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阵地
诗阵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5,074
  • 关注人气:1,5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聂权:每月诗选(2015年8月)

(2015-09-11 15:52:15)
标签:

转载

201411月起,拟每月推荐自己在编辑过程中接触到的一些诗歌,其中包括在《诗刊》上下半月刊一审环节荐送的部分作品。

​    欢迎赐稿:niequan161@163.com 

 

 

某夜在太平洋南岸有所思(外一首)

                 于坚

 

 

承蒙容器恩准  步他人后尘 

我也造就了一片大海

以动词  形容词  介词和沉重如潜水艇的实词

我的纸教堂里鲸鱼的颅和句子在沉睡

我虚构了新的深度  相应的浩瀚与肥厚

相应的苍茫  面对黑暗的天幕 

我在猎户座和半人马座之间虚构了另一个崇高

我获奖  在万物的见证下领取圣杯

此刻  那道波浪衔来的白线在太平洋的边界上跪着 

那诱惑着下一位越境者的花边  那造物主的漏斗 

我的手指和大海一样  握不住流沙

 

 

日喀则的手谈者

 

 

站在日喀则城的集市中间

双方的手都伸在袖筒里

看不见文字  听不见说话

他们谈了很久  两个男子

袖子拉扯着  膨胀  又缩回

再次扯紧  像是一种害羞的劳动

不让世界看见它的收获

当手指一一从黑暗的袖套里抽回

我看见黄金被取出  镍币在清点 

茶叶和盐巴在落日下驮上马匹

黑獒默默地跟着陌生人前往他乡

还有更辽阔的变化  土地易主

在另一个春天  荞麦杆子换成苹果树

无人知道他们在光天化日下磋商过什么

由于琢磨太久  那些手在发白 

像寺院揉皱的羊皮纸

 

 

 

七夕夜的星际穿越

(写给小曼)

                 陈东东

 

 

一架纺车把天琴座光芒缠绕进不眠夜

 

遥遥相对的小阳台上,幻听者凭栏

并没有看真切,蓝色太空围拢的

伊大嘉

——她是否又在让快进的梭子

趁着黑快退?正当暑夏繁星

全都倒映在楼下游泳池,被一小朵

乌云般黝暗的胖墩儿救生员

用一根细竹竿一颗颗戳灭

织机上她拆散

不打算完工的爱的新乐章

 

化为乌有的也是旧乐章;用白昼之弓

她每天奏弹的,也是无限往昔的音尘之

旧絮

喜鹊们倒没有因此而厌倦,星际人

更殷勤,想要把未来所有的此时此刻与

此情此景,充注银河间往还摆渡不已的

航天船。幻听者隔空再去想象

救生员抛出

游泳池圆月的一小半之际,尤利西斯

恰在归途,会遭遇怎样险阻的歌喉

 

天琴座光芒将一架纺车缠绕于不眠夜

 

*

 

而他用的是高倍望远镜。掠过游泳池

他的观察,轻易刺穿了大海的灰皮肤

确切地,攫夺大海深蓝的血

并且,他可以

随便叼取更为理想的无限天青色

经由任意伸缩的镜筒,它们会溢满

完善于翱翔的心室和心房——主动脉弓

向右的泵,开始急切奋力地搏动

 

(……比附的情人节催促闪电

被戳灭的倒影,又要聚集起新的乌云

尽管已经不再是雀鸟,宇宙空间站

还是喧嚷着人神间架桥,依旧允许

胖墩儿救生员膨胀黝暗。而闪电

闪电——闪电催促比附的情人节)

 

他是否真的来自天鹰座?来自比基尼姑娘

一边在沙滩上吃着烧烤,一边感动的

那颗星星?——正当一对翅膀打开,正当

服务于寂寞的男公关凌空,扯住一根

时光线头,像收回风筝般把不眠夜卷拢于

吧台上一泓清亮的金酒

奏弹者端起了

水晶杯盏,打算接着……话说下一回

 

 

 

惊堂木(外一首)

         汤养宗

 

 

堂是现成的。惊堂木。老虎凳。绳。木夹

主审官以及蝇营狗苟的审问词也是现成的

提审人是我,被审人也是我

灌下一碗辣椒水,为的是

诛形诛心,而我与他隔着时间

惊堂木击案,“呀呀呸

你招呀不招?”其他木头在同声应和

哆嗦的我,不敢看那震怒的人

许多许多日子,我一次又一次

将自己押上刑堂,提自己,又审自己

向这颗头颅,叱喝另一颗头颅

一棵草刨到了自己的根

问根系下的虫,也问泥土中的梦

双手在腰背上是反绑的,也不知

这双手如何绑住了自己的手

皮开肉绽,还要补上一句话

“你最好打死我。”

不打死,如何受得了这无穷尽的皮肉之苦

 

