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梧桐巷

(2014-03-06 07:01:28)
标签:

原创

梧桐巷

情感

分类: 北窗观云
梧桐巷
那个巷子,只是小城里一条狭长逼仄的小街。巷子里大概有几十户人家的样子。吴老太便住在巷子的最深处,有三间青瓦起脊的老房,院子东西两侧各有两间厢房,均是用木架子筒单搭起来的,却也用红苇草编的棚薄,上面依旧瓦的青泥瓦。如今两个厢房早已东倒西歪的,像上了年纪的两个老人。
吴老太本姓王,从城东的粟子洼嫁到吴家。吴家当是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只是吴家三世单传。哪知,吴老太嫁过吴门不到一年,吴家三口先后撒手人寰。先是吴老太的丈夫于坊间饮酒,醉起祸端与人发生争执,后脑碰酒肆前石狮子之锐处,遂倒不治。未出百日,吴母思子心切,情神恍惚坠河而亡。是年深冬,吴父突发哮喘,只半响便告无医。
沉重的气氛笼罩那条巷子,没多久人们便学会了遗忘。可关于吴家儿媳吴老太的传言却在巷子里聚集,并不断的向外蔓延。原来,有人寻到了吴老太的八字。便从算命先生口里得知,吴老太命中多甲、多丁,属命硬。加之伤官得令,正应那句“男命伤官须损子,女命伤官定克夫”一语成谶,一时间吴老太成了小巷的洪水猛兽。
原本这个小巷却也十分平静。起初不知谁在自家的门前栽下了第一棵梧桐树,随即梧桐便在巷子里延伸扩展,以至成了一道风景,虽然这里间或会有几株榆树、柳树乃至银杏树,可那些都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每逢金秋,梧桐树便会在小巷里抖落一地金灿灿的光,走在上面却如走在绵远而悠长的记忆之中,故此这条巷子的雅号便作“梧桐巷”。
岁月无语,随了吴家姓的吴老太亦无言。她在吴家祖宗牌位前虔诚的上了三柱香,随即便擦干眼泪,她知道,属于自己的梧桐巷里的生活,也许会十分漫长。
翌年深秋,阳光依旧的温暖。吴老太像往常一样起得很早,她要趁晨起那段时光,到梧桐树下去独享那份属于自己的宁静。
于是,她看到了那个被遗弃的孩子。包裹里的字迹清晰可辨,记载了男孩的生辰八字,另有无力抚养,感恩好人救助之语。男孩面色白皙,只左眼下有红痣赫然。吴老太伸手抱起孩子时,那孩子便止住了低低的哭声,眼睛里似乎闪动着渴求的光。
男孩成了吴老太的养子,吴老太给孩子起名为吴桐。虽然巷子里的嘈杂之音持续了一段时间,可之后便依旧看庭前花开花落,任天际云卷云舒,复归于平静。而吴老太心里却也有了些许的寄托,冥冥之中她感到这个孩子就是吴门祖上赏赐给她的,也对自己于吴门无子嗣,断了吴家的香火有了一点点的安慰。
最艰辛且惴惴不安的日子把吴老太雕塑成一个完整的母亲,她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吴桐除了左眼下的红痣愈发清晰外,孩子却十分健康。只是吴桐自幼便十分内向,少言寡语,即使回到家中也很少与吴老太交流,吴老太偷偷地问过吴桐的老师和同窗,大家也一致认为吴桐总是不太合群,整日里忧心忡忡的。
吴老太的心便起了波澜,每夜里为儿子掖好被角的那一刻,常常以泪洗面。
岁月洗染青丝成白发的时候,当真无情,吴老太则在岁月流逝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吴老太。吴桐的学业则走到了尽头,他的学业就像他沉默的世界一样,并没有惊雷出现,他成了一名社会的闲散青年。
吴桐终于和吴老太有了一次长谈,他想选择远行,一个人的远行。那夜,吴桐向吴老太要了一个首饰盒,那个首饰盒里是一个枕形的漆器,盒的外部由牛皮包覆,皮面印制了长寿长春图,首饰盒两侧有铜环缀饰,可供手提之用,枕盒正面佩有鱼形铜鼻,锁孔则隐在鱼身之中。这个首饰盒是吴老太嫁到吴家时,娘家的陪送之物,一直放在吴老太的梳妆台上。吴桐拿过首饰盒时说:妈,儿子要远行了,儿子一定要给你买一件像样的首饰放到这个首饰盒中。那时,母子相拥,泪水涟漪。
两年后,吴桐回到家中。昔日孱弱的少年如今却让吴老太讶然。那个青涩的小伙儿,壮了、高了、黑了。吴桐开口说话时,吴老太却也听到了儿子的沧桑。原来,两年间儿子混的并不好,他是两手空空回到的梧桐巷。吴老太还发现吴桐左眼下的红痣变成一条红色的腾龙,原来是他找人随形而制的纹身。
吴桐虽然没有赚到钱,当然也没有给吴老太送上一件像样的首饰,但他却告诉吴老太,他已经找到了谋生之路,找到了出人头地的机会。这次回来只是一次缓冲,下一次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果然,第二年的春天,吴桐又回到了那条巷子,到深秋之时,他已经为母亲建起了二层小楼,站到二楼的平台上,向西远望,可以把整个巷子看得一清二楚,那时,许会有梧桐的叶子籁籁下落的声音,吴老太戴着那付纯金的手镯恍若隔世。她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切会是真,而这一切却又来得那样的突然。那时,巷子里的声音便会和风向一致,吹到身上,穿过耳孔,却会那样绵远、悠长、舒适、受用。
吴桐依旧在外奔波,吴老太依旧每日早起,在梧桐树下消散那段晨起的时光。有时,她还会于晚饭后坐到二楼平台之上,静静地凝望巷口,看红日渐渐地与梧桐树重合,撒下一片浴火的黄。
吴桐出事了,贩毒!梧桐巷炸了锅,声音消息在每个人中间传递着,梧桐树叶沙沙舞动之声,成了所有消息的伴奏。
吴老太当然知道,那是杀头之罪。她悄声地锁了大门,静静地坐在吴桐卧室的床边,往事更迭,一个又一个的片段在她的眼前漂浮,可举手却如轻烟,消遁无声。
吴桐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当是深秋,之前,他拒绝会见家属。
吴老太的耳朵好像听不到东西,巷子里的人们和她打招呼,她只是在梧桐树下的青石墩上坐着,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冬夜,依旧锁了门。吴老太整理着属于吴桐的东西,她发现这么多年来,吴桐没有留下过一张自己的照片,可那个影像却牢牢刻在吴老太脑海深处。无意间,她打开了那个首饰盒,里面却有一封信赫然在目。吴老太念到:妈妈,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选择离开。其实早在25年前,我便不应来到这个世上。我知道您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您却给了我太多的亲情,我一直在寻求回报,可我却在封闭、无助的世界里处处碰壁,您却为我有了那么多的担当,蒙受了那么的不白之冤,我的心时时在流血,为我自己,更为有您这样的母亲。
现在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这完全是一条不归之路,是会遭到千人唾、万人骂的。可能,我的人生有时会别无选择。
妈妈,儿子走了,感谢此生你我相见相依,就如巷口的梧桐,落叶无声。
妈妈,儿子走了,来生莫见,因为是儿子打破了您今生平静的梦。儿子一直希望成为一个好人,最终却连落叶不如。妈妈,今生再叫您一声妈,切记来生勿见。今世勿念、勿复念。
吴老太走的时候,又是一个深秋,天已微凉,梧桐巷里撒了满地的金黄。
2014年3月4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图片取自网络,致谢原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