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弹琴论道
弹琴论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751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2015-06-04 12:24:09)
标签:

金庸

天龙八部

阿碧

九弦琴

武侠

分类: 古琴

 

5、《天龙八部》——1963年所绘。

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中其实还有两部作品提及到了古琴。一部是《天龙八部》,千辛万苦才终于找到了一张云君笔下的九弦琴。而另一部则是《雪山飞狐》。只可惜其中云君插画里并没能找到古琴的任何身影。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第二十九章《曼陀山庄》(旧版)

阿朱翻来复去,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两句歌词唱了三遍,段誉见阿碧鬓边的一朵小花不住颤动,殷红的嘴唇也渐渐苍白。

 

云君在此图中第一次描绘出了九弦琴的模样。初看似筝若瑟,难道是云君将琴画反了?但是细细想来,我等决不能按七弦琴的思路去加以考量。目前没有任何详实的资料去证明历史上九弦的琴样式究该是哪般模样,因此云君将九弦琴的琴头和琴尾画成一般粗细,也是无可厚非的。

 

金庸先生的作品用最简单的分类法,可以分为旧版、修订版、新休版。相对而言最为世人熟知的是修订版。勤勉的查先生此生不断地在修改自己的作品。也有最痴迷的读者去还原梳理各个版本间的异同。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笔者年轻时读到《天龙八部》第十一章“向来痴”时见到这样一段描写:

段誉笑道:温柔斯文,活泼伶俐,两样一般的好。阿碧姊姊,我刚才听你在软鞭上弹奏,实感心旷神怡。想请你用真的乐器来演奏一曲,明日就算给这位大和尚烧成了灰烬,也就不虚此生了。

阿碧盈盈站起,说道:只要公子勿怕难听,自当献丑,以娱嘉宾。说着走到屏风后面,捧了一具瑶琴出来。阿碧端坐锦凳,将瑶琴放在身前几上,向段誉招招手,笑道:段公子,你请过来看看,可识得我这是什么琴。

段誉走到她面前,只见这琴比之寻常七弦琴短了尺许,却有九条弦线,每弦颜色各不相同,沉吟道:这九弦琴,我生平倒是第一次得见。阿朱走过去伸指在一条弦线上一拨,镗的一声,声音甚是洪亮,原来这条弦是金属所制。段誉道:姊姊这琴……”

刚说了这四个字,突觉足底一虚,身子向下直沉,忍不住啊哟一声大叫,跟着便觉跌入一个软绵绵的所在,同时耳中不绝传来啊哟不好,又有扑通、扑通的水声,随即身子晃动,被什么东西托着移了出去。这一下变故来得奇怪之极,又是急遽之极,急忙撑持着坐起,只见自己已处身在一只小船之中,阿朱、阿碧二女分坐船头船尾,各持木桨急划。转过头来,只见鸠摩智、崔百泉、过彦之三人的脑袋刚从水面探上来。阿朱、阿碧二女只划得几下,小船离听雨居已有数丈。

 

然而在旧版《第二十八章假扮老人》和《第二十九章曼陀山庄》中,同样的内容却是另外一番模样:

段誉笑道:“温柔斯文,和活泼伶俐,那是两样一般的好。阿碧姊姊,我在船中刚才听你在软鞭上弹奏一曲,余音尚自在耳。实感心旷神怡。斗胆想请你用真的乐器来演奏数段一曲,那么明日段誉便是就算被给这位大和尚烧成了灰烬,也是就不虚此生了。可带着满脑子的飘飘仙乐做鬼去了。”

阿碧盈盈站起,说道:公子不怕污耳,我自当献丑,以娱嘉宾。说着走到屏风后面,捧了一具瑶琴出来。段誉见这具琴比之平常七弦琴短了尺许,却有九条弦线,每条弦线颜色各不相同。阿碧端坐锦凳,将这具九弦琴放在身前,向鸠摩智道:大师父请多多指教。鸠摩智道:不敢。心下生疑:她为什么点明要我指教?

