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61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地玄黄

(2014-11-24 07:19:05)
标签:

原创

天地玄黄

冬天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天地玄黄

时间来到了午夜的十点,妻早已进入梦乡。我却在看完辽宁对东莞那场篮球后,独自于青灯之下,寻着键盘找出些许的文字,以慰长夜之难眠。
算来已有很长的时间没能真正的去写些文字,有的也只是一些强牵的长短句子,权作新诗,偶尔凑合之用。师常说,写东西往往就是一种训练,时间久了,有了生活的积淀,加上写作上的不断训练,好的文字便会应时应景而生,亦或妙手偶得。
想起金刚经有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其意大致为不要有任何的执著,而产生心念。心有所住,即为非住。经文当是常诵,其义也于心了然,只是自己却时常心神难定,终是心绪纷飞。总想着要写一点有深度的文字,籍以示人。如此之后,我却真的遇到了文字上的瓶颈,至少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脑海中会闪现出若干个文题,而临了提笔之时,却如千斤重担,难以负载。于是,只好放下。
今年的冬天,却有许多的特别之处。如今已过小雪,可白天的气温却一直在零上10度左右。午后的一场雨,持续到此刻,还会听到夜雨敲窗的声音。晚上开车回家,雨便簌簌地落下,车上温度显示室外却是零上7度,忽然间,自己有了秋雨的记忆,便想起那些寂寥的雨滴,在长夜里一次又一次的落在檐头的瓦垅之上,或是在那些纷飞的黄叶间飘舞。其实这并不是今冬的第一场雨,几天前的下午,便有一场冬雨落下,待到午后的三点左右,天已经阴郁如夜。那时,真的希冀一场雪的到来,因为雪才是冬天的专属,可等待却常常落空,雨后的冬天,只是增加了几分肃杀后,便又半阴半阳地消蚀十一月最后的时光。
周五,女儿乘高铁从省城归来。高铁到达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而家距离高铁站最多只有十分的车程。晚上七点半与妻去高铁站接女儿,走出家门才发现大雾弥漫,能见度大概只有五米,严重时甚至无法找到路上的行车线,一路上如同把车开到云里,更多的时候又觉得自己的车子恍如掉入沟中,无法行走。那夜,自己的眼睛几乎贴到车子的风档之上,妻则在一旁认真地指挥。原本十分的车程,用了四十多分钟,总算是赶到了高铁站。路上,女儿打来电话,知道那趟高铁大约晚点一个小时左右,我和妻才放了心。顺利地接到女儿,回程依旧艰辛,平安到家时,女儿已经呕吐不止,而我因为用眼过度早已泪流满面。
进入大学校门的女儿,却没有太多的变化。回到家中,也很少与父母交流和沟通。依旧还是当年那个小丫头的特性,依旧我行我素。在省城读书后,由于离家很近,女儿便决定每个月回来一次,而最近却只在学校待了两周便又归来。问其原因,女儿却说,没事就是想回家住两天。其实,女儿终是觉得家里会舒服一些,会给她更大的宽容和自由。看着女儿自己从售票处取回网上购买的车票,我知道,女儿也在一天一天长大,而我们也在一日复一日的老去。
2014年转瞬就只剩下最后的几十天,这一年里,我不想做任何的挽留,希望这只是我生命中的平常一年而已,因为这一年于我却是炼狱之年。政治上,自己正在经历平淡期的最低谷,而政治的圈子,永远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怪圈。当你身处漩涡之中,无论进退都将难免一害。若你风光时,当是妒忌的芒刺,而你落井时,旋即会有石块如雨而至。理想很丰满,政治很骨感,生活很丰富,政治很凄惨。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自己一直在政治的漩涡中打转转,虽则只是沧海一粟,可自己却早已疲惫不堪,只求觅得风平浪静之处,为己安身。某时,会想老师已渐渐远离了政治的尘嚣,真正可以渭水垂钓,当是何等的快意。如今,工作上的牵绊,却是一根无形之线,永远牵着自己,令自己难开心颜。公务员作为谋生的手段,愈发变得举步维艰,工作环境与收入之间契合点早已不在,稳定与危机同在,升官与破财共存。而生意上,正在努力寻求破解之良方。去年挖下的大坑,亟需用今年的收益去弥补。一年中,自己常常会面对债主临门,或是筹措经营运转资金的压力。那时,我会采取见招拆招的办法,以不变应万变,亦或希望时间快兮,以时间之变换得空间之歇,倒也苦在其身,乐在其心。
其实,我还是会有许多的事儿要做。比如,我会与老师一道筹划他的书法作品集作品创作。昨天,老师已经预订了一月份去多伦多的机票,第六个行期为半年的北美之旅即将开启。目前出书作品依旧在不断的创作之中,每日里,老师会根据页面的需要创作一些不同规格、不同内容、不同风格的作品,而这些作品又要从文字内容、制式上优中选优,并尽量实现作品的统一,却不雷同。如此的高标准,就需要老师创作出更多的作品,给选择留出最大空间。面临一日迫于一日的行期,有时会很真实地感到时不我待,奋斗永远在路上。
电脑上的时间已经来到了新的一天,窗外是黑黑的夜。偶尔经过的车子,留下一点耀眼的光亮,便会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之中。窗外是一个静穆的世界,一个不太像小雪节气的冬天,可我仍然知道,冬天已经来了,就在秋天倏然转身的那一刻。
门前的葡萄架空了,紫藤只剩虬枝缠绕,月季花在一夜间干瘪了花蕾,梧桐树是否瘦了又瘦,满眼尽是冬的疏离。朔风起时,将是一个季节的终结,一个新季的萌芽。
“天地玄黄”当是千字文的首句,说的是天是黑色的,地是黄色的;或是说天是深邃之黑,地是成熟之黄;可能更想说,在一个冬初秋尽的日子里,天地之间冷暖相对,玄妙不可得其解。万物只一粒微尘,或玄或黄。
如此,释然。
2014年11月24日凌晨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冬雨空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冬雨空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