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斋如望

(2013-12-05 06:37:13)
标签:

原创

书斋

如望

文化

分类: 北窗观云

书斋如望

书斋当是以书为主,或与文相关。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之中,“斋”字已经有些陌生,最多的是在客厅、卧室之外辟出一间或一室称之为“书房”罢了。

我的书斋还叫书斋,总觉这样会厚重一些,文气一点。2006年10月,家从喧闹的城市之中迁至城西一隅。离开繁华,却收获难得的清静,也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支配空间,于是一个又一个的精神求索,便会在专属空间里绽放或凋零,或是放下又被拾起,这其中很重要的便是安顿我的书斋。

此前的书斋完全是“混搭”,可能会与卧室组合,间或依于客厅一角。除了一张办公桌还在耿直地坚守,其余的便居无定所,散见于床头、几案、厕边,笔则横躺竖卧,蓬头垢面。总之,彼时的书斋是流浪和漂泊的。

有了新居,便自作主张,把整个三楼全部作为我的书斋,我要奢侈一点,同时,也不想让我的书斋永远颠沛流离。书斋有了总体框架,内部的物件却需要不断的置办。好在个人在此方面也算浸淫其中,中毒匪浅,十数年来,书斋之物还是颇有沉淀。

书斋之号便是“蒹葭草堂”,此前曾号“石炉居”,因二十年前得一天然石制香炉,径长约60公分,整块石头凿成,下有三足,隐见古兽之状,古拙天趣,甚喜,因以石炉为号。后因故乡情结,常常梦牵,便以家乡芦苇之雅称,为书斋之名,暗寓此身,不忘乡梓。“蒹葭草堂”之斋号由中国书协副主席聂成文先生题写,挂于三楼门斗之上,昭示此间为草堂主人之辖。

书斋之中分成三室,居中为书斋主体,设有案子一张,古椅一把,笔墨纸砚及相关文房用品若干,中厅之墙壁满置书架,有书约千卷。侧室则为储藏间,藏有书画及古玩杂项。中厅之北有休息间及洗漱间,可为午时小寐,或暂尔歇心之用。

书斋的之案椅,为自己十年前倾囊所购,其实也不是什么开门的东西,只是作旧的红木家具,做工还说得过去,满花满雕的。若干文房用品不足一一道来,却可择其二、三,均为己所喜。一喜为砚。吾有砚数方,唯喜一方名曰砖砚,此砚状若青砖,古朴淳厚,包浆满溢,卓然雅致;二喜为洗。洗者,笔洗之简称也。吾喜之笔洗用料为宣兴紫砂,取荷叶自然生长之状,并有青蛙卧于荷叶之上,莲蓬隐于荷叶之间,又有花骨朵儿含苞待放,每有清水注入,便若池塘入室,满目清风,生机盎然;三喜为墨。吾有墨块状似古琴,为友家收藏之物,知我尤喜,便慷慨相赠,此墨当名“琴墨”。因我保存不当,一日折断,并在数次搬家中遗失,现仅存琴尾,实为可惜;四喜为壶。文房之中,少不了参茶论道,紫砂壶更是茶中不可或缺之物。此前数年,梦想能有壶百把,且形态各异,可每当无限接近之时,便有人从架上取走,几经挫伤,不复增加,现余八十把耳。“酒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众多的紫砂壶,都有收藏时的欢喜,亦有光阴流淌的故事,没有独喜,可能是众爱。

书斋之书虽有千卷,却多数崭新如昨。彼时无论身到某市,若得闲暇,必至书店,必得看个天翻地覆,买得称心如意,方归。而今视书斋之书均为大部头书籍,只能作补壁之用,如何也无心去读,只当为炫耀之资,高谈之本而已。书斋所藏之书画多为册页或手卷,均属地方名人,然视若珍宝,尤其藏室之中有吾师手书佛经几十部,古代散文十数篇,尤为珍贵,其余杂项均称不上古董,诸如帽筒、禅瓶等,算作老旧物件,尚属勉强。

如此赘言,便把书斋朗目于野,也令自己对书斋有了一次记忆上的重生。我会闭上眼睛,想一想书斋的东东西西,然后用有点笨拙的语言完成现场的再现。书斋之内,雅物称心,更会有蕙兰时送馨香,有山茶每逢新岁如约绽放。居书斋之内,多挥毫临书,或伏案为文,早已于外物融一身,不觉室存雅沁。其实书斋于我,更是歇心之处。“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重压之下,可能会于书斋之中冥思而不若想,独饮佳茗,便会神飞天外。背长半尺,便会长依古椅,顿觉云烟过眼,物我皆忘。

两年来,书斋却成了梦里佳景,成为自己文字上的守望之处。忙里忙外的自己,更多的时候像一部机器,无论如何都要按部就班的运转,却再也没有时间去书斋临写《郑文公碑》、《出师颂》、《书谱》等碑帖,却也没有时间,独自一人拿出陈年普洱去神饮,那些“月光美人”(生普)许会慢慢老去,而那狮峰龙井,冻顶乌龙可能不会熬过这个漫长的冬季。刚到新家,我曾购买冰柜一个,专门贮藏抽了真空的铁观音,那冰柜也成为书斋之中颇为另类的现代物品。如今,冰柜已移作他用,书斋却复又冷清、空寂。

 某时,会想起徐渭的那首诗,“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生涯中的确会忽然有一些失落连同茫然漫于心际,但于青灯之下,只一刻便散去。在书斋的南窗之下,挂有对联一副。联语云“杜口风尘外,安心笔墨间”。书者为小城清末县令,姓庞名增益,号心竹,小城北隅东四方台泥窝铺人。如此杜口,如斯安心便是吾心之念。书斋每每不去,切会于心常驻,谓之为心斋,于是便可期虚极静笃,心斋坐忘。

于是书斋与我,如守如望。

2013年12月4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却上心头
后一篇:光阴的故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却上心头
    后一篇 >光阴的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