只儿阿碧两只手洁白晶莹如玉,左手五根葱管似的手指轻按在琴弦之上,右手一挑一捺,琴声便铮铮的响了起来。段誉武功全然不会,于琴棋书画却是无所不通,只听得几声,便知琴上这九根弦线乃是以九种不同的质料制成,有的是钢丝,有的是铜丝,有的则是丝线,刚者极刚而柔者极柔,阿碧轻奏数音,那琴声便缓缓的沉了下去,越来越是柔和,四个听者都觉眼皮沉重,朦朦胧胧的便欲入睡。

崔百计多知江湖上各种鬼蜮伎俩,一入慕容庄后,便即步步提防,他正要合眼睡着,突然一惊:不好!这死丫头是在计算咱们。当即大声说道:过贤侄,江湖上的奸险手段,当真是无奇不有,你须得小心才好。过彦之点了点头,含含糊糊的道:不错,咱们明儿见。跟着便打了个哈欠。这哈欠却似有感染之力,崔百计和段誉跟着也打了个哈欠,但听琴声柔和之极,周遭静俏俏地,各人全身都觉得困慵软,恨不得放倒身子便睡,突然间琴声中铮的一声轻响,段誉胸口一热,腋旁的天池穴登时通了。

段誉又惊又喜,还道鸠摩智这次点穴未出全力,封闭穴道的时间不长,此刻已然自解,哪知阿碧再弹一会,铮的一响,他背上被封闭的魄户穴又自通畅。段誉潜运内力,只觉上半身的内息已然来往无阻,这才知阿碧的琴声能与人的内息相互感应,居然有通解穴道之能。过不多时,他双腿被封的穴道也随琴音而解。段誉眼望阿碧,心下好生感激。

只见阿碧凝神专志,双手拨弄琴弦,这边厢鼾声大起,崔百计和过彦之双双睡熟。鸠摩智却是叉手而坐,瞧得出正在运动内劲,和阿碧的琴声相抗,段誉再听了一盏茶时分,见阿碧额头微微出汗,发际有淡淡的烟气上升,鸠摩智是脸露微笑,神光湛然。段誉心下暗惊:阿碧的琴声倘然招不到这和尚,只怕反而为他所伤,那便如何是好?恰在此时,只听得阿朱曼声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塞,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琴声甚是温雅轻柔,歌中之意,却是慷慨激昂,两者殊不和谐。段誉听着觉得有些古怪。

阿朱翻来复去,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两句歌词唱了三遍,段誉见阿碧鬓边的一朵小花不住颤动,殷红的嘴唇也渐渐苍白,他心中一劲,猛地省悟:是了,阿朱唱这两句歌词,是叫我行那荆轲刺秦王之事,阿碧内力非那和尚之敌,若再支撑下去,只怕要受极重内伤。他心中默念六脉神剑的剑法,又试运内息,但觉到处通行无阻,只是他自幼诵读儒家经害,又学佛典,不免带了几分迂腐,心想大丈夫行事该当光明磊落,若是乘人不备而忽施偷袭,未免卑鄙。心中正自犹豫不决,突然间铮的一声响,阿碧琴上的一根琴弦已然崩断,阿碧身子晃了一晃,阿朱歌声止歇,手中扣住一双筷子,便要向鸠摩智射出,跟着铮的一声响,又断了一根琴弦,崔百计和过彦之失声惊呼,同时醒转。段誉知道情势紧迫已极,心中念念有辞:为了救人,我暂且卑鄙一下,那也只好从权了。这是舍己从人也不失为君子之道。右手一伸,食指中指上两道内劲冲出,疾向鸠摩智刺去,正是商阳剑和中冲剑中的两招。

鸠摩智若是正在与他斗剑,这两剑去势再急,也必有化解之法,但鸠摩智只道他穴道被封之后,暂时已成废人,全心全意的以内力与阿碧的琴音相斗。其时鸠摩智已稳占上风,正想转化琴音,要阿碧心神迷乱,以琴音反噬,掉转头来伤害阿朱,万万料不到段誉竟会将六脉神剑刺了过来。他一声长啸,身子纵起,啪的一声高响,阿碧的琴弦同时断了五根。跟着血光迸现,段誉的无形神剑已刺入鸠摩智的右边肩背。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书中最先出场的一位弹琴高手,名叫阿碧,一口吴侬软语,相貌清丽,喜穿绿衣,典型江南水乡的温柔女子。其雅擅乐韵,居琴韵小筑。师承琴癫康广陵(聪辩先生首徒)。为慕容复二婢之一,始终倾心于慕容复,即使慕容复疯后也始终相伴在他身边,一直不离不弃。

古琴量词

书中提到阿碧捧出一具瑶琴。金庸先生在这里将古琴的量词用作“具”着实令人有些诡异。因为通常来说“具”作为量词,容易让人想到的是用于尸体,当然也可以是描述某些器物的数量。

如今初见古琴者或所谓的文化人士,将古琴称为一把琴的人,也绝对不在少数。

因为拉弦乐器通常用作为量词,比如中国的胡琴,西方的提琴等。此外抱在怀里的弹拨乐器,如月琴、中阮、琵琶、三弦等乐器的量词也称为。实际上可以用很形象的语言来表述,就是那些乐器都能用手一把握住,足以把握之意。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而琴自古以来,就是放在腿上演奏的。直到宋代才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琴桌。可以考证的历史文献当参看宋徽宗的《听琴图》,其中徽宗抚琴,琴是放在琴桌上的。因此琴的量词单位,准确地说应该是

