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云芳
刘云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1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移 植(发在《读者》的创作谈,题图是发在《当代人》的自画像)

(2016-09-08 16:05:49)
标签:

刘云芳

移 <wbr>植(发在《读者》的创作谈,题图是发在《当代人》的自画像)
 

小时候,我常把山顶上的松、柏移植到门前的菜园里,也把野韭菜、野薄荷移植来,让远处的风景成为我们家的。十几岁时,在纸上写下“把母亲的火炉移植到天边。”没想到会一语成谶。我真的成了一个移植者。

     我先把自己移植到了远方。在那里扎下根。接着,把故乡的天空移植在笔下。只有在笔下,它才能长久地挺立。我还移植了父亲裤腿上的泥土,栅栏上驻立的鸟,一头初生的盲牛,村头的老路和路上行走的那些人……他们都变成了我文字庄园里的一砖一瓦。而在通往远方的路上,生活里的那些遇见也慢慢磨成它应有的形状,在这庄园里充当各种角色。

这些年,我经常掰开过去的时间,从脑海里取下记忆,一些消逝的声音和影像忽然再次回来。有人读到这些文字,在那里看到曾经遇到的一只鸟,或者某个熟悉的黄昏。他们给予我的回应成了庄园上冒出的炊烟,它让庄园变成活的。是的,我逐渐成了移植文字的人。

 很多年前,从我故乡看我现在生活的城市就像天边一样遥远。像许多人客居他乡的人一样,我开始勾勒自己的故乡和亲人。这样做的时候,我确定,我就是那个一直抱着母亲火炉的人。我终于把她对我的爱和温暖从那个镶嵌在吕梁山脉的小村落移植到眼前。

移植的过程中,我不可避免地搬来了泥沙、树的伤疤和盗取它汁液的蚂蚁。那些让我惧怕的不幸慢慢凝成树,竟在庄院里长住了。我因此学会了面对,并且明白:所有的事情终就成为营养,要喂养生命这道口子。

这两年,我一次次自问写作的意义时,发现我从生活里提练、积累的其实是另一个我,我的文字庄园其实是我的精神图像。我曾经移植的那些野韭菜,最终会失去山林的味道,它们举着白色花朵在风里摇晃的样子越来越像我采它们回来的那个下午。于我而言,写作就是生命里的一场移植,它让一些流逝的东西变成我的。

我知道自己还不是移植文字的好手。要感谢那些注视过我那些文字的目光。我相信,文字与心灵的碰撞兴许会成为另一场移植的开始。感谢《读者》,为这移植提供了最好的土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