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一断章

(2014-05-08 07:44:08)
标签:

原创

五一断章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五一断章

这一周的工作,明显感到有些疲惫。“五一”小长假刚过,还没有完全从属于自己的时间、空间里调整过来,便被工作纠缠着。不同的还有这一周需要工作六天,于是到了周三,心里便恹恹的,就象此际窗外的雨,于嘀嗒间敲打心之宁静。
“五一”假期前的那段日子,自己并不好过,来自工作的压力、生活琐事,一度令自己走入绝境,好在时间真的会在无言之中改变所有,至少它会把今天变成去日,把沉重留给昨天。在那个节点之上,又恰好迎来了假期,于是也给了自己充分的调整和缓冲时间。
可逝去的“五一”,自己依旧忙碌,便记下流水的文字,权当是对“五一”另一种纪念罢了。
5月1日,晨起,约上陈老师驱车鞍山。目的是看一场书画拍卖会的预展。这家拍卖公司主要以字画拍卖为主,每年大约要拍上四次,这次拍卖就在预展后的3日举行,算是今年的春拍。700多件拍品,逐一看过,不经意间便用去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两条腿有些不听使唤,脚底板也在隐隐作痛,拍品虽多,却也良萎不齐,心仪和感动的拍品寥寥几件。走出展厅,便与老师商量是否参拍的事宜。老师便说,还是算了吧,想买的永远无穷尽,且目前的价格也低不了。细想亦然,这样的拍卖会,自己也多次参加,遇到看好的作品,每每都是志在必得。临了拍卖,才会懂得什么叫钱少,因为在你举牌时,你永远无法预知还会有多少人在最后一刻,扬起他们手中的号牌。尤其最近一段时间,资金又是自己面临的主要问题,常常是拆东补西、捉襟见肘,如是放下,或许会给自己减少一些无关的压力。其实自己早已过了冲动的年龄,某时,会冷静地分析自己的处境。知道自己完全处于一种赌博的状态,而这场赌博却不是一场豪赌,只是平常的一场博弈,只要自己打好手中的牌即可,“扛赢不扛输”的牌面人生,其主旨便是“不在于拿到一手好牌,而在于如何打好一手坏牌。”
归来的午后,渐渐地放下了拍卖之事。这样一个假日,自己需要做的事还有许多,比如过客老师临去北美之时,曾安排我与相濡居要把已经出了两期的《弘文》杂志继续办下去。当时,老师还提出了一个刚性指标,就是在他回国前,至少要再出两期。压力之下,只好与相濡居协商,拟定了出刊的方向。相濡居也为我选了几个题,其中一篇便是关于小城已故书法名家王廷风先生的文字。先生是小城人氏,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一、二、三届理事,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我与先生可谓神交,一直仰慕先生之作,且致于收藏先生佳作,直至2011年11月先生辞世却一直未曾与先生谋面。自己与廷风先生的神交,却会融在先生的书法墨迹之中,化在大气磅礴的通神妙作之境。先生亦是过客老师之师,恰又与陈老师同乡,相交数载,情深意笃,可惜我却错过。午后时光,翻看自己收藏的先生作品,择出不同风格约7幅,又找出《中国书法》杂志2011年第6期刊登的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聂成文先生撰写的专文《大气磅礴数廷公》,并做了按语,算是完成了一次与廷风先生的精神邂逅。