先来说

说文解字》云:床,安身之坐者。释名》云:“床,装也,所以自装载也。广雅》云:栖,谓之床。因古琴扁平而卧着平放,所以古人以来作为琴的计数单位。

唐·张乔《题友人草堂》:“三亩水边竹,一床琴畔书。”

·沈禧《风入松咏书景》:“相随惟有一床琴。得趣最幽深。”

从乐器演奏时安放的状态来说,似乎也只有古琴称。而与古琴安放姿态类似的古筝、扬琴,钢琴,一般也只用来作为量词。

顺带再说一下琴床。

琴床,是指琴案、琴几。这里由构成的复合词的中心义是:起安稳作用的底座。

唐·白居易《和裴令公新成午桥庄》:游丝飘酒席,瀑布溅琴床。

元·萨都剌《吉安道中》:度峡冷风欹客帽,卷帘凉月落琴床。

再来说

称“床”或许会衍生歧义,且不易理解。而称“张”则更为普遍,且合情合理。琴演奏时,张放于桌上。琴不弹时,张挂在墙上。琴弦是张在琴面板之上的,在上弦时也叫张弦,力度是张开的。古琴与弓箭也有着密切的联系,传说琴的发明源于上古采猎时,张弓放箭,箭在射出的一霎那,耳中听到的声响,由于每张弓的力度不一样,发出的声音有高低不同,于是古代先贤就依据这个原理创造了古琴,如今在弹奏空弦散音时,浑厚恰似弓声。

宋·欧阳修《六一居士传》: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

宋·苏轼《行香子》:“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九弦琴

古琴最初为五根弦,内合“金、木、水、火、土”五行;外合“宫、商、角、徵、羽”五音,据说后来周文王为了悼念他死去的儿子伯邑考,增加了一根文弦,武王伐纣为增加士气,又增添了一根武弦,因此古琴又称“文武七弦琴”。

而阿碧在此间弹奏的却是比平常七弦琴短了尺许的九弦琴。貌似荒唐无稽,而事实证实这绝对不是小说家的杜撰。历史上还真过九弦琴,且就发生在北宋初年。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北宋第二位皇帝——宋太宗赵匡义和日后的宋徽宗赵佶一样,都是古琴的发烧友。赵匡义在至道元年(995增作九弦琴、五弦阮,别造新谱三十七卷。 《宋史·乐志一》称其将琴七弦增之为九,名曰:君、臣、文、武、礼、乐、正、民、心。并命待诏朱文济、蔡裔演奏,使得以后的各代皇帝纷纷仿效,改制琴样。至于琴、阮如何加弦,在《宋朝事实类苑》(卷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八)中具有记录。

根据丁俞斌在《金庸武侠故事编年》一书中的考据,慕容府上的丫鬟阿碧、阿朱帮助段誉摆脱鸠摩智魔掌一事,发生在10913月(宋哲宗元祐六年),此时距九弦琴的创制尚不出百年。

这里不得不提到金陵琴人朱文济。沈括说他是“兴国中,琴待诏朱文济鼓琴为天下第一。”(《补笔谈》卷一“乐律”)

宋太宗要进行音乐改革,命令音乐家把七弦琴改成九弦。朱文济死活不肯,说伏羲造琴五根弦就够用了,不能再加。太宗说你不干给我走人。朱文济只好照办,只是弹奏时仍不用那多加的两根琴弦。

朱长文《琴史》、叶梦得《避暑录话》、江少虞《宋朝事实类苑》、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对这段佳话均有详略不一的记载。《宋朝事实类苑》卷五一“朱文济”条尤事详而词约:

朱文济者,金陵人。善鼓琴,为待诏,性冲澹,不好荣利,专以丝桐自娱。太宗令待诏蔡裔增琴为九弦、阮为七弦,文济执以为不可复增,蔡裔以为增之善。太宗曰:“古琴五弦,而文、武增之,今有何不可?”文济曰:“五弦尚有遗音,而益以二弦,实无所阙。”上怒斥出,后遂增琴阮弦,令文济抚之,辞以不能。上愈怒,面赐蔡裔绯衣。文济班裔上,独衣绿,欲以此激之。又遣裔使剑南、两川,获数千缗。裔甚富,而文济蓝缕贫困,殊不以为念。上又尝置新琴阮于前,令抚之,旁设绯衣、金帛赏赉物以动其意,文济终守前说。上令文济及裔赍琴阮,遣中使押送相府,召近臣同听。文济不得已,取琴中七弦抚之。丞相问曰:“此新曲何名?”文济曰:“古曲《风入松》也。”上嘉其有终,亦赐绯。济风骨清秀,若神仙中人,上令供奉僧元蔼写其真,留禁中。

