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镇八年之身向何方

(2014-07-28 06:36:06)
标签:

原创

小镇八年

身向何方

旧事重拾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小镇八年之身向何方

1993年,我毕业了。读了四年的高中,终于念了一个带有“农”字的中专。而毕业那年的七月,我却如解放了一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回到谈不上久别的家。
说实在的,那时我在锦州读书,算是中专学校中较远的。当年,填报志愿时,非常省事,只在中专那个栏目里填了5个学校,我的前程便有了定数,什么北大、清华只是一个遥远遥远的梦。报考中专原打算走得走越远越好,心目中想去是四川统计学校,谁知上一年还对辽宁招生的学校,却在1991年当年停招了。于是,心里便有些许的落寞,并不是那个专业非常适合自己,而是那个遥远的地方,更是我的向往,更加适合我终日里漂泊的心。除了那个学校,还有一个省外的中专便是淮南化工学校了,没的选择,放到了第一志愿。可惜,天不称人愿,鬼使神差的,我被录到第二志愿,去了省内的辽西小城——锦州。
1993年的毕业生,在我们省是最后一批统招统分的毕业生。毕业就业不成问题,只是不知会身向何方。
我当然不会在家里坐以待毙。因为,我听说,我这个带“农”字的毕业生,一般都会哪来到哪里去,也就是要回到户口所在地的乡镇政府工作,无形之中,等于我念了一个定向或委培的学校。细想自己若真的回到自己的家乡,自己还真的无颜见江东父老。况且,家乡的那个小镇,在小城之中是出了名的贫困镇,自己的家更是离镇里尚有15里之遥,真的到那里工作,自己真的会有千难万难。
可是,家里却几乎无能为力。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八辈的贫农基础,也让父亲求借无门。好在,我们那个村,虽然在小城的最西端,可是一段时间以来,小村却先后出了若干个大官,小城之中,倒可发号施令。
父亲便把乡情系在最后一根稻草之上,领着我展开了感情外交。结果其实很快就明了,那些高官还认得父亲,也还记得甚至祖父那辈的交情,只是父亲听不太懂的官话,成了浪费时间的外交辞令。父亲和我被弄得一团雾水后,回家等待那永远没有结果的音讯。邻人免不了要常常过来打听消息,或是听了那是官话,便有人说可能那官不会帮什么忙了。具体分析大概便是帮了我们,无异于是扶贫,好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回报,办的不好,可能会被乡人留下话柄。权衡下来,多一事不如少事,如此那官可能是白找了。
当时的我,看到父亲常常唉声叹气的,我便装出一切无所谓的样子,更加艰难的在等待中度日。
而当时,家里姊妹之中,只有二姐跳出了农窝,在邻镇的一家医院工作。比较能事的二姐便找到了当时的院长,之后历经波折,转了若干个弯子,绕了若干个圈子,终于,有人愿意帮忙为我安排工作。虽然,也是要到乡镇工作,但我有了选择当时小城明星乡镇的机会。
九十年代初期的小城,腾鳌、西柳、南台、感王四镇是当时小城乡镇中的翘楚。很直白地向中间人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没想到中间人满口答应,并让我静候佳音即可。那时,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可以独立飞翔的感觉,仿佛那些明星乡镇的所有荣耀都会戴到自己头上一样,甚或有时会傻傻地笑出声,再或嚎出几句摇滚来。现在想来,可能会有的小人得志、穷人乍富、咸鱼翻身之类的潜意识,在那一刻悉数爆发。
最先得到的消息是去了腾鳌。我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可是坏消息在半个月后便到了。原来,那半个月里,中间人出了趟国。中间人当时也是小城十分有用的副局级干部,有人知道了安排人的事,便精心设了局,举报了腾鳌镇的某项涉法行为,而那项工作正是我找的中间人分管,下级执法大队便依法对其进行了查处,并按照上限罚了款。待中间人回来,一切都难以抚平,我的攀高枝之梦,瞬间便醒了。
中间人没了面子,却也不甘心。不久,便通过二姐告知我,已经研究好去南台。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当然十分高兴,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盼头。记得奶奶当时还笑着说,我大孙子也真行,念书是“老太太上不去炕——紧掫(zōu)”,这回工作是“火车掉道——难抬”,大家便笑了,每个人都希望这个结果马上成为现实。
南台,当时有全国闻名的箱包市场,更是辽宁省小城镇建设的标杆镇。最主要的是南台离小城市内只有9公里,完全可以说是小城的近郊,或是卫星城。相对于其他几个想去的乡镇,这里也许会是更好的选择,只是那里离家将是百里之遥。
大约是八月里的一天,中间人安排要拜访南台镇的主要领导。我的腿从听到那个消息开始便一起哆嗦,好在有二姐陪同,我的紧张能少一些。记得那是在晚上,坐上中间人那台奥迪,我便不知所措,我心里一直在想,下车时,如何才能打开那个车门。可是,那车我却十分认得,因为上学期间,我对车子和音乐有了近乎痴迷的爱好,常常会把车子的图案画下,记在本子上。而那些年,路上跑的车子并不太多,因此我也算得上早一拨的车迷,只可惜,我只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坐在车子里面,我居然点燃了一只烟,中间人,回过头告诉我烟缸位置,并嘱咐我千万别把车弄着了云云,直到今日我还会脸红。二姐忙不迭说,快掐了快掐了。
初次到领导家,当然要准备些东西,更直接的应当是钱。那时,整个家里却是家徒四壁。中间人便说弄点好烟好酒便好。于是便买了红塔山烟和茅台酒,当然那个茅台酒一定是盗版的,我是从一个开小卖店的表嫂那里弄来的,记得表嫂当时还神神秘秘地和二姐说看不漏的,放心吧。
到了领导家,自己又犯了错误,把拖鞋穿到了地毯上,手脚也没有着落。领导的问话,也只在云里雾里,然后把东西留下时,领导说,酒我留下,烟你们拿回去吧,我每天抽烟都是单位供应。我便把东西放到外屋的一角,稀里糊涂地冲了出来。
第二天,中间人说,一切尚好,就等着上班吧。
2014年7月27日深夜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浮生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浮生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