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61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春散记(二)

(2014-02-13 06:47:44)
标签:

原创

新春散记

情感

分类: 北窗观云
新春散记(二)
图片取自 轩车来迟博客,致谢原作。

初一。早起,与妻同去古镇牛庄的观音禅寺。古镇牛庄与我的老家是邻镇,平日里有时间便会与过客老师同去寺中,与湛然师父听禅。每年初一,自己一般还要到寺中看望师父。来到观音禅寺,却见寺门外各种车辆排成长龙,出售香火的摊位也早已把小小的禅寺围得水泄不通。
进得寺院,师父却忙得应接不暇。我便与妻赋闲院中。却见香客潮涌,观音殿下早已香烟缭绕,信男善女顶礼膜拜,莫不虔诚。此行却不图抢得新年头柱香,却想于新岁之时,步此清静之地,共祈心安。见了师父,师父却坚持送我晚清唐卡一幅,令我心觉不安。原来师父珍藏各类唐卡多年,收集唐卡几千幅,其中珍贵者不乏有整张兽皮绘制而成,为此师父还出过一本唐卡的集子。后来这些唐卡,都被师父陆续捐了出去,也算为唐卡找到了最好的归宿。师父所授唐卡,言说不必再授香火,因唐卡已有年头,只好好的保存便好。师父又言三、五月间,可能要有书出版,邀我为其书作序文,自己当然诚惶诚恐,湛然师父早已是省作协会员,出版过若干文作,但师父之邀,只好应下。匆匆作别观音禅寺,看禅寺依旧香烟氤氲,便有心念,即祈众福。
初一的家中依旧是家人的独角戏,早些年母亲的规矩会有很多,我们可以统称为“妈妈令”。初一这一天,是不允许外姓女人入家门,就连自己的女儿也不允许,因为嫁出去的女儿便随了别人的姓。这几年,在我的不断调解下,母亲在政策上不断松动,包括去年二姐一家便和我们一起过的年。妻忙活着午饭,母亲却也不闲着,无论大家怎么劝她休息,她还是要在厨房里指挥,也许母亲是真的放不下她的灶台。母亲年龄大了,耳朵也有些背,经常会打个岔儿,妻说,妈,咱们进屋里包(饺子)?妈便会说,啥?洗发膏?哦,厨房里可没有。一会儿又发现妻煮的鲍鱼,便问妻,你煮的蛤蜊是不是好了,壳都掉了,只剩一面儿,真是让人忍俊不止。女儿陪着爷爷聊天,爷爷吃着开心果说:“这个东西挺好,得有倭瓜那么大吧。”女儿笑着说:“爷爷,开心果是树上结的!”老父亲便笑了说:“我还以为是瓜籽呢!”
初二,重头戏。每年如此,姐姐妹妹们却会回来,加上邻近的亲属,足足要有两张桌,大约近三十人的样子。前年为父母翻盖了新房,聚餐的地方便宽绰了许多,今年又买了两张大桌,配上玻璃转盘,也省却了往年聚餐还要分成两拨的麻烦与不和谐。
想到午饭过后,便要返程,突然想去辽河一看。细想起来,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自己没有在冬季去过辽河,虽然河离村里最近的地方不过几百米,却只是旧日心中的模样,在记忆之中浮沉。来到河边,只一味的冷,渔人的船散入荒草之中,杂草和零星的蒹葭随风摇曳,大河上积了厚厚的冰,放眼望去尽是苍茫。几十年前,老家就在河的东岸,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由于受水灾之困,整个村便向东迁至现在的位置。父亲常说,还是我们这里好啊,以前有绵延十里的芦苇荡,又有奔流不息的大辽河,“棒打獐子瓢舀(我们这里读作wǎi)鱼,野鸡落在饭锅里。”当是多美多美的鱼乡写照。如今那些美丽多数都已成为过眼烟云,河水却在如昔流淌,不舍昼夜。几十年间,老村的旧址一点一点地被大河蚕食。老父亲每年都会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这几十年河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老宅的房身只剩下最后的几十户了。”其实,我也感到大河离村子越来越近了,小时候一天也走不到头的芦苇荡,却成了很小的水泡子,勉强生长的蒲草和弱不禁风的芦苇,还在为儿时的记忆坚守着最后的底色。而河西岸听说在河的转折之处又修了数百米的护坡,看来大河可能要离家愈来愈近了,老家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又会成为枕水之家了。可这水却不比江南表妹的温顺,却会汹涌澎湃,奔流不息。