事实证明九弦琴作为长官意志下的产物,并不符合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因此其存在的时间不可能长久,很快便湮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至今也未曾见到有九弦琴实物存世。由此不得不钦佩金庸在阿碧拿出九弦琴所对应年代上,有意无意的高妙设计。

琴弦材质

书中不仅提到九弦琴中有琴弦是金属所制。旧版中还详细写到“每条弦线颜色各不相同。……这九根弦线乃是以九种不同的质料制成,有的是钢丝,有的是铜丝,有的则是丝线,刚者极刚而柔者极柔”。

古琴的琴弦究竟是用材质做成的呢?古代是否有用金属做成的琴弦呢?

笔者认为蚕丝制弦出现前,琴弦或许是直接用类动物的长筋制作而成的。

《史记》提到黄帝娶西陵氏之女嫘祖为妻,她发明了养蚕,为嫘祖始蚕因此有观点认为琴弦是嫘祖发明的。因此自人类养蚕起,几千年来琴弦一直就以蚕丝制成。

《贾氏语林》有这样一段记载:

相传蚕最乖巧,作茧时往往能遇物成形。有一寡妇,独居一室,长夜倚枕,不能安睡。她就倚在床头,从墙孔中看邻居家中的蚕做茧。第二天,蚕茧的形状都有点像这个寡妇的面形,隐隐约约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蔡邕见了,就将蚕茧买回来,缫丝后制成琴弦,安在古琴上。弹奏时琴音总带点忧愁哀痛之声,旁人听了,常常会流下同情的泪水。蔡邕就向女儿蔡文姬询问其中道理,文姬回答到:这是寡妇丝。
  
同音,寡妇之思,当然是悲伤婉转,缠绵悱恻。这个故事说明琴弦用蚕丝制成,取其坚韧而发音纯正。

宋朝以前琴弦多是琴家自制,明朝以后多为商品弦。明清以来,琴弦最好首推杭州回回堂,其第一代李世英自明代开始生产古琴弦,所造的弦叫冰弦,指定为内府贡品。传三百余年,直到清道光年间第九代孙李德孚殁后无嗣,冰弦也断产了,他的徒弟有杭州沈轶先经营的协成字号及绍兴鲁文荣经营的全和字号,继续以回回堂为品牌生产琴弦,但质量已大不如前。其中沈氏的弦较鲁氏为佳。其后又有何广堂乐器店发售的回回堂琴弦,以至清末用老三泰招牌发售的回回堂琴弦。

剑胆琴心(梁羽生金庸•姜云行古琴)之《天龙八部》(一)
    今虞琴弦始于1943年,那时因抗战爆发,杭州老三泰号的回回堂琴弦1939年停业断市。在弹琴人无弦可弹的情况下,吴景略、张子谦、庄剑丞渐从文献取制弦之法,授予苏州普通弦工方君裕庭,始于1943试行恢复。琴弦生产得以恢复,定名为今虞琴弦,其生产一直延续到文革之后,断断续续,因原料等问题不能保证质量。

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后期,琴家吴景略先生与上海民族乐器厂合作研制出钢丝缠尼龙弦(以下称钢丝弦)后,除了小部分人还用丝弦弹琴外,钢丝弦已经基本上代替了丝弦。

丝弦的特点在于韵长味厚、苍古圆润。相对适合于古琴愉己不娱人的性格特征。但缺点是音量小、杂音多、易断折、价格贵。

而钢丝弦的优点是耐用稳定、音量较大、音色明亮、价格低廉。满足了现代社会演奏及使用的需求。但是缺点是金属声太重,缺乏了古琴应有的韵味。

而钢丝弦出现后,古琴在演奏风格上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无论在音量、音质、弹奏技法、表演形式等都产生了与传统丝弦不同的转变。这种由于古琴张上不同材料的弦而产生不同的演奏风格,是古琴历史演进的一个必然过程。

从历代琴书记载中不难发现古人有改良古琴,有改良琴桌。但几乎没有人改良琴弦。时代发展到今天,不仅有人在恢复传统丝弦,也有人在改良钢丝尼龙弦,更有人在找寻新物料制弦。

综上所述,古人弹琴演奏所用的琴弦,绝无可能是金属所制,无论是钢丝,亦或是铜丝。金庸描写的九根弦线以九种不同的质料制成,更是匪夷所思的小说家之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