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61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年冒过的坏水

(2013-10-24 07:21:16)
标签:

原创

坏水

休闲

分类: 北窗观云

想起千家诗的句子“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这是宋人程颢的诗句。再想还是年轻时好啊,无论是年少轻狂,还是写意人生,总是畅快,就像河流在某个段点时,一定会激起浪花,一定会歌咏出大江东去一样。

同样,年少时也会有诸多故事,不会有纯情、忧郁、奋斗、快乐。如此种种,还是择其快乐而叙之。快乐其实也很宽泛,那就冒一冒年少时的“坏水”吧。

此篇此载的“坏水”,发起者主要为本人(虽然本人貌似忠厚,但四十多年偶尔也会坏一下,或坏出若干新意来);攻击对象多为发小、同学、老师等(伤的最深最深的往往是走得最近、玩得最好的人);攻击成功率约为百分之百,或可记为五颗星(出手必伤人,伤人必开心)。

坏水之传统篇

在农村长大的我,一直觉得世界总是那样的宽阔,物种更是丰富多彩。于是我发现一种称为“拉拉藤”的植物,它的藤上有密密的小刺,拉到身上便会红肿起来。闲来没事便会把那藤的叶子全部去掉,选出精美的一段,把憨头憨脑的“亮子”找来,拿出藤子说:“哎,真是奇怪,这藤子怎么这么香?”很快藤子便会放到“亮子”的鼻子下面,还没等他闻出香臭,便会贴着他的鼻子嗖地拉过去,那时“亮子”才知道那个藤一点都不香,却很辣。

待到冬天,需要冒的“坏水”会多一些。还是要把那个叫“亮子”的找来,对着学校操场上的铁制单杠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单杠为什么特别甜。”语音未落,“亮子”一定会伸出舌头猛舔单杠,后果可想而知,在严寒的东北,柔软的舌头一定会与冰冷的单杠有一次美好的结合,粘掉点皮儿会是最少的伤害。冬天布满水系的小村里到处结了厚厚的冰,在一个雪天的午后,我们机会来了,这个“坏水”一定要几个人配合才好,首先要选择一处开阔地,用冰钏开一个大的冰窟窿,之后用雪把冰面掩平,再拖下鞋来在上面印几个脚印。接下来便是躲到柴禾垛后,看谁会走进那个精心设计的陷阱。那时村里的孩子也真多,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有人中计,掉进去的一般都是男孩子,被抢救上来,棉袄棉裤瞬间便成了冰棍,孩子哭得震天响,于是我真的不忍,宣布这个“坏水”废除,一百年不得启用。残忍的不用了,一定还会有温柔的,那就是针对一种“摸瞎糊”游戏的,学名可称为“捉迷藏”,待到把小朋友的眼睛蒙上后,我便组织其他小伙伴统一行动,回家睡觉去了,害得蒙上眼睛的那家伙,恨不得把我头毛揪下来。

住了笔想起少年事,想起配合“坏水”成功的主人公,心却    此际微澜,那些传统通用的“坏水”,现在如我当年一样的少年是否还在上演,亦或演绎的更精彩,或是坏的推陈出新,而那些儿时的玩伴又会身在何方。

坏水之创新篇

听说创新是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故此“坏水”也应有创新之处,或谋求与人不同之点子。小时候在那条街上玩得久了,忽然出了个如动画片机器猫里“大熊”一样的人物,见谁欺负谁,把我恨的牙根直痒痒,好在与之抗衡的“二熊”及时出现,对这趟街的局面,起到了一定的制衡作用。但终究我们是弱势群体,于是我采取了挑拨离间之“坏水”,用厚纸壳写了“大熊是个大王八,”背面又写了“二熊手书”,后来一场战争终于爆发,“二熊”居然打败“大熊”,我等拍手称快,欢欣鼓舞,两熊许是至今还蒙在鼓里。