回到家中,父亲边说“小黑豆”跑了。原来“小黑豆”是家里的一条黑狗,平日里与它的狗妈妈一同养在圈里,“小黑豆”因全身黝黑固有此名。过年这几日,“小黑豆”却十分害怕鞭炮,每有鞭炮响起,它便躁动不安,今日终于觅得良机,在父亲开门为其喂食间,获得了自由。“小黑豆”撒了欢,如何也拦不住,父亲追了几百米,一路吆喝,可它就是不听话,更气人的还会折回头,从你身边飞驰而过,父亲已近年八旬,怕其跌倒,便主动出击抓捕黑豆。十数分钟后,“小黑豆”终于被围在一家鸡场的大院中,为防其再次逃脱,我不断呵斥它,同时在它临近自己时,突然发挥我对足球无比热爱的潜能,来了个侧扑,“小黑豆”吓得四脚朝天,终被我抓捕成功,自己也付出了右膝擦伤,淤血青紫的代价。其实家里的猫、狗总体上也不算少,家里原有两条狗,一个月前,我又给弟弟买了一只哈士奇,小弟给狗起名为“小熊”,“小熊”倒也乖巧,只一个月间,在弟弟的调教下,便学会了“握手”、“捡球”等动作,同时,还负责每天早晨把弟弟叫醒的工作。弟弟爱狗如命,对其更是视若珍宝。母亲则收养流浪猫若干,最多时有七只之多,年三十那天一只老猫瘸了腿,母亲说不知是谁那么狠心,下了夹子打住了老猫,可惜发现晚了,现在落下了残疾了。老猫看见母亲则会一瘸一拐地跳过来,爬在母亲脚下,用身体蹭着母亲的腿。有时会想,这许是众生平等吧,不论是流浪的,圈养的亦或是宠爱的,都是一样的生灵,冥冥之中它们便会成为生命中又一段插曲或久也难忘的片断。
接下来的几日确是单调、乏味。初三起温度下降了许多,可立春的风吹到脸上却不如冬日里那样凛冽。这几日却都是晴好的天气,而自己都把更多的时间留在半梦半醒之中,整日里完全可以睡到自然醒,每夜却要睡得很晚,有时甚至彻夜不眠,许是白天睡过了头,便如何也没了睡意。初四单位值班,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浏览了半日网页,便无事可做,依旧宅于家中。初五的午后,看天气依旧晴好,便携妻带女去了古镇牛庄,为的是拍几株残荷。古镇牛庄的护城河里原本是密布荷花的,每逢盛夏荷叶田田,蜻蜓作舞,倒是一番美景。古镇护城河之上又有古桥一座,唤作“太平桥”,清道光年间石板牌额尚能清晰可见。此前,繁华之际,自己曾于荷塘之处留连驻足,也曾构想拍一组四季之荷,但冬之残荷却一直无暇拍摄。此次成行,也算得偿所愿。太平桥下,已经积了厚厚的冰,走在冰上,复又有了年少的记忆,荷很多,却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凄美,许是荷已残尽,便没了风姿,空旷的护城河上,风又是刺骨的寒,妻女早已上了车,自己也匆匆地拍了几张冰上残荷,也算是对冬的另一番记忆。
这样的一个春节,就这样的轻悄走过,试图用文字记下,却难如岁月的洒脱。家里的山茶开得正艳,一定是在述说春的萌动。终日里在听一首霍尊的《卷珠帘》,一个青春的小伙儿,却把它演绎着如此哀婉凄楚,余音绕梁,便记下那些绝美的词句:
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都泛黄/夜静谧/窗纱微微亮/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相思蔓上心扉/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啊/胭脂香味 /卷珠帘 /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悄悄唤醒枝芽 /听微风 / 耳畔响 /叹流水兮落花伤/ 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是的岁月老去,心正沧桑。
甲午新岁蒹葭草堂主人是为此记。

新春散记(二)
大年初一的牛庄观音禅寺
新春散记(二)
马年香火
新春散记(二)
香烟缭绕中的观音殿
新春散记(二)
湛然法师赠送的唐卡
新春散记(二)
辽河剪影
新春散记(二)
岸边的小船
新春散记(二)
蒹葭之舞
新春散记(二)
小熊-哈士奇之一
新春散记(二)
躲藏中的“小黑豆”
新春散记(二)
“小黑豆”和它的妈妈
新春散记(二)
小熊-哈士奇之二
新春散记(二)
冬日里的太平桥
新春散记(二)
我高中同桌2004年制作的拓片
新春散记(二)
残荷之一
新春散记(二)
残荷之二
新春散记(二)
残荷-冰上之舞
新春散记(二)
山茶花开得正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