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61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路上

(2013-10-07 19:10:52)
标签:

原创

在路上

进京

书法展

休闲

分类: 北窗观云
这样一个秋日,依旧多事,整日为生计而奔波。
十月二日午后四点送走最后一名中国书法家协会评委,于沈阳桃仙机场内心倏然有了些落寞,耳畔听着广播里传来的航班信息,知道那些都与我无关,而自己承办的全国书法展评审工作也终于尘埃落定,是喜是悲,只有内心的疲惫和肉体上的疲乏,还在证明自己的存在。
三日晚匆忙间定了翌日去北京的动车票。与自己同行的是长期以来帮我照看小店生意的陈老师。
四日临近中午登上了动车,开启了一个月内的第二次首都之行。由于购票时间较晚,我没能和陈老师同在一个车厢。临上车前,妻给我俩准备了均分的两样食品,有饮料、鲜奶、矿泉水、水果、面包、茶蛋等若干,可谓物资极大丰富。
坐在车上,我知道,我又在路上。此行却有了别样的心情,上次两位师长陪我进京,主要是求人之举,心里终是忐忑不安,那几日也多是在等待中煎熬。而现在,我却把一些难题用时间的车轮完成了辗压,我早已习惯向前,早已坚守破甑不顾。虽然过程中多是师长替我受过,可好在是把这样一件大事平稳地结束了,终是放下。
于是,望着窗外那金灿灿的稻海,偶尔粼粼的水光,间或是已经收割完成的玉米秆子里,成堆成堆等待入仓的苞米,便会缓过些神来。车内是噪杂的呓语,窗外却当是枝叶婆娑,蓑草萋萋。诚然,这就是现实,我若能分身无数,当会应对自如,可如今,我也只能如娜姐所言,只好一个人上场。
五个小时的车程,我理清了进京的要点。要点一便是去中国美术馆参观于上月二十八日开幕的全国首届“三名工程”书法展。重点是看一下全国书法高手的惊世之作,同时,学习一下全国展的装裱设计,也好为自己马上要举办的展览,提供一些有益的借鉴。要点二便是去潘家园和琉璃厂进一些与文房有关的用品,借以缓解此段时间店里某些物品严重缺货的现实。时间安排为四日去,五日晚返回,在京住一宿。总体上看,此行是放松之旅,没有额外的强加指标。
当日的动车如牛车,到北京已经晚了十多分钟,与陈老师会合后便辗转于地铁2号线、5号线,真是一路狂奔。到达美术馆时,已经是午后四点二十分,门口的警卫任我们说的天花乱坠,任我们装的楚楚可怜,依旧我自岿然不动,以马上闭馆为由,死活不让我俩入馆。“人算不如天算”,没法子,我和陈老师只好返回酒店住下。
当晚,与陈老师拟去前门大街大栅栏处转一转,同时也想看看天安门前那传说中的花海。不巧的是,刚登上地铁2号线,便被告之根据上级命令,前门站封站了。那就回吧,我俩只好悻悻地再次返回驻地,研究好第二天的行程,我则倒头便睡,几日来的折腾,疲倦一下子袭来,我便觉得被瞬间击倒一样,没了精神。夜半乍醒,听耳边有陈老师如雷鼾声,我却如闻仙乐,耳明心亮后,再次睡去。
五日早六点半,我俩准时出发经五号线转十号线,顺利来到潘家园。零零碎碎地买了几件物品。便匆匆忙忙地赶到琉璃厂,一路上,买了一些大部头的书和一些文房用品,这下可苦了我和陈老师,一人手里提着两大包东西,直走得满头大汗。尤其是北京的地铁站,人满为患,且换乘站一般都要走上十多分钟的路程。挤上车,我一直在想,这些站着的,到底有多少北京人呢?又会有多少象我和陈老师这样不停奔波,甚至无暇顾及身边的风光,无心偷窥身边的美女的人呢?也许,生命中我们一样都是过客。
过了中午,终于学会了奢侈,决定打车去美术馆。原本不远的路程却用去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主要是故宫附近,严重堵车,车子只好蜗行,看着熙攘的人群,笛声狂叫的车流,我后悔得直拍大腿,早知道如此真不如坐地铁算了。
好在赶到了美术馆,如愿欣赏到了“三名工程”的作品,的确不虚此行。巨幅作品可谓篇篇震撼,装饰布局极具艺术慧眼,与陈老师择其优处拍了照,计算着时间,匆匆赶至北京站。
忽然想起中午时分走过琉璃厂外那条大街,街道较宽阔,两侧古色古香。槐树依旧郁郁葱葱,偶尔居然还会有零星的槐花飘落,我抬眼望去,那可能是最后的几朵,或是今秋最后一朵槐花。
早些年,自己曾找先生批过八字。先生言,我命犯驿马。也就是说我这个人闲不住,一定要四处奔波,说得诗意一点,就是常怀漂泊之心。先生又言,我生之日为“十大败日”,主一生花钱如流水,也就是过客老师对我一针见血的名言即“天生和钱有仇”。先生还有三言,则说我命中有天月二德,即遇事不成凶,逢难皆呈祥,命中得贵。即说,凡事当有贵人相助。基于此,看来命数即天数,果真是难出其右。于是,我只好把自己更多时候放在路上,让这匹马不停地奔波。
傍晚,在北京站排队检票,偌大一个候车室被一千多人挤得水泄不通,车站方面却迟迟不予检票。我和陈老师各手提两个大包,前后呼应,不离寸步。这时,可见美女用手做扇,不停作扇风状,有的干脆去了外套,任波涛汹涌或春光乍现。壮汉则顾不了许多,一定是怎样凉快怎么做,同时还会对不及时检票骂上一通。小孩子却急得哭起来,且此哭声可传染,可谓此起彼伏。一时间。整个大厅洋溢着汗臭、愤怒、哭泣……
好在人群在向前涌动,开始检票了。
我挤向检票口,为的是回程,亦或是逃离这纷乱的世界,那怕只一刻的宁静,或浮生半日之闲,一事之从容。
打开车厢之门,坐到暂时属于我的座位,我知道,我依旧在路上。因为我坚信,这路上一定会有贵人相助,不论阳光,那怕是月光,只一点点,当可。
                          2013年10月7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歌
后一篇:官场群仙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歌
    后一篇 >官场群仙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