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954
  • 关注人气:1,0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过如此

(2016-01-01 06:43:45)
标签:

不过如此

子聿的事

乱局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不过如此
临城这个冬天不同往年。刚刚进入十一月,气温便一下子降到零下16度,让人不禁对漫长的冬季充满诸多恐惧。
子聿躲在二楼的办公室里,锁了门,把手机调到静音状态。走廊里零星走过的脚步声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地闪过,一如海浪中的波谷波峰,熟悉的、陌生的,依旧在那个逼仄而狭长的楼洞中混乱。现在已经是午后,通过北窗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小楼上的阳光,十分刺眼。昨夜刚刚下过雪,斜瓦上还有雪的痕迹。
子聿打开电脑,找到度娘。不为别的,他最想知道的是今年到底是不是一个寒冬。因为最近朋友圈一个说法已经达到了疯传的程度,说的是受厄尔尼诺的影响,今年冬天将是最近30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几经比对,子聿得出结论,寒冬之说并无依据,因受厄尔尼诺的影响,今年冬天温度偏高的可能性反而较大。子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把临城几年的气象数据进行了认真梳理,放到了自己的云盘之中。子聿所收集的这些资料其实与他的工作毫不相关,这些都是他的业余差事,为的是帮助高中的同学经营一家煤炭公司,报酬虽然没有,子聿考虑的是多年的同窗感情,况且自己在临城的氛围还在,有一分光发一分热,也算是把岗位的有限资源发挥到最大化。
可子聿现在的工作处境却非常艰难,十多年来他一直在临城的市委机关工作,这些年一直顺风顺水,如今已经是部门的副职,官职虽然不高,却也是县城的小吏。就在年初,他所在的部门领导更迭,主要领导易主,一场无声的战役便悄然开始。可他却一直没有觉察到战争的残酷性,依旧遵循老套子,每日闲听流水,静看落花,仿佛四季的更替与他无关似的。
结束了寒冷的11月,12月真的如预期一样,天气一点冷的意思也没有。前一日居然高达零上6度,且下了近一天的雨。那天,子聿从领导的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是晚上的7点多,外面忽然起了雾霾,竟达到伸身难见五指的程度。子聿开着车,打开双闪,在雾中艰难的龟行。此时的子聿如同当时的境况,世界是混乱的,自己更是混乱了,只有家的方向依稀可寻。回想领导对子聿的诸多“良言”,却终不是滋味。本来想着四十八、九岁的年龄,政治已无所求,只图安静平稳地着陆便好。哪知领导换了,思路便改了,旧世界早已砸烂,新世界正喷薄而出,很不幸的是子聿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变革中掉了队,成了边缘人物,更可怕的是他在10个月后的年底才隐约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一切显然是太晚了。一路上,子聿在细品领导的八点意见,对照八点意见进行认真且深刻的自我批评,他觉得领导所说的“不换思想就换人”以及“一人一把号,都吹我的调,不吹我的调,一个也不要”的这些话,尤其刺耳,隐约中他又感觉这些话好像以前便有人说过。想想更乱了,而外面的雾霾却丝毫没有退去之意。子聿随即做出了决定,尽快安全到家。
回到家里,子聿吐了好一阵,他觉得还是雾霾的作用,让自己云里雾里的晕了车。于是,他放弃了吃饭,把头埋到蚕丝被中睡去。
一连两天,子聿都在做类似的梦。主要是自己那条被称作“小雪”的狗出了状况。第一天,梦见那狗掉到了一口超大的黑锅之中,而那锅正被火烧得奇热无比,却如火山欲喷之口。那狗掉入锅中,子聿心急如焚,急用木棍将其救出,而那狗瞬间便在一声惨叫中灰飞烟灭。第二日,却是那狗失而复得,一如往日讨人欢喜。便带其走街串巷,以示炫耀之心。那知许是高兴昏了头,不觉那狗儿何时没了去向。于是,遍寻来路,声唤不断。期间有众多狗儿或驻于路中,或前后奔跑,或狂吠,或摇尾乞怜,却无一是丢失之狗。子聿更是心力交瘁,怅然若失。寻至村边一枯树边,刚想安坐,却从树洞窜出一只恶犬,一口咬住子聿大腿,情急之中,却于梦中惊醒。
窗外只是一片银白,原来静夜里又落了雪。这个冬天,雪来的既早又勤,但常常只是一场连着一场的清雪而已。子聿借助手机找到周公解梦,原来现在的周公也早已与时俱进了,梦中的任何事物情景都能找得到,仿佛从冷兵器时代走到了互联网家。而解梦之说却是模棱两可,子聿看了,只好作罢。可他心里放不下的却是这些年来,自己做的若干梦中为何许多场景都是老家那个村、那条河、那段路亦或那棵树,终是难解。
临城城西有一寺庙,唤作观音禅寺。子聿素与住持交好。子聿每有难断,常于寺中讨教一二。住持便说,一切尽在新岁,当拨开乌云见日出。更让子聿抽得观音灵签一试,子聿沐手观心静气,拾得第三十签。住持曰此谓中签。诗曰:劝君切莫向他求,似鹤飞来暗箭投。若去采薪蛇在草,恐遭毒口也忧愁。此卦安份守己之象,凡事小心谨防也。
更有解曰:闭口含齿,他事莫理。若无亏心,诸事顺矣。
子聿回到家中,已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书房案子上的台历翻到了最后一页,忽又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文字,细看原来是入冬以来每日的气候状况详录。他复又把台历向前翻开,上面却孤零地记着几个电话号码,字迹甚是潦草。于是那些日子便在子聿的手中断了片,那些曾经的春天、夏天、秋天一如他轻轻地翻过。
在入冬后的那几页台历中,子聿终于发现每周都有几日用红笔加了注,而那几日气温却有一个彼此相通的共性,便是酷寒亦或阴雪。
于是,在2015年台历最后一个日子上,子聿坚定地写下:霾后晴,气温零下8度。并用红笔注曰:一切都过去了?不过如此!
2015年12月31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夜的门
后一篇:归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夜的门
    后一篇 >归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