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044
  • 关注人气:1,0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归来

(2016-01-05 06:30:02)
标签:

子聿旧事

心之归来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归来
新年后的子聿仿佛重生一般。案头放的是一部《白香词谱笺》,那正是若干年前子聿的生存状态。那时的他不累于世,倾于山水闲情之间。愿意读书,便会找些线装本的,慢慢地咀嚼,其实那些在旧私塾里也只是孩童的普及本罢了。子聿只是喜欢那线装的古朴,亦或有翻开时的那种优雅。更多地则是在午后的那段时光里,没几页的墨香,子聿便会安稳地睡去。那时的时光,大把大把的在他手里,他可抖落,可以挥霍。以至后来,他回忆起来,总觉得那时读过好多好多的书,轻诵过好多好多的诗词歌赋。其实,那些书真的不少,只是那个时代的书连同那个时代一起泛黄,然后把前几页一同卷起。
某个新年,下了一场大雪,天地便如冰封一样。村里的一个独居的老人,在新年前那一夜去了。一时间,人们悄声地来到那座老屋前,所有的回忆都在雪花中飘飞。老人没有亲人,小村里的邻人便成了她的亲人。子聿家是老人的西邻,他更是与老人走动甚多。而这么多年,他与老人的交往却更多的只是肢体或眼神上的交流,几乎十多年间,老人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只是每日里都把自己盘坐在火炕之上,一把竹管烟袋,翠绿的烟嘴,以及那些久也不散的烟圈。关于老人的身世子聿知道的并不多,可他却听说老人不是村里的坐地户,当年孤儿寡母来到小村,却在第二年,刚刚成年的儿子又在一次雷雨后,不幸触电身亡。老人悲痛欲绝,大哭了三天,便不再有了动静,沉默如一尊静穆的佛像。村里考虑老人当时没有固定住处,便在村东一处空地上建了两间茅草房,从此这老屋便成了老人的影子,形影不离。子聿记得,那间小屋里所有黑色的东西都会泛着幽幽的光,后来他知道那应当是岁月留下的包浆。小屋永远是一幅宁静的画,无是无非。
老人出殡那天,村里用的是一辆胶皮轱辘的大马车,按照当地风俗是要把老人葬在临河的一片荒地之中。村里会称那个地方为“乱葬岗子”,意为没有宗族坟地的人死后埋葬之处。老人的儿子当年夭折时,因为年纪尚小,更入不得宗族坟地,何况老人本来与小村并无瓜葛,因此更无祖坟可言。而她的儿子因意外身亡,在小村里更是被定性为“横死”,亦称为“少王”,也只是草草埋葬了事。子聿清晰地记得,那是凌晨的三点钟,外面的雪已经住了,北风打在脸上像鞭子在身上不停地抽打,驾辕的枣红马,不断地打着响鼻,人们呼出的白气在清灯下亮亮的十分刺眼。当马车行到村口的岔路时,猛然间三匹马同时站在路上一动不动,任凭车把式的鞭子在空中炸成花。有胆大的人,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头花猪立在路中,四蹄跪立,嘴里不停地吐着白气。村里人却不认得是哪家的猪,便上前驱赶,那猪却如何也不动半寸地方。这时,阴阳先生手指来时之路,嘴里大喝三声说:归了,归了,归了。那猪竟闻声而动,转瞬很没了踪迹。后来,先生说按岁数推算原来那老人当属猪,此花猪当是老人之真身,终有不舍之意,而马却是颇具灵性之物,传马有立眼,可察阴阳两界之物。
若干年后,子聿读到了庾信的《春赋》,知道马是天池龙种。
再若干年后,子聿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满头的白发,那种重生的欣喜,瞬间便灰飞而去。他不知道自己是归来,还是一直就在这条路上行走。只是他觉得很累。
若干年前,子聿觉得自己缺失是果腹之炊,若干年后,他觉得自己缺少不仅仅是那些,好像还少了那些温暖而清澈的眼神。
2016年1月4日蒹葭草堂主人记,时已经夜深。(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不过如此
后一篇:窗外的阳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过如此
    后一篇 >窗外的阳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