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深蛙鸣

(2014-06-16 22:19:37)
标签:

原创

草深蛙鸣

琐事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草深蛙鸣

早起,便开始了下乡督导工作。这项工作一直要持续三天。
连续两天,很早便昏昏睡去。主要是累,浑身几近散了架。而这些只是表象上的,更加累的,还有内心的。进入六月,自己便有些迷失,一直没有真正地回到现实之中。更多的时候,依旧如在梦中,那么多的生离死别,令自己突然间出现了断片的感觉。可偏偏那些旧日的片断又在我的脑海深处闪回,折磨着本已脆弱的神经。偶尔临镜,又会看到愈发花白的头发,自从年初头皮溃破以来,自己早已接受这个现实。每日里常见的同事,也不再大惊小怪,半年了,大家早已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自己也会略有心安,知道岁月留给自己的风霜,一定会择机显现,也不必隐藏。
女儿高考的几日,倍受煎熬。仿佛是自己的一次人生大考,待考试结束,等待那个未知的分数,又成为累心的一个过程。好在女儿的高考也算顺畅,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属于正常发挥,考试上没有些许的遗憾。只是院校和专业的选择,又会成为自己的艰难所在。周围的专业人士悉数打听个遍,得到却是众说纷纭,自己也如坠云里雾里。
周六,求得若干人等,帮助整理全国展的300多件作品。经过一天的努力,到晚上八点,终于把原为麻袋包装的作品,依次存入新做大柜之中。居然,344件作品一件未失,摆放于仿古柜子之中,见作品整齐划一,陡然会有些成就之感。帮工散去,独立品茗至夜深,方知站立一天,双腿、双脚早已疼痛难支。整理之物于我视为至宝,而别人看来,不过是片纸墨字罢了,顶不得饭,更难于换得钱,只自己的专属爱好而已。于是,洗盏,归家。
周日,与妻女回了老家。主要是几日前,母亲一再打电话问女儿的高考情况,又强调让女儿回去多住几日,其实也没有别的,只是母亲想念孙女。说与女儿听,女儿便也想回去。高考结束后的几日,女儿的假期安排还是十分丰富。高考结束次日,便扎了耳朵眼,之后赶上她的生日,又组织了二十多同学在家里烧烤,彻夜狂欢。此后,还打算学车考驾照,或是学习吉他等等。这么多的事,一般都得在下午实施,因为女儿的上午时间多数都在梦中,往往是临近中午,在千呼万唤之下,她才会爬起来,开始崭新的一天。
回家也只是暂作停留。吃过午饭,便要返程。母亲一再说让女儿留下,我便告诉母亲说还有好多的事要做,等女儿的学校确定后,再回来,母亲便应说,一定要多住几日,还不忘说等女儿成绩出来打个电话。
现在的季节,家里并不是农忙之时。路过村边的稻田,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零星的会有几棵柳树、槐树杂于田塍之上,却会觉得几分突兀。家乡的景物落到自己的文字之中,有时会有些许的陌生生出,就象听到父母、姐弟的声音一样,却是那么浓重的乡音,而自己的声音却早已没了一点乡音的痕迹,属于无根之音。彼时,自问吾音源自何方,我亦无从寻得,每每冥思,却恍若隔世,不知此身何在,乡音何寻。“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贺知章的感慨,我又何尝不在,只是生之匆匆,一样都是过客。某时,我一定会是一只风筝,情之所系的家乡永远是牵引我飞翔的筝线。某时,我又可能是一只单飞的鸟,空旷的天际里,我也会偶尔有几声乡音的鸣唱。
此间几日还去过牛庄观音禅寺两次,寻师未果。一次师父手机关机,如何也联系不上,又遍寻入寺之门,均以铁器栓之,只能望墙兴叹,想来还是缘份未到,料想师父或外出云游耳。二次则复至寺外,与师电话,却是师父在小城之中,夜不得归。便未言已至寺外,只说下次再来。其实,去师父之处,亦无他事,只求师父开示,以解近日恍惚之状,或一言或一念,当可。
几日前,世界杯已如期开战。我却不复当年之勇,几场比赛,只英意之战得以看完全场,其余比赛,也只草草看个片断集锦而已。当年看球之时,主要是因为AC米兰,因为罗伯特·巴乔,才喜欢上了绿茵场。记得1990年的世界杯决赛正是高考之日,我却会为了那场决赛而彻底未眠。那些都早已成了过眼烟云,时至今日,有了看球的条件,自己却没了看球的精神。就如,早上下乡前,便知道NBA的总决赛正在进行,而我却没有时间去看。当知道马刺队夺冠的结果时,我猛然想起,这一季的季后赛,居然一场完整的比赛也没有看到,对我这样一个体育迷来说,着实有些意外。
细细想来,人到中年,却如负重行舟,需要我们向前的努力会陡增,需要我们面对的又会重复往至。这一时刻,而又会是孤军奋战,往往会陷入窘境,乃至绝望之中。人生总会有许多许多的沟沟坎坎,亦会有未知莫名的重重叠叠,走过,也许会繁花满目。
所有的假设其实只是一种假设,夏天里我会面对日渐苍黄的岁月,淡忘掉从春日里便开始的花开花落。每一次的青长,都是一次衰老的哀叹,或是一次成熟的痛楚。生于世,常囿于斯,也许这便是心结所在。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杨柳垂垂风袅袅,嫩荷无数青钿小。似此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外面落了雨,便努力地从记忆中,找到宋代词人王诜的这阕词,当年每有挫败,自己便会诵得此句,仿佛词为己写,或与作者前世通灵。
现在想,或许那个黄昏,我曾来过,或是我的忧思与疲惫曾经来过。
雨停,隐约会有蛙鸣之声。那是家乡的草深之处。
2014年6月16日蒹葭草堂主人记于北窗灯下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异国的生日
后一篇:雨夜轮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异国的生日
    后一篇 >雨夜轮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