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耿龙屯的前世与今生

(2014-11-27 06:41:34)
标签:

原创

快乐老家

耿龙屯的前世与今生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耿龙屯的前世与今生

“耿龙”是我老家的名字。那是辽河边的一个小村,一个与水相绕,蒹葭萋萋的小村。
耿龙之名不知因何而来,据老人讲,顺治八年,耿龙屯的先辈从山东拨民至此。可能是先辈们的气力足够大,因此越过已有城市雏形的牛庄,向西行进约五十里,看到奔流不息的辽河之滨,有一处滩涂之所,便于此水草丰美之地落脚。许是先辈们有诗经之情愫,看到满目的蒹葭苍苍,又有群鸟恣飞,当不再溯流而上,居此以求诗意生活。
彼时的生存状态,当是良禽择木而栖。辽水环抱的区域虽则荒草丛生,但却是一片沃野之地。耿龙屯的先辈便选择高地,营房拓地,得以生息。而“耿”字,最初许是田埂之埂,因说此地为平原中一高地,“龙”字则形容此高岗绵延不绝,其状如龙。据考,小村至今尚无耿姓出现,因此耿字当与姓氏无关,同音转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此前“耿龙屯”亦有“耿隆屯”之称,盖取兴隆旺盛之意,后约在八十年代初本地规范称谓,以村碑为示,终名“耿龙”。
最初的耿龙,只有廖廖的几户人家,而最先来到耿龙的为赵姓人家。老赵家在耿龙村选择临河的高地,建起了第一个赵氏祖宅。又在河东岸的芦苇荡边开出若干田地,以种植谷子、玉米、高粱为主,间或种些诸如白菜、土豆之类的菜蔬。因为与河为邻,赵家又制成木船,手工织就了渔网,完成了辽河下游耿龙屯流域鱼类捕捞的“处女”作。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间,郑家在耿龙屯已经发展成为第二大户,此时,赵郑两家为了达到真正的强强联合,由郑家提议,实现了赵郑两家之间的联姻。赵家把女儿嫁给郑家的儿子,赵郑两家的先辈并订立世代联姻之盟,从那时起,赵家每一辈份人中都要有女嫁到郑家,以示亲上加亲。同时,盟约也规定每辈中只许赵家的女儿嫁到郑家,却不得郑家的女儿嫁到赵家,以避免骨血倒流。据此,赵郑两家成就了世代姻亲。百数年来,小村之中,赵郑两家的亲戚称谓,依据两家所范之字,便会一目了然。赵家所范之字为:永庆魁国启,郑家对应则为玉灵文维继。祖辈订立的约定,如今两家依旧坚守,若是赵家有女欲嫁郑家,当是举族同喜,若有郑女想登赵家之门,当是万万不能,祖训之关,便不逾越,家族长辈亦会同执一词,坚决反对。如此,倒也风平浪静,两家相好相安。
赵郑两家之好,还有先辈让地之功。据说,郑家初到耿龙屯,可谓人生地不熟,居住之所倒可依势随行而建,只阴宅却无地可选。老辈人对祖坟的选址,当是十分重视。命书上常说,人的一生大致由命、运及阴、阳宅构成,这四个部分几可同等视之,至于姓名、方位等只能作为其他极小的影响因素,却可忽略不计。正当郑家苦于阴宅难觅之时,赵家却慷慨相让,将赵氏祖坟中一部分让于郑家。百余年后,有风水先生言说,赵氏祖坟原为鱼形,取意化鱼成龙。今赵家割让之地,却为鱼之脊背,可谓阴宅上品之地。故郑氏后人当高官得坐,骏马得骑,财权相应,更有知道底细的人曾说,郑氏后人中至少要有120多人要当官做老爷。而赵氏后人只能望郑家之项背,依郑氏而动,多平庸之辈,但可保衣食无忧。后果然如此,郑氏后人个个出类拔萃,郑家日兴,更有维、继字辈等官至县级、厅级。赵氏后人却多困守田园,或渔或耕,倒也清欢有味。
话说某一年,郑氏出一男丁,整日不学无术,混迹村野。此人花钱如流水,甚时常用金豆子装在弹弓之上,用以打鸟之用。如此游手好闲,不久便家道中落,而此人当时却有一绰号,唤曰:百二老爷。想来,郑氏后人常慨叹,如此一个“百二老爷”却毁了郑家数百年官运。其实不然,郑氏后人依旧不乏当官之人。小村之中,头脑灵活,睿智聪颖者当属郑氏居多,而醇厚愚钝者则非赵家莫属。