 

生死诀

 

 

如下两种鱼是咬紧牙关做这事的

大马哈鱼产卵后

只得让无法睁开眼的小鱼撕咬自己的身体

一堆骸骨,名字叫舍身与舍弃

微山湖的乌鳢则换过来

母鱼产后都要双目失明,怕母亲饿死

接二连三游进母鱼腹中的鱼子,大悲大喜

一命换一命,在我们这头叫娘亲

 

 

 

乡村轶事

韩东


必须保卫母亲,必须守护在她的身边。
必须是她的儿子,看上去也像两个儿子。
 
要让全村的人知道,他们家是两个儿子,没有女儿。
母亲虽然年轻,哥俩已经长大。
能挑两百斤重的担子,能制服任何一条大汉。
 
没事的时候,兄弟俩就在家门口练武、互殴,
必须鸡飞狗跳。但只要母亲的一声轻叱,
便立刻住手。
 
必须让觊觎寡妇的光棍绕着他们的破屋走,
兄弟之一会跳出院墙,提着铁锨猛追二里。
另一个兄弟则大声呐喊。要让全村的人知道。
 
必须掀翻那个提着点心来的小学老师,
骑在他身上,让他喊爸——
“爸,爸,你们是我的亲爸,是我祖宗!”
这样,他就不能再做他们的后爸了。

 


美国甜心(外一首)

         姚风

 


杰克和他的三个甜心一起生活已经八年了
时间不算长,但比起许多迅速枯萎感情,
已算长寿

她们分别叫丽达、翠西和美芳

美芳有东方的身材和脸蛋儿
他也叫她们甜心、宝贝儿、打令、小妖精......

他与甜心们一起饮酒,交谈,看电视,同床共枕
她们都是好女人,从不多嘴,从不吃醋
也不会红杏出墙,爱上其他男人

他疼爱她们,把她们当成亲人
买新衣,送礼物
还为她们梳妆打扮,尽管她们不会衰老

杰克有过两次婚姻,都很糟糕
现在,他只想与他的甜心们一起生活
他已经远离了他的男女同类

有时候,推销商在信箱里塞进
新款充气娃娃的广告
他总会把它们当作垃圾丢掉

 

 

欧洲之角

 

 

来到欧洲之角,我的脚步

并不会结束

但贾梅士的诗句令我驻足:

陆终于此,海始于斯

 

其实,开始即结束

结束即开始

 

那么,让大海从一朵浪花开始

而不是一根鱼刺

 

那么,让大地用一块石头结束

而不是一具尸体

 

那么,让我天天和你在一起

就像大海与陆地

永远是彼此的开始与结束

 

 

 

苏格拉底监狱

            蓝蓝

 

 

新的一日从黄昏开始,

暮色来到这里,接下来是

夜在铁条后迅速变黑。

 

松树垂下它的双臂,搭在

深陷阴影中的人的肩头。

石头狱室的窗口会亮起一盏灯吗?

 

你甚至有些莫名的幸福,为那碗

甜蜜的毒芹汁。黎明将从死亡

迈进虚无之门时开启,

曙光悄悄移动了它的日晷——

 

你仍将学会热爱绝望,直到希望带着血渍

从痛苦的产道滑出。

在昔日无人的角落,你读过他

灿烂的篇章,在自由的悬崖上

在他致命的赴死中——

 

会有人继续和你承受思想严酷的命运

现在,你们在石头的冰冷上坐下,一条黑犬

跑过。苏格拉底轻轻穿越你们却微笑不语。

 

听!——教堂晚祷的钟声,敲响了

 

 

 

灰尘本纪

       哑石

 

 

一颗灰尘,挑着两桶满满的水,上山去了。

 

信息时代快速闪烁、破碎的01,可以描述这颗

灰尘。主……正弯腰,左手给老妈擦屁股。

 

老妈几乎瘫痪,身体的整个重量,向右下方狠狠倾吐;

……那硕大无朋的树,要把熟透的果实

掷出——是的,请,用右肩,死死,死死扛住什么——

 

一颗灰尘,不知没来由的悲痛是什么。

星空,如往常任何一个好日子,光线,在光线之中:

 

一桶水,给老妈洗屁股;一桶水,和繁花果然不同!

