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青年诗刊
甘肃青年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559
  • 关注人气: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别推荐(第八十四期)——天祝县90后诗歌作品选

(2015-06-16 18:31:58)
标签:

天祝县

乌鞘岭

依旧

出生

西藏

分类: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第八十四期)——天祝县90后诗歌作品选

天祝县90后诗歌作品选

(组稿人:王新军    编辑:宗海)

 

王新军的诗(二首)

 

《黑夜之诗》

 

千万匹黑色的铁骑

肆意闯进我的诗行

将挂在树梢上的月光

踩了个粉碎

惊恐的文字们四处逃窜

躲藏在明晨的露水里

不敢吱声

太阳正在安眠

无法为此作证

一首诗无处伸冤

一群不懂言语的蝙蝠

目睹了一切

着急,叫个不停

吵醒了正在做美梦的星星

 

《去西藏吧》

 

去西藏吧,姑娘

你说,今生一定要陪我去一次西藏

那么,说走就走

我们一起去西藏吧

 

去西藏吧,姑娘

那里有最圣洁的雪莲

最自由的风

站在布达拉宫前

长长地磕一个头

在佛前,以格桑花的名义

向着全世界宣布

西藏,我们来了

 

去西藏吧,姑娘

那里经幡涌动,天风浩荡

我们互赠一颗玛尼石

以紧握住彼此挚热的爱

再诵一段经吧

听一听仓央嘉措

写给玛吉阿米的诗篇

正如我写给你的这首

 

去西藏吧,姑娘

当你的嫁衣拂过我的诗行

我也只是说

我们一起去西藏吧

 

(王新军,汉族,19934月出生于天祝县赛什斯镇。作品散见于《散文诗·校园文学》、《天水晚报》、《乌鞘岭》、《新青年文学》、《派度诗刊》、《月亮诗刊》、《光线诗刊》等数十家报刊媒体。作品入选《2014草叶诗人》等选本,主编《天祝县90后文学爱好者作品展》、《2015天祝县90后文学爱好者作品选》。获第二届新一代文学作品大奖赛90后组二等奖。并获校内征文奖达十余项。大学在读,曾担任校文学社书记。甘肃青年诗社首届成员。)

 

狄世龙的诗(二首)

 

《东去》

 

清风起 思绪荡悠悠

颠走 颠走 已到陈仓

眼蒙蒙 心茫茫

忽有高声喧哗者 吾有略怒之

吾不可多言令其窘

念转回  转回凉州

此时二老已入眠 吾只能颠走

吾时时不能入眠

四月春 清明来 天初暖 雨多心头有多愁

正值花红柳绿时 鸟蜂争相飞

反归去 而是冷风吹 伴来雪皑皑

暖衣勿疾 车外灯亮 即快颠走

清风来

 

《阿妈拉》

 

干糙的手指

已不再像昨日的细腻

粗糙的脚掌

已结满厚厚的结痂

日夜相互交替

眼角的皱纹已越拉越长

心依旧为我 远方的儿

阳已落西山

头顶已印出几丝白发

往日少女般的容颜已走远

仍依旧善良

大爱已融入我心

让儿深记 为您深唱

石火光阴 让我为您洗一次脚

石火光阴 让我和您多聊聊天

石火光阴 让亥猪生辰的您更加美丽

也许多年后

阿妈拉

只是儿心中的一个称谓

但您在儿心底

不会丝毫减淡

只会越加清晰

时光慢些 岁月慢些

让我心中的清风吹拂着您

让您更加年轻

让您更加善良

扎西德勒

 

(狄世龙 ,男 ,19957月出生于天祝藏族自治县祁连乡 。作品发表于《甘林青年》杂志等。获校内征文最佳创作奖。现就读于天水某高校。)

 

顾晶晶的诗(二首)

 

《空旷》

 