5月2日,在节前已经有约。应此前同事之邀,到其庄园家庭小聚,这次聚会主人共请了六个家庭参加。这位同事十二年前与我同在一个科室,且是对面而坐。如今已经是全市最年轻的正局级干部,为人且谦和,对我这个老大哥也是尊敬有加,平日里,我也直呼其名,并以妹妹相待。那日,妻和女儿临时有事,我便只好一人前往。聚会的地点,却在小城北部的一个小镇,辗转找到那个庄园,果真见识了藏在乡野间的奢华。庄园里有标准的游泳池,利用的是本地独有的温泉,另有篮球、排球、乒乓球馆。许是主人对马的偏爱,庄园里开辟了马场,马厩里的马也有十几匹的样子。长得最俊美的那匹,原来便是汗血宝马,想来,那一定会花去许多银两,此外庄园里还有蔬菜基地、名贵犬基地等,中午的午宴更是安排在湖心岛的亭中举行,四面环水,如坐舟中,当是别有一番情趣。只可惜那日细雨绵绵,气温又出现了大跳水,从前一日的20多度一下子降到可怜的零上5度,于湖心亭中,见水光接天,窗外桃花早已残褪,青果却已满枝,凉风袭面,冷雨拂身,却不禁竟生出些许凄凉。便问同事的老公,此庄园唤作何名,应曰“龙湖山庄”。忽然想到刚一进院时,见湖边有一巨石,上无一字,料想当为题名之用。便再问,果然。因无意间触及到自己的本行,便建议一定要找高手题写,最好在背面再找人撰写一段创业铭文,大家则举杯同意。其实我知道,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个地方都需要用文化去标记,如果缺失了文化,就会象一个人丢了灵魂,再奢华的东西也只能是一种单纯的奢侈,而那种状态下的人也只能是行尸走肉。
假日里,与妻忙着拾掇自己的小院。妻栽了茄秧、芹菜、黄瓜等,我则把从小城的东部山区寻来的四株天女木兰树,栽在门前的小花园中。5月3日那天,又在小城的花场之中,偶然找到一株粉色的三角梅,当然不胜其喜。运至家中,连盆植入花园中。只这几日时阴时雨,气温奇低,不免对这株南国之花有了几担心,每日推门见到三角梅,觉其在风中战栗,可那种惊艳的美,却依然可以傲视群芳。朋友发来消息,读着甚觉温暖:在这样一个初夏,希望记得有一种思念叫望穿秋水,更要记得有一种寒冷叫忘穿秋裤,天凉了,记得添衣。便笑了,的确这几日天气一直阴冷,尤其是二日那场雨后,院里的牡丹便凋零了。
又会想起,小城厝石山上的保安寺,那里有十余株牡丹,其中一株已有百年以上。听说牡丹每年木质化仅为一寸左右,而那株牡丹如今已是三岔九顶,花冠直径近三米。那次去寺里拍摄,那株牡丹已经枝叶簇新,花骨满缀。不知现在那株百年牡丹是否也已香消蕊落。人生某个时刻却如流水匆匆,亦会如白驹过隙,那花若落了,我便丢了春天,也许只能期待明年的这个时候,才能找得回。
难得心静之时,我会用小楷抄写《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这部药师经早在年前,我的老领导生病后,我便发心抄写,并想做成手卷与他诵读,只那段时间却因凡事种种,一直耽搁下来。假日里,听到老领导目前的状况一直不太稳定,便重拾所发之心,坚持抄写。写经之心,当从心起,只愿众生无恙、众生安好。
读到放翁那首诗,心里却有了许多的感慨。“不识如何唤作愁,东阡南陌且闲游。儿童共道先生醉,折得黄花插满头。”这当是重阳之时,放翁先生闲适即景。年中四季,只景致不同耳,伤春、苦夏、悲秋、寒冬却只心境之变化,角度不同而已。冥冥之中,极想有超然物外,物我两忘,心无忧戚之念。这时亦会想起《千家诗》的第一首诗,当为程颢所作《春日偶成》:“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如此何等快哉,倘若能许我放下心安,即便此身已老,又何忌黄花满头。
“人是人非都不管,花开花落自关心”。如此“五一”,如斯走过。外面细雨霏霏,却如我的断章。生命还在继续,日历依旧翻开,只有记忆会深藏于文字之中,与心念一并泛黄。
2014年5月7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暮春印象
后一篇:蓝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暮春印象
    后一篇 >蓝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