 

 

 

冬天的兴凯镇

          桑克

 

 

兴凯镇

其实是荒凉的

那些高楼

改变不了什么

 

南面的湖

在沉睡

在回忆更多的

寒冷的冬天

 

那些穿棉袄的人

那些数着草绳

等死的人

抱着你哭

 

抱着粗糙的

杨树的皮

辨认似曾相识的句子

似曾相识的友谊

 

枪管蒙着

细腻的白霜

镰刀把上的血痕

是去年留下的

 

看起来

有点儿陈旧

有点儿居心叵测的

含糊

 

 

 

雅安之殇(外一首)

              杨晓芸

 

 

当地壳反复抖动如一页发黄的旧典,我才惊觉

昨日的雷鸣,是响亮又晦暗的注释。

悲悯者叹息,拂须,托住虚无的下颌骨。

 

更多的骨头,盛满浓绿晚春——枝条昂首

从灰烬中弹出,带着露珠,

带着泪——初夏轰隆而至,疼痛的经验

复苏,记忆生出狰狞的刺。从砖块到石头

 

从母亲羸弱的身板,到百斤巨重的挪移

在神秘力量退潮之前,它爆发出的爱之力

如此炫目,盖过它对万物的冷酷。

 

雨水哗哗落下,从枝条

到根部,从拇指,到小拇指——力在循环中

咆哮,停顿,起伏,神秘脊背

矗立自然的水雾中——孰为父子,孰为兄?

 

辩论实为漫长又伤感的教育;暮色降临之前,

蹒跚的孩子,拇指紧扣小拇指,爱,如此明亮

——像挺着脊梁的青年,紧紧抱住受伤的父。

 

 

写给小米

 

 

小米,你蜷缩在我膝上,哆嗦。

我爱你寒风中的哆嗦

像火苗乱抖。让我们相互拥着

一同抵制伤感,像某个人深夜坚持读完

一本伤感的书。

 

不谙世事的小米,在温暖的怀抱

摊开毛发和肚皮。

可是你冰凉的黑鼻头,整夜翕动着

没来由的警觉。

 

 

 

在大理

       赵野

 

 

放眼望去几道山林

树木葱郁,有古老的善意

云在山腰飘过

一只鸟逐云而去

我的目光随鸟飞走

万物皆知我的心思

天空清澈如先秦诸子

流淌出词语,一派光明

 

 

 

春天(外一首)

       范小雅

 

 

他在楼下等人。灰夹克。

春天的风穿过门洞

将他的衣服鼓起。

他旁边,年轻的玉兰树洒下影子。

 

女孩站在窗口,探出脑袋。

她看着那些光线环绕着楼下的人

她看着春天里

那人与她遥遥相对。

 

已经好多年了。

那风。

那玉兰树。

那上午。

 

 

秋风

 

 

秋风从田野那边吹来

吹过河面

秋风沿着河堤,上了岸

岸上躺着两个人

一个嚼着草根

一个顺手,摘着手边的苍耳

秋风吹过苍耳密密麻麻的小刺

和两个人之间,片刻的沉默

去了远方

 

 

 

阿开媳妇
           杨刚


打了三十八年的光棍
阿开终于娶亲了
一个被人贩子从外地拐来的
漂亮女人  在鞭炮声中
成了阿开的媳妇

阿开很帅  如果出生在城里
大概凭长相也会混得不错
可惜农村里只认干活的力气
聪明等同于狡猾
走不出大山的男人
只能选择与庄稼和土地为伴

阿开媳妇  没有人知道
她的名字和籍贯
当然  也很少有人在乎
一个外地来的可怜女人 

几个月没有肉吃
阿开媳妇一狠心宰掉了
嫂子家的一只母鸡
嫂子告到婆婆那里
婆婆便剁掉阿开媳妇一根手指

左手上的食指啊
没有用纱布包扎  也没打麻药
用一些粗糙的草纸裹着
血珠在指尖滚动着
嘤嘤的哭声 没有回响


 

我害怕一切快的事物

杨长江


我害怕一切快的事物
飞速的车子,总会发生一些事故
弓拉的越长,箭头吃进的光阴就越深
你绷紧肌肉,在刀尖上驰骋……

一些东西从高处落下来
呈加速度坠地,砰……沙尘溅起
我总被这样的声音惊醒
它们相撞,只因他们太快

他们太快了!有时会撞得粉身碎骨
我害怕所有这些快的事物
它们一旦选定目标,就开始飞奔

我害怕我们会撞上什么呢?
这些疾步前行的人们,我害怕他们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村野碑石

吴春山

 

其实也就是一块石头
其实也就是一行断句
其实也就是一个人,最后指控
尘世的罪证

——起风了。不远处的庄稼地,亲人啊,正在劳碌
而白云悬浮于高处
唯恐人们抬头,遇见自己

 


我们轻易原谅悲伤

朱永富


我带着刚出生的孩子看她
教孩子喊她外婆
给她拔头顶的荒草
岁岁枯荣的斑茅草
是她多年之间生长的白发
轻易遮住生平
姓氏,简历
以及作为母亲苦难的一生
时间啊
还有什么不可能
她当初两岁的女儿已长大成人
就像她头顶的野草
我们一年年地拔
又一年年地长
我们轻易就原谅了它
就如原谅悲伤