昨晚,星月隐了

星星们去哪里了

是拥挤在某个旷野的路口了么

它们穿过山野

怀抱着内心的荆棘

要让我去相信

明天的阳光  你还是会爱的

就将自己完全铺洒在无尽的日光里

我将无怨

生活总是喜欢 将不怎么坚强却要去坚强的我们

深深折磨 

那么不留痕迹 又无不痕迹

当我懂了  日光渐暖  星光灿烂

我的心在它们的光辉出停留片刻

它们留我一小片空旷

足够让心不再呜咽

 

《爱的远行》

 

冬天来了,风越来越高

季节变得短暂

雪花开始问候世界了

我热爱雪花

一如热爱春天那般热情

雪的世界

同样可以被赋予爱

炽热的  纯净的

也将更加热烈赞美天空绽放的绚彩

眼睛 双手

触碰到的温凉

有谁忍心让它留下一丝的泪水

此时   爱将是消融

带着它们的生命穿越

 

(顾晶晶,女,19913月出生于天祝县哈溪镇,作品散见于《飞天》、《甘肃地质矿产报》、《甘南日报》、《羚城周末》等报刊杂志,出版诗集《五种颜色的春天》(合著)。现就读于甘肃民族师范学院。)

 

毛冬雪的诗(二首)

 

《实习记忆》

 

一辆车

将我载入这个地

一个被大山包围的村庄

但是

渐渐地

开始喜欢这个地方

因为

这儿有一群孩子

又或许

喜欢的是自己最初的模样

也是这个静谧的村庄

让我这颗浮躁的心

亦如当初那样平静

 

《给我一个选择》 

 

给我一个选择

我愿是一株草

生长在菩提树下

聆听佛经的豁达

 

给我一个选择

我愿是一片雪花

飘落在大地怀抱

融化生命的价值

 

给我一个选择

我愿是一阵狂风

疯狂的吼叫

 吹散心中的雾霾

 

给我一个选择

可以选择的选择

选择一座山、一条河流

一个淡然的人生

 

(毛冬雪,藏族,19931月出生于天祝县松山镇。有作品发表于《乌鞘岭》、《绿原》杂志,获校内一等奖和三等奖。现就读于甘肃民族师范学院。)

 

王延安的诗(二首)

 

《清明雪飘》

 

不知昨宵还是今朝

一丝寒意潜入我的心潮

默默地,它悄无声息

顷刻间,已皑皑一片,风雪飘飘

 

灵魂已虚无缥缈

被冲击,被吞噬,静谧之中

玛雅雪山依然矗立

悄悄地沉睡

它苍白无力,在冰雪的世界里

默默地祷告

 

千里之外,五行山下

大圣是否睡着

雪花依旧飘飘

迫切已被白色所埋掉

在雨雪的消融下

显得格外萧条

 

《花折伞》

 

它毅然高过我的双肩

撑起一片艳阳天

强忍着暴雨的鞭打

推搡着狂风的扯拉

在咆哮的风雨中

渐渐长大

 

它毅然遮盖我的黑发

是何等高大

在泥泞的风雨中

痛苦呻吟

却始终不曾坍堒

 

它的额头上

珍珠般的汗水串串流下

落到了地下

溅起片片水花

 

(王延安,汉族,90后,出生于天祝县炭山岭镇。有作品发表于《乌鞘岭》杂志。现就读于天祝二中。)

 

俞姸冰的诗(二首)

 

《宿命,最多是腐烂》

 

满腔的情绪却无从谈起。写不出。想不起。

看着电脑屏幕。手指却迟迟不曾移动。

想不到用什么话语来记录。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

我知道。我一直都不是坚强的女子。

一直都不是。从一开始到现在。

我没有眼泪。并不代表我已忘记。也并不代表我是无动于衷的。

麻木的只是我把心筑了一道墙。

从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四季不断轮回。光阴似箭。

我开始学会微笑了。可以抗争很多事物。

我慢慢强壮起来了。那个不被人理解的孩子。我可以一边走。一边欣赏。

无论多么美好。我都只是个看客。即便这不是安排。

他。她。他们。一个一个遇见。再离开。也许吧。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我们不可能去阻止什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迎接他们的到来。

