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蒹葭草堂
蒹葭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35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痞子斌叔

(2013-09-12 07:40:45)
标签:

原创

痞子

斌叔

休闲

分类: 北窗观云

斌叔其实和我同村且同宗,写入我的博文,则隐其姓。

“痞子”在老家一般称呼为“皮子”。“皮子”大概就是村棍,或是敢杀敢砍,皮糙肉厚的主儿,该会比“痞子”强一些。因“痞”往往会与地痞无赖相关。为体现文字规范,故统称为“痞子”。

斌叔是我没出五服的长辈,大排行老九,论说我应当称其为九叔,可不知什么原因,从小的时候开始便一直称呼其为“斌叔”。斌叔长的人高马大,拳头如沙包,常梳油光油光的分头,眼睛却会眯成一线,脸却如刀锋削过,棱角分明。

斌叔读完初中便务了农。要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可他却难有作为。斌叔生性不喜农事,于是便混迹江湖,没两年便在酒场、赌场、战场(打仗之场)混得小有名气。酒场自不需多论,“酒债寻常行处有”,而斌叔更是敢喝且嗜酒如命之人,常常醉卧酒场,别人却也好不哪去,于是提起斌叔之酒,却也令人生畏;斌叔之赌,却有灵光之处,据说斌叔有偷牌换牌之能,可惜斌叔却胜少负多,某一夜不但全军覆没,还搭上了家里那头怀孕的母猪;斌叔好战,甫一听到哪里有仗可打,后脑勺便乐开花。有一次,与邻村争地,两村发生械斗,斌叔一根大棍上下翻飞,瞬间退敌三十,于是斌叔大旗不倒,“粉丝”甚众。斌叔的父母却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也管不得他。常叹息说,这个斌子整天胡打乱干、好吃懒做的,这算完了。

斌叔的转机却在一个秋后。那年部队征兵,在大家的“鼎力”支持下,劣迹斑斑的斌叔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斌叔消失的几年,村里一下子静了许多。后来知道,在一次抗洪抢险中,斌叔发挥自己“浪里白条”的游泳特长,救了灾民,并且荣立二等功,喜报到家,小村便沸腾了,斌叔的父母更是为此落了泪。

时光转瞬,斌叔复员回到村里,头发短了,身体却更壮了。加上立功救人的喜报,斌子叔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邻村便有人说媒,女方小巧玲珑,眉眼俊俏,于是斌叔便在稀里糊涂中抱得美人归。

平静的生活逾半年,斌叔便原形毕露,旧病复发,重回江湖。

名气大了,受众自然便多了。一日,便有人下战书,欲过府一战。斌叔却无惧色,于院中摆一靠椅,自己则端坐其上。据说当时从五十里外赶来的“痞子”有10多号,人一进院,见高大威猛的斌叔便怯了三分,斌叔却在一瞬间拔出两把匕首,向自己的腿上刺去,那一刻斌叔眼皮都没眨一下,或是眼睛小干脆看不见眨没眨。总之,双刀刺股之血腥剧情,一下子把“痞子”们镇住了,一时纷纷作揖,屁滚尿流作鸟散状。没几日,斌叔声名大振,远播四海,即便是斌叔家离县城80余里,可“痞子斌叔”这一号,至少会影响到方圆百里,且偶尔也会传至河对岸的另外一个市的小渔村。

好景不长,斌叔的劫难却至。70年初期,斌叔在一场抢军帽中犯了事,加之把邻居的大鹅偷着炖了,顺便还勺了两勺子张婶家酱缸里的大酱,于是三案归一,斌叔被判有期徒刑七年。树倒猢狲散,斌叔一进去,手下的小喽啰便没了踪影。不出一年,斌叔貌美如花的媳妇,再也难耐孤枕独床,同时与好几个壮汉有了私情,搞起来“破鞋”,成了千夫所指的“破鞋篓子”。斌婶却也不忌讳这些,整天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时不时的还不忘叼根洋烟,显示自己的身份。母亲常说,他斌婶你可要有个约摸,孩子要大了,斌子早晚要出来的。斌婶便说,嫂子放心吧,等斌子出来,我还得和他过。说完便扭捏着飘到街上,没了踪影。

