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未若柳絮因风起

(2014-01-02 06:35:22)
标签:

原创

记忆

柳絮因风

杂谈

分类: 北窗观云

未若柳絮因风起

图片来自网络致谢!


又下雪了,这是今冬最大的一次。

雪从昨晚便纷扬而至,我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非同寻常的属于自己梦,窗子上拉着厚厚的窗帘,落雪当然是一无所知。晚上九点妻接女儿从学校回来,便告之,下雪了,下大雪了,下大暴雪了。如此递进式天气预报,我便揉开惺忪且有点痛感的眼睛,给惊讶做了一个肢体上的应答。妻则递过手机,画面闪动,果然大雪,但是否暴雪尚不可知。

窗帘收起,依旧北窗之下,世界却于迷茫之中,大片的雪花随风曼舞,却把一个静默的夜映衬得更加诗画。路灯只一味地泛着昏晕的光,地上早已落雪如银。原来,真的雪落无声,听不到朔风呼号,但见雪动琼枝,灯火迷离,心里便装了满满的清寒。

早起没有送女儿去学校,任务转嫁给妻。自己则按照单位“以雪为令”的要求,赶去单位扫雪。一路上天依旧阴阴的,将近七点的样子,大多数车子都还开着灯,主路上虽然撒了些盐,但依旧有些湿滑,每辆车子都放慢了速度,喘着粗气在车流中龟行。

收拾好单位的积雪,便锁了门,把手机调到静音的位置。不为别的,只是心里复又生出躲藏之意,间或会有些许的落寞和孤单,不知是否郁抑的前兆。几日来,工作上的事儿没处理几件,倒是有若干闲杂人等于我办公室内围观,各种纷杂全部倾抛于我,弄的我是不胜其烦。可想每日里有不同人,且不同事状不断想你倾诉,期你指点迷津,如何不会焦头烂额。师说,你也是的,就爱给别人掰章(东北话,讲道理),所以成了倾诉对象一点也不屈。

细想,真的如此。想当年上小学时,我便是同学之中的精神领袖。同学犯了诸如旷课,未写作业,打架等等之错误,往往便会向计于我,无论多难的问题,我都会想出妙招、损招加花招来化解。有时不禁便浮想联翩,为啥让我占有那么多的交流资源,难不成是“说神”转世?也罢,难得有人倾诉,我便将计就计算了。

上周,老师送我《记忆》一书,劝我一读。正赶上那几日目痛难忍,便略微疏远了一点电脑。偶尔翻开那书读上几页,倒也平实扑面,真气袭人。陈忠实先生的作品以前只读过《白鹿原》,这本《记忆》却是陈先生16年间散记,直如此书内容简介中说的一样:最初的记忆和生命中最重要的记忆,构成了作家的散文世界。生命形态如此自然,宛若纸上散发的清香,每一个文字都是庄稼地里的种子,沉实地长成一片。

老师赠书当有心念,书中之文多为原生态之作,无雕饰之痕迹,视者入心,读者进境。此为文之基,我辈当学以致用。其实记忆却也是奇妙的东西,无论是久远或当下发生的,只要是刻下的印记,不论深浅都会于某个时段在自己的脑海中闪回。《记忆》一书中的《汽笛·布鞋·红腰带》,极平实地会让我忆起沉重的童年。那时永远是饥肠辘辘,母亲十分为难地把豆粕用水泡开,用笊篱沥出大一点的碎块,之后把豆粕和韭菜放在一起炒着吃,冬日里吃到最多的便是芥菜疙瘩、苤蓝等自家腌制的咸菜,还有便是夏日里晾成的土豆干,现在想来,那时的豆粕多数已经用来喂猪,人吃豆粕多了会胀肚,于是母亲会严管我们姐弟几个,一般都是浅尝辄止。若不那豆粕也难吃得很,极粗糙,仿佛会拉到嗓子,终是难以下咽。那晒干的土豆干我也极不喜欢,只因它刚一入口便会有奇怪的味道,我一直把那种味道称为“日头”味,母亲则会斥我说,哪里会有日头味,日头会是什么味,像吃过日头似的,有的吃便好了,我便勉强吃下几块。念到《记忆》中的汽笛,便会想起主席的那句词“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诚若都是一种分别,或是无法抉择中的离开。读到《晶莹的泪珠》知道生活之难,休学之痛,更念老师潸然落泪之情。便想当年家中姊妹五个,姐姐、妹妹书都读得不错,可父母为了保我这个长子读书,终于在我读到初一后,把姐姐、妹妹劝退回家务农。至今,姐姐、妹妹虽未言及怨恨,但也公认当年父母重男轻女,且对我这个长子心存偏心。如此这些,或许心灵的深处会与作者有些许的契合。只是作者能够用自描的笔触,便记下了那段或苦或涩的日子。再看《告别白鸽》作者写道“当我行走在历史烟云之中的一个又一个早晨和黄昏,当我陷入某种无端的无聊无端的孤独的时候,眼前忽然会掠过我的白鸽的倩影,淤积着历史尘埃的胸脯里便透出一股活风”。生之万物缘于情牵,芸芸之中便祈众生平等。前日老师为文曰:明天,没有剧透。听来如是,却有感伤。每日迎熹微而起,则生一日,反之,则随云烟。

一番雪霁后,初日暖寒林。于此雪后初晴之日,有佳茗半盏,有午后闲逸散淡时光,便记下冬日散章,惟谢吾师赠《记忆》一书。因为合上《记忆》之书,却为我推开了记忆之窗。

也许,那年的落雪,却如柳絮因风而起。

2013年12月27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与师书
后一篇:新岁心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与师书
    后一篇 >新岁心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