再眼睁睁看着他们的离开。

然后在这些痛苦中。慢慢磨练自己。直到成熟。

我和她。他。都是那样。

经历了那些往事。让我们在青春的路上。留下一道不可抹灭的痕迹。

我知道生活依旧在继续。

我不喜欢盘点。我发现自己的一无所有

那些事情依旧未得尘埃落定。

执手流年。依旧一路荒芜路过。

我知道。我已学会淡定。

一个人在诺大的。房间里。哼着熟悉的歌曲。笑颜如花。

触手可及的悲伤。让我爱不释手。

一直想逃离荒芜凄凉的时光。

我觉得。我并不是个忧伤的女子。

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欢乐。

我觉得。我并不是个爱笑的女子。

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悲伤。

我觉得。我并不是个活泼的女子。

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安静。

或许。那些与孤独的文字相依为命的人。

虽悲伤。但也有快乐。

谁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谁都不会一辈子成为悲伤的奴隶。

 

《愿做一位喇嘛夫人》

 

匍匐在土地上

想要更近的接于地气 接于你

蓦地

我怎么听到隐约的叮铃声

远了 近了 又远了

视野里愈来愈大的红点

不是藏海花 也不是那红日

但他胜过红日胜过那花

 

是啊

要来我这里的人儿

他是一位着红装的喇嘛

手持那转经轮摇着走着还摇着

挂着念佛珠一边走着一边也念着

 

我手握着思念的尘拂

双手合十

在咸默的内心祈祷

愿常看到他格桑花一样的笑颜

 

我没有六世活佛的才华

也没有达娃卓玛的气质

但我有玛吉阿米的才情

我也愿意去了解仓央嘉措的前生与后世

心底的渴求会集成一条洁白的哈达

献于我的喇嘛爱人

像仓央嘉措一样的梦中人

既而做一位我求之不得的喇嘛夫人

 

(俞姸冰,藏族,19951月出生于天祝藏族自治县,有作品散见于《乌鞘岭》等。现就读于河西学院。)

 

张丽丽的诗(二首)

 

《偶遇》

 

又是那缕春风,暖昧,是梦……

我,一丝飘零,飘落……

阳,披散了虹彩的发丝,约会着等待

你,天使,来临

春草忘记睡眼惺忪

礼花躲藏绿叶遮面

艳阳羞涩满面彤红

木草、礼花、艳阳

春风摇曳中你是谁的新娘

飘零仿佛彷徨

春风倔强……

 

《一个人的夜》

 

一个人的夜

没有了马和河流

最后,就连声音也离我而去

白炽的灯泡假装仁慈

宿舍里看不见月光和星星

玻璃拒绝了外面的世界

我本想一口吞下满夜朦胧

又怕被风看见

看见我一无所有

看见我两手空空

初春的嫩芽刺穿了我的额头

我努力挣扎

还是冲不出黑夜里河蛙的大嘴般食人的寂寞

 

(张丽丽,藏族,19929月出生于天祝县松山镇,有作品散见于《乌鞘岭》等。现就读于西北师范大学。)

 

朱录山的诗(二首)

 

《眸子角的路》

 

泪水如雨般流下,也就无人珍惜了

心语像风般吹拂,也就无人入耳了

回忆若水般溜走,也就无人垂泪了

追寻了好久,如今又回到了起点

看着苦苦经营的幸福,来不及回头,眸子就湿了

心儿再也承受不了痛苦煎熬

 

人生,遇见或遇不见,也就一眨眼

人生,执着与不执著,也就一瞬间

但,人生,放手或者不放手,却是一生

 

孤独的人生

独自旅途

或是 一起飞翔

我在人群里苦苦寻觅

却始终无法觅得那段旅途将如何启程

我向心儿呼唤

疲惫的心却绝不独自旅途

 