上了高中玩起篮球,我一同窗却如何也投不出抛物线来,球传到篮下,他一定会把球笔直地扔到天上,基于此,我给他起了个绰号“y=kx+b”(直线的意思)。“y=kx+b”做事也不知道拐弯,一日老师喊起立,我在他后座,便把他的椅子及时撤走,随即在他坐到地上之前,还弄翻了两张桌子,现场混乱,那家伙居然还跟我解释说坐偏了,实在对不起把你桌子弄翻了,弄得我哭笑不得。于是在某天的另外一节课,用鞋带悄悄地把他绑在椅子上,那家伙居然没有发现,待老师再喊上课,便带着凳子撞得叮当响,我和同桌开心了足足一上午。

初中时,不爱读书,便想如果让黑板写不上字,老师便不会唠叨个没完。有了想法,很快便付诸实施。从家里找来石蜡,细细地在黑板上涂了一层,第二天老师上课,却如何也写不上字,当时把我乐的真是飘到九霄云外了。哪成想,那个老师反应奇快,只见他只在黑板上假写,并用教鞭指给我们看,整个一出“皇帝新装”,这可能是我的“坏水”鲜有挫败的案例之一。

忆起这些事时,便将其当入创新篇,其实多数亦是老套路,只是自己觉得有些还是坏得比较别致,或是计谋更多一些罢了。

坏水之风险篇

冒坏水有时也会存在风险,年少轻狂有些时候可能会玩过了头,就如前篇提到的挖冰窟窿做陷阱,其实风险也是蛮大的。

话说小学时,课间休息,同学们便围炉呓语(东北冬季那时    没有集中供暖,只能靠 “站炉子”烧煤取暖)。忽一日突发奇想,打开炉盖,比赛谁能从炉火中抓出火炭来,且以谁抓的最多为胜。现在想来,那个活动可以称之为“火中取栗”。活动一开展,这群小子便乐此不疲,虽然手被烫得吱啦吱啦的,但还是觉得此项比赛挑战性强,够刺激。那日,三个同学正在比赛,我却发现一人低头抓炭之时,棉袄与身体之间出现了空隙露出后脊背,于是手疾眼快抓了一个火炭放入那人棉袄里,只一声怪叫,那人便冲出教室,后来送诊,整个后背烫伤一溜儿,这次冒的“坏水”让自己后悔后怕数日,那个比赛项目于当日便取消,那个同学后来看到炉子便浑身打颤。

夏天来了,下河游泳是小伙伴每日的节目。刚开始不会游的,奢侈点会弄一个农村马车里带充足气做救生圈用,一般会有七八个孩子共用一个救生圈。而我们这些“浪里白条”便会偶尔突袭一下,会把救生圈的气门芯拔掉,结果很明显,救生圈没气了,刚学游泳的“菜鸟”们纷纷落水,个别的许会喝了几口河水,或是逼出几个狗刨来。

小学有一老师与我特没缘份,老是对我体罚,主要手段是用书扇我的耳光。我便偷偷把他那辆“白山牌”二八架自行车的后盖瓦的漆用刀子抠掉,并且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一天抠去一点,这厮居然没有发现。后来,又给他准备了一只大癞蛤蟆放到粉笔盒里,那时他戴着如瓶子底厚的近视镜,当手抓起癞蛤蟆时,突然像触电一样,猛地窜出教室,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是收了笔吧,那些年冒的“坏水”还会有许多,应该是罄南山之竹,也难付一纸。好在现在想来却成就了一段快乐的回忆。每每念起,便觉年少之懵懂,年少之单纯、写意。

如今,岁月催人,人已非昨日青果,成长中添加了若干复杂之剂做调味,自己也无暇去冒“坏水”,只期在浑水之中能保一身便足矣。

那些年冒的“坏水”终将如风远去,却会于某个夜晚唤起年少之青葱。

2013年10月24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自度
后一篇:秋之契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自度
    后一篇 >秋之契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