辞,自汉魏以来,少有人奏,不意今日上山报仇,却遇上这件饶有古风之事。她唱的八句歌中,前四句劝客尽欢饮酒,后四句颂客长寿。适才胡斐含药解毒,歌中正好说到灵芝仙药,那是又有双关之意了。

胡斐他见壁上悬有一柄长剑,说道:“有酒有歌,岂可有琴而无剑?”走过去拔出剑来,只觉寒气逼人,与一泓秋水相似,原来是一口宝剑,当下斟满了酒,左手持杯,右手执剑,舞将起来,轻轻拍击桌子,口中唱吟道:“自惜袖短,内手知寒。惭无灵辄,以报赵宣。”意思是说主人殷勤相待,自惭没有什么好东西相报。无以为报。春秋时灵辄腹饥,赵宣子赠以酒肉,并让他携回食物奉母,后来赵宣子遇难,灵辄拼死捍卫解救。

苗若兰听他也以《善哉行》中的歌辞相答,心下甚喜,暗道:“此人文武双全,我爹爹知道胡伯伯有此后人,必定欢喜。”当下接着唱道:“月没参横,北斗阑干。亲交在门,饥不及餐。”意思是说时候虽晚,但客人光临,高兴得饭也来不及吃。

胡斐接着唱吟道:“欢日尚少,戚日苦多,以何忘忧?弹筝酒歌。淮南八公,要道不烦,参驾六龙,游戏云端。”最后四句是祝颂主人成仙长寿,是与主人首先所唱之辞相应答的。

苗若兰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据丁俞斌所著《金庸武侠故事编年》一书考据:

二十七岁的胡斐攻入玉笔山庄,与苗若兰一见倾心,此事发生在乾隆四十五年(1780) 三月十五日 (详见修订版《雪山飞狐》下册第6) 。苗若兰与胡斐抚琴、饮酒、吟诗、舞剑,实在是金庸武侠世界中非常少见的一场初遇。

苗若兰乃金面佛苗人南兰之女是金庸小说里非常少见的一位多才多艺的名门淑女。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有真正书卷清气的女子。其表现出来的那种柔而不弱,处变不惊,骨子里满是大家闺秀的气度,可以说完全得益于琴棋书画的熏陶。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苗若兰的贴身丫叫做“琴儿”,让人想到《红楼梦》中元春的贴身丫 抱琴。苗姑娘平日里孤芳自赏,常吟唐人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中的“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以至于她养的那只白鹦鹉也学会了这两句诗。这还不算厉害的。笔者认为史上最牛的白鹦鹉,当属杨贵妃的那只岭南所献的雪衣娘,据说能通篇背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苗若兰对胡斐油然而生的好感,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知音。酒不足以助兴,更要雅琴相酬。这有点类似于《神雕侠侣》中风陵夜话里的那一段,先是心慕其人及至相见,更是从此再也割舍不下,由此可见美人爱英雄古今皆然。

汉琴

史上最有名的汉琴,莫过于司马相如的“绿绮”和蔡邕的“焦尾

如今存世古琴中,相对争议较少的断代,最早也只是唐琴而已。清人手中是否有可能会存有汉琴实物?目前尚未能见到任何相关文字记载。

因此笔者对苗若兰拥有的家传汉琴,表示存疑。

相对可靠的判断,应该理解为苗若兰拥有一张家传的汉木琴。

“汉琴”与“汉木琴”,尽管只有一字之差,实际上却完全是两码事。

“汉琴”是指汉代所斫制的古琴,而“汉木琴则是后世用汉代的木料所斫制的古琴。

扬州是中国斫琴重镇,而广义上的扬州地区也屡有汉墓出土,于是近些年来,便出现了所谓的汉木琴(亦称“沙木琴” )。

这些琴材用的是汉墓中出土的椁木、棺木或是墓室建料。

有些斫琴师认为这些千百年来长期埋藏于地下的木料,质地疏松,可谓制琴良材。

有人喜欢,认为其百毒不侵;有人忌讳,认为其阴气过重

当然这种取材方法,自古就有。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里曾经提到:又尝见越人陶道真蓄一张越琴,传云古冢中败棺杉木也,声极劲挺。

浙江省博物馆藏琴资料中有如下记载:

滟灏仙舟,仲尼式,清代,琴长123.2厘米,有效弦长112.7厘米,额宽16.6厘米,肩宽18.5厘米,尾宽12厘米,厚4.9厘米。琴弦、琴轸、雁足后加。根据琴背题跋知道,此琴用四川夔州棺材峡的古悬棺木材制造,悬棺相传是诸葛武侯所遗,有人用棺木斫琴数张,杨时百得到两张,并进行重新修斫。另一张琴是巴峡虹桥,它与滟灏仙舟同是朱红色,都是红色偏暗,不是常用的朱砂漆所髹。琴体较窄,并尾部偏厚。未维修之前,开裂严重,经修复以后,感觉声音尚好。两张琴可以称之为姊妹琴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雪山飞狐》(一)

值得一提是还有人用汉代墓室砖来制作琴砖。这些古代墓室建材通常为长一米一左右的大空心砖,外表刻有几何形纹饰。明代文人发现以空心砖架琴,在抚琴时可产生共鸣,琴声悠扬,清音回荡明·曹昭《格古要论·卷中古琴论》中称:(琴桌桌面)阔可容三琴,长过一尺许;桌面郭公砖最佳。 明·文震亨《长物志(卷七)琴台》:以河南郑州所造古郭公砖,上有方胜(纹)及象眼花者以作琴台,取中空发响

试想一下,一个终将会作古的今人,用一张汉代棺木做的“汉木琴”,放在汉代墓砖做的琴砖上,弹奏一首拥有汉代遗韵的古曲,该是一件多么具有哲学意味的雅事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