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61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春散记(一)

(2014-02-10 06:24:13)
标签:

原创

新春散记

情感

分类: 北窗观云
新春散记(一)
图片取自 轩车来迟博客,致谢原作。
这是正月初六的晚上,准备写下点东西。一则还有一日,假期行将结束,春节也会悄然走远;二则这一日里除了吃便是睡,到了这个时候,如此静谧的夜里,自己反倒有了几分清醒。
春节几日却如流水,往往都是不经意间,轻驻于眼角眉梢,只一刻,便消散。如同这春日里的风,不管外面如何的冷,可南风的调子吹来的时候,世界变有了柔软的颤抖,完全是一种萌动的状态。风过后,雪在一夜间便消散了许多,只在房屋的荫翳处,还有雪零星的残着。证明这里依旧春意料峭。
今年的除夕是不放假的,这成了我们上班一族心中的痛。此前,假日办也试行过除夕放假,初七上班的春节假期。那时,也是骂声一片,你想在我们中国人心中,除夕就应当是假期,即使规定上班,也没有人会去,除夕等于放假已经成为潜规则,若是初七上班,等于无形当中我们少了一天假期,等于把除夕的潜规则公开化了,于是大家便不干了,利用各种办法声讨这个搅局的假期。这样假日办也来了个顺水推舟,说是尊重民意,又把假期调整为原来的初一至初七。哪承想,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启动,工作纪律成了大的原则性问题,某些地方甚至提出要在除夕晚五点进行一次集中查岗,借以反映一下除夕以岗为家的同志们那种心急火燎的心情。
说了那么多,只是说今年的春节想多休几日,一定是带有风险的。母亲打来电话催问回家的时间,便言说今年单位管的严,可能要晚一些。心里却放不下,每年过年我都要在阴历的二十八、九回到家中,初二下午再返到岳父家中,多年以来已经形成了惯例,年迈的父母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年三十还要坚守,可能那一刻“年”在父母的心中随着儿女的迟归,变得淡了,淡得如窗外晨雾。
终于做了决定,感谢领导同意了我的短信请假。毕竟家离小城尚有百里之遥。年三十的上午九点三十分终于与妻女踏上回家的春节之路。路过一个又一个的村庄,便会有稀疏的鞭炮声传来,大门口许多家都在贴春联,大红的灯笼虽然不甚整齐,一会儿挤在檐头,一会儿又会散于大门左右,偶尔还会悬于丰收的仓囤之上,却在北方瑞雪的映衬下,格外的喜庆。我知道,年的脚步近了,春的脚步也近了。
除夕的家中,有两件事比较重要。一是要准备年夜饭,其二便是看春晚以守岁。从下午开始妻和母亲便在忙活着包饺子,在我们这里一定要包两种饺子,一种是煮饺,另一种便是蒸饺。煮饺是年夜饭的主食,蒸饺则是留着初一的早餐。饺子的馅,在过年时是有讲究的,一般不用酸菜,母亲常说用了酸菜馅,便会酸苦一年。于是饺子馅用芹菜或韭菜,而煮饺当以韭菜馅居多。其实无论煮饺或是蒸饺,还要看熟了以后,饺子馅会不会抱“团”,也就是看饺子馅里的肉,是不是够多,如果谁家的饺子一口一个肉蛋,别人便会羡慕你家日子过得殷实。位于九河下梢的老家,依旧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于是在煮饺子时,一定要在开锅时,看饺子站着的多,还是“仰壳儿”的多,如果“仰壳儿”的多了,母亲便会叹气地说,今年的水又小不了,保不准又要涝了。有时,父亲还会执着地翻看老黄历查一查到底是“几龙治水”,嘴里还不停地念叨“龙多靠、龙少涝”。小的时候,母亲还会把五分和二分钱的硬币放到饺子里,看谁能咬到新春的彩头。记得那些年常常都是我先咬到硬币,可能是我吃的快,或是吃的多,于是概率便高罢了。如今,那些已经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父母垂垂老矣,那些往事他们如何记得,只知除夕之夜儿孙绕膝,方知年之温暖。
春晚是年三十的主题,我却经常不会坚持看到最后,自己好像更有习惯在网上看视频,主要是不愿看到那些假模假样的煽情,那些长得记不住的广告语。可今年的主持人张国立却是另一种风格,嗓音磁性,台风一流,却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冯氏春晚,其实也是一锅粥,小刚大厨,而对十数亿众口,却也十分难调,体制下的春晚,既要刚性量的保证,同时还要有质检的验证,最后入了大众之胃,当然会是众说纷纭,于是冯氏于年三十之夜只熬了一锅粥而已,当然粥里间或有皮蛋、瘦肉、五仁等闪亮,诸如匈牙利的《符号中国》、语言类的《扶不扶》、王铮亮《时间都去哪儿了》等,只是苦了那个小彩旗,一直不解为什么要用她的旋转换来春天的钟声。春晚却不想评了,只是临近夜半,女儿的同学打来电话问今年的春晚为什么和去年的有点像,一问方知女儿同学看的是中央2台,那台播的是去年的春晚,女儿同学以为所有台都会放今年春晚,因此执着看了几个小时,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小彩旗”,才给女儿打来电话,于是全家都乐了,女儿也说,看来她同学比春晚还可乐。
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更多起来。从三十的早上,短信便已陆续不断,到初一看时未读短信息共有200多条。逐条看过,却也发现短信里常会有一些陌生人的名字,会让自己冥思苦想也忆不起何时与这个人有过交集。也会有一些人一年中从未有过联系,却也会在此际短信问候。更多的却是来往比较密切的同事、同学、朋友。看过短信,却一条也没有回复。并不是群发我不回的缘故,只是对短信上的问候,自己实在找不到最契合的方式,只想用沉默代替那嘀嗒于耳的声音。为了问候,前几年自己还是会颇费一番心思的,往往每年都会原创一些短信,诸如去年的“春风携瑞共一程,吾与青风今又逢。频看短信因坐久,苦吟良句送嘉朋。清时有味悟真谛,得大自在心孰同。常存千般感恩意,行舟万里当月明”等等,也算折射出当时的心境。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心中的积淀越来越多,厌倦的东西也会多起来。待到平静时,却又会放下许多,念想着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于是事随境迁,心随事变,自己便也躲了个清静。就象儿时,那样热衷于鞭炮、烟花,如今却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只道那些已与我无关。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等待明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等待明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