60年代末,耿龙屯面临着残酷的生存挑战。当初耿龙屯依河而建,先辈只期靠河吃河,亦或枕河而居。谁知,耿龙屯当时即为九河下梢之所,因有“九河下梢,十年九涝”之说,水患成灾。并且,进入上个世纪,辽河便一直向东改变着河道,村庄离河愈发近了,甚至完全可以推窗邀河,而那时的辽河正是咆哮的年纪,有时甚至会不邀而至。于是,7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耿龙屯开始了大规模的东迁。整个村子迁到离河5里左右的地方,后来在村子的西部和南部还修起了国堤,长长的国堤不但把整个村子形成半环抱之势,还把川流不息的辽河远远地隔在村子之外。小村不再枕河而居,只能与河相望。不久,村子的东部和北部已经有了其他的村子,遥相呼应,耿龙屯也成为小城最西部的一个沿河村落,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村子临河,且多芦苇及其他水生植物。小村便有一部分人以草编为生,当时主要以苇席、茓子、苫子编织为主,间或有一些民间的能人会用蒲草编织出一些篮子、鞋子及动物形象的工艺品。一时间会有许多人到小村收购苇制品,小村的人们当然亦会闻风而动,很快便摸清套路。原来,苇制品的大量销路主要集中于省内或东北三省的粮食部门,苇席、茓子、苫子是当时粮食部门储存粮食不可或缺的硬件。于是,他们纷纷走出小村,走出小城,四处寻找销路。非常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了有辽宁粮仓之称的昌图,并通过各种手段摆平了时任昌图粮食局局长的桂秉权,一时间,小村的苇制品如潮水一般涌向昌图,小村人拿到了他们异想不到的第一桶金。那时,据说人民币最大票还只是十元的“老头票”,而发了财的小村却在一夜之间开回数辆拉达轿车,而车里装的是满编织袋的十元大钞。没多久,桂某东窗事发,小村的苇制品也一时间陷入生产的停滞阶段。当年,为了赚取更多的财富,小村人用的是粗制滥造、以次充好的手段,骗取了不义之财,并且对桂某最后走上短断台起到了最大的推波助澜作用。苇席生产停滞一段时间后,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人们复又走上靠自己勤劳双手与智慧头脑,承续苇编加工的历史。
就在几年前,小村把村子南部的一段大堤全段挖开,挖出的土方按立卖了钱,村子从此与南面的大地完全通开,原本大堤上的路也不复存在,堤坡之上多年前便植下了许多的杨树,每到夏季,当是鸟儿的天堂,如今却只是一段曾经的回忆,在大脑的沟回里闪存。
许是近山者仁,近水者智的缘故,小村之中,每年都会有学生考入清华、北大、浙大等全国重点名校,最少的1人,最多时会达到3到5人,而村子南面那道大堤挖开后,便鲜有人考入名校。于是,便有人说那道大堤便是耿龙的龙脉所在,动了龙脉当然便断了生机。
如今的耿龙屯是一个3000人的大村,在小城400左右个村子之中,人口和规模可以进入到前10的位置。小村依旧是一个鱼米丰饶之地,小城水稻和稻田河蟹的主产区,芦苇经过若干年的风雨,经过人类无度的破坏,只剩下沿河的一部分依旧苍翠。好在,小村也列入了省级湿地保护区,蒹葭苍苍当不远矣。
其实,身在小村时,那低矮的草房便是自己最近的家。当我走出小村,回望来时之路,耿龙屯便是我永远的家,耿龙屯的前世与今生也永远会在我记忆年轮的最中心,一直延伸,却如我生命的涟漪,连绵不断。
2014年11月26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天地玄黄
后一篇:依旧冷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天地玄黄
    后一篇 >依旧冷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