城市

西伯


在城市里生活,那些奔跑的出租
除了地点,电话和名称
剩下的都是一样的
变速,转向,走走停停
酒吧里,沙哑撕裂的声音传出
啤酒和夜空,和霓虹灯都是一样的
看不透

风从远处吹来,一丝凉爽
尘土飞扬,城市在夜里越来越远
但不影响,街边的人
吃烧烤,喝啤酒,说夜话、黑话
生活在城市里
居住,工作,吃饭,散步
甚至是微乎其微的爱情
结婚生子,都是一样的
 

 

 

一只蚂蚁爬上我的头顶

糜子
 


坐在草坪
一只蚂蚁爬上脚背
我用两个手指把它弹开
过一会儿,它又来了
爬上小腿
偶尔被汗毛绊倒
 
爬上膝盖
在这片不毛之地
它举起双脚
像举起一粒粮食
旋转,欢呼
 
我站起来
它爬过短裤背心
绕过汗水
像穿越湖泊沼泽
 
终于,我触摸到了
蓝天
白云
也不是那么遥远
 
 


镜子

宗月


我一直想做这三个人,见什么说什么
直来直去,不遮掩,不夸张
先是小学老师,新生第一课
指着孩子们说,这娃要做官,那人是贼
另一个发横财,再一个吃军饷……
并以此分班。多年后
由木匠,接过那一片树林
即刻确认了一堆柴,几根梁,一把提琴
几口棺材,一座绞刑架
最后是猎人,对于奔豸乱闯,依痕迹,一一剔出
草丛里的斑蝶,逐渐长成的老虎
精于按摩的是苍蝇,善于刺绣的是蚊子
安排好它们的去处
扔下一句:镜中无新事

 

 

四点钟

     李满强

 

 

从深圳转机咸阳回兰州,下午四点钟

mu2326航班,正在掠过一片黄土丘陵地带

这时我忽然记起,机翼下面

是那个名叫李家山的村庄

 

"飞机飞过的时候,就四点了!”

 

有次我记得父亲这样说过

那时我们刚从一个老人的葬礼上回来

人们说笑着,自顾散去

父亲一路沉默着,那伤感的河流

似乎还在持续流淌

 

在这个四点钟,我从弦窗上向下张望

我的老父亲,他肯定也抬头看了一下天空

并念叨着:四点了

但他并不知道,那只大鸟

也在天空深处望着他--

 

是的,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这属于我们父子共同的四点钟

正在以超音速的方式,向后退去

再过一会,黄昏的鸟群

将把群山迅速湮没

 

 

 

秋收把我和父亲捆在一起

             阿步

 

 

我们手执铁耙

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中间是等待摊开的红枣堆

 

这应该是我们最适宜的距离

各自为政而又统一于一片疆土

 

从小到大,我一直与你为敌

不给你买烟,不给你捶背

你也毫不留情地对我下手

 

而此刻,我们却配合默契

好像战争之后

我就成了另一个你

 

 

 

纪念

     李阿龙(高二学生)

 

 

年冬

你去小诊所看病

 

我去找你

第一次感觉,街道好多,诊所好多

和你相似的人好多

 

找到你时,你坐在被窝,打点滴

我站在门外,努力编一个邂逅的理由

第一次感觉,墨水太少

 

最后不知怎么就进去了

你惊喜地看着我,脸颊微红

我看到药水还剩一点

 

 

 

盲女与叶(外三首)

            夕染

 

 

她把它放在水里。杯中。墙角

石头边甚至

一根枯萎的藤上。她看到

她的小孩

在花园里捡起,更多明亮的事物。看到父亲

取下蓑衣和斗笠,雨就停了

她的手指白皙修长,摸着树叶时

就像摸着自己的,一扇窗户。

 

 

挑着一担花的女人

 

 

在大街上找公交站牌,她正好

从我身边走过。栀子香

若有若无

我跟上去。箩筐里还有百合,玫瑰,白桔梗……

“十块钱三束。”她抬头看我

眼神温柔。

我有些不好意思。是真的好看呢

一朵花,挑着更多细细的花

在低头走路。

 

 

医院门前一年四季都开着花

 

 

在医院死去的人们

会爬到周边的土壤,重新活一次

他们把灵魂,尽可能地打开

花一样地,等候有人回头

有的深紫,有的淡黄

有的实在不确定

这至亲的人,会以何种颜色

把他认出。于是,他用尽力气开

开了多个颜色。这多么美

可惜,世间万物

这一别,再难相逢。

 

女菩萨

 

 

前的银杏树,又开始落叶了。

秋天真是个温柔的人呐

她想去牵他的手 

在半山亭的椅子上,小坐一会儿。

这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

身体丰盈,有自己的鲜花

和闪电。她有时

也留小短发,说话带粗。却也常

突然脸红,当有人问起

她的婚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