今夜,我想盛邀心儿那边的你,陪我醉了吧

今夜,这儿没有湿润的眸子,只有那被遗忘的美酒

告诉我,相逢不是首流浪的《紫色烟花》

告诉我,一切的等待都将不再是等待

告诉我,未来旅途无论甘苦你都追随

那么,我也就甘心醉倒在这夜色里了

 

《故乡的原风景》

 

那一年

我爱上了这样的静

天依旧蓝

云依旧轻

   依旧坐在那老院门口

看天   看云   看远方

 

那一月

我爱上了这样的呆

山依旧绿

水依旧清

   依旧躺在那小溪旁边

看山   看水   看流沙

 

那一日

我爱上了这样的傻

花依旧艳

草依旧青

   依旧站在那花草从中

看花   看草   看飞鸟

 

那一刻

我爱上了这样的真

屋依旧暖

人依旧美

   依旧依在那老槐树下

看屋   看人   看故乡

 

(朱录山,男,汉族,笔名逍遥郎。19932月出生于天祝县朵什乡,在《乌鞘岭》上发表过作品。现就读于兰州理工大学技术工程学院。)

 

赵晓琴的诗(二首)

 

《暗夜》

 

我们离群索居,站在不知名的街角

夜依旧高昂着头颅

轻视着卑微行走的人群

华丽的衣着掩饰着某种恶臭

形形色色的人亲密无间地走着

却在路灯下照出无数孤独的影子

心事悄然浮出水面

按捺不住的灵魂

在午夜后狂欢

撕下配戴已久的面具

大口喘气

 

《枷锁》

 

我们行走在路上

我们如野马般自由奔驰

寻找各自命运的始终

忘情一路

世俗竟悄无声息地给我们戴上枷锁

我们一一沦落

或成为奴隶

或成为权势的象征

或拥有梦寐以求的自由

步伐如同浸湿了的棉花

将自由紧紧眷顾

于是戴着枷锁起舞

舞出一道道血红的丝带

 

(赵晓琴,女,藏族,19934月出生于天祝县朵什乡。2011年开始散文创作,其他方面未曾接触,在《乌鞘岭》和校内刊物上发表过作品。获校内征文奖几项,在校内十八大征文比赛上获得优秀奖,现就读于西北师范大学。)

 

李鸿斌的诗(二首)

 

《总有》

 

总有那么一天

晨曦至黄昏,暮春至暖冬

总有那么一天

生死与轮回,忘却与回忆

 

总有那么一些伤痕

不经意的带来,不经意的抹去

总有那么一些梦想

不经意的想起,不经意的遗忘

 

总有那么一种祈祷

掠过佛堂,涌入脑海

听真主的虔诚祷告

吟诵阿訇呢喃的经文

望穿你我,望穿世俗

 

总有那么一天

买醉在城市的某个角落

装着无奈,带着忧伤

为残留的青春疗伤

 

总有那么一些思念

在回忆中灰飞烟灭

在忘却中起死回生

那么一些人,那么一些事

为你,为我

缝补过往的忧伤,解读百味的人生总有

 

《我》

 

我,渐行渐远

这样来,又这样去

带着不安与急促

带着幸福与灾难

 

给我一座坟墓

远离城市

远离喧闹

让我带着笑言

住进这座灵魂的宫殿

 

给我一个世界

不吵不闹

只有坟墓和我

随时随地的来

随时随地的去

 

我的世界

只有一条路和一条河

路不宽,河不长

路上开满了野花

河中浮满了芦苇

我静静的躺着

 

我的世界

当我离去的时候

有谁哽咽,我谁啜泣

我,渐行渐远

背着背包,偏离这个没你的世界

为你擦去忧

 

(李鸿斌,男,汉族,1991年出生于天祝县赛什斯镇,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于《乌鞘岭》。现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银川学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