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成长有风雨

(2014-04-10 06:51:38)
标签:

原创

成长风雨

旧事闲拾

休闲

分类: 北窗观云
我的成长有风雨

成长原本就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甜蜜往往会被苦涩中和,快乐亦会被偶尔的孤单打回原形。
当然,成长有时却如春天,一定会有次第花开,当然会有风,亦雨。

一、金色大雁
当年我虚岁六岁,老姑送我彩图小人书《金色的大雁》。没几日,我便在父亲的教导下,熟读全文,且可背诵,竟一字不差。在基础之上,我尚可通读《人民日报》。试想七十年代的农村,我能弄出此等创举,可谓“神童”。一时间,我随父亲经常出入于大队的队部,于父亲的办公桌上,为围观者或读段《人民日报》,或背诵《金色的大雁》,民众异焉,口口称奇。后渐忘吾之大名,至今老家仍有老者,唤我“大雁”或“金色大雁”。
只可惜,某日读《伤仲永》一文后,方知岁月悾惚,我亦如仲永,很快便泯然众人矣。

二、以铁击石
小时读书,蒙化较晚。忽一日,老师讲起铁器,兴致盎然。老师家许是铁匠出身,一节课上,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但见唾沫横飞,粉沫四溅。便知铁硬无比,可劈木,可开山。
碰巧七月天,家里正忙着“起土豆”,我则盘桓于土豆垄之间,偶尔象征性帮助父母拾些散落的土豆。幸得我年幼目健,猛然,发现满身锈迹小铁球一枚,瞬时,如获至宝。奔回屋中,将小铁球磨亮,复至院中,找到那块大青石,猛力一击,但想一定球至石开。“呯”的一声,铁球急速弹回,正打在我的鼻梁之上。
那时,我便明白铁不一定比石头硬。更直接的伤害便是,从那以后,我的鼻梁便不再挺拔伟岸,只能委曲示人。

三、在雨中
二姐长我两岁,念书早我一年。小学校离家约一里,从家直行不用转弯,天晴或目力好时,甚至可以望到学校东倒西歪的校门。
不知怎的,我却患上了“路盲”症,如何也找不到学校,即使学校勉强找个“大概齐”,那长得极其孪生的教室就一定无法找寻。于是,二姐便是我的拐棍,每天紧随其后,且到校后,由二姐送我到教室门口。
记得那是夏日,二姐病了或是其他何种原因不清,我只好独闯世界。艰难跋涉至学校操场,忽遇暴风骤雨,倾盆而至,顿时,人清爽了,可脑袋却糊涂了。眼前,群门乱闪(其实好像只有五个),我自岿然不动。半晌,校长冲至操场,大呼,哪个班的孩子,如何兀自淋雨。
那日后,反思光靠二姐是不行的,尤其是在她无法同行,且大雨乱飞的日子里。

四、死活之争
刘兰芳的《岳飞传》风靡天下的时候,我只能到邻居家寄人篱下。“久住遭人贱,频来亲也疏。”邻居有时烦了,便把电匣子的声音调得大大的,像广播一般,我便只好在他家的苞米杖子边,伸长脖子,拉长耳朵,认真地听刘兰芳那粗犷的声音在云端里飘荡,若隐若现。
后来,父亲下了狠心,买了家里的第一件家用电器——半导体收音机,只是那个半导体是个“二手”的,但记得当时好像花了三十元的巨款。有了半导体,评书《岳飞传》则成了我的最爱。甚至有时还会学上几句:岳飞岳元帅顶盔贯甲,罩袍束带,系甲拦裙,浑身上下收拾紧沉利落,大喝一声:小的们,抬枪备马!自己说时,一定还要配上动作,只是当时没有醒木可用。
热爱归热爱,有时还会有疑惑。有一折讲到紧关接要之时,忽然讲到“耳轮中就听“咔喳”一声,某人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没死了。”听到这里,我便问父亲说,完了那人死了。父亲说,哪里是死了,只是吓一跳。我说,不对。要是活着应当是“差点死了,才对!”这“差点没死了”分明就是活不了。父亲则平生第一次和我怒了说:“这孩子怎么拣个粑粑橛子给个麻花都不换呢,犟种,一边玩去!”
争论之后,知道坚持有时不一定是对的,固执过分,连喜欢自己的父亲也会发怒,而真理又往往掌握在大人手中。

五、终点的欢呼
本人酷爱文体活动,尤嗜体育,本性使然。当年为看足球,扔进球场皮鞋一双,喇叭若干。毕业前学校足球告别联赛曾致高年级同学锁骨骨折,实现走出校园直接住进医院的不良后果。当然,此事我只配角,且大家也无故意,只是当年精力过剩,如果不爱好点文体活动,可能便会像西班牙之斗牛,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
可自己的体育运动,却无特长可言。最多是个替补,或是篮球场上的最佳第十人。可我一直在努力,因为我知道,机会永远眷顾有准备之人。
那年学校举办运动会,权衡再三终于选择了万米长跑。原来万米长跑报名人数较少,且技术含量不高,跑进前八便会为班级争得一个积分,于是毅然前行,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景。
甫一上场,环顾左右,共计八人,暗喜最低1分到手。途中跑却也艰难,只能远远尾随,离终点尚有一圈时,忽听全场雷动,于是忽然有了兴奋点,突然加快了步伐,只一念,向前、向前、再向前,终于折到弯道。猛然,回头发现领先者从吾身后疾驰冲向终点。顿悟,大家是想看到别人把我套圈那一幕,可惜被我误解,没有配合好。
后来,我以最后一名撞线,名次第六。途中有两人掉队,我竟不知。如此结论,终点的欢呼不一定都是喝彩,个别也会是幸灾乐祸。

六、无人陪伴
大约是在15年前。反正那时大家刚有手机,而劳务市场力工的日工资大约为30元。
某晚有高中女同学打来电话。
某女:“XX,在哪儿呢?”
我:“在家看电视呢!”
某女:“忙不?”
我:“忙啥,电视挺忙,电视里那几个踢球的更忙。啥事?”
某女:“没事,就是在大街上闲逛,无人陪伴。”
我:“哦,怎能无人陪伴呢,多好办啊,你出30元,我找个力工能陪你走一宿!”
某女无语,电话挂断。而足球场上有人打凌空进球。
后一算,某女十年没有理俺。原来开玩笑是需要尺度的,尤其是和异性同志,有时过度的玩笑,只能换来场上的一个进球,却会堵塞一道平时你可进退自如的友谊之门。
以上均与我的成长有关,如风如雨。在这样一个闲适的春日里,偶尔会拂过我的心头,沁入心脾。日历翻过一张又一张,此时,我可能收获到的唯有成长的泛黄。
2014年4月7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雨缱绻
后一篇:夜未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雨缱绻
    后一篇 >夜未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