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青年诗刊
甘肃青年诗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191
  • 关注人气: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别推荐》第八十一期

(2015-03-18 16:17:02)
标签:

特别推荐

安蓝

甘肃青年诗社

春天之诗

原创诗歌

分类: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第八十一期

 

两岸晓风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

春天来了!春天迈着款款春步,面含盈盈浅笑,向我们走来。

红杏含香雨润诗,桃风藏笑花织赋。在这春暖花开的美好时节,我们的《特别推荐》又隆重登场了。本期《特别推荐》除了西娃和髯子两位老师的诗外,其他的均选自本诗社会员的博客。我想我们应该鼓励那些一直默默徜徉于诗歌花丛中的养花者。虽然,他们可能名不见经传,但却始终热爱着,耕耘着,将内心的文字汇成涓涓诗歌小溪,轻轻流淌于博客深处,不求闻达,不求显著,但求心安,但求心喜。谢谢这些诗作者

 

本 期编辑:安  

 

本期推荐诗人:西娃  髯子  狄芦  沂蒙璞玉  何军雄  高武洲  栩草

 

西娃的诗两首

 

1、《意义》

 

我们穷尽一生,诘问,追求

力图让一切

变得如我们最初的预想

——有意义

当我们剥开事物和经验的外衣

它们呈现出裸体,羞耻的与我们

对视:所有的意义,就是无意义

 

我们经不起这样的结局:这种美

的打击。又重新开始

为它们的裸体,设计出另一些

衣裳,慌忙的为之穿上

——并带着工匠的审美,爱与盲从

 

2,《画面》

 

中山公园里,一张旧晨报

被缓缓展开,阳光下

独裁者,和平日,皮条客,监狱,

乞丐,公务员,破折号,情侣

星空,灾区,和尚,播音员

安宁的栖息在同一平面上

年轻的母亲,把熟睡的

婴儿,放在报纸的中央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38202564 

 

《花儿》
 
文/髯子           
 
起自心上的
一嗓子西北风,刮向你时
就是这连绵的山峁上
噎也噎不断的长调了——
 
兰州一带,人说
你的身世与爱情有关
从土里长出来
山洼里一直含蓄到这年的荞麦开花
只卓尔地临风一露
就是会柔韧会大方会红花配绿叶的那种了  
慕你的好,我骑马
踏一路青草赶来,面山
以一马平川的大
苦苦地问你
 
隔山听我
风一场雨一场,我够洋洋洒洒的了
把门窗打开
一律向阳
含住一年的好时光,妹啊
骑马来的是我
称汉子的是我
走州过县闯荡海阔天高的人生
是我
 
把马儿打上阳坡
山口上换一嗓子长气,妹啊
山与山之间
我就这样久久地回荡
不信,来年的春上
甜我苦日子的
不是你出口的那一声声柔
             

花儿:流传甘肃、青海的一种民歌,多以爱情为题材

 

《上坟》

文/狄芦

记得,第一次跟父亲上坟

他在前,我在后

小腿慢跑,始终没能踩上他的大脚印

冰天雪地的塬庄上,斜斜歪歪地落下了两条足迹

 

如今上坟,我和他肩并着肩

西风里我们相向低头,我给他点上了一支烟

烟气缭绕,他顺手一路指指点点

张家婶睡了,王家母也走了,李家的老庄基都塌了……

 

寒冬残雪覆盖的塬庄上,虐风在高张

一种无法逾越的归宿感从黄色的土地中袭来

多少司空见穿的熟悉之状,早已背离生活而去

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旷野中,我体会到了一次人生的倒茬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e747e60102w1ho.html

 

 

《拾起那把生锈的镢头》

文/沂蒙璞玉第一人

拾起那把生锈的镢头

重走父亲的路

既然根在农村,怎能远离泥土

种上五谷杂粮,种瓜果菜蔬

种上棉花和烟叶,栽一片桃树

尽管良莠不分,我也不除草

不打农药。既然都是生命

就都有生存的权利

 

麻雀和我吃谷子,草籽留给蚂蚁

让麻雀高兴了歌唱,蚂蚁吃饱了爬树

马齿笕,萋萋芽,婆婆丁还有苦菜花

留给过路的野兔

 

等一片桃林开成花的海洋

我就在树下,吟唐诗宋词,唱山歌

唱我在这儿等着你

等你来。听听鸟语,闻闻花香,吹吹山风

看看蓝天,沐浴阳光

筛一壶自酿浊酒,再卷一袋香醇的旱烟

吞云吐雾。让你不由自主地迷恋这片土地

天黑也不愿离去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d0d99a70102vdw6.html

 

《当春风漫卷过来》

文/何军雄 

当春风漫卷过来

我的思绪开始涌动

以春天独有的姿势

变绿或者开花

 

当春风漫卷过来

整个乡村开始忙碌

播洒在希望的田野里

生根或者发芽

 

当春风漫卷过来

所有的鸟雀开始歌唱

歌声飘荡在丛林中

沙哑或者清脆

 

当春风漫卷过来

我的一首诗歌开始苏醒

文字漫步在纸张间

生锈或者锋利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58878b0102vl9j.html

 

《阿干镇》组诗之老屋檐

文/高武洲

多少多少年前

当阿干镇还是黝黑少年时

老屋檐昂首挺胸

老兰州也为他骄傲

 

而今

枯骨高过山头

老屋檐垂着头

沙眼症越来越严重

在他黑色的视野里

只有旧皮鞋还在发光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cc2be20102v22w.html 

 

 

《焉支山》

 

文/栩草

 

吹开四面八方的尘土

它们飞舞、集结

在焉支山下流浪

流浪

 

苍穹之下

一双

历史的眼

正见证

那身披战甲的亡灵

拿起颤抖的弯月

所刻下的

——和平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b962e1990102vmmc.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