斌叔出来了,这个消息其实一点都不突然,只是比刑期略微提前了一些。原来,斌叔在服刑期间,居然成了文艺青年,精心研读多部中外名著,还创作了单口相声、话剧剧本、小说若干,从监狱带回的书籍就有一百多本,足足装了两大箱子,自己记的笔记,包括创作的作品足足写了十几本。斌叔同时又酷爱音乐,吹拉弹唱无所不通,一时成了监狱的重点培养对象,每有活动,斌叔便会大显身手,无论是自作诗朗诵、单口相声,还是二胡独奏,亦或是魔术表演,都会博得满堂喝彩,于是,监狱法外开恩对斌叔的需求鼎力支持,也使得斌叔如鱼得水,成就了一代文青。

斌叔一回来,斌婶早已弃家而逃,她知道斌叔不会容下她。斌叔也没怪她,但终究不是滋味,约半年也只借酒消愁,虽也会像过去一样烂醉,却没了匪气,渐渐地淹没在人群之中。

斌叔的复出是在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热播之际,斌叔手提双卡录音机,穿花格大喇叭裤,带一蛤蟆镜子,穿街而过,于是整个村都沸腾了。借此契机,斌叔顺水推舟举办了消夏个人音乐晚会,各种乐器弄了遍,尤其是那支长笛,不知为什么会那么悠扬,几十年过去了,仍会在脑海里萦绕。斌叔火了,三里五村的有个红白喜事也会找到斌叔去捧个场,于是,斌叔便不失时机地成立了一个鼓乐队,足迹遍布乡野。斌叔忙了,但却与小孩子极有缘分。因为他还有一手极高超的木工手艺,一把刨子,一把单锯,一个凿子,便可制成宝剑、手枪等男孩子喜爱的玩具,每有需求,斌叔都不厌其烦,直到满意为止。

有了一些钱的斌叔,又承包了村里的鱼塘和河滩地,迅速成了万元户。之后,斌叔又投资开起了砖厂,专门生产建筑用的红砖,斌叔也完成了痞子到老板的转身。不几日,听说斌叔领了小媳妇,堂而皇之地过起了小日子。没出一月,斌叔的媳妇又换了,原来,斌叔找的女人,多数是风尘女子,没有一个是想和斌叔过日子的,不过是惦记斌叔兜里那俩个钱罢了。换的多了,斌叔也有些拮据。于是,斌叔那颗躁动的心忽地热了起来。痞子斌叔重出江湖,也许只有这样,来钱才会更快更直接。斌叔垄断了本地的渔业资源,又外来的鱼贩子收取不定额的保护费,那曾想鱼贩子里也有“潜伏”的,斌叔便被以强买强卖罪判刑二次入狱三年。这回入狱,斌叔却写不得小说,只是不服管教,成了监狱里重点关照的对象。

期满出狱,斌叔近乎一无所有,红砖厂已倒闭,儿子随生母远走他乡,斌叔成了孤家寡人。时间却已来到了九十年代,斌叔已到天命之年,有人撮合,河对岸的寡妇成了斌婶。斌婶却是真正过日子人,把斌叔那三间草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并和斌叔扣起了蔬菜大棚,虽然辛苦,倒可赚些辛苦钱,斌叔偶尔也会喝上几盅,把那方脸喝得红红的,那时斌叔脸上的沟壑便会愈发沧桑。

三年前,记得是深秋,斌婶突发脑出血辞世,一夜间,斌叔竟白了头。那年冬日,回到老家,却听到了熟悉了的笛声,只是那笛声却不再悠扬,多的却是哀思,沁人心肺。知那是斌叔的笛声,父亲便说,你斌叔老了,心劲却没差。我忽然想起了英雄迟暮,我却不知痞子斌叔是否算得上英雄,可我却亲眼看到了一个老人灰暗的晚景。

斌婶去世后半年,斌叔卖了老宅,住到了村外蔬菜大棚边的窖头房,后听说,斌叔把卖老宅的两万元钱,全部捐给了希望工程。越一年,斌叔家大棚突发大火,斌叔在救火时严重烧伤下身,送医途中不治。听父亲说,斌叔至死手里还攥着那根长笛,只是那笛子却烧得有些残了。于是我便想,那长笛许会有丝丝青烟冒出。

             2013年9月12日蒹葭草堂主人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揭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揭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